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玩的不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了3个多小时,秋林带着人回来,又多带了3辆车和一个排。
大家手小心翼翼盖着米袋子,开始往车上装,都装完已经过去大半天了,开开心心的回去了。
回去后郑有为让秋林给黄书记和李翔宇送去几袋,到黄书记门口时候正好遇到李翔宇,就直接给了他2袋,让小战士给他送家去了。
史文斌和柠萌也推着3袋米,柠萌还拿了一条不高不低的烟,一小盒巧克力,先奔着黄书记家去了。
扣扣扣~铛铛铛~“黄书记在家没?”黄书记刚送走了秋林,想着这又谁来了,让老婆去开了门。
看到是柠萌夫妻俩,赶紧站起来招手让进来,“这是你黄婶婶快进来,别冻坏了,这是老首长的孙女和孙女婿”。
其实他心里多少是有那么点气的,这么大事,一点没告诉他这个基地长,反倒是直接带着郑有为他们去了。
也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不高兴,但也知道柠萌和老首长的关系,肯定先告诉那边。
柠萌笑眯眯的叫了声黄叔黄婶走进去,史文斌则是转身往里拎大米。
“黄叔,我给送点大米,今天去跟着收大米,郑叔分我的,想着您这忙里忙外,自己家都管不上,就送点过来,您和我婶可别嫌弃少,还有条烟,这个花茶给您的黄婶,这个巧克力给孩子的,也不是什么好的,都是我和文斌出去找物资找到的”
“这孩子,拿这么多东西,让人知道了该惦记你家了,以后可别这么给人,自己多留点,这可不比以前”黄书记的老婆,拉过柠萌,表情真诚。
黄书记这会也是笑呵呵点头同意“听你婶的她说的是对,以后基地人多了,得学会保护自己”。
“记住了,这不爷爷说您清廉,我俩怕您受委屈”
“哈哈哈,这小嘴偷吃蜂蜜回来的,收着吧,小辈一片心意”
“黄叔黄婶,我俩就不多待了,回来还没去爷爷那,没回家呢,该担心了”
“好好好,快回去吧,慢着点走,注意安全”
“知道了,拜拜,叔”
拉着史文斌装作没心没肺的就走了,就回家了。
回家看婆婆正在给个小饭盒喷水,过去一看是一块个小多肉植物。
“在哪弄颗多肉啊,妈”2个人一左一右低头看。
“哎呀,吓我一跳,回来咋没声呢,在一颗白菜里捡的,看看能不能活”
“可真有你的老妈”史文斌又竖起来他专业的大拇指。
“累坏了吧,快去休息吧,一会吃饺子”
泡了个脚,柠萌睡了一觉,史文斌去捅咕他的人参灵芝去了。
灵芝旁边又长出一颗小灵芝,史文斌欢喜够呛。
睡醒了柠萌下来看婆婆在煮饺子,柠萌在屋里到处乱走,消磨时间。
外面雪丝毫没小,战士们还在全力的抢进度,搭着防水布敲敲打打。
很快就会有难民来了,到时候不知道又会是怎么样的光景。
柠萌下去看看了发电机,把油加满,自从基地开建之后电稳了不少,家里柴油省了不少。
又去看了看缺不缺菜,添了点,老妈喊吃饭才上去。
史文斌也从空间出来了“我的灵芝生儿子了”
嗯?!?!柠萌无语。
“旁边又长一颗小的,不知道会不会长灵芝草”
“哪有那么容易,不过有灵泉水也说不准,树爷呢,醒没?”
“还那样,没动静,灵澈说想把果树拔了,看够了”
“别拔啊,开花多好看啊”
史文斌突然想到樱花“吃完饭带你去看好东西”
回到房间史文斌蒙上柠萌眼睛,拉着柠萌闪进空间,叫了灵澈,不知道说了什么,柠萌感觉一晃。
“你看看”史文斌拿下柠萌的眼罩。
“朵朵花开正娇艳,浓情色彩五月天,恋人留樱树下,情深蜜意醉心田。
”应景,应景,灵澈看看2个人,手一挥,樱花四散漫漫飘落,灵澈转身不见了。
“真好看,没想到空间里还有樱花”柠萌抬头看着满天飞的樱花。
“之前路过收的几棵树,一直没空带你看,满意吗”
“满意,开心,谢谢老公”柠萌垫脚拉过史文斌亲了一下。
“就这么谢啊,敷衍”
“那就……这么谢”柠萌脚下一用力,手上异能一动,用风把2个人轻轻卷到地上,亲了上去,又卷起樱花围绕全身……闪出了空间。
灵澈在不远处撇嘴摇头“这异能用在这了,玩的不俗啊”转身走了。
第二天,史文斌醒来,看着一床的樱花和睡的四仰八叉的媳妇儿,无奈的笑笑,俯身亲了一下,看了看壁炉的火,下楼了。
从空间拿了2大袋大米,一张卷着的床垫子,一个大铁炉子,2台小太阳,3箱奶粉,几箱尿不湿,婴儿用的屁屁油什么,这个油,那个油的。
史文斌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反正都是从母婴店带回来的,装个袋子里,放在大板子上,盖好防水布,拉着去找秋林。
秋林正在指挥干活呢,被弟弟叫回去,进了家门看到史文斌,又看到一家人都在客厅站着一愣。

“怎么了这是?文斌?你怎么来了”
“给你拿点东西,小点声”史文斌指了地上。
秋林这才过去看,地上放的东西。
“这……给我的?”
“别这了,放你家不给你给谁,早就想给你了,一直这事那事的,才想起来,嫂子,孩子住哪屋?”
“卧,卧室”秋林妻子抱着孩子,不知所措的,听到问就答了,
“你别愣着,走啊”史文斌看着愣愣的秋林干脆不问他了。
“嫂子有床吗?”
“有一个板床”
秋林也回过神“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你不要孩子要,冻坏了,你看那小脸冻得通红,借你的,以后有了还我”史文斌拍拍他肩膀“大男人不拘小节,快点”
秋林看看儿子,本该白净的小脸,冻的红红的,长出口气,抱起炉子说了声‘走’。
费半天劲整小太阳,坏根线接上了,接了个插排插上,打开。
“走把床抬上来”2个人又哼哧哼哧把板床抬上来,铺上床垫子,对秋林说。
“这我不太懂,反正都拿来了,你让嫂子自己看,尿不湿小号的,能用,奶粉怕嫂子奶不够留孩子喝的,小太阳我就2个,你看着用吧”
“谢谢你,文斌,别的我就不说了,有什么需要的找我,我义不容辞”
“好,一定,我回去了,媳妇在家等我呢”
下到一楼,秋林母亲,弟弟,老婆孩子都在,看他下来赶紧过来感谢。
史文斌只说和秋林是兄弟,不讲这些,寒暄了几句就回去了。
回到家柠萌见他回来,歪头问他“干嘛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看你睡觉,没事干,给秋林送了点东西”
“呀我都忘了,送什么了?”
“炉子,小太阳,婴儿用品,米,去了他家,那真是家徒四壁”
“这才哪到哪,往后比更惨的遍地都是,也不知道他们出去接灾民怎么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