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之暴力单杀 > 第八章 “疯狗”的来电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疯狗”的来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梅也懂得孩子坚持自己的梦想没有错,可她就对武飞因玩游戏受伤的事无法释怀,于是她又气又急地说道:“你说的这些妈都懂,可是妈就是不想让你再以身犯险,现在所有人都在冤枉你,对你充满敌意,为什么还要再坚持下去呢?孩子,妈只希望你安心读完学,然后找份工作早点把胡家闺女娶回来,了了我跟你爸的心愿。”
武飞苦笑着说道:“我跟胡莉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像我这样的穷小子就算娶了人家千金,估计也是整天受尽白眼,您肯定不想我以后活得窝窝囊囊的吧。”
武飞顾忌黄梅的身体,当然不可能把胡莉平时是如何羞辱他的事告诉黄梅,只能找个理由拒绝黄梅的“催婚”。
“你跟胡家闺女的婚约是你爸爸和你胡叔叔早就定下的,这些年胡建国都没忘你爸爸对他的救命之恩,不然也不会一直接济咱娘俩。我觉得胡建国看在你爸爸恩情的份上,也不会给你眼色看的。”
武飞无语地看着心地善良的母亲,他知道母亲这一辈子都是把别人往好了想,以至于没少吃亏受骗。
“妈,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只想把您的病治好,然后为我自己洗刷冤屈,让别人知道我武飞不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人。”武飞掷地有声地说道。
黄梅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哎!人都说‘儿大不由娘’,你这孩子自小就有主见,妈也劝不动你,但你要向我保证,只要有危险就立即放弃,不然就不准玩。”
听到黄梅终于松口,武飞连起誓加保证自己不会再受伤,然后嬉皮笑脸地哄老妈开心。
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武飞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是“疯狗”,嘀咕了一句“该来的总会来”后对黄梅说道:“妈,我出去接个电话,你躺着好好歇歇。”
按下接听键后,话筒里立即传来疯狗阴沉的声音:“Ghost,你终归还是出现了,可你根本不该出现。”
武飞轻笑了一声,反问道:“你给我打这通电话说明你们心虚了,不做亏心事为何不敢让我出现?”
仿佛被武飞说到了痛处,疯狗沉默了一会,然后威胁道:“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自从你被赵公子拉下神坛,你统治的时代就已经结束了。你以为就凭你一己之力可以抗衡赵家?你要清楚,现在半个电竞圈都姓赵,赵公子能整你一次就能整你一辈子。你现在名声已经彻底败亡,即使复出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念在我们曾经一起拼搏奋斗过,我才给你打这通电话提醒你,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武飞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是那位赵公子不知从哪得知他回归王者荣耀,做贼心虚之下派疯狗来威胁他,想让他知难而退。
弄清楚了对方的目的,武飞惋惜地说道:“疯狗,你堕落了!如果让你的粉丝们知道,你已经不再是令敌人恐惧的‘狗神’,而成了赵家的哈巴狗,估计粉丝们都会替你感到羞耻。”
“你……你有啥资格来说我?如果都像你一样不识时务,现在连做哈巴狗的资格都没有。你看看你自己,从无数人崇拜到现在人人喊打,你觉得你有脸来讽刺我吗?”疯狗在电话里气急败坏地吼道。
武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冷冷地说道:“废话少说,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属于我的,我统统都会夺回来,不属于我的,我统统都会甩回去!你们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
疯狗心里“咯噔”一下,不知为何他竟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
如果这话换成任何一个人来说,他都会觉得对方在说大话,可现在说这话的是Ghost,那个曾经创造过无数个奇迹的男人。
虽说心里有些波动,可疯狗依然嘴硬地威胁道:“反正我的话已经带到了,如果你非要拿鸡蛋碰石头,那么我就等着看你被碰的头破血流的那一天……”
挂上电话,武飞有点感伤地摇了摇头,他真没想到本来正气凛然的疯狗会变成这样,甘愿充当赵家的狗腿。
还记得他以前最恶心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可最后还是变成了拍马族中的一员。
或许,这就是现实,多数人都会随着现实的压力渐渐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但是不管别人如何,他武飞绝不向残酷的现实妥协,他决不允许自己随波逐流,他要为理想而拼搏,哪怕明知前路荆棘遍地,他也不会退缩。
正在武飞思索人生的时候,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气呼呼地闯了进来。
来人也不管黄梅的病情如何,坐在床头就哭诉道:“梅姨,今天……呜呜……武飞又欺负我……呜呜呜……害得我丢脸死了……呜呜呜……”
胡莉委屈巴巴地边哭边擦着眼泪,断断续续地把武飞在游戏里“欺负”她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而自己事先出言挑衅的事却只字未提。
黄梅一直把胡莉当做儿媳妇来看,所以一看她被儿子惹的泣不成声,便心疼地起身抱住胡莉连忙哄道:“闺女别哭了,阿姨来帮你出气。”
“武飞过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咳咳……你之前是怎么跟我们保证的,你不好好疼爱媳妇还总欺负她,这算什么本事?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媳妇是用来疼的,只有没用的男人才让自己媳妇受委屈,你怎么总是记不住呢?你给我到门后面面壁去,好好反省!咳咳……”
武飞虽有万般委屈,可也不敢忤逆正在气头上的母亲。
他害怕跟胡莉一起争执,护儿媳心切的黄梅万一气出个好歹,所以武飞只能乖乖滴走到门后面壁思过。
胡莉见状,不禁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然后装作一脸委屈地样子地继续说道:“我本来靠着挑战各大高校,都快成为斗虾平台的一线主播了,结果就因为武飞一搅,我现在不仅成了网友们的笑料,还直接失去了几十万的粉丝,梅姨,我真的好难受,呜呜呜……”
说着说着,胡莉哭得稀里哗啦的,当真是听者伤心闻着掉泪,让黄梅心疼地又好一阵安慰。
武飞则一脸嫌弃地回头看了一眼胡莉,本来是她技不如人又是生气又是摔手机的,导致暴露人品被取消关注。
现在却把锅堂而皇之地甩到他头上,这种臭不要脸的人实在没几个。
“你到底想干啥就直说?明知道我妈身体不好,就别再演戏惹我妈伤心了!”武飞实在忍不了看着心善的母亲被胡莉蛊惑,一脸不耐烦地戳穿道。
胡莉见武飞开始步入正题,也直接说明来意:“就因为你在游戏里疯狂针对我,让许多粉丝都质疑我的省级貂蝉有水分,还说我的直播都是代打,导致我的名誉受损。为了挽回我的声誉,我要你配合我演一场戏。在今晚的直播间,你要出面声明咱俩是青梅竹马,白天的比赛只是我们之间的表演,然后你们校队再跟我们直播打一场,你不准使出全力。”
武飞现在对比赛放水这种事特别反感,所以当即没好气地回道:“我没那个闲工夫陪你演戏,更别指望我在比赛中放水。只要你还敢跟我打,我照样会虐得你出不了泉水。”
“你……”胡莉气愤地指着武飞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胡莉在黄梅面前又哭又闹地折腾了一会,见武飞不管黄梅怎么劝说,就是死活不同意。
胡莉自讨没趣地摔门出去了,她临走时撇来的怨毒眼神也被武飞华丽丽的无视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