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平阳华特购物中心是全国连锁购物广场,由中国华特商业集团投资五亿元打造,是平阳县首座集购物美食、体闲娱乐、连锁超市、家电广场、国际影院、KTV于一体的休闲购物中心。主楼28层高80米,地下两层为超市和停车场,地上一至六层为购物、娱乐、餐饮、休闲中心,7至17层为写字楼,18至28层为商务宾馆。

华特购物中心揉合现代艺术特色,尤以顶峰巨型灯光为建筑标志,更配合整体的流畅线条,显示高雅挺秀的现代感,可以说华特是集游购娱吃住商务为一体的大型综合体,是平阳县的商业航母,自开业以来成为市民争相前往购物、休闲、娱乐的场所。严力因为业务繁忙,一直没有时间前来一睹尊容,今天借此空隙来感受一下。

置身于这个平阳最高档的购物场所,看到装潢如此奢华,设施如此完善,商品如此高档,服务如此优质,环境如此优雅,给人以惊艳的感觉,让人流连忘返。

严力边走边欣赏边感叹,平阳人的消费能力和水平看来真的不一斑,此前,平阳县城营业面积超3000平米的大型商超已有七座,遍布县城的各大黄金位置,彰显了平阳商业的兴盛。不仅如此,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也已在几年前落户平阳,更彰显了平阳经济发展的活力和综合实力。

不知不觉中,严力就从一楼来到了五楼,这里是高档服装区,很多知名品牌的服装都设了专卖区。一个个服务员也都靓丽可人,形态优美,笑容可掬,在各类艳丽高档服装的映衬下,美景映佳人,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正当严力沉浸在赏心悦目的场景中,感受着现代时尚生活品质带来的感官享受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叔,怎么是你呀?你也来买东西吗?”

严力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身穿一身浅红色制服,面容姣好,皮肤柔白,明目皓齿的女孩站在自己的面前。严力稍一愣神,定睛一看,惊异道:“是丽梅啊,你怎么在这里了?不是在岛城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严力一连串的问话让丽梅有点局促,小声说道:“春节前回来的,不想在岛城干了,离家太远不方便,再说我男朋友也不让我在外面干,说回来干都方便,一直催着要定亲结婚。”

“回来也行,离家近,再说咱们平阳不比大城市差到哪里去,好好干都有发展前途。”严力关切地安慰道。

丽梅点头称是并说道:“叔,我听我爸妈说你现在混得不错,他们还让我多联系你,说有需要帮忙的就找你,我还想着怎么能联系你呢,今天这么巧遇到你了。”

丽梅热情地和严力寒暄着,同时不忘给她身边的一个同事介绍道:“肖月,这是我本家的一个叔,在县城上班,我们两家关系可好了,我给你看的那几张照片就是我叔给我照的。”叫肖月的女孩微笑着向严力点一下头,直直地看了一会没有言语。

严力作为丽梅的一个本家叔叔还是比较关心她的,于是就问道:“那你觉得这里和岛城比有什么差别吗?在这里干怎么样呢?”

“没想到咱平阳的华特这么高档豪华,比我在岛城工作的地方还要好,看来我回来对了,只是工资要比岛城的低一点。”丽梅向严力诉说道。

“有差别是很正常的,毕竟县城和大城市是无法相比的,但是相对来说也有明显的消费差别,县城消费低,生活成本低,相互一平衡差别就不明显了,好好干吧。”严力在劝解丽梅的时候手机响起,一看是司法局办公室的号,接起来就听见里面一个女生说刘局长找,让严力到办公室去找他。

严力收起手机告诉丽梅,他有事要先走了,以后有事再联系。丽梅热情地答应着,在严力转身要走时,丽梅喊道:“叔,把你的手机号和QQ号给我吧,有事我方便联系你。”严力回身把手机号和QQ号告诉了丽梅,随即去往司法局。

来到司法局二楼刘局长办公室,严力敲门进去,刘局长坐在宽大的办公桌里面,正在和坐在左侧沙发上的一个中年人交谈着,看到严力进来,刘局长笑容可掬的问严力最近是不是一直很忙,可是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所里各方面工作情况怎么样啊?

严力心中有点迷惑了,刘局今天怎么如此和蔼和善了呢,他可是局里有名的黑脸人物,平时在工作中都是以严谨刻板,冷面无情待人,作为严力的直接领导,这一点严力是深有体会的,今天的一反常态倒是让严力有点无所适从了。

严力赶紧回答道:“刘局,服务所各项工作都有序开展,没有什么需要麻烦您的,一些事情我都请示汇报给郭副局长了,您有什么指示啊?”

“你们所的工作一直都是局里的先进,局里对你的工作一直都是大力肯定的,希望你继续保持这种良好的局面,争取再上新的台阶。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要给你说,这位是咱们城管执法局的赵运州局长,你们认识一下吧。”刘局边给严力说明情况,边指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向严力介绍道。

严力一听刘局给他介绍的这个人是赵运洲,心里立马就明白了今天叫他来的目的了,看来关于城管局帖子的问题,赵运州直接找到他的顶头上司刘局这里来了。

赵运洲站起来,满脸堆笑地伸出右手,严力也随即伸出手和他神情漠然地一握,说道:“赵局长,你好。”赵运州一看,稍稍的有点尴尬,还是笑着说:“严主任,以前不认识,今天一见是如此的俊朗英气,年轻有为啊。”

如此一来,严力就感觉浑身的不自在,有点无地自容了,赶紧客气道:“赵局长客气了,你的夸奖我可不敢当,你过誉了。”

“好了,都坐下吧,严力啊,今天赵局长过来找你是有一事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不要推辞,我们两家可都是友好关系单位,要互相帮助的。”刘局软硬兼施的给严力下达着命令。

“是的,刘局说的对,我们城管和司法两家可就是友好单位,各方面要携手共进啊,你也知道我们局担负着城市综合管理的工作。面广量大,情况复杂,管理起来难度非常大,难免在有些方面会出现偏差,和个别市民的片面利益产生争执与矛盾,引起一些对立,这也是全国城市管理上的共性,别有用心的市民就借助网络发泄不满,这不就在咱们平阳吧上出现了城管方面不符合实际的负面@帖子,带来了不良影响。当然,对于一些正确合理的批评、意见和建议,我们会倾听网民的民意,努力改进的,今天来,还是请你帮忙消除帖子的。”赵运州用一种诚恳谦虚的态度向严力作着解释,严力表情淡然地听着,不作回应。

“当然啦,今天给你打电话时,由于我心情有点着急,态度有点不中肯,还请严主任别见怪啊。”赵运州进一步表态道。

面对着现在的局面,严力也无话可说,更无理由推辞,既然连老板都出面了,再说人家姿态也诚恳地放低了,严力就顺水推舟道:“两位领导都交代了,我只能遵照执行。”说话间就拿出手机进入平阳吧,登陆自己的IP,进入管理平台,删除了帖子。

严力的现场操作,赵运州再一次表示了感谢,并极力要求晚上请严力和刘局长赴宴,表示一下谢意。严力心想别说有刘局在场,自己不便,就是单独请自己,他也不会去的。一番客气后,严力告辞走出了局长办公室,又顺便去了几个科室办理了其他事情后,就返回了正平法律服务所。

在随后的几天里,严力一直在为了严立庆的案子奔波着。该努力的都努力了,该协调的都协调了,案子只能走公诉开庭的程序了,但是在严力的努力下,公检法有关案件部门也基本上达成了按最低格办理的默契。

这也就是社会一直在质疑并一直存在的“司法潜规则”。实际上是指在司法机关内部通行或者认可的但未向外界公布的办案规则与程序。之所以称之为“潜规则”,是因为这些办案规则与程序未经有权机关正式予以颁布,外界既无法查阅也无从知晓;之所以称其为“规则”,是因为其在诉讼中几乎与国家颁布的诉讼规程有着同等的效力和功能,甚至有时成为办案的首选规则。

令人无奈何的是,在当今中国的司法活动中,司法潜规则就像一个幽灵,法无正条,却又深入人心;没有名分,却能登堂入室。当事者心照不宣,暗渡陈仓;受害者深恶痛绝,无可奈何。它是一张无形的黑幕,司法潜规则是对程序正义的恣意践踏,是司法正式规则背后的另类规则,它就像癌细胞一样寄生于正式规则又不断侵蚀着正式规则。当司法潜规则成为普遍规则时,它反映的不单单是规则执行者的道德问题,而表明规则本身存在着内在缺陷,规则本身的漏洞和破绽造就了潜规则生存的空间。所以,消除潜规则的关键在于变革正规则。革除或淡化司法潜规则是个系统的工程,量刑程序不可能独善,所以必须从全局着手,统筹安排。

周末,严力同妻子美凤难得有时间在家清闲,为此妻子经常责备严力,这个家就像是给你开的宾馆,我就是一服务员,一天见不到你的面,只有晚上需要住宿的时候才见到你,有时你出发不回家,连客人都没有,就我一个服务员,儿子又在外地上学,我还得天天照顾爸爸,咱家白天基本上就是空巢。

面对妻子的怨言,严力每次都好言劝慰,两人结婚二十多年来,妻子一直都是贤妻良母的形象,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总是为丈夫、为孩子任劳任怨,特别是岳父得了老年痴呆这几年里,由于妻子的两个哥哥姐姐都上班,无法照顾岳父,都是妻子照顾爸爸的饮食起居,如此一来,妻子是两个家来回跑,更加增添了辛苦,严力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只得在心底默默地感谢妻子,尽力做个好丈夫。

吃完早饭,妻子美凤再次问起堂弟严立庆案子的情况,说徐莹一直在家里哭,心情很不好,别人怎么劝也劝不了,看来是真的伤心。妻子就拿话题旁敲侧击地质问严力:你们男人都那么贱吗?随便就和女人发生关系也太恶心了吧,这样的男女都不应该有好下场。

严力对于妻子的问话也是无法圆满回答,无法去分清男女之间谁的对、谁的错,要说完全是男人的责任,也正确,说责任在女人也无可厚非,这就类似于蛋和鸡的问题一样无确切定论。

实际上关键还是人的思想观念、道德水平、家庭责任、意识形态的不同而形成了人的主观思想和道德行为,特别是随着社会经济关系的发展变化,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欲望渴求的扩大,使大部分人追求多元化享乐的思潮蔓延,改变着人们的价值观念、伦理观念、道德观念,致使情人近乎大众化,小姐近乎公开化这种低级思想成为自然认知。对于这些深层次的道理,严力真的搞不懂,也就无法给妻子做出合理的解释。

“怎么不说话啦?你不会在外面也有了情人吧,你要是敢欺骗我,背叛我,我就和你没完!”妻子突然扔出这么一句话,令严力颇感意外,自己在外面虽然没有情人,没有胡乱惹出绯闻,但也湿过两次鞋,那都是一时乱性,情非得已而已,并不是刻意的去寻欢,更没有找情人的意图。

都说女人心细,不会是她察觉到了什么吧?随即调侃道:“我当然有情人啦,你不会真不知道吧?”严力故作怪诞的笑道。

“你还真有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现在胆子太大了吧!快告诉我她是谁?坦白从宽,要不然我对你绝不客气!”妻子上来就拧住严力的耳朵,力度还不小,疼的严力啊啊的叫喊道:“快松手,耳朵掉下来了,干嘛心那么狠啊。”

“看你说不说,你不说你的小情人是谁我就不松手,拧下来你的耳朵好让你长记性,快说!”妻子眼睛瞪得杏圆,手上用了一下力,严力疼的更大声喊叫起来:“好,好,我告诉你,我的情人就是拧我耳朵的这个,行了吧,我坦白了,还不松手吗?”严力咧着嘴说道。妻子松开手嗔怪道:“我是你妻子,谁是你的情人,丢不丢人呀。”

“你们女人不都羡慕情人被男人疼着宠着吗?我一直都是把你当情人,你不会没感觉出来吧?”严力调笑着说。

“谁当你的情人,把我当好你的妻子对待就行了,我不要那些虚情假意的东西。”美凤嗔怒道。

“好了,我会一直把你当好妻子对待的。”严力上前搂紧美凤,给了一个深深的吻,美凤有所娇羞地依偎在了严力的怀里。

互感稍微的温情后,妻子离开了严力的怀抱,说今天你没事咱们一起去看看爸妈,不知道爸妈现在起床了吗,妈妈又服侍不了他。随后严力就和美凤去往岳父母家。

岳父母家位于县城银信家园的三号楼五单元201室,敲门后,岳母开门把两人让到屋里,岳母在做饭,岳父还没起床,两位老人中,岳父76岁,岳母74岁,岳父由于退休前和退休后一直酗酒不止,小脑逐渐萎缩,患上了老年痴呆,谁都不认识,还不听劝阻,喜欢到处乱跑,经常不知不觉地出门,害得家人到处找。岳母也常年有病,行动很不方便。另外,两儿一女都上班,不能全心照顾,只能隔三差五的过来照看一下,而严力的妻子美凤不上班,照顾老人的任务就自然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这一照顾就是两年多,全家人对她的付出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她的感激之情也无以言表。

严力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美凤去照顾爸爸起床,洗漱完后,妈妈已经将饭做好,就像哄小孩一样让爸爸吃饭,美凤指着严力笑着问爸:“在那里坐着的那个是谁呢?”“是小狗,那不是一只小狗吗?”爸爸含糊不清地答道,随后引得美凤和妈妈哈哈大笑,严力也只能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对于一个工作了一辈子,到老连亲人都不认识的老人,也是很令人难过和感慨的,又怎么能去怪他呢,权当给晚辈带来的一个乐子吧。

严力边看电视边浏览手机,登录平阳吧,把前几页的帖子全部点击查看一遍。这是他作为一个吧主每天必须履行的职责,每天在线不应低于两个小时,时时关注一些敏感帖子,删除违规帖子,努力维护贴吧的正常运行,并做到合理有效的引导好网民的舆情导向,这是一个贴吧吧主应尽的责任。

处理完贴吧的相关业务,严力登陆QQ看看有没有新的信息,刚登上就听到两声提示音,严力点开闪动的企鹅头像,一个名字叫“勿忘我”的Q友要求加为好友,信息的留言是:“我是丽梅,请叔加我为好友。”

严力这才想起来,原来是丽梅发来的加为好友的请求,他早就把在华特丽梅要QQ号的事情忘记了,现在看到丽梅发来了请求,就点击接受了请求,将她加为好友,只是对方不在线,随即点击了其他还在闪烁着的好友头像聊起了天,无非都是些无关痛痒的闲扯话题,还有一些麻辣鸡汤、日常琐事等内容,严力感觉无聊就下了线,继续看起了电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