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之握 > 第一节 枫之露

我的书架

第一节 枫之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靠近红枫之地,唐木发现脚下的泥土逐渐变成了一种浅浅的红色,而随着三人与目的地越来越近,泥土的红色也在逐渐的加深。

  “子说你知道关于红枫之地的事吗?”唐木转过头去对白子说问道。

  白子说伸手挽了挽耳边的发丝,白皙的脸上露出一抹恬静的笑容道:“知道一些,我之前来过这里。”

  “相传在千万年前吧,此地并没有如此多的枫树,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平原山丘,因为土壤微红这里的镇子被称为红镇。”

  “因为这里有特殊的红色晶体矿脉,任何植物都无法生存,当地的居民便以采矿为生,代代相传。可是源源不绝的开采,地下被越挖越深,最后终究是挖坏了小镇的底部的根基。一夜之间地面下陷,整个小镇和红晶矿脉全部被掩埋在了地底深处,这里也变成了一座山谷。”

  “而当时小镇里有一个外出的年轻人,一年前为心爱之人外出寻找红色叶子的种子,躲了这场劫难。可怜的是当他回到自己的家乡时,这里除了一片废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的爱人也在灾难中丧生。”

  一直没什么兴趣的糖宝儿突然凑了过来,把唐木挤开。

  白子说眯着眼睛笑了笑,接着说道:“痛苦的年轻人将自己和种子埋在了当年他与爱人分别的地方。几百年后,无法生长任何植物的土壤中种子竟然发芽了,而且竟然奇迹般的长出了两颗枫树!当地人把这当成神迹保护了起来,就这样,两棵枫树相互纠缠依偎在一起生长到了现在,而且形成了一大片枫林。”

  “所以红枫之地现在不仅作为铸造兵器刻印螺纹而闻名,也是守约的圣地。相传如果一人在红枫树下等待,而另一个人如果迟迟不能赴约的话,枫叶上会滴下露水,如同哭泣一般,直到等待之人离开才会停止。”

  白子说说完,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唐木:她当时都快被淋傻了!最后还是南宫匕拽着她离开的。

  说着,三人已经来到了红枫之地内。

  唐木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到白子说的眼神,突然抬起头对二人道:“额,宝儿、子说我先走了,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

  “哼!大猪蹄子!肯定是去见姑娘了,子说姐姐我们偷偷跟上去看看吧!”糖宝儿望着唐木快要消失的身影拉着白子说的手道。

  白子说抓着糖宝儿的手,目光却望向唐木消失的方向,道:“宝儿,我也有点儿事情,就先不陪你了,咱们在说好的红枫之地的斗狩界见吧!”

  说完,白子说对糖宝儿挥了挥手,也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糖宝儿呆呆的站在原地,原本她打算去跟踪唐木的,可是现在她突然间又想去跟踪白子说。

  “呃??”

  糖宝儿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纠结着,等她回过神来,唐木和白子说两个人的身影都早已经消失了,宽阔的街道上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顿时眼睛里又泛泪花了。

  …………

  唐木慌慌张张的赶去了红枫树下,眼看着刚刚能看到红枫树了,却被拦在了外围,面前是两个铁着脸的守卫。

  “我跟朋友约好了,要在里面见面,能让我过去吗?”唐木仰望着面前两个凶残高大的守卫,皱了皱眉头道。

  “不行不行,还有两天红枫树即将开花,所以暂时不对外开放,你两天后再来吧!”其中一个看护的守卫嗡声嗡气地回答道。

  唐木皱着眉头杵在那里,并没有离开。

  “唉,小伙子你已经是我打发的不知道第几波人了,你这理由我听了不下百遍了,你快走吧狩界长老有命,谁也不能进入。”另一个守卫见到唐木好像还没有死心,便继续道。

  想了想,唐木并没有跟两个守卫纠缠,而是向四周打量了一下,都已经来目的地了,哪有在眼前放下的道理。

  虽然说日光不一定还在等他,但是他总要进去看一眼,才能够安心。

  他现在无法从络世界主动退出,只能以这种方式去和她见面。

  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他相信,她也一定在等他。

  被隔开的整个红枫树的范围还是很大的,唐木避开两个守护者,却发现每隔不远的地方就有两个同样高大威猛的守护者在看护。

  其实这也不能怪此地的人们,对于他们来说,红色的枫树是红镇重新复活的标志,红枫之树的花开,更是千年的盛事,为了防止有心之人破坏,谨慎一些也是应该的。

  唐木绕着红枫树的周围走了一大圈,找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想要偷偷的翻进去,却发现墙上被人设了强大的结界,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毫无声息地进去。使用络纹或者獠牙的能力强行把结界打开,又很难保不被守卫者发现。

  “我可以帮你进去。”

  “唐木”突然开口说道。

  “……你知道这种行为很让人讨厌吗?随便操控别人的身体是很不好的行为你难道不知道吗?”唐木对着自己吼道。

  虽然唐木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可是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把他的主权夺过去,让他感觉到特别的不舒服。

  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好吧,下次我会注意。”

  “唐木”说道。

  “你有什么方法,快点说吧。”唐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对另一个他特别的排斥。

  “不需要什么方法,你只需要向前走就可以了。”

  “唐木”说道。

  “就这么简单?”唐木有些将信将疑到。

  “对。”

  “唐木”回答道。

  既然另一个他这样说了,索性便试一下吧。

  唐木找了一个没有守卫的地方,面对着围墙向前迈了一步。一瞬间,唐木感觉自己眼前的景象,仿佛突然间倒退了一样。当他眼前的景物静止下来以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越过了围墙和结界,来到了红枫之树的圈禁内,而在远处便是两棵红枫之树。

  “你做了什么?”唐木向另一个他问道,但是却没有了回应。

  唐木所幸也不在询问,他拿出了獠牙,在手上轻轻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沾在獠牙上,三色的螺纹印记开始散发出光芒,薄薄的水汽瞬间弥漫出来,唐木的身影随即消失在了其中。

  随着靠近两颗红色的巨大枫树,唐木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壤也愈发的鲜红璀璨。

  离着红枫之树,仅为百米之遥的时候,唐木发现自己脚下的泥土里面有红色星辰般的光泽在闪烁,他伸手抓起来一把泥土,发现其中竟然有很多变成了晶红色的细小结晶。

  远远望去,两棵巨大的红色的枫树像,是生长在布满红色星辰的星空上一样。

  此时唐木相信,若有人告诉她,面前的两棵巨大的枫树有灵魂,他也愿意相信。

  在白色的水汽的遮掩之下,唐木终于站在了两棵巨大的枫树之下。

  而在树下,并没有人。

  虽然说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唐木还是难免的,心底里突然间泛起的一丝失落。

  他之所以费尽心思潜进来,是因为在他的心里,隐隐的希望在这里能够遇到她。

  唐木就这样默默的站在树下,手上的鲜血还在不断的流出,顺着洁白的獠牙滑落滴在泥土中。

  红枫树似乎感觉到了树下人的心情,树叶上突然间有水汽在凝结。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的白子说同样被人拦下了。

  “这位美丽的姑娘,不是我们兄弟二人为难你呀!狩界长老有命,任何人不得在这两天内接近红枫之树。”两个彪形大汉望着白子说,满是横肉的脸上挤满了笑容,轻声轻语道。

  白子说在周围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唐木,她不相信以唐木的性格会轻易放弃,所以他一定是进去了。

  她想要见他,她想告诉他,她想要问他。

  “让开!”白子说眼中露出坚毅的神色,手上的的络纹亮起,完全不像是唐木和糖宝儿见到的那个一直柔柔的安静的女孩。

  “姑娘,你别冲动!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是觉醒了如此厉害的络纹了。但是姑娘,你是进不去的,我劝你还是停下吧,千万不要伤了自己。”守卫者眼中亮光一闪,随即笑道。

  “那对不起了。”白子说眼睛里露出一抹光彩,两个守卫顿时被两个巨大的水球包裹在了其中。

  “姑娘,你还是回去吧!”

  两个守卫身上的水球竟然还没有接触他们的身体,便直接被震碎成了一团水雾反弹回去。

  白子说被巨大的冲击力给震退,反震回来的水冲击在她的身上,却并没有伤害到她。

  “你们很强……”白子说看了一眼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守卫二人道,“但是我有不得不进去的理由。”

  “第三络纹,封印解……”白子说神色坚毅道。

  两个守卫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突然间,其中一个守卫似乎突然间感应到了什么。

  “枫树那边,怎么下雨了?”

  “不对劲儿,有人闯进去了!”

  两个守卫顿时面色大变,瞬间化为两道模糊的身影从门口消失了。

  两个守卫消失后,白子说愣愣的望着远处笼罩在细细密密的水雾中,仿佛在哭泣般的枫树,她突然笑了。

  她放弃了第三络文的封印解除,从两个守卫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她就算解除了第三络文也不一定能闯进去。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他在那里了,这便足够了。

  她突然间不想见他了,她想要在两天之后的红枫树下再真正的与他相见。于是她又变回了唐木熟悉的白子说,就站在那里眼睛里柔柔的静静的等待着。

  唐木黑着脸被两个体型壮硕的守卫者拎了出来,他本来想要偷偷逃跑的,没想到两个守卫的实力竟然那么强,他大意之下便被抓住了。

  更加令唐木尴尬的是,白子说就在门口,看到他以后脸上露出一丝俏皮的笑容。

  “子说,你怎么在这?”唐木被两个大汉推搡出去,不好意思的走到白子说的面前,尴尬的问道。

  “有些担心,来看看你!”白子说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唇忍住笑意道。

  “呃……”唐木感觉更加尴尬了。

  “骗你的!”白子说盯着唐木,眼睛里突然间露出一抹俏皮的神采道,“我只是听到别人说,红枫之树等到花开以后才能开放,所以便过来找你了。”

  唐木一时有些呆住了。

  “那边的臭小子和那位漂亮的姑娘等一下!你们二人私闯红枫之地,随我们走一趟!”旁边两个身材硕大的守卫突然间不合时宜的打断道。

  “子说,快跑!”

  唐木拿出獠牙,上去拉着白子说,便使用了络纹【无神论-斥】超临界。

  水雾弥漫挡住了守卫的视线,二人瞬间被巨大的斥力弹开,瞬息间飞到了远处的半空中。

  水雾散去,只留下两个傻傻的守卫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跑就跑!还花里胡哨的拐着人家姑娘飞上天去!”其中一个守卫望着天空中的身影愤愤道。

  “弟弟啊!”另一个守卫望着在空中抱紧的两人的身影,叹了口气,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大哥?”被称为弟弟的守卫疑惑的望向他的大哥,忽然醒悟道,“那小子好手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