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想吃掉你的魂魄 > 第一章 杨家失踪迷案(疯狂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杨家失踪迷案(疯狂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亥时三刻,月亮悠悠。

  夜色与草木相融,暗光透着一股压抑,沉闷的空气荡漾着灌满每一丝角落。

  杨家府邸匾额外,几名侍卫围着宽敞的青石砖路两边站着。

  幽幽月光下府里头灯火明亮,不少屋子窗前门上都贴满了驱散妖邪的符纸,府邸大门外耳语声不绝。

  “哎,小姐失踪的事都过去五天了,你说...哎,怎么办才好。”

  “听说杨家主前几天上了白虎山一处道观去请一位法术通天的道士,今天还特地让坤峰少爷驾着马车去山脚下接,一会儿可就到了。”

  带刀侍卫在门外窃窃私语,自以为轻若蚊声,却一点不落的传进府邸内坐在石椅上闭眼屏气的杨天元耳里。

  身为邱岭县三姓之一的杨家家主,他有着练气七层的不俗实力。

  “诶,来了来了!”门口忽有人大声叫到。

  杨天元身躯一震。

  负在身后的手忍不住收紧,快步走前去出了大门,门外侍卫立刻噤声让出中间位置。

  正是一匹黑马驾着车厢踏着风尘从道路左边奔腾而来。

  到了近门的时候,马上人轻拉缰绳,黑马吁的一声停下脚步缓了下来,骑马人再敏捷跃下对着杨天元道。

  “爹,我已把人请来了。”

  “好,好。”

  杨坤峰长着一双浓眉戴着斗笠,摘下斗笠递给身旁侍卫露出满是汗水的额头。

  又急忙把马车上的银帘拉开,调整了下语气稳声道。

  “道长,已经到了我家府上,还请道长进门作法,替我小妹寻个水落石出。”

  众人前去把马车围了起来,带着或好奇惊异的眼光。

  银帘拉开后不久,正有一名皮肤微显苍白的青年抬脚走下车来,眉眼间带着一丝惆怅,面颊有些清瘦,穿着一身朴素灰袍,修长双手微微拍了拍衣上风尘。

  青年道士正是李长欢。

  自从前世不幸摔落高山,穿来到大辽国的这具身体上已有数年,白虎道观上修行不易,偶尔下山历练,也为得能涨进些许功法。

  这身子自小瘦弱病白,本就是魂魄不全导致。

  为稳固魂魄他修行滋补之法,到现在体内魂躯杂乱,还需经常下山寻些因果事。

  讨要一二丝魂缕。

  杨天元上前拱拱手。“还请道长即刻随我去小女的屋里施法,将妖怪斩于朗朗月下。”

  李长欢腰间挂着一个葫芦,伸出一只手摊开朝着杨天元询问道。

  “杨家主为何得知就是妖怪下的手。”

  杨天元摇着头缩着皱纹道。

  “我杨家侍卫也不是饭桶,大多有着练气二三层的功力,他们每日也必会巡逻守护,若不是妖怪,怎会轻而易举地进府邸内外,更何况我平日也没有仇家。”

  “之前我也请了些道人施法看过了,都说是妖怪所为,只是抓不出妖怪躲藏在何处,道长只需替我寻到妖怪,剩下的我自能处理。”

  李长欢心中一动,难不成是类似前世小说里的密室作案,杨家主的爱女也许并没有出了府邸,就在府内也未必。

  如今杨家里外人心惶惶,连东厨内都贴满了符纸。

  李长欢看出这些符纸没有大用,所画的咒语莫名其妙,狗屁不通。

  杨天元的爱女名叫杨若雅,几日前自自家屋内毫无征兆的消失,任由杨家仆从侍卫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丝毫线索。

  杨若雅的屋子正朝南边,与其他屋子比多了些些昏沉沉的暗,屋内自失踪到此时也都是摆布整洁,丝毫没有杂乱的反抗痕迹,这点有些奇怪。

  李长欢进门后又点起一盏油灯,眯了眯眼抬头指挥道。

  “还请杨家主取一令爱的随身物品,以轻薄贴身最佳,以便我施法。”

  “这...”

  杨天元狐疑的看了李长欢一眼。

  几声清脆脚步响起,一个女俾从侍卫和仆人中壮着胆子走上前举着一白色物件道。

  “这是我家小姐的手帕,不知道派不派得上用场。”

  女俾是杨若雅的贴身丫鬟,自小就跟着杨若雅了,此时眼中还带着红肿,脸上隐有泪水干涸的痕迹。

  “可。”

  李长欢左手接过白帕,右手呈剑指轻触其间。

  “物魄...勾连。”

  话音落下,一股青烟自白帕冒起,将整个帕子烧为灰烬。

  这是一种奇异的道法,只要死物沾染了一丝主人的气息,顺着这股气息李长欢就能找到主人的魂魄所在。

  然而死物化灰却是魂魄已经不在阳间或者被什么遮蔽了的意思。

  李长欢皱了皱眉。

  人死后三魂七魄也会留在阳间一段时间,说明杨若雅确实有可能被妖怪下了毒手,妖怪食人从来都是连着魂魄一并吃了滋补。

  李长欢再伸指,抹了抹眉间厉声道。

  “天眼开。”

  这是探索妖邪之物最基础的法术。

  霎时间,李长欢双目蒙上一层暗灰色,宛如浓雾填满了瞳孔。

  他再望向身旁众人,侍卫的魂魄略微浓厚,家仆的魂魄略微浅薄,这是修行人有的细微差别,然而眼前女俾的魂魄却透着一股紫色气息。

  紫色为怪异之色,常常习妖法之人或者怪异才会染上一丝。

  李长欢当机立断,抬手一道指风打了过去,女俾闷哼一声,嘴角留出一丝鲜血,倒退几步眼眸中带有些惊慌。

  “快看她耳朵,长了个毛耳朵!”有杨家仆从惊呼道。

  女俾急忙双手着地四肢呈现出动物走路的四足样想要到处逃窜,而此间屋子里外却早已被杨家侍卫、仆从围了个遍。

  “妖怪吃我一剑!”

  “定是狗妖,猫妖,或者老鼠妖!”

  侍卫抢着拔剑逐妖,场面有些混乱。

  杨天元也没愣着,横眉怒竖一声怒吼道。

  “小妖安敢害我女儿!”

  随即右手抽出腰间小剑投射出,远远一道凌厉剑光过后,女婢没反应过来之际,喉咙上已是被剑光撕扯出一道血痕,只是还没到了要命的地步。

  “呜哇...”女俾跪坐在地上,啜泣不成声,已然说不出话来,仅仅能发出些许嘶嘶哭泣。

  杨天元眼中显出悲恨之情,强忍着稳住颤抖的双手,叹息一声吩咐道。

  “道长道法无边,替我杨家除此恶患,杨某感激不尽。”

  “只是杨家事还需杨家断,杨某定会循着妖怪查个水落石出,替我小女的冤魂寻个公道。”

  “坤峰,给道长送上十两黄金,就此谢过吧。”

  妖怪吃人向来是魂魄不留,杨天元做好心理准备也是常情,至于自家了断此事也无可厚非。

  但李长欢隐隐觉得此事没这么简单,甚至有些奇怪。

  虽说杨天元看上去确实有本事处理这个妖怪,可如果真是女婢所为,为什么不趁着人多杂乱之际离开呢,反而给他手帕等着他施法作死。

  这点就说不通。

  还有杨天元三日前来道观处可是万分焦急,哪像现在急着赶人,当时若不是正在巩固魂魄他也会早些过来。

  “若是妖怪所为又为何会送上手帕,助我施法?”李长欢眼神微动,试探道。

  “妖怪行事怎能与人类一概而论。”

  “帮人帮到底,不如我就再施一法,替杨家主向妖怪问个话吧。”

  “道长可莫要再戳人的伤心事了。”杨天元轻轻摇头道,看上去少不了几分悲切。

  暗云遮蔽了月光,一阵寒风袭来,将贴在屋内外的符纸吹的啪啪响,李长欢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这世间除了辟邪辟妖的画符,还有一种名为控符的画符。

  与道士除妖的符咒全然不同,只有在受人控制后,它才会变幻形状,再显出作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