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想吃掉你的魂魄 > 第九章 道长轻一点(疯狂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九章 道长轻一点(疯狂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满州第三届火种大会在即,诚邀天下壮士于十月初一齐聚满洲大头山,共同商议传承之事,决出当今天下最为妖邪之怪...”

  信纸内容不长,仅仅是发出邀请而已,而在信的末尾处,有一条绿色的青蛇图案,不知是不是辨认邀请函真实性的关键。

  至于冥火秘术,李长欢还没有着急翻看。

  对他来说,只要转换一下魂魄,也就那么一柱香的时间就能上手了,至于威力则是很大一部分在于使用者的修为程度。

  大部分法术秘术都会与修为挂钩,而修为越是精进,则越是容易领会到精髓。

  只有少部分恐怖禁术,是能够无视修为张开使用的,甚至传闻中还有普通小孩就能使用的秘法。

  以燃烧生魂为代价,依旧能发挥出毁天灭地的效果,李长欢也只在说书的口中听过而已,其真实性还有待考察。

  眼下更重要的是,大规模魂魄的吸纳已然有了着落。

  但是从夜行人的角度看,这也绝不会是个很轻松的活,还需要从长计议,毕竟现在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

  满洲在哪?

  李长欢沐着月光边走边思考着,可他着实想不出来有在哪里听说过满州。

  这也不能怪他见识浅薄,而是以前知道了也没什么用,自然而不会去了解。

  “满州,满州...”

  李长欢挪着步伐从青砖路走去,前方不远处即是客栈,忽地一阵妖风吹过,一道不寻常的气息被他嗅入鼻中。

  有妖气。

  李长欢暗中掐诀,大脑紧绷,丝毫没有松懈防备。

  “道长是要去满州吗?”轻灵之声徒然响起,徘徊于道路之上。

  一道身影主动出现在李长欢面前,隐约有羞怯之意。

  这声音还有些熟悉,仿佛前不久才听过一样...

  身影形状愈加明显,现出一个女子的模样,浅色罗裙镶着银边,一条水色腰带缠绕腰间,映现出烟雾笼罩着的妙曼之美。

  女子的身后,一条雪白的长尾带着茂长的毛绒高高立起。

  杨婉婉,她丝毫没有掩饰作为妖的身份。

  “原来就是今日。”

  李长欢苦笑摇头,之前他并非没有注意过月亮。

  亥时的时候还没有这般圆润,没想到子时竟然又补了最后一分,变得这般圆滑莹亮。

  “嘻嘻,婉婉也没有想到呢。”

  少女掩嘴轻笑,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活泼可爱。

  但是李长欢却看出,她妖瞳中藏着的悲伤,又怎么能轻易平去。

  他张了张嘴,想安慰一下少女,又觉得提及伤心事不妥,索性直接问道。

  “请问杨姑娘是有何事所托,又非要在此时此地于我说谈?”

  “难道没有事,就不能与道长说谈说谈了么...”杨婉婉眼神好似低落,嘴唇抿紧。

  “杨姑娘莫要玩笑了。”

  李长欢有些无奈,对付女人好像比对付妖怪还要复杂。

  “道长称呼我为婉婉就好。”

  杨婉婉一下变换了神情,盈盈笑着说道。

  “当时唯有道长肯相信婉婉,不然如今杨家与我又不知会是何等处境。”

  “过去之事不必提了,那也是受人所托的本分所在。”

  “当日我家小姐也曾提及我的身世,妖分万千,种类各有不同,道长你说我又是属于哪里的狐妖呢。”

  杨婉婉虽是笑着,话中又带着些许哀声。

  “杨家家仆侍卫虽然没有四处宣传我的身份,但终究是对我怀有芥蒂,照顾我的女婢亦有嫌隙。”

  “...”

  其实这点李长欢也有想过。

  人妖殊途,能遇到杨若雅一个不对妖抱有鄙弃之心的人已是万里挑一,更遑论他人。

  只是碍于身份不好插手其间。

  “天下之大,却没个安身之处,杨家终究是呆不久,婉婉是妖的事也是瞒不长,因此婉婉想委托道长寻找身世。”

  “你也知道天下之大,这件事就算是我也不知从何而起,山海苍茫间有无数妖精邪怪,就算真的遇到了又难以认出,只是无用功罢了...”

  “满州,应该是在满州。”杨婉婉忽然目露希翼之情,急切脱口道。

  “当年小姐遇到我的时候,就是在满州一处山林间。”话音刚落,杨婉婉眼神又黯然下来。

  “只是就算知道是满州,仍然不够...这才拜托道长,能够给予我一道能够寻踪认亲的符咒,若是有的话,婉婉亦可自行前往。”

  “很遗憾,我并没有这种符咒。”

  李长欢并没有说假话,给妖怪认亲的符咒,谁知道这样符咒要来干嘛...

  杨婉婉面露愁容,楚楚可怜正欲说话。

  “不过,正好我也要去满州,会替你留意注意,若是有寻到与你气息相似的妖,定会传音给你,到时能够相认也说不定。”

  “婉婉不知该怎么报答道长。”杨婉婉一扫愁容,欣喜地拍手道。

  “这倒不必了,仅仅是留意一下,并非一定能寻到,也不一定有时间刻意寻找。”

  “婉婉还是要答谢道长的...”杨婉婉轻咬红唇,姿态可爱道。

  “只是婉婉实在想不到什么能够当作谢礼的,若是道长不嫌弃,不如就把这副身躯当作报答吧。”

  我要你身躯做什么,我要魂魄啊。

  李长欢心中呐喊,但总不能主动说要人家的魂魄吧,那不就是要命么。

  于是乎他第二时间才意识到怎么回事,果真如唐满智所说,山下不乏危险,修炼还需保持本心。

  绝不能堕落。

  就像唐满智一样,为了解救春雀楼的姑娘在夜中挺身而出,事后又不求回报,才是我辈行事标准。

  李长欢沉思片刻,立刻对着小妖教育道。

  “虽然你本体作为妖怪,但天下修炼法则都有共同一点,那就是不被外物所干扰,一副皮囊又不过是修炼的外壳罢了...”

  杨婉婉歪了歪头,似是思考了一会儿但还是不解,于是问道。

  “是要保持妖怪的本体吗?”

  “差不多如此。”

  少女恍然,月下拖着长影红着脸颊,低眉轻声婉转道。

  “白狐本体脆弱,还请道长轻点...”

  粉桃色爬上了少女的面颊,手指忍不住缩在手袖里扣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