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舒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都说刘强是基因突变,和我们家人长相都不一样,我爸我妈那点好看的基因都长他身上了。”

欧荣笑笑没回答。

刘强递给欧荣一水,欧荣喝了一口,诧异的看着他:

“糖水?”

在后世糖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在六十年代不同,糖不仅贵还要专门的糖票,城里的工人们半年发一张,一张就二两的量。

这个时候拿糖水招待,相当于在现代拿几百块一两的陈年普洱茶招待客人,太贵重了。

欧荣和他才第一次见,这太不合适了,她心里很别扭。

刘招娣却不是多敏感的人,也不觉得弟弟给一个陌生女人沏糖水有啥不对,反而还高兴的说:

“刘强,姐没白疼你。”

然后和欧荣说:

“想啥呢?快喝,快喝,等会儿我妈进来了看我弟给你沏糖水又该磨叨了。”

说着皱了皱鼻子:

“她这人有点抠。”

这个动作,很年轻啊……欧荣一直以为刘招娣三十几岁结婚了呢,本来对她还住在家里就有点疑惑,现在更是觉得可能刘招娣没那么大。

她问刘招娣:

“刘姐,你还没结婚?”

刘招娣说:

“是啊,哈哈,是不是瞅着我年龄有点大了还没结婚挺惊讶的?”

“我家你也看见了,条件一般,我爸妈虽然也是双职工,但他们年限少,没有吴家工资拿的高,我爸多点,一个月三十多,我妈一个月就能拿二十多。”

“然后还得补贴家里亲戚,招工的时候都说好了的,亲亲们把工作给我爸妈,我爸妈每个月一人拿一半工资出来补贴家里几个叔伯舅舅啥的,再给五块钱两家老人养老。”

“我妈没上过学,一个月二十多块钱顶天了,没升职希望,我家里又不宽裕,家里人就商量让我妈提前退休,我顶我妈的工作,唯一的要求就是多给家里挣几年钱,等我弟弟以后稳定了再考虑婚事。”

“我好歹上过学,工资级别升的快,反正我现在才26,还是钢铁厂正式工,再拖几年也不愁找对象。”

难怪刘招娣说刘强是她们家异类呢,原来还真是,她还以为刘招娣年纪起码得三十五开外呢,原来只是单纯长得老。

欧荣附和刘招娣的话,点头说道:

“也是。”

然后故意说:

“刘姐我还真羡慕你,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也不会那么早结婚。”

“你结婚了?”刘强声音不小。

刘招娣抠抠耳朵:

“喊啥喊?耳朵都让你叫聋了,结婚咋了,以为人人都像你姐我是的,为了你耽误到现在啊?”

欧荣也笑着补充:

“不是,是我们农村人都结婚早。”

“对了!”刘招娣又问:“听你说你想带小孩来京市上学,你小孩多大啦?”

欧荣回答:

“六岁了。”

刘招娣惊讶死了:

“你多大啊?”

“22。”欧荣说:“我十五就结婚了,十六就生孩子了。”

欧荣眼角余光注意到刘强整个人看起来浑浑噩噩的,这孩子……看来被她打击的不轻。

“那还真挺早。”刘招娣感叹。

“呵呵,我这还算晚的呢,我们村里的女孩都是十二三嫁人,很少有拖过十四的,我拖到十五岁,也是村里独一份儿,我妈都说,我再不嫁人都成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话都说完了,欧荣才觉得不合适,她总是这样,嘴巴快,嘴巴说完了脑子才反应过来。

人家刘招娣二十六还没结婚,她还跟她说什么老姑娘?

欧荣暗暗懊恼,然后叹息一声:

“哎~”

“结婚早有什么用?我是没成老姑娘,却成了离婚女,还带着孩子,我现在都后悔,我要是晚点结婚,结婚之前擦亮双眼好好看看,今天也不至于这样,都怪当时年纪小,就瞅吴知青长得好看了。”

刘招娣点头:

“吴振华确实长得好看,不比我家刘强差到哪儿去。”

“哎~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只能向前看呗,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孩子呢,以后再胡思乱想的时候就想想孩子。”

刘强再也听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看上个女的,这都是啥?结婚,有小孩,六岁了,还离婚?

他臭着脸起身回屋。

“乓!”一声。

重重的关门声。

刘招娣只喊一声:

“刘强,你要死啊?”随后又问欧荣:“那你打算啥时候回家接孩子啊?”

欧荣松口气,回答:

“我和孩子一起过来的,她在市里呢。”

“谁照顾孩子呢?”刘招娣又问。

欧荣回答:“我哥。”

刘招娣看起来比欧荣还愁:

“你这大晚上回不去,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能不能照顾好孩子。”

然后和欧荣解释:

“不是大姐强留你,是真没车,要是谁家有啥急事一定要去市里,就找认识的人借自行车,不是关系特别好的,有车的人都不愿意借呢,生人更不可能借,谁家有台自行车不爱惜呢?”

“我家这条件你也看到了,没自行车。”

欧荣说:

“刘姐你别解释了,我懂。”

“我们生产队有两辆自行车,公用的,我们队里的人天天把车擦的锃亮,下雨天路太难走还有人扛着自行车走的,所以我知道,我没埋怨你,今晚你不收留我,我就真要走路回城了,我特别感激你。”

刘招娣被欧荣说的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

“说啥呢?啥感激不感激的?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有难处大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主席都说过,团结就是力量。”

“以后你有啥难处还来找我。”

“行,那我就提前谢谢刘姐了。”

中午吃熏鸡炖白菜,刘母炖了一大盆白菜,只放了五分之一的熏鸡,她想着熏鸡是欧荣拿过来的,也不能抠的太过,五分之一里面就包含一根切成几块的鸡大腿。

饭是糙米饭,欧荣也吃惯了的。

菜上桌没两分钟,刘爸就进屋了。

刘妈和刘爸在外头说过话了,所以他没问欧荣是什么人,对她友善的笑了一下,就准备洗手吃饭。

饭桌上刘强看都不看欧荣,臭着脸扒拉着盆里的鸡块儿。

“这死孩子,谁欠你的啊?啥态度?”

刘妈没见到刚才刘强给欧荣沏糖水的殷勤样子,以为儿子是不满欧荣要在家里住,象征性的骂他两句。

刘父是一家之主,开口念了一句刘强的名字,刘强稍微收敛了些。

饭桌上,欧荣注意到只有刘强和刘父吃鸡肉,刘母和招娣都是只吃大白菜的,刘招娣还说熏鸡味的大白菜香,害她多吃了一碗饭。

欧荣也学着她们不去动鸡肉,只吃大白菜,反正她不缺这些吃的。

别说,白菜炖的软软烂烂,鸡肉味全都吸收进去了,还挺好吃。

刘母看欧荣只吃白菜,挑了两块儿鸡腿肉放进欧荣碗里:

“别光吃白菜啊,吃鸡肉。”

欧荣说:

“谢谢阿姨,就这两块儿就够了,熏鸡我在家里常吃,倒是这白菜挺好吃的,我喜欢。”

刘母笑呵呵的说:“喜欢就多吃点,晚上还做。”

普通人家吃饭从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刘招娣听欧荣说常吃熏鸡,马上和她妈说,神秘兮兮的:

“妈,你知道我朋友是谁吗?”

“谁呀!”刘母问。

“楼上吴振华他媳妇。”

桌上刘母差点喷饭,要不是早就在屋里听她们聊天听到了刘强也得喷饭。

“吴振华不是没结婚吗?”刘母惊讶道。

“哎呀,骗人的呗,人家一听知青回城连夜就跑了。”

“亏我姐妹还月月给他家邮那么多肉,还不如喂狗。”

刘母再惊,问欧荣:

“早些年吴老婆子家那些肉都是你邮的?”

刘招娣抢话道:

“可不是吗,就吴振华那样的,那是干农活的料?他上哪整肉去?肉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要钱啊?不要票啊?还每个月一二十斤往家寄,他下乡的时候都是吃我姐妹的,住我姐妹的,还拿我姐妹的。”

“哎~妈妈妈妈妈~”刘母无语的直叫妈妈。

刘父相对来说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问欧荣:

“你们家是哪个生产队的?效益那么好吗?”

比他们京市还好。

欧荣说:

“前进生产队的,效益也不好,年底分红一家也就比别的生产队多分一两块钱,就是我们那里是专门搞畜牧养殖的,量还不少,所以家家就吃点肉啥的书记员就不管了。”

“别的生产队养鸡鸭鹅什么的一家不能超过两只,养的猪也全都要交上去,就过年时候能杀一只分肉,我们生产队是特例。”

刘父点头:

“前进生产队我知道,年年上报纸,先进生产大队,要是你们生产队的话天天吃肉不奇怪,没想到吴家那小子被分配到那里去了,运气还挺好。”

刘母补刀:

“就是人品太差,嚯嚯人家小姑娘。”

想来小姑娘今晚在她们家住,没去楼上住,她也能猜到咋回事,吴家一家子都是不做人的。

刘招娣跟着刘母一起,骂两声吴老婆子,还顺便把欧荣今天下午和她说的事儿她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