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聊斋之仙途 > 第二章红衣祸(二)

我的书架

第二章红衣祸(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破庙里,红衣女人看着方缘出现的方向,面容有些狰狞。

  大雨中,方缘手持一柄玉拂尘伫立在磅礴的雨幕中,脸上一直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情。

  神奇的是,他身上没有一点被雨淋湿的痕迹。

  “既然你已经报完了仇,那就应该回到你该去的地方,但你一直都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方缘的声音无比平淡,仿佛在和红衣女人说着家常一样。”

  “他们,都该死!”红衣女人咬牙道。

  “四百零八口人,已经足以还清他们犯下的罪孽了。”方缘不紧不慢道。

  “我不仅要他们死,我还要他们魂飞魄散!不然怎能化解我心底无尽的怨气!”

  红衣女人说着说着,似乎想起了不好的往事,情绪逐渐失控,抱着头痛苦的跪在地上,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紧接着,一股黑气从四面八方朝着红衣女人汇聚,每多一道黑气,红衣女人的面孔就狰狞一分。

  “我不是在帮他们,而是在帮你。”方缘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如果你再继续错下去,那你从此以后都将迷失自我,成为一个没有理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方缘一步步朝着红衣女人走来,脸上无悲无喜,一副对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可是......我!恨!啊!”

  “啊!!!”

  红衣女人尖叫,头发和长裙被她身上产生的狂风吹得哗哗作响,那原本就黑暗的天空也愈发的黑暗了。

  在方缘的眼中,跑虎岭上空,被一层浓密的像墨汁一样的怨气覆盖着。

  “诶~“方缘叹了一口气,向红衣女人行了一个礼,低着头嘴里默诵了一句:“无量天尊!“

  在方缘低下头的那一刻,红衣女人顿时五指成爪,朝着方缘的脑袋抓去,速度飞快,原地留下一连串的虚影。

  旋即,红衣女子在手即将触碰到方缘脑袋的那一刻,喉咙艰难的挤出一个字。

  “死!”

  方缘不慌不忙的抬起头,手中拂尘手柄朝外,向着红衣女人的胸口一刺!

  “滋!!!”的烧焦声,在拂尘落在红衣女人身上后响起,黑烟伴随着一阵恶臭涌出。

  拂尘的手柄毫无阻力的扎进了红衣女人的身体,手柄前端透胸而过,红衣女人的身体一僵,一脸不敢相信看着方缘。

  她是集无数怨气形成的厉鬼,一般的道家武器对她的伤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而方缘就这么简单破去了她的鬼身。虽然她现在没有理智,但她受伤的时候,还是诧异的看了方缘一眼。

  此刻红衣女人就像是气球在漏气一样,一阵阵浓密的黑烟从胸口上的伤口溢出。

  每溢出一道黑气,红衣女人的身形就变淡一分。

  一直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红衣女人身上不再有黑气溢出了,她的身体也变得明灭不定,像是随时可能消散一样。

  随着黑烟从红衣女人的身体里涌出,她的神智变得越来越清醒。

  在红衣女人最后一道黑气漏完的时候,方缘就把拂尘取了下来,怀揣在怀里。

  “谢谢。”红衣女人空灵的声音在方缘的耳畔响起。

  “往事如烟,你安心去吧,下辈子投个好胎......”

  再没有黑烟飘出后,红衣女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背后传来,她身后的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漂浮着一个灰白的漩涡。漩涡中,不断传来强大的拉扯离,这股拉扯力,只对她一个人有效。

  红衣女人伫立于虚空中,朝着方缘施了一礼,脸上尽是感激,但她也并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也没有时间说了。朝着方缘拜完她就迈着端庄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消失在原地,主动迎向那个灰白的漩涡。

  然而,就在红衣女人的身影要跨进漩涡的那一刻,在注视着她的方缘,突然曲指一弹,一道华光从他指尖飞出,以闪电般的速度袭向红衣女人,刹那间从她的身躯透体而过。

  随即,红衣女人站在漩涡中心处的身体猛的一颤,然后猛然炸开化作一堆细粉,飘散......

  似乎感知到了目标已经不存在了,那灰白色的漩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并,慢慢没了踪迹。

  看着漩涡消失的方向,方缘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作揖道:“福生无量天尊,怪只怪你,让贫道产生了情绪波动,魂飞魄散,对你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方缘说完,一转身,拂尘一甩,阔步向着山下走去。

  ......

  跑虎岭外,原本一脸平静的方缘突然痛苦的抱着头,嘴里愤怒的说道:

  “你既然帮她超脱,为什么还要杀她、”

  方缘面前空无一人,说话的时候却是用询问的语气。

  “啊!”方缘大叫一声,大睁着眼睛,目视远方大吼道:“我修的是无情道,那个女鬼居然让我产生了怜悯的情绪,让我的道心发生动摇,她若不死,玩的修为就更难寸进了!”

  方缘忽然又抱着头,愤怒的呵斥道:“你住口,这不是你泯灭人性的借口,她生前的命运已经够悲惨了,你居然连她转生的机会都磨灭了,简直丧尽天良!”

  话毕,方缘猛地站了起来,神色冰冷道:“善念,你够了,我才是这具身体的主导,你不过是我修炼出了差错诞生的一缕念头罢了,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方缘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了很久,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直到太阳浮出地平线。

  当太阳倾泻的光芒洒落在方缘身上时,他忽然开口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所行的每一件事,都是道!无分善恶!”

  方缘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别人听。

  说完,方缘向前迈出一步,眨眼间,他的身影就到了百丈开外,当他走出第二步时,他的身后就再也没有了跑虎岭的影子。

  方缘怀抱着拂尘,目光平静,毫无波澜,身姿悠然惬意的走在阳光下,乍一看,竟有种超然脱俗的淡淡仙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