首页 > 六十年代单亲妈妈 > 第20章 长舌妇的下场

我的书架

第20章 长舌妇的下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人看着欧荣,眼里射出刀子,要不是这么多领导在,欧荣毫不怀疑她们会冲上来对她撕扯,打骂。

但领导在她们就是不敢,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你越是善良,她们越是要骑在你头上拉s。

点出人来以后,中年男人还没发话,招待所领导就说:

“你们被开除了。”

只是一群普通妇女,为这种可大可小的事儿抓她们去坐牢不至于,工程师们需要一个交代,招待所领导认为撸掉她们的工作足够给工程师们交代了,也可以震慑别人。

要知道,这时候的工作可是能传给子女的。

工人家庭,不说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吧,有工作继承是妥妥的。

一个正式工岗位,堪比现代公务员,还是机关公务员。

所以被撸掉工作是很严重的惩罚。

招待所领导觉得这样就够交代了,也确实够交代了,只要那些长舌妇乖乖回家就啥事儿都没有,工程师正常上班,一切回到正轨。

如果她们家里人后面再运作一下,比如找那个小老师赔个礼,道个歉什么的,小老师不计较了,回来工作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都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了,他也不是不能通融。

本就不是多大的事儿。

招待所领导能看出来症结在欧荣身上,在场所有人都知道。

长舌妇们只是嘴不好,又不是没脑子。

可惜,招待所领导想的挺美,奈何人家不领情。

几个长舌妇觉得她们顶多就是挨个批评,最多罚点钱,这就够严厉了,她们是万万没想到啊,就说几句话就要开除她们。

那怎么能够呢?

她们冤枉呀。

领导们之所以能震慑住她们是因为还没到威胁她们生计的地步,开除就到了这种地步了,几个人也不管什么大领导不大领导了。

打人还是不敢的。

但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个个的全齐活儿了。

几个人往地上一坐:

“哎呀,冤枉呀。”

“这是要逼死人啦。”

“俺们咋啦?啥也没干呀,就说了几句大实话,就这么逼俺们呀。”

“大领导不讲国法呀。”

“大领导崇洋媚外,要逼死我们这群小老百姓,讨洋鬼子欢心呀。”

还有人指着欧荣鼻子说她懂妖法,迷了男人的眼,领导们都是被她迷惑住了的。

破口大骂的不在少数,骂欧荣,骂领导,骂外国人,用词之恶毒,场面之难看,都是晋江不能详细描写的东西。

在场的人除了工程师们脸色好看点以外(他们没听懂),其余所有人的脸都像吃了大便一样的难看。

其中尤其以钢铁厂领导为甚。

这个领导心里是认同这些大妈们想法的,还挺同情她们,帮她们说过话,没想到啊,她们连他都没放过。

还诅咒他的家人。

别看钢铁厂领导秃头又古板,实际是个没原则护短的,骂他可以骂他家里人就不行。

当年就因为吴振华抢他女儿的下乡位置,他没少给吴振华老爹老娘穿小鞋,吴振华还没成功呢,他都卡着吴振华的工作三年没给落实。

连接他老爸老妈的班都不行。

可见这个厂长是个心眼儿小的。

心眼小又护短,你骂他家人那还得了?

刚刚还在帮长舌妇们说话的秃头领导,转脸就说:

“我以为在主席生活的地方,在党的光辉照耀下,我们京市的民众思想觉悟都应该足够高了,没想到啊,仍然有这么多同志需要学习和再教育,真是让我痛心。”

好嘛,几句话,长舌妇们就得接受再教育了。

这年代思想觉悟不高那是相当严重了,虽然不犯罪,但遭的罪不比那些被□□的地主老财少。

再教育也不是好好给你找个敞亮的地方上思想政治课,得去公安局,跟着坏分子一起被教育,坏分子干什么活儿就得跟着干什么活儿。

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用被□□,也不用剃阴阳头。

其他的一毛一样,从改造基地出来,整个人都得被扒层皮。

不是哭闹骂人吗?不是自杀吗?

好!

大领导发话:

“叫公安同志过来,送他们去改造,一个月改不好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什么时候她们思想觉悟没问题了,什么时候放她们出来。”

几个老娘们儿顿时傻眼了。

可无论他们再怎么哭闹也无济于事了。

公安来了,一个个都给她们带走了,有些泼辣的还想和公安闹,人家公安同志是什么人,能惯着你这个?一身铁血正气威慑,再嗷唠两嗓子,全都得给我乖乖的。

好凶哦!

这时候有些人是真哭了,真后悔了,她们大那个舌头干啥?她们也不认识人家小姑娘,人家小姑娘咋样和她们有啥关系?

现在搞成这样,工作丢了,人还要遭罪,回去,名声也没了,她们何苦呢。

可惜,没后悔药可吃。

这样还没完,光抓几个长舌妇还不够,根本问题还是要解决滴。

正好领导听说欧荣要学英文,还是农村妇女,这思想觉悟多高呀,再考考她。

才学习了短短几天,简单口语竟然全都掌握了,连一旁的小女娃娃也跟着答题,竟然也没答错。

这是啥?

榜样啊!

不但不能骂,还得好好跟她学习,这才是真正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嘛!

得重点宣传。

当天工程师们都上工以后,欧荣就收到一枚锦旗,光荣的劳动妇女,学习标兵。

第二天京市报社的记者还来采访了。

而且记者采访完欧荣,也没忘记采访一下聪明的小女孩晓丽,还找欧晓峰了解了一下前进生产队,欧荣的成长史,最后,特意等着工程师们回来,采访工程师们,再拍几张几人一起学习的照片。

记者还觉得就欧荣和她女儿两个人不够,把欧晓峰也叫上,自己同事再上去一个。

这就正好,中外友好学习的画面就出来了,照片里很多人,其中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有外国人也有国人,其乐融融,共同学习,完美。

欧荣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这件事,以后凡是有外国工程师的城市里,都成立了一个中外互助学习小组,而且欧荣的教案很多老外都夸好,被人拿去抄写很多份,广为流传,几乎每个学习小组人手一本。

还有专门的教育报记者来采访她,并且讨教教学思路的。

总之经过这件事以后,晓丽上机关小学的事情更是稳稳的。

欧荣的曝光连带着她的故事也跟着曝光,人们才知道,这个妇女苦啊,老公跑了,她还不能去讨个说法,为啥?没登记啊。

婚姻法不承认,孩子也没上户口。

一个女人,刚把孩子拉扯大,就带着孩子一起投入学习的怀抱,不怨天,不尤人,太励志了,这才是我们的好同志呀。

本来查出来她老公是吴振华了的,领导也要给她做主。

那怎么行?

她以吴振华要结婚为由,说:

“吴振华到底是晓丽的父亲,不至于走到那一步,做的太绝晓丽也不好受,我也不快乐,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感情都没了,强行在一起也只会成为悲剧。”

“而且,他就快结婚了,我就算不为孩子爸爸和他的家人考虑,我也得为还蒙在鼓里的新娘子考虑,受害的女孩儿我一个就够了,我不想因为我再有其他人受伤害。”

“所以还请领导帮我,吴振华是孩子爸爸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万一被人知道了,吴振华的婚没结成,她就彻底甩不脱吴振华这个狗皮膏药了。

也因此,吴振华算是逃过一劫,人人都知道学习标兵,先进分子,新时代妇女的榜样——欧荣老公跑了,却没人知道她老公是谁。

那些能查出来的也三缄其口,自己知道就行了,不会出去乱说。

知道欧荣打算留京,工作是不能给安排的,要她自己去找,但是介绍信的日期快到了,京市领导做主,给她开了居住证明。

也在京市帮她把她和她女儿的户籍办了,所在地还是在前进生产队,一旦有单位雇佣她,马上就能把户籍转到京市来。

不用像其他农村工人,即便有单位接收,转户籍的手续都要办很久。

还有一件搞笑的事情,处理完几个长舌妇之后,欧荣几个又回招待所食堂吃饭了。

这次的打饭大娘都不抖勺子的,每次欧荣和她哥打的菜量都比别人多,肉菜的话,给她们的都是肉多菜少的部分。

欧晓峰还得意洋洋的以为大妈们是怕了他们,被老妹儿的那一手震慑了。

最后小李道出真相:

“哪儿啊,人家那是感激你们,要不是你妹妹,招待所里能腾出那么多工作岗位吗?还都是正式工,这么好的工作,钱多事儿少离家近,多少人盯着呢,得到岗位的人能不表示表示感激吗。”

欧晓峰挠挠头:

“也是哦,怪不得我觉着我老妹儿的单间也比以前收拾的干净了,连床单好像都是天天给换的,热水也不用我帮着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