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之握 > 第七节 鲸鸣

我的书架

第七节 鲸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斗狩天梯共百阶,登顶者,狩界出资源最佳觉醒第三络纹,若第三络纹已觉醒奖励红晶币一百枚,若无人登顶则只奖励第一名红晶币一百枚!”大嗓门的老者一经宣布,下方的人潮顿时沸腾了。

  络世界每个人最多拥有五个络纹,络纹的开启分为定向觉醒和最佳觉醒。定向觉醒消耗对应道具,最佳觉醒需要去灵树下的络纹池里,消耗对应的晶币。

  第一络纹消耗透明晶币,第二络纹消耗蓝晶币,第三络纹消耗红晶币,第四络纹消耗金晶币,第五络纹无法在络纹池中觉醒,只能自己觉醒。

  现在大部分体验者还只停留在第二络纹,第三络纹觉醒的前提,需要第一第二络纹都达到三阶超临界,而且定向觉醒道具也更为稀少。

  “好了好了,别跟这些瓜娃子叨叨了,斗狩天梯,中途不得停歇,入即死斗!”魁梧老人严肃道,“报名者,现在入内!”

  唐木待到两位老人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两根柱子撑开的通道内。

  眼前迷雾散去,唐木看到自己身处在了一处巨大的斗狩台上,周围空无一人,只有中间有一根矗立的粗大石柱,石柱上有一个“一”字。

  “吼!”

  中间的石柱突然缓缓落下,一头狰狞的黑色兽类出现在唐木的视线中。

  黑兽在场中迈动着步伐,打量着唐木,并没有马上扑过来,红色的眼睛里竟还透露着一分狡猾。

  “咕……哈……哈哈……哈哈哈哈!!”

  场内唐木低头掩面,又突然仰头大笑,他身上的气息翻涌,虽不是野兽,此刻,却比野兽更甚。

  “没有人……呵呵……没有人了……”唐木一直防备着的精神,在这一刻被他自己彻底放弃了。

  接受,记忆碎片中那个仿佛恶魔般的自己。

  反正白子说不见了,反正没有人看的到,反正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吼!!”

  黑兽瞅准对面那个似乎疯癫了的人的空隙,矫健的四肢突然发力猛地冲上前去,张开大口,森然的獠牙上还带着红色的血丝。

  没有使用任何络纹,一道白色的裂缝印痕,突然从唐木的领口内蔓延到脖子上,又蔓延到了脸上。

  “呜……”

  唐木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裂痕却加剧在其皮肤上侵蚀攀爬。

  撕裂的皮肤上鲜血与裂痕互相沁染,直到蔓延过唐木的眼睛,却诡异的把眼睛染成了黑色,裂痕继续向上攀爬直至头顶。

  黑色的短发被白色侵袭,却自动与白色为伍,凝为一束疯狂生长,黑白色的印痕,交织着从发根蔓延至发梢。

  黑长长的牙齿结实的咬到了唐木的身上,森白的獠牙刺入身体,刺入肌肉,嵌入骨骼,却诡异的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男子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色的狰狞野兽突然发现自己的牙仿佛嵌入到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体内,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禁锢住,竟然一动也不能再动。

  黑兽眼中对视到男子的目光,它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嚎,被面前的男子掐住了喉咙拎了起来,像是随手扔一个破布麻袋一样,随手扔到了身后。

  黑色野兽的身体在半空中喷涌出鲜血,从其胸部一直蔓延到腹部有五道狰狞的伤口,落到地上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

  “不够,还不够!”唐木一边的眼睛里冰冷而麻木,另一边,黑色的眼睛里却透露着疯狂和嗜血。

  斗狩台中间的石柱缓缓升起,上面的数字从一变成了二,又再次缓缓的落下。

  另一个巨大的野兽身影正在其中缓缓出现。

  这次唐木没有停留在原地,化为了一道黑白色的虚影,直奔对方而去。

  对方的实力明显比上一只野兽要强上不少,面对这突然的袭击,竟然堪堪躲了过去,抵在其胸口留下了五道深浅不一的伤痕。

  待到野兽正要反扑时,野兽听到了自己的身体骨骼碎裂的声音。

  “还不够!”

  唐木把手上的鲜血抹到脸上,嘴角露出一个邪异的微笑,手上的第二络纹闪耀着光芒。

  中间的石台落下,数字从二变成了三。

  ……

  “唉,什么情况,大嗓门?这个技术的应急是不是出现错误了?”身材魁梧的老者,一直和大嗓门的老者呆在门前,盯着面前柱子变幻的数字,当他看到最快的一位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打通了五十层,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

  “出错,不可能!”大嗓门的老者喝了口茶,抬了抬眼回答道,“老家伙打炼的能出问题,估计是你看错了吧?我来看看……我去,还真是50多层了。”

  “可惜对方如果不能登顶,我们现在也看不到是谁?”大嗓门老者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开口道。

  魁梧老者盯着柱子上不断闪烁的数字,皱着眉头回道:“以他现在的速度要登顶,也是很快的事,已经七十层了。”

  大嗓门的老人也是略有兴趣的,捋了捋胡须道:“虽然说九十层以前的怪物,并不怎么强,可是那本来就是用来消耗试炼者的体力的,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瞬间斩杀,这种实力最少也应该是三络纹全部达到三阶超临界的水准了。”

  “喝着聊着,你看已经九十层了。”魁梧的老人挑了挑眉头道。

  斗狩台内

  唐木的身体已经有一多半多被黑白双色的痕迹侵蚀了,被侵蚀的身体仿佛化为了骨晶状一般。

  随着呼吸,唐木身上有红色的火焰状的气息在蒸腾,疼痛,每呼吸一口都剧烈的疼痛着。

  但是对于唐木来说,此刻的疼痛却抵不过他内心的疼痛。

  唐木发现他维持这个状态越久,身体上的裂缝的痕迹越明显。

  唐木的脑海中仿佛有另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他。

  “大点,再大点!”

  而唐木意识中,他面前此刻有一条白色的裂缝,黑色的能量和印记从其中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又转移到唐木的身体上。

  唐木面前的裂缝正在不断的扩大、崩裂。

  唐木看着自己胸前有一个巨大的空洞,黑色的能量正在不断的涌入,想要将其填满,却怎么也填不满。

  就在唐木想要走上前去,把他生前的裂缝给撕扯开时,唐木耳边突然间涌现出海浪的声音和鲸鱼的悲鸣。

  “鲸落……”

  唐木身上有两个白色的光点,仿佛游鱼一般的环绕着他,黑白色印痕在逐渐收缩。

  白色的裂缝也慢慢的从头顶收缩到眼部,最终重新回到了胸口。

  鲸落,是师位给唐木打炼后的道具取的名字。

  两个白色的光点在唐木手中一点点变得清晰,左手的光点化为了骨白色的戒指,而唐木右手中像是一把奇怪的刀剑的剑柄,但是没有护手,也看不到剑身。

  此时石柱上的数字已经跳转到了九十一。

  “这次的这么弱?”石柱缓缓落下,唐木对面出现一个浑身被黑色的鳞片包裹着的奇怪野兽。

  黑色怪兽的身材并不如何高大,但散发着幽幽寒光的鳞片,似乎兆示着它主人的强大。

  场内突然有低低的鲸鸣声响起。

  此刻的唐木精神状态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刚才九十多头怪物死在他手下的七例惨状,还在他的眼前。

  但是发泄完了,也就没事了,他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如果说要自暴自弃,从三年前醒来后的第一天开始,当他发现自己无感近失,过去的记忆全无,要崩溃也早在那个时候崩溃了。

  让他难受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拥有的东西,突然间的失去。

  其实身体里的另一个“唐木”并不清楚,他以为能够封锁住全部的记忆,但是他忘记了,是唐木先醒来的,从那之后而他们两个人共用着一个身体,一个记忆。

  所以,当他身体里的那个唐木去见白子说和她说的所有真相,全部像是本就记得一般传递给了还在络世界里唐木,他一直在努力的掩饰着。

  唐木之所以会在找不到白子说以后,像是失魂落魄疯了一般,他担心她的生命就那样结束了,而他还没有正式的和她见面。

  有一些话,是只有唐木和她的,他们还没有说。

  “小子,从刚才开始,我忍你很久了!”对面的黑晶兽王突然怒道,“我被召唤过来,是打死你的,你倒好,一动不动!我要是动手,人家会说我不讲武德,欺负一个小辈!我要是不动手,你发起呆来还没完没了!”

  唐木回过神来,盯着面前的黑晶兽王,眼睛里露出一股奇怪的神色:“如果是这样,那我劝你最好不要动。”

  黑晶兽王顿时勃然大怒:“你小子欺兽太甚!”

  说完,黑晶兽王就要动手,但是他刚刚移动了分毫,身体就像是突然间中了冰冻术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黑晶兽王的脖子、腹部,腿部三处的晶甲,被看不见的东西齐齐的被割掉了一小部分。

  “……”黑晶兽王沉默了一阵向唐木道,“我输了,什么时候动的手?”

  唐木抬起头,看着对面的黑晶兽王道:“鲸鸣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