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聊斋之仙途 > 第五章你是妖怪吗?(马上签约了,求投资)

我的书架

第五章你是妖怪吗?(马上签约了,求投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缘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游走,关于那最后的一道情关,他没有一点头绪,更没有人能给他任何提示。

  他相信,该来的总有一天会来的,不能操之过急。

  走着走着,方源不知不觉的走到一座城隍庙门口。

  城隍庙整体呈朱红色,大门上挂着一块黑底金边的牌匾,上书“晋都城隍庙”五个大字。

  这里香火很旺,来城隍庙祈福的香客络绎不绝。

  上到官绅商贾,下到奴隶和百姓,在这里基本都能看到。

  城隍庙门外的青石路上,有很多贩卖各种饰品的小贩,还有一些求签解签的半仙混迹在里面。

  方缘的到来,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因为他身着一袭长衫,怀抱着一柄浮尘,一身道士打扮,却披散着头发。

  方缘没有在意那些异样的目光,而是径直的走进城隍庙里面。

  他想看看,古代的城隍庙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传说中的神祗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然而,方缘刚走到门口,突然就有人拦下了他。

  “道友请留步!”

  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挡在了方缘面前,他看着方缘的眼神带着一点警惕,像是在提防着什么。

  方缘看着老者,也不说话。

  “不知这位道长来自那座福地仙山?”

  见方缘不说话,老者心底突然泛起了疑惑。

  “你是妖怪吗?”

  方缘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反而一脸惊异的看着老者,眼神中罕见的露出一抹新奇的神色。

  老者一听,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目露凶光威胁道;“臭道士,别以为你有一点微末的道行就可以多管闲事!不然......”

  方缘摇了摇头,绕过老者直接走进了城隍庙里面。

  当方缘进去的时候,老者本来想阻拦的,但是他又突然没有想要出手的念头了。

  很奇怪,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懂,刚刚他明明想出手偷袭这个道士的呀?!大好的机会居然没有动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恨不得抽自己一下!

  入眼,大殿里供奉的并不是身穿红袍,头戴乌沙的判官。

  供台上,反而是一座相貌狰狞的兽头人身的塑像。

  尤其是那一双泛着青光的眼睛,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方缘打量着这尊塑像,突然开口问道:“神呢?”

  此刻城隍庙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方缘,一个是老者。

  方缘的问题问的很直接,好似知道会有人回答他一样。

  听到方缘的问题,老者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鬼知道今天他这是怎么了,他居然鬼使神差的回答道:“死了。”

  老者刚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一脸惊恐的看着方缘,像是方缘对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捂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神,怎么会死呢?”方缘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塑像上,接着问。

  老者使劲的捂着嘴巴,暗暗的咬着舌头,好让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对于眼前这个道士的问题,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回答呀!

  但是,当方缘说完,老者又不能自己的答道:“在很久之前,妖、魔两道,以及一些忌讳的东西练手铲除了神道,从此神界断了人间的香火,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了。“

  “嗯。”方缘转过身,望着城隍庙外的天空,淡淡应道。

  老者时刻关注着方缘的一举一动,看到他突然转过身,目光虽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但是却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望着外面的天空沉默了片刻,方缘接着问道:“那,仙呢?”

  方缘一开口,老者的内心无比崩溃。

  天呐!他又开始说话了!

  怎么办,他根本无法拒绝眼前这个道士,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而且,方缘的这个问题涉及太多的秘辛了,根本不是他这种微末道行能直言不讳的。

  “大仙,大仙,饶了我吧!您的问题我真的回答不了哇,如果说了出来,我会死的,我会死的......”老者突然跪倒在方缘面前,眼中充满对死亡的恐惧。

  “我知道了。”方缘看都没看老者一眼,收回目光,站在原地沉思。

  过了不知道多久,方缘一步跨出,瞬间消失在城隍庙里,没有制造出任何声音。

  跪倒在地上的老者,在感觉不到方缘的存在时,才敢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发现方缘终于走了之后,老者才大舒了一口气。

  心有余悸的想着:怎么这个道士比我这个妖怪还吓人!真的是太恐怖了!

  ......

  在城隍庙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方缘心中突然有了些许明悟。

  他想去找人求证,但不知道应该找谁。

  因为他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不是普通人的人,就是老乞丐,并且至今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

  于是,方缘出了城隍庙,就一路向南,回到了他穿越以来,很多年都没有回去过的道观。

  他赶路的速度很快,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到了。

  道观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座七八十丈高的山上,山上常年有迷障缭绕,普通人要是不熟悉者流的环境,很可能就会被困死在山里。

  当然,考虑到这个问题。

  当初建造这座道观的主人,选择了在远离人烟的地方。

  回到道观,方缘在大殿中,远远地注视着那一副山水画。

  今天,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赏这幅画。

  画里的山云雾缭绕,险峻陡峭。

  而且山势很高,根本看不到尽头。

  画里的水也和别的画不一样。

  画中的水很平静,水质澄清,隐隐间能看到水里的青石,却没有一个活物。

  方缘走到供桌前,手一张,掌心就凭空多出了一炷香。

  香只有三根,但是却有三种颜色。

  一种黄色,一种红色,还有一种......灰色!

  方缘的眼睛一闭一睁,这三根香就全部引燃了,纷纷冒着青烟。

  这些冒出来的烟没有四处飘散,全都循序渐进的朝着山水画汇集,融入山水画之中。

  当方缘把这一炷香插在香炉上后,他看着山水画愣愣出神道:

  “我当初穿越过来之前,到底是谁来过这里,把特制的供香换了?”

  现在,方缘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他可以很理智的去做任何事,但无论是做什么,他都没有任何主观意识。

  自己好像是是自己,又好像不是自己,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把恶念镇压了,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