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之握 > 第十节 黑焰

我的书架

第十节 黑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节回顾:时间倒转,被拨回到过去时间的唐木与白子说糖宝儿再次相遇,却因为误会被糖宝儿打光了体能值不能动弹,恰恰白子说和糖宝儿在此时遇到了危险)

  迫近白子说和糖宝儿的獠牙,不知为何千钧一发之际偏了几寸,但仍旧在糖宝儿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随即,小雪猪王仿佛被什么阻挡,再也无法前一丝一毫。

  僵持之际,空旷的天地间,似有神秘的音律在共鸣。

  小雪猪王红色的瞳仁中突然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恐惧,仿佛碰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挣扎着不断后退。

  空气中,不知何时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后退的小雪猪王,忽然发出一身悲鸣,浑身颤抖。紧接着从它的獠牙开始,像是干燥的纸屑突然遇到了高温的火焰一样,陡然燃烧了起来!

  然而它身上冒出的,却是黑色和红色交织的火焰!

  黑色的火焰像水遇到纸一般,在小雪猪王的体表迅速蔓延侵蚀,很快便遍布其全身。而红色的火焰,却在不断的往其身体内部钻去,伴随着的,是小雪猪王疯狂的挣扎和哀嚎。

  本来异化后的强大生命力,竟也在随之燃烧。

  绝望而疼痛的嘶吼,在黑红色的火焰面前,没有任何的意义。

  异化的小雪猪王就在白子说和唐宝儿的面前挣扎着化为了一堆灰烬。

  而在白子说和糖宝儿的身后,一个巨大的黑色印记正在慢慢的变淡,二人完全没有察觉。

  两个女孩儿好像被面前的景象给吓住了,随即好像发现了什么,不知道在偷偷说着些什么。

  “你们没事吧?”

  唐木剧烈喘息着,从二人身后的雪林里艰难的走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赶上了。

  “没事!”二人异口同声道。

  唐木望着地上的灰烬道:“刚才那火焰是怎么回事?”

  “啊?”白子说本来心中有些微微的欢喜的,被唐木一问却顿时微微有些担忧望着他。

  “子说姐姐,你刚才的火焰好厉害啊。”糖宝儿突然走过来,背对着唐木拉住白子说的手,瞪着大眼睛,鼻子微努着对其说道。

  “啊。”白子说看了糖宝儿一眼,眉头蹙了蹙,看着唐木似有一丝不忍道。

  唐木有些疑惑的看着二人。

  “唐木。”白子说看到唐沐以后走过去很自然地拉起了他的左手,对他眨了眨眼睛微笑着说,“谢谢你救了我们,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额?没有了啊。”唐木心里顿时有点慌,故作惊讶道。

  她发现了什么吗?

  这时,糖宝儿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白子说,开心的抓住了唐木的右手,叫道:“唐木头!”

  “额,宝儿。”二人平安无事,唐木本来挺高兴,但此刻诡异的气氛突然间让他有点慌!

  唐木只能努力配合着两个姑娘的笑容,手心却都紧张的出汗了。

  “子说姐姐,我突然想起来这样一个故事,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听过没?”

  “宝儿妹妹,你说我听一听。”白子说此刻咬了咬嘴唇,扭过头去,似是不忍。

  “就是有一天,有一个笨蛋想要表演英雄救美,但是他的表现实在是太拙劣了,跟个木头一样。你说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呢?”糖宝儿笑嘻嘻道。

  “宝儿妹妹,我觉得有可能他并不是故意的,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原谅他的吧。”白子说不断偷偷给唐木使眼色道。

  “姐姐,你真善良,不过为了他好,为了让他下次不要骗人。所以还是要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比较好呢!”糖宝儿露出了唐木熟悉的天真的笑容。

  此时,唐木心中的莫名其妙的不安愈加的强烈,他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但是两个女孩儿柔软的手,仍旧握得紧紧的。

  他连忙附和道:“对对对,一定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

  “哼,好你个大头鬼,子说姐姐动手!”糖宝儿大声道。

  “唐木,对不起,一会我会治好你的。”白子说扭过头去不忍看,但手上的络纹已经亮起。

  【自然元素-水-电】

  “咕呜!”

  巨大的水球,把唐木包裹在了其中。

  【剑-寒-附魔-风】

  糖宝儿的络纹也随之亮起。

  巨剑自下向上拍出,形成的强大冲击将唐木打飞到半空中。

  随即“咔”的一声,一道闪电陡然将其击中。

  唐木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已经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又是怎么回到了地面。

  他感觉甚至之前糖宝儿把他体能打的耗尽那次,都远远要比这次的经历要好得多多的多。

  白子说的自然元素水二阶有封印的力量,他的络纹竟然用不出来。

  糖宝儿用附魔后风的力量一剑把他拍飞到半空中。

  白子说再用自然元素电给他最后一击。

  他无缘无故挨了一套组合技?

  “子说姐姐,你看我说咱们这一套连招很厉害吧?”糖宝儿好像非常满意刚才的二人的配合。

  电流还在唐木的身体上乱冒,还好这只是在络世界里,仰天而躺的他就只剩下喘气的劲儿了。

  唐木在心中暗暗发誓:永远,永远不要同时惹到这两个姑娘。

  唐木不想知道这两个女孩什么时候练成的这种组合技,但是他现在却想要问一句: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

  这次白子说给他倒了一瓶刻有蓝色螺纹的恢复药剂,唐木感觉自己的体能值和身体情况正在迅速恢复。

  糖宝儿的话也就算了。

  “子说,为什么连你也这样对我?”唐木艰难的扭过头来问到。

  “好了,既然都已经惩罚过了。那就告诉他吧。”糖宝儿开心的凑过来道

  白子说眼睛转向一旁,不敢看唐木道:“你别生气……我之前怕你体能值没有恢复会有危险,所以我用络纹给你做了标记。所以你靠近我们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所以宝儿跟我打赌遇到危险你会不会来救我们,我以为我们俩不会有危险,所以我打赌输了,输了就要听她的话。”

  唐木突然胸口有些气闷,声音不由大了些道:“我……拼了命赶过来救你们,生怕你们出事……你们两个却拿这个来打赌?!”

  这是白子说第一次被人这样吼。

  望着唐木生气的样子,白子说突然就觉得有些委屈。这种感觉很奇怪,也不是不知道唐木是在关心她们,但眼睛里就突然多了些东西在徘徊,再经不起一点外力。

  “你,你凶什么凶!渣男!大猪蹄子!乌拉龟!打死你!”

  糖宝儿更是只能她凶别人,别人凶她一句都受不了的脾气,攥着拳头瞪大着眼睛,里面就已经有泪花在闪了。

  “我……”

  唐木还没来得及开口,没有恢复多少体能的他又挨了一顿粉拳,再次体面的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他,一动也不能动了。

  “子说姐姐,你跟我学,把头仰起来,用嘴吹一吹就不会掉下来了,妈妈说了,女孩子可不能随便因为男孩子哭,会怀孕的……”

  “啊!真的吗?宝儿,你快给我吹吹。”

  “啊!宝儿,你的也快掉下来了!”

  “啊?!姐姐你快给我吹吹!”

  “你眼睛太大了!吹不过来!你快嘟嘴,科学研究说了这样可以把眼泪往回吸的!”

  “嗯,咱们不能便宜了那个混蛋!”

  听着二人的对话,躺在雪地上的唐木黑着脸,感觉自己好像犯下了滔天大祸……

  周围环境明明气氛压抑,雪花此时却落下的很轻很轻。

  过了一会,恢复了些体能值的唐木还是去道了歉,两个女孩子这才不相互吹眼睛了。

  道完歉,三个人又不说话了,就站在那里被淋成了雪人。

  “带着她们快走!”“唐木”突然说道。

  “唐木,你说什么?”白子说回过头,有些疑惑的望向唐木问道。

  唐木此时却低下了头去,他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唐木努力平静下抬起头道:“如果真的是你们所说的那样,那情况有些不对劲,这个地方有古怪,我们还是快走吧,别惹上什么麻烦。”

  因为挡住小雪猪王的确实是唐木,而那黑红色的火焰,却不是他。

  “真的不是你。”糖宝儿还是有些怀疑的盯着唐木。

  白子说此时也突然感觉到一丝莫名的不安,而她的直觉一向很准,于是道:“那我们快走吧!我也突然间感觉有些不舒服。”

  “那好吧。”糖宝儿也应道。

  此刻的天空上阴云密布,灰色的铅云像是张冰冷无情的脸庞。

  三人刚要出发,雪林之上、阴云之下的半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怪异白色的裂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