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边一道惊雷,黑蓝色的夜空低垂,仿佛伸手就能穿破笼罩上方的黑云,一望无际的原野,狂风四起。

这里地处偏僻,一条403公路是与外界交集的唯一。

最近的轨道公交也远在五公里之外,夜色越浓,漆黑的公路尽头,一道瘦小的身影越行越近。

雨点落下,从小雨珠到倾盆大雨不过一分钟。

又是一道破空惊雷,宛如流星的火红色陨石划破空气残生巨大的火光,“轰隆”一声,砸进一座破旧的小木房子里。

路上瘦小的身影浑身一震,加快了速度跑到小木屋前,这是他唯一的栖身之地,可正要开门的刹那,又犹豫起来。

几番纠结,还是开了门,如果是不速之客,他拼了命也要把敌人赶出去,这是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他死也要死在这里。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屋内一片漆黑,雨声雷声交杂,他听不清其他的动静,仰头向上望去,一个破烂大洞稍微倾斜点闪电的光亮,那一刹那,他似乎看到一抹红色。

好像,是血。

那人受伤了。

“这是我的家,你把我的屋顶砸坏了。”

他鼓起勇气出声,没得到回应也不奇怪,“你受伤了对吗?你可以在这里养伤,但是你必须要修好我的屋顶!”

说完,他似乎有了底气,小心翼翼迈出一步,走向屋中央。

老旧腐朽的屋顶木板四散在地,雨水压下了飞腾的灰尘,雨幕中,仿佛低低飘着一层白色的薄雾。

搬开木板,他往下摸了摸,满手黏腻,血腥味混合着水汽蔓延,下一秒,他摸到了一个柔软冰冷的东西,他愣了愣,大着胆子往外拉了拉。

微弱的光亮下,是一截苍白的纤细手臂。

【叮!检测到降落地点,东经119°北纬37°】

【检测到玩家分体,正在修复中……修复失败】

【账号尤嘉第二次激活】

疼……

好疼……

想动,动不了,连力气都失去了,只余下一丁点理智。

尤嘉恢复意识时铺天盖地的剧痛袭击了她,令她喘不过气,眼睛看不见,她听见了雨声,“感觉”到她面前似乎有个人。

那个人拉着她的手,似乎想把她从废墟里拉出来。

尤嘉皱着眉,她不知道这人能不能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她想说话,但她暂时无法说话。

“咔嚓”。

尤嘉的手脱臼了。

“对不起!”

尤嘉深深吸了口气,嘴唇因为过度用力而抿成一条紧绷的线。

“我只是想拉你出来,但你受伤太严重了,我不是故意的……”

像晴日向日葵一样朝气的少年音,大概比尤嘉还要小两岁的样子。

听他声纹波动,应该是个人类。

机械人可没有这么丰富的语调情感。

意识到这一点,即便对方拉断了她的胳膊,尤嘉也没多少心思去生气了,多亲切啊,尤嘉已经很久没见到真正的人类了。

真好。

系统,兑换两点体力值。

【叮!账号尤嘉赊账两点体力值!】

【叮!体力值已到帐,您已欠款10002分】

草,是一种植物。

真抠。

两点体力到帐,尤嘉终于稍微摆脱了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无力感,但也仅能从废墟中挣扎出头而已。

“拉我。”

尤嘉一出声就被自己破铜锣似的声音吓了一跳。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嘶——”

好疼。

那个家伙是变态吧?

她怎么不记得把他养残了?

明明根正苗红的乖宝宝来着。

尤嘉说不清此时翻涌的心绪,任谁被一手创造出来的生物背叛都不会比尤嘉好到哪去。

那是尤嘉倾注最多心血的一个机械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被尤嘉装载人类情绪程序的机械人。

他是她的孩子,她的助手,她的伴身,她的成功,显然,她的成果太过于优秀,以至于对创造他的“母亲”起了杀心。

吾儿叛逆伤透母心。

尤嘉牙齿咬的咯吱响,她现在看不见,并不知自己此时仿佛从血池里捞出来,配上这么一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仿佛影视剧里虎落平阳的大反派,如果再配上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那就更像了。

察觉到面前的少年似乎在犹豫什么,尤嘉平缓呼吸,下意识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尤嘉,只要你听从我的命令,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这番话尤嘉对很多人说过,简单粗暴但很有用,尤其对付没钱没权又心有不甘的人有奇效。

有那么一瞬,世界只有雨声和两人的呼吸声。

过了很久,尤嘉才听到少年没什么起伏的回答,向日葵的朝气瞬间降温成霜露:“蓝铂。”

尤嘉:“……嗯。”

好像翻车了。

蓝铂默不作声把尤嘉拽出来,骨头脆弱的咯吱声混杂着雨声,尤嘉不想去听自己又断了几根骨头。

那是证明尤嘉丧家之犬的声音。

尤嘉忍受不了埋头在蓝铂的胸口,听着少年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有一瞬,少年的心跳加快,一会儿又恢复平静,好像错觉。

少年并不健壮,身上既不柔软也不沉稳,甚至还能膈到骨头,但尤嘉很轻,抱起来很容易。

“你有钱吗?”

少年轻声道:“你需要治疗,但我可能没办法帮你什么。”

说起来有些羞囧,但简陋的小木屋,一眼望到底的空间,寥寥几件家具,充分说明了少年并不富有,或许负担不起医药费。

尤嘉:“!”

等等……尤嘉忽然意识到什么,她死了她的钱怎么办。

不对!!!!

草!!!

她的钱!!!

巴尔托洛!!

尤嘉情绪波动的厉害,两点体力值正好此时消耗干净,还没来得及同蓝铂说什么,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失去她的财产,比被巴尔托洛捅一刀还要痛苦。

她失去的财产被巴尔托洛完美继承这件事加上被巴尔托洛捅一刀,简直双倍痛苦!

她为什么多长一个心眼,把财产上传到系统,变成积分喂给貔貅系统也比被巴尔托洛继承好啊!

至少系统不会反手给她一刀!

岂止是一刀!

最后的尤嘉几乎成个窟窿了!

人间惨剧。

尤嘉醒来时,她已经身处这间破败的小木屋,四面漏风的空间,不知何处来的风裹挟着刺骨的冷意,尤嘉是被冷醒的,单薄的被套盖在她的身上,几乎起不到保暖的作用。

【叮!修复进度20,启动备用能源核心】

仿佛多给了一口气,尤嘉终于活了过来,她撑起身体,斜靠在床头,恢复进度太低,尤嘉暂时无法通过扫描来看看这个房间。

不过不看也知道,应该是家徒四壁。

“你醒了?”

救了她的蓝铂少年端着一碗热奶,他坐在床边扶起尤嘉,将她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前。

尤嘉嗅到了一股腥膻味,她别开脸,沙哑的声音还未完全恢复,“这是什么?”

“后院养的羊,挤出来的奶。”

虽然第一次见面不是太愉快,但蓝铂少年还是将家里仅有的好东西都给了尤嘉。

尤嘉整个人缩进蓝铂怀里,试图离那一碗奶越远越好,“现挤的?杀菌了吗?”

尤嘉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羊妈妈乳粉色的咪咪,嘴唇发抖,“我能不喝吗?”

蓝铂:“……”

少年的沉默透着一丝丝窘迫,他似乎才意识到他以为的好东西,对眼前这个从头发丝到脚趾都无一不处不精致的女孩来说,是“不卫生”的。

浓稠的羊奶散发出的膻腥味足以劝退任何一个女孩子,当然,好这口的勇士除外。

“我并没有嫌弃的意思。”

尤嘉不想让这个救了自己的少年对自己好感为负,稍稍补救了一句。

“我只要一碗汤暖暖就好,谢谢你,我会补偿你的。”

尤嘉看不到的地方,蓝铂少年喝光了碗里的羊奶,其实他也不是很喜欢羊奶的膻腥味,可是对受伤的人来说,它很有营养。

这位从天而降来历成谜的女孩子,似乎很不喜欢欠人人情。

这已经是她和蓝铂说的第二次含有交易意味的话了。

“可是……你有钱吗?”

蓝铂发誓,他这句话真的完全没有半点别的想法。

但金发少女却肉眼可见的整个人丧了起来,她低垂着头,紧闭的双眸似乎沁出了湿润的液体。

“我的钱……我破产了……”

蓝铂慌了,手足无措,“唉,你怎么哭了?没关系的,你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

少女抱着被子歪倒在一旁默默啜泣,整个人笼罩在一片人生绝望的阴影中。

“其实我也不喜欢喝羊奶,我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好吧,我不该问的,虽然家里很穷,但我努力让你吃上你喜欢的食物!真的,别哭了……求你了……”

蓝铂少年短短十几年人生,第一次如临大敌,女孩子的眼泪比任何武器都要凶猛。

“不……”

尤嘉细碎的声音从被子里透出,“如果连金钱这方面都要依靠别人,那么我尤嘉才真正是丧家之犬。”

金钱,就是尊严。

命可以不要,尊严不能没有!

尤嘉在小木屋将身体养到可以出门的时候,就立即拉着蓝铂去市中心。

雨水顺着坡度淌进下水道,天地之间一层薄薄的淡蓝色雾霭,大厦上透明光屏播放着娱乐新闻,新世界机械集团旗下s4000型号家政机械人爱上主人,关于机械是否应该装载情绪程序又被大众拎到桌面讨论。

蓝铂乘坐7路轨道公交到达站点,两扇车门同时打开,站台上,身穿蓝色家政制服的机械人踏上另一节车厢,长相流水线的机械人一排排条列有序站在车厢内,隔着车窗玻璃无机质望向窗外。

蓝铂的视线跟随着轨道公交,直至那群机械人的蓝色身影消失在视野里,他转过身。

“垃圾!垃圾!请遵守公共规则第36条!违者罚款100!”

路边的圆筒环保小机械挥舞着螃蟹似的爪子,拦在一个男人面前,眼睛的部位闪烁着红光。

“够了!我只是扔根烟头而已!滚开!”

男人一脚将圆筒机械人踹倒,骂骂咧咧走远。

“垃圾!垃圾!”

圆筒机械人的眼睛望着地上的烟头,红光闪烁频繁,声音急促,忽然一只机械手拾起烟头,扔进垃圾桶。

圆筒机械人的红光停顿,转变为蓝光。

它在原地转了两圈,随后根据地图路线沿路继续往前行进。

“蓝铂?”

蓝铂转过身,前几日连说话都没力气的女孩子,此时已经能独自一人出门。蓝铂的目光从她那双蒙着黑布的眼睛划过,灿金色的长发,发梢微微打着卷,墨绿色的蕾丝长裙,一双浅口小皮鞋,她很虚弱,长袖长裙掩盖了几乎裹满全身的绷带,这迫使她挺直着脊背,靠在银色轮椅上,膝盖上盖着一张米色的毯子,微微仰头望着蓝铂的方向。

即便替她第一次擦脸时就清楚这个神秘的女孩有副极娇美漂亮的面庞,但此时站在阳光下,整个人像教堂里的彩色壁画,似乎在发光,像天使一样。

蓝铂快速低下头,耳尖微红,不过想到女孩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又慢吞吞的抬起头。

“我在看环保机器人。”

女孩嗤笑:“一个笨重的小家伙有什么可看的,走吧,我们还有事要做。”

银色轮椅仿佛听懂了尤嘉的话,利落转头,蓝铂立即跟上去。

明明是蓝铂捡她回来,可日常相处,仿佛尤嘉才是那个占据主动权的那个。

蓝铂很想问她以前见过环保机器人吗?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但又怕触及到她的伤心事,压下好奇心不问。

他还算聪明,不难猜出来,女孩的一身伤肯定从某个危险的地方奋力逃出来导致的。

这个世界远没有宣传广告上说的那么美好,太多黑暗藏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只有一些幸运值e的可怜虫为此献祭了他们的人生。

就像他。

一辆货车装着尤嘉购买的家具驶离市中心,行向偏僻的地区。

尤嘉不仅修补好了蓝铂家的屋顶,还出资装修了那间一贫如洗的小木屋。

仅仅是报答蓝铂收留她的话,尤嘉做的已经够多了。

少年不喜欢平白受人恩惠,所以在小事上对尤嘉格外宽容,大概这就是明明是客人,但尤嘉的态度比蓝铂本人还占据主权的原因吧。

“尤嘉,我去超市买了些菜,你喜欢吃什么?”

装修工人走后,明亮的小屋只剩尤嘉和蓝铂两人,蓝铂替尤嘉擦了擦手和脸,血色淤痕从被衣服遮挡的地方露出一角,蓝铂知道,衣服下的伤要严重得多。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撑过来的,居然还能出去购物。

蓝铂一时有些怀疑人生。

“随便,我不挑食。”

尤嘉喝口蓝铂泡的咖啡,适当的苦适当的甜,很有巴尔托洛的手艺。

嗯,她为什么又想起了那个变态。

那个家伙应该回焚化炉重造。

尤嘉嘴角绷紧,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底哪条程序出了错。”

偏僻荒野的小木屋里,两人安安静静用着饭,远在另一座城市,市警局很快收到了辅警传来的消息,塞尔维一家模控生命工厂发生小范围动乱,s4000型号机器人大批量走失。

一封加密文件躺在局长的办公桌上,关于s4000型号家政机器人程序出错的分析报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