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想吃掉你的魂魄 > 第十一章 大王饶命(疯狂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大王饶命(疯狂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一早,白虎山道观后院。

  “什么?你要走?”

  唐满智一吹胡子,两眼瞪出。

  书生一走,就数李长欢与他关系最为要好,同时他还认为李长欢与他的思想最为符合。

  比如都觉得山下危险。

  但如今李长欢一走,那杨凤霄又呆不长,他岂不是成了孤家寡人。

  他脑中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你不会是要去邱岭县吧?”

  “不是。”

  “那就好。”唐满智呼出一口气。

  “不过要先去那。”

  李长欢的想法是一直用轻功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不如在邱岭县弄一匹骏马,弥补一下不久持久的缺陷。

  而且从邱岭县走水路再换乘也可以作为备案。

  唐满智满脸疑惑。

  于是李长欢简单说了下缘由,其实就是现编出了个希望走出白虎山长见识的故事,顺带一提狐狸的请求,所以选择了满州。

  至于火种的事情,跟唐满智说了也是徒然。

  唐满智先是劝了半天,见无果后只好放弃。

  毕竟李长欢也是年轻,修炼里年轻人渴望出去历练获取机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唐满智很快想到了一个事,他之所以觉得山上不危险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就是李长欢会把不安全的因素都清理掉,同时给周边妖怪树立起了‘白虎山不能招惹’的高大形象。

  可万一李长欢走了的消息被其他山头藏着的妖怪知道了,那下场岂不是显而易见。

  唐满智瞅了瞅后院悟道的杨凤霄,心中一凉。

  这冷面小子自昨晚被李长欢说了一通话,就进入了怪异的悟道境界,不知几时才能回过神来。

  ...

  从白虎山前往邱岭县有两条路,一条是略微宽敞的车马道路,另一条则是山间小道。

  山间小道就是从白虎山直去大龟山,只要翻过大龟山正到了邱岭县。

  这回没有马车接应,李长欢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第二条。

  而在他身后,唐满智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背着棍子打着的包裹,喘着气左摇右摆地追来,看起来要不久就要追到了。

  大龟山靠近邱岭县,妖气不敢太显眼,因此被附近的妖怪当作哨塔。

  为的是关注人类生活和风向,好应万变。

  这一天,轮到值班的是一只野猪成精的妖怪,因排行家中第八,取名猪八。

  猪八瞪着铜锣大的眼睛,从远处望着李长欢行走的身影,紧闭嘴巴不敢声张。

  他不久前传音给附近的妖怪报告了这一事件。

  还特地强调了是白虎山出来的。

  于是乎上头特别关注这件事,立马给他派来了不少兵马。

  虽然质量糙了点,什么鸭子、野鸡成精的都不少,还有本地的王八精,但猪八并不在乎而且信心满满。

  原因就在大龟山一直布下陷阱,是周围妖怪们联合商讨出来对付白虎山道士的,但一直没有用着。

  李长欢以前压根不走这个道。

  只到了今天,猪八才看到了一丝希望。

  如果他能抓到白虎山道士的话,定能官升一等,说不定上面把大龟山送给他,让他成为大龟山的头头也说不定。

  眼下只差一声令下了,身旁的鸭子精却更眼尖,小心提醒道。

  “大王,那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猪八的手顿了顿,猛然看去,果真还有一个人穿着朴素衣裳追随而去,远远的分不清哪个才是李长欢道士。

  但猪八并非生的愚笨,他一拍猪头,很快想到了一个辨别真伪的方法。

  只要略加试探,不就能分清楚谁是道士了嘛。

  在唐满智与李长欢周遭,很快都出现了淡淡妖气,杂乱无章弥漫四周。

  李长欢倒觉得很正常,妖怪修炼大多选在山头里,是与人类全然不同的生活习惯。

  而且他妖怪见的够多了,早已习惯成自然。

  更何况这股妖气很是清淡,似乎是非常弱小的笨猪、傻鸭成精的。

  完全不碍事。

  而唐满智就完全不同了,自打上回春雀楼事件后,他很快发现自己犹犹豫豫不断果决的缺点。

  因此他在妖气出现的一瞬间,就赶忙拿出袖中黄符,正是李长欢曾经给他的那两张。

  一挥手,道法彰显无遗,一股意念与他心意相通。

  道法正是短暂的控物之数,写成符咒融入黄纸中。

  然后唐满智很快发现了问题,他的招式完全是被吓出来的,根本不知道该打哪。

  但他不笨,很快想出来一个绝佳的主意。

  为了不浪费这张黄符,他利用控物之术把地磨平,立马跑的快了不少,一路走去眼看就快追上李长欢了。

  远处山腰,猪八摇着尾巴大喜道。

  “如此就祭出道法,真是愚笨,快快启用陷阱,我要瓮中捉鳖。”

  王八精微微一愣,但还是伸手拉了拉长线,天罗地网从山中崩出,铺天盖地漫漫尽是暗招。

  嘣嘣嘣...

  李长欢听到了后方不远处传来几声巨响,正欲探个究竟。

  又忽然想到了唐满智曾经说过的一句少见的有道理的话。

  山下危险,遇事不管才是正道。

  于是他稳了稳道心,快步离去。

  苍茫天地,不知几时才能再见老和尚。

  仿若唐满智的声音就萦绕在耳边一样。

  “啊啊啊...”

  李长欢顿住了脚步,他发现一件严重的事情,他好像幻听了。

  “哎哟喂你欺负老年人!!!”

  等等,好像不是幻听?!

  李长欢疑惑着转过身去,又想起老和尚的话,转了回去。

  “别打脸...救命啊!!!”

  ...

  不同于大龟山里的正发生,白虎山道观中,杨凤霄忽地睁开双眼,一股凌然之意从他身上爆出。

  剑风旋绕身边。

  他的剑道又有所精进了,从一番激烈的证辩出产生了一种更为激昂的感情,隐隐融入了他的剑道、剑心之中。

  简单地说就是他升级了。

  我自巍然不动,凶猛剑气如刀,割裂万物。

  心中意念起,气势如风涌,涌动中破碎无数。

  直到习惯这股意念,杨凤霄才缓缓起身,片刻后,他周围所有的物体都好似凋零一般,渐渐落下,与地相融...最后消逝。

  这就是他无情的剑道。

  但他要感谢一个人,于是他动了,他寻遍了道观。

  然而没有任何生物的痕迹,只剩下被他道法所杀的碎物。

  半响,无情剑客停了动作,他像一柄剑一样悬立于地面。

  这柄剑微微颤了颤身子,留下了人生中第一滴泪。

  他抖着双手不甘望去,心中悲泣之情万千,他恨他的剑道,为何如此凶残,为何一点都不留。

  那可是两条人命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虎山头,悲声响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