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想吃掉你的魂魄 > 第十九章 我活在梦里(疯狂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我活在梦里(疯狂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此说来,是道长出手叫妖怪们死无葬身之地?”

  “只尽微薄之力而已。”

  李长欢不愿高调,三言两语概述了一下大致经过。

  但看在李萧山与王瑞眼中,却显得有些非同寻常了。

  几日前听闻镇里头多了个仙道长,深受春雀楼的姑娘们爱慕,本还不以为然地认为这道士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今日见了才知真是生得一副高俊模样,一身法术深不可测还又谦逊儒雅,这不正是当今天下罕见的少年郎才吗。

  二人不由动了心思,朝李长欢伸出橄榄枝,愿请李长欢为邱岭镇共同的供奉道长,所享资源甚多。

  李长欢笑着摇头道。

  “几日后便要前往满州有事,倒还不能久留。”

  二人更表示理解,外出闯荡很是正常,但只说有事,也没说不回来呀。

  于是在极力劝说下,李长欢只好推脱不过答应了下来,但他心知自己一去满州后,此后的人生便不会像过往三年一样,波澜不起了。

  他的未来究竟如何,绝非一眼能够望穿的。

  在赵知鱼身旁不远处,也有不少人偷偷将目光往她身上挪去,翎衣卫本身罕见,如此秀美的翎衣女侠更是万中无一。

  衣服衬出婀娜姿色,亭亭玉立尽显轻盈柔美的体态。

  可她美眸带光只紧紧盯着前边的灰袍道人,俨然一副小迷妹的追随样子。

  赵知鱼念着往后定要挑些满州的疑案去办。

  心中更是打出憧憬,杨天元死因不知为何,那她应当还是会同李长欢一起探查下去,二人的接触时间一定还长着呢!

  不久之后,理清事情经过的反攻队伍,很快就来到了杨若雅的屋子,也就是通道口所在之处。

  月光今日好似并不眷顾这间屋子,并不愿分匀出多少来。

  点起油灯,影子被光投影在墙上显得有些细长,风吹门窗晃,夜寂万物凉。

  接着,几人负责守在墙洞口,几十人分批次举着火光进了去,亮光席卷了通道内,脚步吹起了尘土。

  很快就有前方的王家探子匆匆回来报出发现道。

  “禀大人,道途的中间有发现点滴血迹,血色暗沉并不新鲜,虽判断不了准确时间,但此处应当是有人受伤而过!”

  王瑞没有过多斟酌便把目光转投到了李长欢身上。

  李长欢思考片刻则是选择跟上探子,亲自去看看。

  等到了那处地方,果真出现了斑斑血迹,但是很浅,且在一处地方分散均匀,像是嘴中咳出来的。

  此人应当是受了内伤。

  李长欢毫不犹豫便伸手就是一个物魄勾连,随即表情就变得相当讶异。

  他的物魄勾连,竟又一次地失效了。

  可此时不同于当时杨家的失踪情况,先排除人已经死了的缘由的话,那要么是此人相当机警,常常用心神包裹住魂魄。

  或者是此人功力甚高。

  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在此时此地都不大常见。

  通道中人一多又显得拥挤,李长欢等人很快又退了出来,心只是他中蓦地想起一件事。

  另有一个新见的人物还没有出现。

  当初透过孔洞偷看杨天元对话时,只一盏油灯晃晃,但他还看清有一长相奇特的青年在一旁。

  如今那青年又在何处?

  便是随口与身旁问道。

  “杨天元可有一儿子,是否有些纨绔?”

  “这...”

  李萧山与王瑞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好似没有。”

  “杨家是我们邱岭镇兴起最迟的一家,只知杨天元妻子早早去世,留下一女儿名为杨若雅,可惜也遭到如此欺害...哎。”

  顿时,李长欢只觉得毛骨悚然,全身肌肤好似颤抖起来。

  一股电击感直冲脑门。

  没有儿子...那当初看见的那个猴脸青年,莫非是个鬼不成!

  那青年分明冲着杨天元喊着爹。

  陷入回忆中,那猴脸青年先是没有违和感,又好似处在迷雾之中,就连那标志的脸面李长欢都开始觉得有些模糊...

  “道士,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呀。”

  赵知鱼不知李长欢心中所想,弯起眉眼痴痴望去,看在别人眼里就很耐人寻味了。

  道士与翎衣卫,还真能凑一段佳话。

  “道士,你刚才把那东西一放进来的时候我这里真的就舒服多了,你真是好厉害呀。”

  赵知鱼摸着小腹说道,心想着在众人面前夸夸李长欢,博得一些好感。

  李长欢看着赵知鱼,面上无语。

  再望望周边人,果真一个个眼神躲闪,好似误会了什么。

  “咳咳,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李萧山正准备缓解尴尬,又有一个探子喘着气从通道中跑来禀报道。

  “禀大人,道路末尾通着似乎是一处妖怪窝,尽是些白骨好不瘆人,却不见妖怪。”

  又过不久。

  “禀大人,妖怪窝外边通的是山里,应是不远的山间,倒没发现些异常。”

  …

  果真是人多力量大的道理,经过队伍的勘察后,很快就得到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没有更多信息了。

  李萧山忽然想到什么,上前道。

  “对了,我们来时很少见到老百姓,本以为是糟了妖怪吃害,可又没有看到一处人类尸骨…”

  “是我让我满智叔领着附近的老百姓去避难了,应当是到了安全的地方。”

  李长欢笑答,他对于满智叔还是蛮放心的,应当不至于出什么事。

  不过根据唐满智有多远跑多远的性格...该不会跑到白虎山去吧?

  这样想着李长欢不免心中一咯噔,总不会在白虎山道观里住下吧?

  可事情都解决了啊。

  快回来啊。

  似乎是听到李长欢心中想法,不久之后,不少百姓真就自镇口处缓缓归来。

  只是嘴里嘟囔着。“那也叫道观,尽听那老道士吹牛。”

  “就是就是,还冒充是李长欢道长的师傅,我呸。”

  寻不出更多线索,李长欢已出了杨家府邸,看着百姓们他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又不知从何问起。

  很快他就见着了唐满智。

  李长欢不由恍惚一愣,满智叔怎么神情...这么像之前那头失魂落魄的狗熊?

  唐满智直到见着了李长欢,面部表情才开始有变化。

  皱巴巴的眼眶鼓颤几下,顿时泪珠盈满了其中,干裂的嘴巴煽动着说道。

  “小长欢...”

  “满智叔?”

  “小长欢!!”

  “???”

  唐满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小长欢,我失忆了...”

  “从何说起。”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我们住在白虎山一处久远的道观之中,前院有铜鼎,里头有神像,后院有小屋,还有两个四角靠椅...”

  “那不是梦啊。”

  “是梦啊...我刚才领着百姓想着去白虎道观避难,结果我去了之后你猜猜我看见了什么。”

  唐满值不顾老脸,扑倒李长欢身上痛哭道。

  “只看到一片断木残恒,不见道观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