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似曾相识的雨夜。

一辆黑色轿车行驶在403公路上,司机正是未考驾照但车技娴熟的蓝铂少年,雨点打在车窗上,刮雨器不停的工作,磅礴的大雨视线接近模糊。

他拨打家里的号码,显示无法接通,他又拨出克劳德叔叔的号码,无人接听。

尤嘉的……

蓝铂微愣,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他竟也没有问她的号码。

深更半夜,为什么都无法联系?

蓝铂握紧方向盘,下意识看向副驾驶。

小号能源收集装置被放漆黑的座椅上,月色的星河宇宙在小小的透明玻璃管中静静流淌,一圈一圈浅色的波纹带着人类听不懂听不到的声波向外扩散,凝视的久了,仿佛连心神都要被吸进去。

蓝铂立即收回视线,甩甩脑袋清一清思绪。

——

“这是能源收集装置,还记得我们之前去过的机器人处理厂吗?带着它过去,打开启动开关,大概一个小时,当红灯亮起,你就回来吧。”

“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如果你被人发现了,就毁了它。”

“我信任你,蓝铂,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依旧信任你。”

——

机器人处理厂,绵延不绝的垃圾山。

数不清的机器人残骸,总数超过百万的垃圾,一个小时,也仅收集到针管大小的能源。

希望能对尤嘉有用。

雨一直下,一直联系不上克劳德,他加快车速。

他从自家的小木屋前毫不停留的行驶过去,走了将近一里路,忽然又觉得不对劲,原路返回。

他穿上备用雨衣下了车,站在路边,茫然的望着眼前的景象,觉得既陌生又熟悉。

大雨也压不住的尘土飞扬在地面,小木屋成了一堆废墟,他昨天刚回家的克劳德叔叔拖着一具尸体经过蓝铂旁边,向他打了个招呼,“哟,回来了?过来搭把手。”

“啊?哦。”

蓝铂鬼使神差上去抱住尸体的脚,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刚走两步,蓝铂的手忽然一松,神色惊惧,闪电光线下惨白的脸能直接去客串惊悚片。

“他死了?!这是尸体?克劳德叔叔你杀人了?为什么?”

“尤嘉呢?”

蓝铂脑袋浑浑噩噩的,只看见克劳德往左侧方向指了指,他僵硬的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雨水朦胧的视野里,那棵百年梧桐树下,树干拴着一只羊打着喷嚏,尤嘉坐在树下,金发湿透了,上身披着一件克劳德的外套,正望着他们。

蓝铂抬脚就走过去,身后克劳德无奈的调笑声响起:“这小子,眼里除了那丫头已经没叔叔了。”

“是叔叔你太过分了!”

蓝铂跑到梧桐树下,摸了摸少女冰冷的脸和手,当机立断把她抱进车内取暖。

克劳德的外套也被雨水浸湿,根本达不到保暖的作用,蓝铂从后备箱里找出一条毯子,克劳德的外套被蓝铂随手扔到一旁,用毯子将尤嘉裹的严严实实。

尤嘉从头到尾沉默着,蓝铂的心仿佛泡在冷水里,“你是不是被吓到了?尤嘉,我没想到他会杀人,你看见了吗?快忘掉快忘掉!”

明明蓝铂自己被吓的脸色还没缓过来,却还在这里安慰尤嘉。

尤嘉转动视线,抿了抿唇角,给了蓝铂一个浅浅的笑容,“没事,蓝铂,有人袭击了我们,你的小木屋……”

“啊……反正已经破破烂烂了,如果不是尤嘉你后来修缮了一次,它早就在暴风中倒塌了。”

蓝铂墨绿色的瞳孔仿佛有水光掠过,他摇摇头,“只要人没事就好。”

说完,他忽然想起什么,从副驾驶将能源收集装置塞进尤嘉怀里,“你交代我的,完成了,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东西。”

蓝铂转身,尤嘉忽然捏住他湿漉漉的手,“小木屋会重建的。”

尤嘉知道小木屋对蓝铂的意义很大。

“它破破烂烂的,其实没有重建的必要,只是可惜了你新买的家具。”

蓝铂摇头,低垂的墨绿色眼瞳里透着清醒,“就算不是今晚,它也不会‘存活’太久,爸爸妈妈死了很久,其实我也不准备活过今年圣诞。”

这是他早就决定好的。

可那一夜,同样的雨夜,改变了一切。

“在医院里,你说的话,我永远记得,所以,我想继续活下去。”

蓝铂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所以小木屋不用重建了。”

尤嘉失明期间,她印象最深的是少年刚过完变声期的清朗活力,恢复视力后,尤嘉心里堆着事,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他。

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短发,湖泊似的墨绿色眼瞳,和同龄人相比,单薄的身躯,写满故事的右臂,让他多出了几分成年人才有的阅历和理智。

这栋屋子一定承载了他童年里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可同时也见证他孤独又残酷的前半生。

尤嘉说不清心头酸涩的情绪的是同情还是愧疚,她在想,所谓的剧情,是因为她的出现才会降临,还是说这本就是蓝铂少年的人生轨迹。

他是注定要经历这些吗?

如果尤嘉没遇见他,蓝铂即使生活的家徒四壁,会不会也不像现在这么糟糕?

大概,他会死在今年圣诞。

蓝铂关上车门,隔绝了外面的雨声。

很多事情无法感同身受,尤嘉也无法说理解之类的话。

尤嘉将怀里的能源收集装置握在手心,细长的手指勾起一头的圆环往外拉伸,“啵”的一声,月色的银河顿时倾泄在车内,远远望去,仿佛藏着一车的萤火虫。

系统。

【收到】

尤嘉舒展四肢,四散的能源碎粒受到极大的吸引力,疯狂涌进尤嘉体内,过程很短暂,尤嘉像一块干燥的海绵,这点湿润的水还没湿透表面就已经结束。

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叫嚣着饥渴,被一点甜头引诱起来,浑身躁动不安。

尤嘉花费极大的自控力,才将这份躁动压了下去。

尤嘉通过超能修复恢复了一点视力,耗费的是尤嘉的核心力量。

她必须要补充能源,才能保证这具身体常规修复速度如常。

否则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

“我还需要更多,更多的能源。”

尤嘉脑海中浮现出克劳德的菱形石头,那块石头和尤嘉吸收的能源碎粒不同,它所蕴含的能量很浓郁。

就像一杯稀释的橙汁与一杯浓缩橙子酱的区别。

不过克劳德怎么会有原石?

【你为什么不问他】

关于那颗原石,尤嘉心里已经大致已经有了答案。

尤嘉擦了擦湿发,目光透过车窗,看向蹲在小木屋废墟旁发呆的少年。

尤嘉仰靠在车座上,语气平淡:“蓝铂不一定知道克劳德的身份,对机器人来说至若珍宝的能源原石,他用起来完全不心疼,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

“他的身份。”

【筹码?】

“三分之一存款。”

【……你要什么。】

知尤嘉者莫过于系统也。

尤嘉:“我要这个世界除尤菲城外所有的能源原石,不会让你犯难,你只需要提供地点就行。”

【可以,但这必须要在你选择阵营任务之后】

“好。”

貔貅系统觊觎尤嘉的存款很久了,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就算告诉尤嘉能源原石的所在地,它也不亏,它和尤嘉,同生共死,尤嘉好过它也好过。

于是在双方默认的潜规则下,它十分爽快的开闸放水。

它倒要看看尤嘉怎么只凭借一颗能源原石就能猜出克劳德的身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