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地震了吗?”

奥克斯生命模控公司的职员经过a区大楼,地面一波一波震动,摆在地上的盆栽被震的移了位。

职员趴在地上听着震动频率,这个方向……

好像是库存室的位置!

东南方向一条往下直通的宽阔隧道,平常用来运输机器人的地方,隧道直通到底部,是一扇巨大的有些年头的铁门,使用的居然是二十年前的锁眼结构。

奥克斯公司到处都修缮的充满高科技感,可这扇门就像漂亮姑娘脱了衣服发现几个月没洗澡一样,和奥克斯公司格格不入。

此时这扇门正剧烈震动。

“砰——”

“砰——”

“砰——”

铁门突然鼓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包,仔细看去竟是真的拳头的形状。

里面的人居然直接想通过拳头的力量把这扇门打穿。

除了机器人,怎么可能会有人类能做到这样?

听到动静匆匆赶来的职员吓的面无人色,以为是库存室里的机器人觉醒叛变了,想到新闻上频频发生的s4000机器人伤人事件,有的职员赶紧打电话通知杰尼斯总裁,有的职员直接尖叫一声原地晕倒。

不知过了多久,那拳头击打多少下,也可能只是很短暂的一两分钟,门烂了,左侧的那面门被打飞出几米远。

库存室里一片黑暗,里面的人能看到外界,可外边的人却看不清里面。

所有人屏息等待,直至库存室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少女音。

“来个人打一下急救电话,你们的合作伙伴阿邦先生,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失血而死了。”

阿邦先生?

阿邦先生是谁?

职员们面面相觑,关键时刻,杰尼斯总裁及时赶到,和他同行的还有莉莉警员。

杰尼斯拨打了急救电话,他率先踏入了黑暗的库存室,等到眼睛适应了光线,眼前的一切让他心跳加速。

阿邦的脸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纵横的血流遍布他的全身,他靠坐在墙边,胸膛起伏微弱,小腿处明显的骨折,以及腰腹处正插着一把蝴蝶·刀,杰尼斯认得那是阿邦一直随身携带的刀。

怎么会这样?

“阿邦!阿邦!”

阿邦是他朋友的儿子,两人也踏入了同一个行业,可朋友却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他唯一的儿子,杰尼斯目露凶光,盯着蓝铂,他注意到了蓝铂新装的机械手臂,那是阿邦的产品。

一个小偷。

少年并没有在意杰尼斯的敌意,他蹲在阿邦身边,手法娴熟的替他简单处理了伤口,并撕下一块衬衫布条紧急止血。

“骨折的部位,只能去医院让医生处理了。”

少年墨绿色的眼瞳溢满诚恳的歉意,“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他。”

但阿邦招招要杀人,蓝铂也没办法。

蓝铂自己死了没关系,但他不能让尤嘉落到这种人手上。

少年身上的锐气和战斗的余韵还未散去,他身上既有自己的血,也有阿邦的血,事实上他也伤的不轻,但他还能站起来。

莉莉警员跑过来,将坐在地上的尤嘉扶起来,“小嘉,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调查线索的吗?”

尤嘉低垂着眼,风衣裙摆沾上了血污,金发凌乱的贴在脸颊两侧,,少女十分狼狈,可见在地下空间他们发生了怎样的混乱。

“阿邦先生想要抓我,蓝铂为了保护我和他打了起来,但阿邦先生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蓝铂就临时装载了一只机械手臂来应对他,杰尼斯总裁,我想买下那条手臂,你出个价吧,总不能白拿你们的。”

女孩十分礼貌,声音软软的,让人忍不住静下心来听她说话。

蓝铂之前的机械手臂属于他私自组装的“未录入”且涉嫌黑市淘货的嫌疑,但蓝铂现如今的新手臂正规厂家正规渠道,只要杰尼斯总裁同意她的购买,就算他在警局晃一圈,费鲁乔警长也没有以上次的罪名把他抓起来了。

“阿邦为什么会抓你?!”

尤嘉捋了捋自己凌乱的长发,无辜道:“阿邦先生他说他要把我抓起来做研究,好可怕啊,莉莉姐姐。”

尤嘉整个人缩在莉莉警员怀里,小脑袋一埋,莉莉警员立即张手抱住,温暖的怀抱替她隔绝了所有人的窥探。

杰尼斯还想再问,可应付他的只有莉莉警员公事公办的严肃质问:“难道你们公司还有人体实验?我想,等阿邦先生醒过来,请杰尼斯总裁和他一起来警局配合调查!”

事情在莉莉警员的插手之下,尤嘉和蓝铂几乎是毫无阻拦的离开了奥克斯生命模控公司,还要回了遗落在玻璃实验室走廊的轮椅。

在回去的路上,蓝铂将一份绝密文件递交给莉莉,而这份文件,莉莉刚刚在会客室看到一份封面一模一样,可内容却南辕北辙的假报告。

莉莉捏紧文件,明白这份文件的重量。

“你们一定是在查资料的时候被阿邦发现,才引发争斗的吧。”

尤嘉和蓝铂沉默。

莉莉警员严肃道:“你们放心,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会向上头申请对你们的补偿。”

尤嘉尴尬的笑了笑:“那倒不必……”

话未说完,莉莉的通讯申请响起,“费鲁乔警长?您结束了吗?嗯,小嘉?”

莉莉下意识看向后座坐立难安的少女,“小嘉和我在一起,她和蓝铂现在很不好,我要送他们去一趟医院检查下身体,好,我们在医院见。”

医院,处理室。

莉莉警员在走廊和费鲁乔警长汇报今日在奥克斯公司的事,将尤嘉和蓝铂的加入稍微润色了下说给对方。

隔着一扇并不隔音的门,尤嘉将莉莉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那番话或许能骗得过莉莉,却无法骗过拥有谎言探测仪的费鲁乔。

实话实说,还是继续依靠系统?

尤嘉两个都不想选。

“处理好了,回去记得不要碰水,禁食辛辣刺激性食物,三四天后再来拆线。”

“好,谢谢医生。”

少年看起来单薄,衣服脱了,该有肌肉的地方竟也有一层薄薄的肌肉,他披上衬衫外套,衬衫略有些宽大,看起来不太合身,配合那头细碎的黑发和清澈的绿眼睛,极具迷惑人。

像是走在街头的辍学少年,一头迷途的羔羊。

尤嘉也曾是被他迷惑的那个人,现在看来,人不可貌相。

蓝铂少年的身体机能,潜力无限。

尤嘉绝望的心底忽然冒出了点希望的绿芽,她眼巴巴望着蓝铂:“你能带着我从窗户跳下去不?我不想见费鲁乔。”

蓝铂:“……?”

这里是八楼。

尤嘉怕不是想和他同归于尽?

“我真的很想答应你,尤嘉。”

蓝铂清澈的绿眼睛顿时蔫蔫的蒙上一层灰雾,“我不是真正的机器人,如果是五楼,我能带你下去,就像在奥克斯库存室差不多的高度。”

更何况那里还有一层篷布做缓冲。

尤嘉死心了。

少年银色的手臂藏在白衬衫下,露出来的只有一只机械手,随着主人的意念而行动,它将尤嘉眼角的湿润液体拭去,又替她理了理毛躁躁的金发。

蓝铂印象中尤嘉一直是漂亮又干净的,她第一次这么狼狈。

是因为他?

蓝铂忽然想起在地下空间里的尤嘉,月色的能源粒子环绕下,金发少女宛若神明拯救了他,让他失去的右臂重生。

“你是因为帮我得到这条手臂,所以才不想见费鲁乔警长?”

少年清朗的声音里多了点别的东西。

尤嘉眯起眼睛与蓝铂对视片刻,她收敛了所有表情,少女鲜活的神情消失,仿佛酒红色的漩涡。

“你是我来到这座城市见到的第一个人,我信任你,我希望你成为我的双腿,代替我去做我做不到的事,蓝铂,我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同情或者善良才帮你得到这条手臂,如果你因此对我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情感,那么就当我从未做过这些事。”

话说的很直白,也很清楚。

哪怕蓝铂少年藏在心底的话压根没说出来。

可正因还没说出来,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如果他说出来了,那尤嘉可能连这段话都不会说。

她会直接消失在蓝铂的世界里。

少年眼底如湖泊潋滟的光肉眼可见的黯淡下来,他眨了眨眼,单薄的身体坐在床边仿佛一座雕像,半晌才开口:“我早就答应过你了,我会为你做任何事。”

尤嘉沉默,她驱动轮椅驶向门口,手指在接触门把的刹那,淡淡道:“我比你大两岁,如果你愿意,以后喊我姐姐吧。”

尤嘉打开门,走廊里,莉莉和费鲁乔听到声音同时看了过来。

身后,传来蓝铂少年轻轻的一句“姐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