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冬日里,真是难得有个天气晴暖的时候。赵宝珠抱着暖炉裹着狐裘窝在窗边的软榻上,整个人懒洋洋的。

自从薛韶华登基以后,就对外宣称皇后病重,不宜受到打搅。实际上呢?却是把她打入冷宫,任由那些贱人折磨。

想起那个时候被剁手剁脚,用盐水浸泡,最后又被剜心的痛苦,赵宝珠就觉得浑身发冷,摸了摸手里的暖炉,她抿了抿嘴角,她落水的时候薛韶华似乎就在一旁看着,那种犹如在看一团空气的眼神让她至今记忆犹新,就像是……她被剁去双手时,他也是这个眼神?

现实拿你没办法,如今都在梦里了,她又做回了那个倍受宠爱的九公主,呵呵,呵呵呵呵,赵宝珠笑了。

柳儿在一旁看着,莫名的觉得发冷,不由摸了摸胳膊。

“昨日那个照看本公主不利的贱婢呢?”赵宝珠勾着嘴角看向柳儿,碧玉,碧玉,呵呵。

“回殿下,碧玉昨日受了刑,正在养着。”柳儿也拿不准赵宝珠的意思,没敢真的任由碧玉被打死,不然事后公主后悔,倒霉的可就是她了。

“还没死啊?”赵宝珠悠悠接口,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儿,“没死就把人带来。”

“奴婢遵命。”不知为何,柳儿总觉得公主的话里有点遗憾的感觉,还有……公主笑得好奇怪。

柳儿走后,赵宝珠的视线落到门口的秦策身上,她摸了摸下巴道:“昨日本宫落水,湖边站着的那是谁?”

“镇南候府小侯爷,薛韶华。”秦策的声音冰冰冷冷的,没有一丁点温度。

“镇南候府啊!”

赵宝珠意味深长的看着秦策,她实在看不出这个人也有成为振威大将军的一天,那可是手握天下兵马,权倾天下,连薛韶华那个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呢!赵宝珠真是想想就觉得兴奋。

“你觉得镇南候府如何?”她瞎了眼的被薛韶华玩弄在手心,就连她赵家的江山也被夺了去,如今是不是该讨回来了,嗯?赵宝珠思忖着,心里隐约有了想法。

“……”秦策面若寒霜,凝眉不语。

赵宝珠本就是随口问问,并没有真的想要个答案,故而并不在意秦策的态度。相比较于镇南候府,她此刻想的是太子哥哥的侧妃,薛韶华的妹妹,薛梓画。

那个善于伪装,心如蛇蝎,害了太子哥哥性命的女人,薛梓画。

太子哥哥如今好好的,那么她就要抓紧一切时机杀了她,绝不给她伤害太子哥哥的机会。绝不!

“殿下,碧玉带来了。”柳儿的声音在殿外响起,伴随着的还有一道恼人的啼哭。

赵宝珠不耐烦的皱着眉,冷声道:“把人带进来。”Ugliness Arrangement

碧玉挨了板子,已经不能走路,被几个奴才拖着进来,像死狗一样扔在赵宝珠脚下。

臀部的疼痛让碧玉难以忍受,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按她的计划,公主落水后必然会昏迷不醒,听不见她的求饶,这样一来九公主喜怒无常,不善不仁,心如蛇蝎的名声就会传开。至于她自己,九公主向来心软,她只需要稍稍的求一求她,就会没事的。

然而事情为何会变成了这样?碧玉至今不太明白。

“听说本宫昏迷不醒的时候,你主动跪在本宫殿外哭嚎?”赵宝珠一手撑在桌案上支着下巴,意味深长的看着碧玉,“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来了来了!碧玉心头一喜,面上却越发的悲切,急忙忍着剧痛端端正正的跪好,声泪俱下道:“求公主恕罪,奴婢一时疏忽,照顾不周,致使公主落水,还请公主原谅奴婢吧!奴婢今后再也不敢了!”

“哦?”赵宝珠挑了挑眉,含笑看向碧玉,“一时疏忽?怎么个疏忽法儿?”

“这……奴婢……”碧玉差点咬了舌头,九公主这草包往日里不是应该拉起她说不怪她的吗?怎么不对?下意识的碧玉就想抬头,却听到赵宝珠又开了口,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肝胆俱裂。

“你不说本宫也知道,”赵宝珠懒洋洋的靠在软枕上,“本宫记得落水的时候,有人在背后推了本宫一把,你说那个人是谁?”

柳儿闻言面色一变,她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九公主下手。想起当时在场的除了碧玉,就只有镇南候府的小侯爷薛韶华,顿时觉得不能深想。

秦策仍旧面色如霜,只是用余光看了眼赵宝珠,随即恢复如常。

“回公主殿下,奴婢……奴婢……”碧玉不知该如何回答,那日在场的除了她就只有薛小侯爷,无论怎么回答,她都是没有活路的。碧玉不想死,急忙爬到赵宝珠脚下,抱住她的腿哀哀哭求。

“秦侍卫,麻烦你去把太子哥哥叫来,就说本宫中毒了。”赵宝珠抬脚踹开碧玉,看也不看她一眼,轻飘飘的开了口,眼底一片不见底的冰冷,薛韶华,哪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我也必不会叫你好过片刻!

秦策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赵宝珠本就刚刚落水,脸色雪白,嘴唇泛紫,看起来就和中毒了一个样,人又懒洋洋的靠在软枕上,显得更逼真了。

柳儿见此便命人架住碧玉,堵了嘴带到角落里。

没过多久,赵瑾瑜就来了。

他一进来就把赵宝珠抱进怀里上下打量,没好气道:“你给我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儿?”

昨日妹妹落水以后,赵瑾瑜深深地觉得不放心,就把宝月宫里的人都换成了自己人,所以赵宝珠到底中毒了没有他最清楚。可清楚归清楚,他难免会被吓到,生怕真的有人钻了空子给赵宝珠下毒。

“我没事儿,”赵宝珠眨了眨眼,指了指角落里的碧玉委屈道:“这个奴才就是看不得我好,昨日就是她留在我身边,看着我被人推进水里,连人都没叫,她就想害死我。”

“奴婢没有,求公主恕罪,奴婢真的没有啊,纵使有天大的胆子,奴婢也不敢做这种事儿啊!”碧玉一听吓得魂飞魄散,挣脱了小太监的钳制,拽掉嘴里的抹布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的磕头。

“没有?”赵瑾瑜冷冷的看着下方的碧玉,眼底杀气弥漫,“一个小小的贱~奴竟敢质疑九公主的话,谁给你的胆子?还是说你背后另有人在?”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再清晰不过,碧玉难逃一死不说,只怕这还不是结束。柳儿吸了口气,如若这个时候她不能够表明立场,怕是就要落得和碧玉一样的下场了吧?

“碧玉,你是与我共同伺候殿下的,姐妹一场,我自然是知道你的为人,有什么难处你就快快说出来吧,殿下定然不会为难与你的。”柳儿走到碧玉身边,给她使了个眼色,悄声道:“再不说可就晚了,你想想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

碧玉面色一白,眼角余光看到赵瑾瑜充满了杀意的眼神,不由得张口就道:“是薛韶华薛小侯爷!”

“大胆贱~婢!竟敢污蔑薛小侯爷!”赵宝珠眼底划过一抹笑意,面上却声色俱厉道。

“奴婢没有撒谎,奴婢真的没有。”碧玉哭的满脸涕泪,语带急切道:“薛小侯爷说了,要奴婢寻个机会让他取得殿下的好感,再让奴婢坏了殿下您的名声。”

“他说了你就做?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赵宝珠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眼眶通红的看着赵瑾瑜道:“哥哥,你瞧瞧这狗奴才,竟敢吃里爬外,伙同外人害我?还有那薛韶华,我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何竟要这样害我?”

“殿下,奴婢都说了,求殿下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殿下开恩,饶了奴婢吧!”碧玉不死心的想爬到赵宝珠跟前,却被几个太监摁在角落里,重新堵了嘴。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让秦策立刻传信与我。”赵瑾瑜看了眼碧玉,仔细的叮嘱着赵宝珠,关于碧玉所说的那些话,有真有假,事情究竟如何还需要调查一番。如若真的有人在背后打珠儿的主意,就休要怪他不客气了。

“我知道了,哥哥去吧!”赵宝珠依依不舍的看了眼赵瑾瑜,暗道太子哥哥这个反应莫非是已经被薛梓画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迷住了么?若是真的,那么……她大概可能必须得要立刻马上弄死她了!

赵瑾瑜揉了揉妹妹的头,叫上秦策,出了内殿。

“今日你们做的很好,”软榻上赵宝珠嘴角含笑的看着殿里的众人,最后视线落到柳儿身上,“每人赏五两银子。”

“是。”柳儿福了福身,给几人都分了银子,安静的站在一边。

“今日的事本宫之所以不避着你们,好叫你们知道本宫并不是是非不分,善恶不懂的人。”赵宝珠抿了口茶,慢条斯理道:“本宫往日里和善,不太想计较你们私下里传的那些个闲言碎语,却并不代表本宫就什么也不知道。犯了错该罚,事情办的好自然就该有赏,好了,都下去吧!今后该怎么做,都自己想清楚。”

几个奴才瞌了头谢了恩,如临大赦的出了殿门,不怪他们如此惊慌,实在是今日的事……总感觉知道了有什么不该知道的,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个未知呢!

“你也出去吧,记住,任何人不得进来。”赵宝珠看了眼柳儿,淡淡开口。

如若所料不错,她落水的事情早已经传遍整个皇宫,说不定整个京城也都知道了呢!

距她醒来已经有几个时辰了,她家父皇那些个妖里妖气的爱妃恐怕就要登场探病了,尤其是沈梅溪那个贱人。

作者有话要说:先更一章,我慢慢的存稿,等魏男神那篇差不多了,就开始放存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