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真的信任他?】

不然呢,除了他,我又能去信谁?

在这座城市,尤嘉只认识三个人,蓝铂,费鲁乔,莉莉警员,哦,可能还多个克劳德叔叔。

你以为是选择题,其实是填空题。

费鲁乔出自巴尔托洛流水线,仅仅是这个身份,尤嘉对他的警惕就无法消除。

莉莉警员自来熟,看起来很亲近尤嘉,但依旧不可选,一个普通人类,社交圈庞大,不能选。

至于新出场的克劳德。

开玩笑呢。

这个男人眼里深藏的防备和敌意,也就只有蓝铂少年看不出来了。

潜意识里,尤嘉已经选择了她在这座城市第一个遇见的人。

其他人怎么看都不像靠谱的样子。

尤嘉拿起一个南瓜饼塞进嘴里,蓝铂少年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

自知之明尤嘉还是有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她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曾经的故人尤嘉不可能再联系,除非她想提前撞上巴尔托洛。

革命军首领是尤菲,而她现在是尤嘉,她不仅不能去联系曾经有关系的朋友,在身体恢复前,尤嘉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她在这里。

所幸,马萨市距离尤菲城很远。

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

尤嘉吃完了一块南瓜饼,觉得有点上头,明明只是南瓜和糖分的简单组合,经过蓝铂少年的手,美味到仿佛舌头在跳舞。

于是尤嘉又摸了一块塞嘴里,脑中思绪翻飞,腮帮子塞的鼓鼓的完全不耽误吃。

克劳德曲起指腹敲了敲桌子。

没反应。

少女身前忽然笼罩一片阴影,一米九的男人站在尤嘉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老烟枪似的低沉嗓音略有些性感,“喂,小丫头,你让蓝铂去干什么了。”

尤嘉不慌不忙吃着南瓜饼,酒红色的眼睛毫不退缩的和克劳德对视,即便男人的视线仿佛淬了刀似的锋利。

蓝铂的叔叔和蓝铂除了一双眼睛,其他的并不像。

这个男人身上有硝烟和血的气味。

和这栋温馨的小屋格格不入。

“你这是在关心他吗?”

尤嘉咽下最后一口南瓜饼,见这个家伙还在盯着她,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勉强开口:“抱歉,我完全没有要向你解释的意思。”

她驱动轮椅想回房间,可克劳德拦住了她的去路。

蓝铂十分钟前就离开了,这间小木屋只有尤嘉和这个男人,以这个男人的大块头,如果他想做什么,尤嘉毫无反抗能力。

她应该配合他。

但是,尤嘉不爽,她看他相当不顺眼,就像他看尤嘉一样。

尤嘉的视线缓慢的掠过克劳德挂在腰上的枪,洗到发旧的白衬衫,尺码小到紧紧贴着他的大胸肌。

这足以证明,上一次他在家留下衣服居住的时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

想到蓝铂少年单薄到能摸到肋骨的身体,尤嘉的语气糟糕极了,“你真的在关心他吗?那为什么蓝铂离开之前你不亲自问他?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不清楚,但对于你这个几年不回家,对侄子的生活和健康毫不关心的叔叔,我认为没有向你解释的必要。”

克劳德脸色黑的能拧出墨汁来,强烈的气场几乎扭曲了周围的空间。

尤嘉几乎以为他下一秒就要掏出枪指着她的脑袋。

可他没有。

“这是你。”

陈述性的语气。

克劳德打开手机屏幕,翻出一张照片递给尤嘉。

金色的数据网托着一个金发少女,拍摄角度十分刁钻,只露出三分之一的侧脸,似乎是偷拍,再往下一点几乎能看到少女的裙底。

尤嘉被这张照片的内容震惊了,这,这什么?!

哪个无耻之徒居然偷拍少女裙底?是当天楼下的群众吗?不对!就算有好事者偷偷拍了现场,可照片为什么会在克劳德手机里?

蓝铂的叔叔居然是那种网上冲浪时偷偷保存少女不雅照的流氓吗?!

重要的是,这张照片,多少人看见了。

要素太多,不知道先追究哪个。

总之先销毁再说。

尤嘉下意识要去拿手机,克劳德却忽然收了起来。

主动权因为一张照片的出现,突然调换了。

看见尤嘉吃瘪,克劳德找回了场子。

“小丫头,你太危险了,蓝铂跟着你只会被牵扯进无尽的麻烦。”

阅历深沉的老男人仿佛预见了未来,他晃了晃手机,哪怕就晃在尤嘉面前,尤嘉也不能跳起来打他的脸。

“除了我,还有很多人看到了这张照片,不论你在这座城市是为了躲谁,用不了多久,总会有人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你。”

太可怕。

太敏锐。

太聪明了。

明明才接触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从哪调查出来这么多讯息?

他们也才交谈几句而已吧?

这人真的只是单纯回家看侄子吗?

“……你这是威胁吗?”

“不,我说的是事实。”

尤嘉越愤怒,表情越温柔,小姑娘笑的甜甜的像棉花糖,一戳就能陷下去一个圈,“克劳德叔叔,你知道十几岁的年轻人统一特点是什么吗?”

“叔叔”二字被刻意加重了语调,尤嘉眼疾手快抓住克劳德一直在晃悠的手机,一字一句:“那就是,不让干的事情偏要去做!你猜猜,如果我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蓝铂,他是会离开我,还是继续留在我身边呢?”

她的上半身几乎离开了轮椅,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重量留在克劳德的手臂上,她紧紧攥着不松开,也笃定克劳德不会松开。

克劳德还没无情到把一个双腿不良于行的小丫头摔在地上。

“看来,谈判破裂了?”

尤嘉歪头:“你说呢,叔叔。”

陡然陷入寂静的小木屋内,被一道玻璃碎裂声打破。

尤嘉和克劳德同时看向发声地,窗外一片漆黑,看不清轮廓,窗户玻璃上一颗子弹嵌在玻璃中间,周围呈放射性波纹。

窗户是尤嘉新换的三层玻璃,坚硬度max,若是之前蓝铂少年的小破玻璃,此时那颗子弹已经进了屋。

下一秒,克劳德拽着尤嘉的胳膊,把她拉进怀里,整个人往后跳跃,躲在墙后。

而两人原来的位置,已经被射满了窟窿。

砰砰砰砰砰砰——

“我的玻璃!我的高级定制原创墙画!”

尤嘉的心在滴血,她从克劳德的怀里挣扎着探出头,可刚出头又被克劳德强硬按了回去。

他力气太大了。

“冲你来的?!”

“嗯。”

所以他不是回家来看侄子的。

他是逃命顺便逃到这里的吗?

所以,他哪来的立场指责尤嘉,他们分明半斤对八两。

蓝铂真可怜。

尤嘉勉强露出一只眼睛,“你太危险了,克劳德叔叔,你该离蓝铂远一点。”

原话奉还。

尤嘉承认,她是故意的。

“砰——”

一颗小型炮弹直接将整个客厅炸飞。

烟灰弥漫,尤嘉被克劳德护在怀里,然而口鼻还是被呛进了尘灰,不停咳嗽。

克劳德幸灾乐祸的低哑嗓音在上方响起:“这次,你的客厅没了。”

尤嘉:……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能不能有一天是安安静静岁月静好的?

回答尤嘉的是□□的子弹声,屋外的人看来是想360度无死角要克劳德的命,克劳德带着尤嘉回到卧室,关上门,将尤嘉放到床上,弯下腰,从床底抽出一个棕色皮包。

克劳德手中捏着一块月色的菱形石头,细碎的流光宛若宇宙星空在石头内部流淌,他将石头放进特制枪支中心的凹槽处,月色的波纹震动,两秒后又重归平静。

尤嘉下意识攥紧床单,视线紧盯着菱形石,“这是……什么?”

男人意味深长道:“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知道这是什么,那些人冲我来的,你待在这里别动,被误伤了我可不会愧疚。”

克劳德打开房门,正巧碰上一个穿的和当初的克劳德几乎同一个赛博朋克风格的蒙面男人。

两方几乎同时举起了枪。

尤嘉闭上眼,捂起了耳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