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聊斋之仙途 > 第八章长途跋涉(下)

我的书架

第八章长途跋涉(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世界的深山,比方缘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刚走了一段路,就有一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野兽袭击方缘。

  幸好方缘融合了一部分“爱”的记忆,虽然他不会武功,但是根据“爱”记忆中的一些武功招数,方缘对上那些独来独往的野兽,方缘还是很自信的。

  如果遇上群居的......那只能从长计议了。

  在那只扑过来的时候,方缘侧身避开,随后本能的打出一个华丽的手刀。

  一击之下,野兽一声痛苦的嘶吼,随即瘫软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然而,方缘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身体在没有经过任何淬炼的情况下,突然使出了超出了他身体承受能力极限的力度。

  一招下去,他击中野兽的那一只手,直接肿了一半。

  接下来,方缘呲牙跳了起来,肿了的那只手不停的上下甩动,眉头紧蹙。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

  这一路上,方缘尝试按照脑子里的心法试着修炼了一下,发现居然真的可以。

  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他按照心经上所说的方式凝神静气。

  用意念控制那股气在四肢百骸中游走,每游走一圈,方缘的小腹中间部分就会传来一阵灼热感。

  他原本就有“爱”的修炼经验,再加上他自己的天赋异禀,可以说,进步是非常神速的。

  太上忘尘心经原本只有上、中、下三篇。

  方缘就随便练了一下,就直接把上篇练完了!

  这速度,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爱”本来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再加上他们本来修炼的就是同一部心法,进度快也是很正常的。

  方缘闭着眼,用心的感受着这传说中的功法修炼时带来的奇妙感。

  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方缘觉得自己就算不睁开眼睛,都能“看到”周围十五丈之内的风吹草动。

  甚至,连一些小动物脚踩在枯叶上发出轻微的触动声,他都能清晰的听到。

  视觉、嗅觉以及听觉都比普通人高了好几个档次。

  当方缘放开五感的时候,在他所能感知的范围极限外,出现了一双绣花鞋。

  在看到绣花鞋的那一刻,方缘猛然惊醒,突的一下站了起来。

  全身戒备的望着密林之中出现绣花鞋的方向,神经紧绷。

  “谁?”方缘低声问道。

  沙沙沙......

  动物踩在枯叶上发出的声响,从密林里传出。

  没人回答方缘,回应他的只有越来越近的沙沙沙声。

  哗啦啦,一道殷虹的身影拨开树枝,闯进方缘的视野中。

  不等方缘开口,来人便轻声细语道:“公子,夜深露重,可否来小女子家中坐坐?”

  方缘看到,在树丛间屹立着一个穿着红色薄纱的女人,她长着一张精致白净的脸蛋,目光羞涩的望着自己。

  “你想吃我?”方缘沉着脸,看着这个女人问道。

  “哦吼吼吼。”女人捂嘴大笑了一会儿道:“道长误会了小女子了,奴家受人所托,特地到此等候道长,交付道长一个东西而已。”

  “是谁?”方缘一脸茫然德尔问。

  女人一转身,绣花鞋迈着精美的步子,向着林子深处走去。并留下一句话:“如果道长不介意的话,可小女子的闺阁喝杯热茶,暖暖身子,霎时奴家自会把那件东西交付到道长手里的。”

  看着逐渐走远的背影,方缘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周围的环境逐渐变得虚幻,因为四周弥漫了一层很浓郁的迷雾。

  又过了一会儿,迷雾又开始变淡,方缘跟着红袍女人来到一座四合院中。

  院子不是很大,门口载了两株枯死的槐树,大门有些残破,一阵风刮过来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客厅里,一张红木圆桌前,方缘和红袍女子相对而坐。

  红袍女人手一挥,一壶冒着腾腾热气的茶壶凭空出现在圆桌上。

  她姿态优雅的拿起茶壶,先是给方缘倒了一杯,然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倒完茶,她先拿起茶杯,小抿了一口,缓缓开口道:“想必,道长此刻心里一定充满疑惑吧?”

  说完,她目光幽幽的盯着方缘,面带清晰的笑容。

  “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我都跟你回来了,可以拿给我了吧?”方缘一点都不关心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只关心,要托人给他送东西的会是谁、

  毕竟,他才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不久,一个鬼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有人给他送东西?

  除非......

  “道长先别急,小女子可否先请教道长一个问题,还望道长如实回答。”她微微颔首道。

  方缘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点头道:“你说。“

  “敢问道长,这世上可否有仙?”她面色严肃的看着方缘,抬起一只纤细的手臂,指了指天。

  方缘一听她这个问题,心里暗骂了一句:你是不是有病、这世上有没有仙我怎么知道?

  心里虽然很不爽,但方缘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沉声道:“姑娘姑娘,想必你误会了,我不过是一介村夫,怎么能解答的了你的问题。”

  “道长不必自谦,这个问题也只有道长你能回答,如果连道长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那么奴家看来,这个世界就没有其他人能回答的了了。”

  “姑娘为什么会这么肯定?”方缘一脸不解的看着她道。

  方缘刚说完,这女人就盈盈一笑,用清脆的嗓音说道;“因为,道长来自天地观!”

  这女人口中的天地观,就是方缘当时穿越过来出现的第一个地方,他也是从“善”的记忆里知道的。

  见她这么执着的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方缘沉思了很久,才缓缓开口道:

  “仙,早在早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伤殆尽了,时至今日,已经成了一个传说,成为了人们追求长生的幻想。”

  “如何成仙?“

  “天命不可违!”

  “如果把你吃了,想必奴家离成仙就不远了吧.....”

  “妖孽,我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人!”

  “受死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