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祝瑶玉言 > 第40章 不见天罚

我的书架

第40章 不见天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玉珩的话令沐清徽神情一僵,她沉默了一阵儿,转过身朝后走去:“师尊,我同他因果已断,喜或不喜,都不重要了。”

玉珩站在原地,看着沐清徽的背影。

自从沐清徽复生之后,便同以前有太多的不同之处了。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心中藏了什么事,可无论他如何问,她都没有半分说出来的意思。

而这种感觉从东天界覆灭开始越来越重。

玉珩心中萦绕着一种巨大的不安,却又寻不到源头。

“师尊?”

沐清徽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玉珩收了心神抬步走到她身边。

“没什么,走吧。”

两人身影渐渐远走,而在两人身后,本就断壁残垣的天罚司,慢慢化成了灰烬……

从此之后,四天之上,唯存天道,不见天罚。

东天界,君九倾站在榻前,看着躺在榻上昏睡的兮渃,转身走了出去。

“天主,天后娘娘的断臂寻不到,根本没有法子重塑啊!”药仙叹了口气。

沧玄闻言沉默了一阵儿,转而问道:“能看出来是何人动的手么?”

“这……”药仙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君九倾的脸色愣是没敢说。

断了兮渃臂膀的人根本没有掩盖是自己动手的意思,残留断臂上的仙力虽被灵泉腐蚀了些,却还有大量残留,他刚搭手上去,便已经知晓是何人,只是……

“说!”君九倾见药仙的模样厉声质问。

“回天主,是沐清徽天主!”药仙忙回到,生怕君九倾怪罪他。

而君九倾闻言则是一愣,他真的不曾想过会是沐清徽动的手,他一直以为会是玉珩!

“……天主,天后娘娘醒了。”

婢女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君九倾的思绪。

走进殿内,君九倾看着已经睁开眼的兮渃,虽然面色还有些苍白,但是明显精神已经好了不少。

“感觉如何?”君九倾出声关切问道。

“还好,只是仙力有些不济,过些日子便可大好了。”兮渃说着,作势要起身。

君九倾见状将人扶起靠在床柱上,抿了抿唇道:“你同沐清徽说了什么,她……为何会下如此重手?”

兮渃闻言微顿,直直的目光射进君九倾的眼底,看的他有些面赧。

“……九倾,在你心里,是不是无论我和沐清徽发生了何事,都是我的不对?!”

“……兮渃,我不过是……”君九倾微蹙着眉,似是有些不解她为何这般尖锐。

“不过既然你想问,我告诉你便是,君九倾,我这条手臂是因你断的,当日,你断了若荷一条手臂,沐清徽便从我身上讨了回去,这般你明白了么?”

君九倾语噎。

而兮渃看着他,很多话都压在了心里,她想问问君九倾,他知道她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么?

他知道她眼睁睁的看着手臂断掉是什么样的痛苦么?

他知道她看着断臂在灵泉中化为齑粉,再也没有重塑可能时,她是如何的绝望么?

他不知道!

眼泪顺着眼角划下,兮渃闭上眼,唯剩的一只手紧紧攥成拳,哑声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你……好好歇息,改日我再来看你。”君九倾转身离去。

不知为何,他竟是从刚刚兮渃的身上,瞧出了沐清徽的身影。

尤其是她眉间的那抹愁苦,像极了七百年间的沐清徽!

重建东天界不是轻易的事,是以接下来的几日,君九倾不得半分闲暇,自然也是没有时间来看兮渃。

兮渃靠着床榻,透过四敞的窗扇看着外面的景色。

“天后娘娘,要不奴婢扶您出去走走?”婢女看着满目不见笑意的兮渃,出声建议道。

兮渃闻言收回视线看了眼她,摇了摇头,低声道:“日后,莫要唤我天后了。”

“……娘娘!”

婢女看着她,还忆起大婚那一日兮渃同她说的话。

那日,她让她莫要叫神女,称她做太子妃,那时她满眼含笑。

可如今,不过半月时间,她竟是被伤至此……

“替我走一趟北天界,同沐清徽说,我想见她一面。”

“这……”婢女闻言有些踟躇,兮渃感觉到她的为难,苦涩一笑道:“怎么,如今我竟是连见个人的自由都没有了?”

“不是,娘娘,只是北天界不知为何结界大开,奴婢怕是进不去啊!”

兮渃闻言愣了一下,一直不知看向哪处的目光落到婢女身上,疑问道:“北天界结界是何时大开的?”

“便是在您被天主带回来那日。”

兮渃闻言沉思了一阵儿,缓缓起身道:“既如此,那你便同我去一趟吧。”

婢女本想阻拦,可瞧着兮渃眼中的坚定,话咽回了嗓中:“是。”

北天界。

沐清徽听到兮渃求见的禀报并不意外,只是叫人将人带进来。

玉珩起身道:“本尊出去一趟,这是北天界,想来她也不敢做什么。”

“师尊放心,清徽会照顾好自己。”

玉珩点了点头,朝外走去,同进来的兮渃打了个照面。

“来了,便坐吧。”沐清徽看着玉珩出去的身影,对兮渃说到。

兮渃摇了摇头,上前一步看着沐清徽道:“兮渃此来是有件事不解,想求个答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