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十年代单亲妈妈 > 第6章 入住招待所

我的书架

第6章 入住招待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里的招待所不便宜,要五毛钱一晚,但不要押金,介绍信上面有欧荣的详细身份,地址,还有生产队的担保,万一房间里丢了或者坏了什么,而又找不到人赔偿,公安直接会去找生产队。

总之,占公家便宜是不可能的。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招待所,在后世那就是五星级大酒店,连国外派来的工程师都住在这里。

而且招待所也确实有贵的道理。

五毛钱是招待所最便宜的房间,多人间,面积和大学生二人寝一样大,这在六十年代已经是相当宽敞的住宿了。

房间里放着两张上下铺,总共能睡四个人,但不是每天铺位都能睡满人的。

招待所总共有四个楼层,招待大厅和食堂都在一楼,说是招待大厅,其实就放着几个凳子和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有收银员登记。

欧荣估计,办公室,布草间,员工宿舍都在一楼,只是被挡板隔开了,她看不到。

二楼,三楼,全是多人间,二楼住的全是女的,三楼全是男的,四楼全是单人间,不分男女。

如果是夫妻拿着结婚证可以一起住单间,单间的价格是一块钱一天,像欧荣和欧晓峰这种,即使是亲戚,要住单间的话也必须开两间房。

招待所可以看房间。

欧荣先看四人间。

每个房间里面都有两个热水瓶,外壳是大红色,中间画着牡丹花,里头是玻璃内胆,这种热水瓶在六十年代可是好东西,结婚彩礼能有这么一只热水瓶,就已经倍有面儿了。

热水瓶供销社卖三十几块钱,是城里一个普通工人两个月多一点的工资,问题是要买它还得有票,暖水瓶票,有了票供销社还没货,欧荣记得他们市里供销社一个月就能拿到一两只,通常还没等摆到柜台就直接被内部消化了。

京市肯定好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有票就能买到。

房间里还有一个红白色的搪瓷洗脸盆,盆底印着和暖水瓶一模一样的牡丹花,还有毛巾,这年代连毛巾都是好东西,村里人都没有,只有城里人才用的上。

不过毛巾和洗脸盆都是公用的。

外头走廊里的热水只供应三个时间段,早八点到九点,终午十一点到一点,晚上五点到七点。

这里每层楼都有一个小小的公用洗澡间,四楼有两个,男女各一个,每晚七点到八点供应一个小时的热水洗澡。

但服务员说热水有限,要洗澡就要早点,通常要不到八点,热水就会被全部用完。

只有四楼热水供应的足。

和房价无关,六十年代没有私企,都是国企,招待所也不例外,所以无论你住一毛的房间还是一百的房间,员工们都是对你一视同仁的。

四楼之所以热水多是因为住的人少。

单间比多人间小一半,里面有热水壶洗脸盆和毛巾都有,单间比多人间多出一张办公桌和凳子。

还有一个盖着盖的搪瓷杯子,杯子旁边还放着一小包茶叶。

其他的就没什么不同了。

欧荣想了想:

“我要一个单人间,一个多人间,先定20天。”

欧晓峰问:

“定单间干啥?一块钱一天呢。”

欧荣说:

“哥,晓丽还小,我带着她出门找人太耽误时间,我寻思白天你帮我照看着晓丽,有空的话,带她在招待所附近找就行了,我想一个人稍微跑远点,不然京市这么大,我得找到啥时候去啊。”

“我要住多人间,你一个大男人,咋进门?”

“晓丽是姑娘家,也有六岁了,跟着你去男寝室也不好,还是得要间单间,白天你带着晓丽方便。”

欧荣默默地加了一句:晚上我从空间拿东西也方便。

收银员见他们商量好了才说:

“总共三十块钱,介绍信给我。”

光住宿这一样,兜里的钱就去了一大半。

收银员登记好后给欧荣和欧晓峰一人一把钥匙,钥匙上面拴着招待所的牌牌。

收银员特地嘱咐一声:

“别整丢了,丢了得赔十块钱。”

欧晓峰听到这价格吓的拿钥匙的手都在抖。

这时吴晓丽的肚子开始咕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三个人没在火车上吃早饭,等找到招待所办好入住都快到午餐时间了。

两个大人太忙没觉出饿来,吴晓丽早就饿了,但她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看妈妈在忙,就算饿了也要忍着,终于忍不住了,肚子里传来了抗议声。

欧晓峰一把抱起晓丽:

“妈呀,瞅给孩子饿的。”

欧荣也有些不得劲,都是她这个当妈的疏忽,她问收银员:

“附近哪里有吃饭的地方?”

收银员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十一点:

“十一点我们食堂开餐,拿着房间钥匙过去可以买到吃的,不要票。”

“要是想吃肉就得去国营饭店,国营饭店离这里不远,出门左转第一个路口再右转走十分钟就到了,国营饭店也是十一点开餐,但吃饭不仅要钱,还要票,你们要是有票可以考虑去国营饭店,国营饭店大厨做的东西比我们食堂大妈做的好吃多了,价格都差不多。”

他们村里顿顿吃肉,伙食比城里人好多了,就算进城也都自己从家里带吃的,从来没在城里吃过饭,慢慢的也都忘了城里吃饭要票了。

出门的时候无论是欧荣父母还是村长大伯都忘了给他俩准备票据。

好在两人加上一个孩子都不是馋肉的。

欧荣道谢,一行人直接去食堂了。

这个时间已经有不少人排队等着打饭的了。

食堂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往桌子上放碗筷和盘子。

十分钟后食堂大妈端着六个搪瓷大盆进来,三盆菜,清炒白菜,炒土豆丝,还有炒茄子,一丝肉腥都没有,三盆主食,灰色的白菜包子,粗粮饭,还有灰色的馒头。

包子和馒头之所以颜色发灰不是因为食材坏了,而是因为用的是含有小麦,青稞,燕麦,还有便宜的豆子像是黑豆之类的粗粮面。

六十年代的面粉总共分三等,第三等就是招待所用的面,也叫三等面,二等面也是粗粮面,但小麦的含量能占到一半,所以面也白很多,蒸出来的包子馒头只有轻微发暗,一等面就是不含任何杂质的纯小麦面粉了,白白的。

像是大米和一等面都是精贵东西,城里人一个月也就能吃上一两回,有节省的人家一两回都舍不得吃。

这种后世极为普通的大米白面,在六十年代,和鸡蛋一样。被人们当做补身的东西。

所有单位的食堂用的都是二等面,三等面做主食,只有国营饭店能买到白米。白面还有荤菜,但也是数量有限。

招待所食堂的盘子不大,一盘菜就是一个人的分量,炒白菜一分钱一盘,土豆丝三分钱,茄子也是三分钱,糙米饭一分钱一碗,白菜包子一分钱一个,馒头三分钱两个。

小孩子吃的不多,一个菜包子半盘土豆丝就够了。

在这个年代多吃菜少吃饭是不可能的,菜多贵啊,所以人们都是拼命吃主食,只吃少量的菜或者咸菜下饭。

也因此,包子馒头的个头都特别大,装糙米饭的饭碗也不小,人们油水不够,所以一个赛一个的能吃。

欧荣要了四个包子,两个她们母女现在吃,两个等下包起来,万一下午欧晓峰或者吴晓丽饿了吃,一碗糙米饭,土豆丝一盘,炒白菜一盘,茄子要了两盘,总共花了一毛五分钱。

比火车上便宜太多太多了。

包子里本来就有菜,所以欧荣母女只留了半盘土豆丝,半盘茄子,剩下的全给欧晓峰拌饭了。

欧晓峰苦着脸:

“可快点让你找到吴振华然后回家吧,城里啥都好,就是吃饭太遭罪,我就不说吃肉了,你瞅瞅这菜,连油都看不到几滴,还要卖这么贵。”

“这城里人吃的都是啥啊,也太难受了。”

“我现在开始怀疑吴振华是不是脑门子被夹了?回城来吃苦来了?”

对欧晓峰来说没啥比吃饭还重要的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干饭,饭都吃不好,啥漂亮衣服?啥小汽车?那都是浮云。

中午这个时间正好是打水时间,欧晓峰房间是多人房,两个热水瓶早都被人打满了,她们上四楼打了两壶开水。

其中一壶被欧荣拿来细细的烫洗脸盆,欧晓峰觉得好浪费,不过不花钱,他也就没多说。

昨晚到现在欧晓峰也没睡,正好吴晓丽也得睡午觉了,欧荣就让欧晓峰带着吴晓丽在房间里睡觉,下午她一个人出去找人。

吴振华很少提城里的事情,她也不问,免得触动了丈夫的伤心事,当时她也没想着知青能这么快回城,还以为起码得过个十年左右才行。

等到吴振华人间蒸发,她才意识到,她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六十年代。

这里很多历史和她那个时代的相通,但也有很多不同,不能一一对照。

回想起她和吴振华结婚这些年,她竟然只知道吴振华的父母都是工厂里的正式工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