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之握 > 第二节 络世界

我的书架

第二节 络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节回顾:他醒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五年,为了找回自己,一直照顾他的女医生让其进入了名为“络”的世界。)

  对于唐木来说,走过那扇门,世界仿佛上下颠倒,瞬间的失重又脚踏实地的怪异感,让他感觉有一瞬间的不适应。

  然而抬头,许久未见的蓝宝石般澄澈的天空,身上传来的日光久违的温热感,仿佛是提醒他,她说得对,他真的在这个世界里重生了!

  唐木此刻身处一个风格奇异的街头,人来人往,没有人在意突然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可能是司空见惯,也可能是他确实很不起眼。

  “你是唐木?”

  一个骄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唐木回头四望,想找到声音的主人。

  “找什么呢,我在你后面,就没见过这么笨的新人,如果不是刚好差点钱买蓝色螺纹道具,我才不会接这个引导新人的傻任务呢。”

  唐木回过头,眼前是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却异常丰满的漂亮女孩,皱眉道:“你是?”

  “我是负责本次接引你的引路者,叫我糖宝宝。”女孩瞪着眼睛,杵着眉头,似乎很不高兴眼前这个有些笨的新人。

  “谢谢不用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唐木皱了皱眉头,虽然面前这个很有料的小美女长的挺可爱的,可是性格实在是他不感兴趣的那一类。

  他更想快一点去赴约,去见那个一直照顾他的女医生,在这里她好像是叫日光。

  唐木说完转身就想要走。

  “嘻嘻!”

  唐木眼前突然一闪,被人挡住了去路。

  小美女突然挡在了唐木面前,“你别走嘛,呐,是我不对,我给你五个蓝晶币,你跟我来,咱们把任务做完再走嘛。”

  小美女虽然嘴上说着软话,但是左手光芒一闪唤出来一把寒气森然的巨剑,重重的插在了地上笑嘻嘻道。

  那意思似乎是说:本姑娘给你道歉了啊,你要是再走一步,我就要跟你讲道理了。

  唐木看着那把巨剑和糖宝宝默然了一会,随即镇定、灿然笑道:“你要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咱们走吧,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

  “这才对嘛,咱们先加个好友。”说完糖宝儿脸上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还是不放心道。

  说着糖宝儿左手一伸,抓住唐木的手就在弹出来的界面上点击了确认。

  “你不是叫糖宝宝么,怎么名字显示是糖宝儿?”唐木看着好友名称里唯一的一个光亮仔细确认道。

  “糖宝宝是大名,懂不!?”

  唐木觉得某样东西有点疼,但是因为糖宝儿的巨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也只能默默忍受了。

  “我能理解,一个称呼而已,咱们去做任务吧。”唐木望着眼前一言不合就要拿他血祭的糖宝儿,沉声道。

  “走。”糖宝儿终于没好气的说到,“任务上写着带你去觉醒络纹,还是很简单的,一个蓝晶币就可以了。”

  “嘻,这样我还能赚到四个蓝晶币……”糖宝宝走在前面掰着自己的指头小声嘀咕着。

  “那个,宝宝,这个络纹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边打量四周的街道景物,唐木一边问道。

  “叫谁宝宝,谁是你宝宝!叫宝儿大人!”糖宝宝面色愠怒,再次拔出巨剑顺手架在了唐木的脖子上。

  “宝儿……”唐木真的不是迫于面前这个寒芒四射的巨剑淫威,他只是觉得生命诚可贵,“……大人。”

  “哼!”糖宝儿这才收起了巨剑。

  “络纹是体验者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最重要的手段,每个人最多拥有五个,就像我的络纹的能力是召唤兵器,每个能力会化成一个纹烙印在你的手指上。”糖宝儿一边解释一边伸出了她的左手,在她左手手指上有两个手指上有一圈浅浅的银白色的图案,像小指那么宽。

  “络纹的能力可以自由觉醒和使用道具定向觉醒,但是只有第一次络纹的觉醒概率为必定觉醒,第二络纹以后都是概率觉醒。”

  糖宝儿前半截的话还挺靠谱,后半截突然大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了。

  “……”

  一个小时之后,络纹觉醒处的巨树下的螺纹池中。

  “你……你太过分了!”糖宝儿望着手中空荡荡的钱袋子,眼睛里都泪花翻涌了。

  水晶堆前,唐木面色苍白,一道蓝光终于阻止了他的尝试。

  他第二络纹竟然花费了十个蓝晶币,用了整整10次。

  而让唐木脑袋发懵的是,他这觉醒的这是什么奇葩的能力?这就是每一个体验者在这个世界赖以生存和战斗的能力?

  第二络纹:【无神论】

  能力描述:让自身变为引力或斥力的中心,可以吸引够不到的轻便物体或是背负重物减轻压力,一位善良的神位思念他成神前每天负重劳动的父亲母亲,用尽毕生心血创造而生的络纹,望得之者爱惜。

  伤害力:0

  防御力:0

  辅助力:10

  唐木看了一下糖宝儿快要哭出来的脸,闭着眼睛抬起头,仰头心底默念了一句:“——!”

  络纹觉醒第二次的成功率仅为百分之十,他不知道,糖宝儿也不知道唐木已经有了第一络纹。

  红木之地的大街上,一个小巧但是身材火爆的小美女,用巨剑架在一个男子脖子上,男子似是笑着想要道歉,但是苦着脸的笑比哭还难看。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为了觉醒你这个破络纹花了我多少钱吗?本来完成这个任务,就够我买新道具的钱了,你现在让我怎么办!你赔我赔我!我怎么会这么倒霉,破任务中途放弃还有惩罚,呜呜呜……”

  是眼睛里带泪花的那种,终于在十分钟之后,糖宝儿还是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周围的人都开始指指点点了。

  唐木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别哭了!”随即语气弱下来小声道,“算是我欠你的,行吗?”

  唐木话音刚落,糖宝儿漂亮的脸上瞬间风雨骤停,眼睛亮闪闪的突然东翻西找出来一个卷轴,脸上变了一个样子笑道,“你早说嘛!”

  唐木望着开心笑着的糖宝儿,一时还没缓过来。糖宝儿便用左手拿着的卷轴,拉起唐木的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按,系统提示紧接而来:

  您与糖宝儿的欠款条约正式生效,若无法完成条约规定,您在络世界的所有资产将被锁定,直到您履行完条约为止。

  “好啦!”糖宝儿高兴的将条约收起,亮晶晶的眼睛偷偷撇了唐木一眼。

  唐木望着糖宝儿,嘴角微微抽了抽。

  “你记得还钱哈,我走啦!”签完条约,糖宝儿顿时恢复了原来爱搭不理的样子。

  ——!

  唐木心里苦笑一声:这个丫头在这个世界不会被人打死原因,一定是特别凶吧?!

  唐木余光撇到糖宝儿的侧影,确实很“凶”!

  糖宝儿处理完事情,转身便要走。

  “那你至少告诉我络纹怎么用,还有我到哪里去赚钱吧?”见到糖宝儿转身要走,唐木急忙问到。

  糖宝儿回过头,昂着头想了想说到:“我也挺好奇你的络纹的能力的,来,我们试一下。你在心里默念络纹的名字就行了……”

  糖宝儿身形站立住,双手掐在身前。

  “【无神论-既定-引】”唐木照着糖宝儿说的在心底默念到。

  然后糖宝儿的头发仿佛被风吹了一下。

  “噗!哈哈哈哈……”糖宝儿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唐木脸都白了,第一次用【命运星】就遇到了削弱10。

  再来!

  这一次唐木手上出现一个了“1”。

  一阵巨大的牵引力传来,糖宝儿的脑袋好像突然空一了一瞬间。再次回过神来,她面前紧贴着一个人,她紧紧的贴在这个人的胸膛上,鼻息间满是让她有点慌乱的陌生气息。

  唐木眼睛瞪大眼睛,他一惊叹于在这个世界,他的感知竟然如此的清晰。其二惊叹于糖宝儿那汹涌澎湃。

  只是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似乎从他身前开始散发出来,紧接着,一股巨大危机感让唐木瞬间头皮发麻。

  糖宝儿黑着脸一句话没说,退后了一步,手中的巨剑不知何时已经唤了出来,毫不犹豫的对着唐木横拍过来,巨剑形成的气压压迫的唐木一动不能动。

  “——!”

  唐木在心里只来得及怒吼一声。

  【无神论-斥】!

  糖宝儿脸都红透了,唤出来“寒”就想砍了唐木,但出手的瞬间还是变斩为拍,只是还没触碰到唐木,就再次有了一瞬的失神,如同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弹开一般,飞了出去。

  这次有了防备,糖宝儿在飞出去时,她左手抓剑突然用力插进地面,单手握住剑柄绕着巨剑飞了一圈后卸去力道,漂亮灵巧的落下。

  糖宝儿瞪着唐木,亮晶晶的眼睛里似乎在犹豫。

  “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唐木连忙解释道。

  “解释你个鬼!看剑!”糖宝儿眼神一凝,手上络纹亮起,躬身突然摆出一个前冲的姿势,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速度快的唐木当下只来得及。

  【无神论-引】!

  糖宝儿本来都已经离着唐木一米不到了,但是突然间那种脑子一空的感觉又来了,连人带剑飞了过去。

  再次清醒过来,糖宝儿发现她把唐木压在了身下,两个人倒在了地上,姿势亲密。

  这次糖宝儿的耳朵突然红了,迅速一个后跳退开。

  “混蛋!流氓!渣男!大猪蹄子!乌拉龟!”凶巴巴的小美女,用剑指着望着某人,用尽自己近二十年积累的词汇对着唐木破口大骂道。

  唐木爬起来,正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下的时候,面前的糖宝儿突然又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杀气!

  唐木当然不会以为糖宝儿逃跑了,一瞬间后颈上的一阵微凉,让他在心里只来得及念出来:

  【无神论-斥】!

  “哎哟!”

  身后一声金属落地和肉体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唐木又怕又尴尬的转过身来,望着地上的女孩道:“咱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我承认是我的错,你可以在条约里再随便加一个条件总可以了吧?”

  糖宝儿爬起来,眼睛本来都有点泛红了,她还从没吃过这么大亏,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今天是第一次,被人吃了豆腐,还被人打飞了,两次!

  “不行,我还是要揍你!”糖宝儿胸口剧烈起伏,仰起头,强行把眼睛里那一点点泪花,自己嘟着嘴吹干。

  我现在真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可以去赚。”唐木苦笑道。

  “100蓝晶币!”糖宝儿吼道。

  “成交!”唐木反而松了一口气道。

  糖宝儿望着眼前样子傻乎乎名字也傻乎乎的年轻男子,突然收起巨剑,走到唐木面前,用手锤了一下唐木的道:“按手印,跟我来!”

  就这样唐木刚进入未来之络虚拟世界的第一天就被迫签订了一系的不平等条约。

  “我们干嘛去?”

  唐木望向前面迈着矫健的步子像是一只凶残的小老虎的女孩,向其问道。

  女孩骄傲的头也不回道:“赚钱!”

  “好。”

  唐木在女孩后面皱着的眉头舒缓下来,望了望某个方向无奈道。

  …………

  “怎么这么慢呢,应该离得很近的啊,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一个身穿白袍的美丽身影,已经坚持在标志的红枫树下等了某个人好久了。

  她伸手挽了挽耳边的发丝,这一动作又引发了四周围观的雄性人群里的一阵喧嚣,又有几个人走了出来。

  “美女你好,我……”

  于是又有几个搭讪的人被她身边守护着的另一个高挑的身影打飞。

  她的目光,始终没有停留在周围的任何一个人上,她眼睛里流动的光彩,始终落在她想象的他可能在的某个方向。

  “就只是病人,对吧?”

  日光仰头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