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09的外表和市内袭击人类的机器人一模一样, 谁会想到她会因为一次意外得到了拯救,并且幸运的得到了进化的机会。

这个世界,能做到这一步的科学家寥寥无几。

而他们都不可能会来到马萨市这个籍籍无名的地方。

109刚将尤嘉从车上抱下来, 少女柔软轻飘飘的重量在怀里像片羽毛, 109唇角的弧度翘起, 还没说一句话,系统警报系统在她的界面疯狂警告。

警告!警告!

机器人额角安稳的蓝色迅速转变为红色, 疯狂跳跃。

强烈的危机感陡然袭上109的感官,她的意识被强行拽入一方绿色数据流的空间,双目空洞,无机质的棕色眼瞳掠过一道绿色的电流。

怀里的尤嘉察觉到109的紧绷, 问道:“哪里不对劲吗?”

109无法说话, 她被一道存在感极强的高等生命锁定了,对方以绝对强制的强悍侵入了她的虚拟数据网, 并监控她的一切活动。

但凡她有任何轻举妄动,位于瞄准十字中心的她绝对会被一枪爆头,不, 比一枪爆头摧毁的更极致一点, 那个人会直接碾碎她。

比起人类, 机器人的世界里简单粗暴,实力决定一切。

家政系列是最低层的一种。

他们没有战斗系统, 没有学习系统,出厂时,他们的程序中就写好了既定的一切,不会新增, 他们是为了照顾人类日常生活而诞生的种类, 即便依靠着比人类强大的体能和力气能在和人类的战斗中取胜, 但真正遇上了高等生命,只有顺从的资格。

她此时唯一能做的是直接休眠,等待不远处那位神秘的机械生命拿走他的战利品。

真不甘,她除了等待,做不了别的,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尤嘉小姐,对不起,帮不到你的忙了。

“109?”

尤嘉很快察觉到眼前的机器人奇怪之处,她双手按在109的肩膀上,目光透过109的肩膀看向她身后。

三米开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机器人,他比费鲁乔还要高一点,大概已经超两米了,面容轮廓十分板正,一眼看上去就像个老实人,鼻梁上架着一幅眼镜,绝对是装饰品,机器人不可能近视。

他的头发很短,因此尤嘉清楚的看到他额角的光圈是蓝色的,十分恒定,这是尤嘉看到的第二个蓝色恒定的机器人,第一个是费鲁乔。

不过……他的制服好眼熟。

“是你控制了109?”

机器人中,有精神控制的个别吗?

其他科学家不知道,但尤嘉从未生产过这类,因为太过可怕,仅仅是想一想就觉得脊背发寒,她情愿被巴尔托洛凌迟,也不想被精神控制。

他没回答尤嘉的问题,只是抬起手看了看时间。

尤嘉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这个机器人腕上的表。

尤嘉:……

嗯,有钱人。

他看起来像是在等人,尤嘉虽然赶着去通关,但也不差这一会儿,于是沉默的陪着他一起等。

其实也没多久,大约五分钟后。

费鲁乔从旁边一栋高楼上飞跃而下,落地时炸起一圈灰尘,银色的发折射出月色的光泽,他背对着尤嘉朝着那个奇怪的有钱机器打了个招呼。

“谢谢啦,维斯顿~”

尤嘉此时终于想起来他是谁。

只是那时她的视力还没回复,根本认不得这个当时和费鲁乔一起私闯民宅的机器警官的样子。

“既然是熟人,那就拜托解开109的控制吧!她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费鲁乔转过身,笑眯眯道:“稍等哦,维斯顿,找到了吗?”

尤嘉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而且这奇怪的感觉来自于那个沉默的眼镜机器人。

维斯顿推了推毫无度数的眼镜,“嗯,这个机器人保持理智的原因。”

尤嘉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手指下意识抓紧了109的手臂,费鲁乔银色的视线看似在笑,可却毫无温度,这种虚假温情的感觉让尤嘉想起了巴尔托洛,一时心跳加快,难以言喻的心慌。

“你在通过我看谁呢?小姑娘?”

费鲁乔的声音轻缓像是怕吓到脆弱的少女,但是前有直觉超强克劳德,后有敏感度超标的费鲁乔,尤嘉吓的简直快原地爆炸。

偏偏此时维斯顿冷不丁曝光:“她具有使低等机械进化的能力,暂时不清楚具体操作原理,但没关系,我可以入侵她的精神系统,只是人类太过脆弱,可能承受不住疯掉也不一定。”

费鲁乔皱起眉,他盯着维斯顿:“你是故意的吗?”

维斯顿语气平淡毫无波澜,一字一句仿佛在蹦豆子,“我只是在陈述目前情况下的最优解决方案。”

“你已经吓到她了,维斯顿~”

费鲁乔走到尤嘉身边,大手轻轻拍拍少女颤抖的肩膀,身材高大到足以遮挡所有光线的机器人弯腰凑近她的耳边:“我不会让维斯顿伤害你的哦,只要你乖乖听话,别怕别怕,正义的费鲁乔警长会保护你的!”

尤嘉把脑袋缩回109的怀里。

你浑身上下哪里能看出正义啊!

人类的希望如果在这种警察手里,他们会哭的啊真的会哭的!

但是,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似乎不容尤嘉有别的选择。

“你会保护我吗?”

尤嘉可怜的抬起脸,湿润的红瞳一刹那吸引住人所有的心神,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瓷白的肌肤落下,费鲁乔的视线随着那滴泪摇摇欲坠在女孩精巧的下巴尖,费鲁乔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真奇怪。

他的机械心,也会颤吗。

费鲁乔漫不经心的想着,但却很热情的将尤嘉从109的怀里抱了出来,双手颠了颠,“当然!保护居民可是我们的责任,维斯顿刚刚出差回来就被我抓来做事了,所以他不高兴,你可以当他是空气。”

尤嘉缩成一团被费鲁乔跟玩球似的上下颠了两下,他的怀抱不像109那样温暖,冷的让尤嘉打了个冷颤。

她没有说话,因为这种时候多说多错。

他抱着尤嘉往回走,“维斯顿~那个垃圾就交给你了哦。”

垃圾?

是指109吗?

“别!109是我的东西,你能不能别让你的同事伤害她?”

费鲁乔歪了歪头。

维斯顿最终将109送去了处理厂,费鲁乔虽然看起来脾气好说话温柔的样子,但他归根究底还是个冰冷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机械。

那双与巴尔托洛一模一样的银色眼瞳,整日里总是弯起的眼眸深处,除了无机质的冷漠,那片荒芜的雪地里找不到任何有温度的存在。

被他表现出来的虚假所骗到的有多少人,这个家伙就有多可怕。

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在凌晨时分迎来了三位特殊的客人。

夜班经理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个需要低头才能进快餐店店门的机器人,他走到柜台前点了一杯水。

夜班经理:“……抱歉我们的菜单上没有水……啊,可以赠送给您!”

第二个客人是个过分漂亮的少女,夜班经理再没见过比她可爱更漂亮的女孩子了,以至于他第二眼才注意到那个存在感极强的银发机器人,马萨市让人又爱又恨的费鲁乔警长。

夜班经理颤抖着声音问道:“今天在快餐店有抓捕任务吗?”

费鲁乔:“没有哦~”

夜班经理喜极而泣:“那真的太棒了!”

费鲁乔:……

“她是警长的女朋友吗?真可爱!什么时候结婚?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样子?怀孕了吗?那需要好好休息啊!我老婆当初怀孕的时候也是连路也走不动,因为太瘦了所以耻骨分离,看起来这位小美女大概和我老婆是差不多的症状……”

人类越紧张废话越多,这个无辜的人并没有发现尤嘉的双腿残疾。费鲁乔饶有兴致的听着这些废话。

尤嘉满脸黑线,她看起来像怀孕的吗?明明109之前还说过她腰特细来着。

眼见着这位经理下一句可能就是帮他们宝宝取名字了,尤嘉打断了他的话,“一份蟹黄堡和一杯橘子汁。”

尤嘉掏出手机付款,幸好她还带着手机。

【剧情进度90,账号尤嘉触发备用通关路线,已记录】

【真奇怪,这都行?你准备怎么通过这两个机器人完成任务?】

尤嘉面不改色,没有回应系统的问题。

有克劳德的前车之鉴,她不确定那位拥有特殊精神控制能力的维斯顿能不能察觉到系统的波动。

一个卫星之眼谎言探测仪和一个精神能力者,这对组合是碰巧组成的吗?

简直就像是……为刑讯而诞生的两个人。

不论他们的组合是不是巧合,但他们今夜出现在她面前,绝对不是巧合。

“费鲁乔警长今晚不工作吗?”

“有莉莉在,没问题!小姑娘孤身一人带着一只低等机械,不怕被杀吗?我在这座城市的同乡可就只有你了,小姑娘要是死了,那我得多孤单~”

尤嘉看向维斯顿:“难道维斯顿警官不是警长的同乡,我还以为你们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说起来维斯顿警官也不像是本地的……”

毕竟马萨市最高科技奥克斯生命模控公司只生产家政系列。

维斯顿目不斜视喝着水。

费鲁乔单手托腮,侧身凝望着坐在最里侧的尤嘉,“维斯顿两年前才来到尤菲城,尤菲科技集团招募人手,维斯顿慕名前来应聘,嘉嘉在尤菲城是哪个区的人呢?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

气氛不知不觉异常胶着。

费鲁乔看起来在聊天,实际上每一句话都在给尤嘉挖坑。

他的天赋使他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心机力气,他只需要问出问题,是真实还是虚假,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

尤嘉眨了眨眼睛,和费鲁乔对视着。

他在怀疑她。

他肯定知道今夜狂化的机器人是冲着她来的。

所以对于尤嘉自述的尤菲城居民,他想知道的更多了解的更仔细,以此来判断接下来的做法。

小小的长方形快餐桌,暖黄色的水晶球悬挂在天花板,店内只有夜班经理和在角落的他们三个,以及墙壁上挂着的多媒体直播,光屏上是前线记者冒死传来画面。

一切都还没结束。

只是这里异常安静。

尤嘉的位置,左边是费鲁乔右边是玻璃墙,她的对面是维斯顿,三角夹击,而唯一空出来的后背,因为尤嘉双腿失去行动力的缘故也根本没有用处。

维斯顿盯着杯子里的水,似乎没在看尤嘉,可比起笑眯眯深不可测的费鲁乔,尤嘉更忌惮对面这个一脸老实像从头到尾忽视她的机器人。

她清楚,她接下来说的话,不仅决定了她的生死,还决定了她是否能更完美快速的通关。

二周目比起一周目难度上升不止一星半点。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她甚至还没开始阵营任务。

尤嘉眼底一丝丝疲惫,思维却前所未有的清晰。

在109被维斯顿送走之后,她想到了新的通关的办法。

失去一个109,她还有一个费鲁乔,而显然,她更相信巴尔托洛流水线的战斗力会将她的胜算直接从三七开,变成百分百。

只要她能在下面一段话中,彻底取信他。

谎言探测仪?

对不起,就算没有系统,你也无法看穿我的一切。

“我来自尤菲城,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调查十一年前第九区大范围铬中毒事件,生还者名单中有一个叫尤嘉的小女孩。”

维斯顿看了眼尤嘉。

十一年前第九区铬中毒事件是真实发生的,当时政府立即下令封锁第九区,甚至动用了军部力量,封锁时间足足有十日,十日后,当医生团队从第九区出来时,生还者仅有不到二十个人,这二十个人的名单中,确实有一个叫尤嘉的。

当时的信息留存到现在,虽然不及当下时代的全面,但简单的外貌依然记录了下来。

金发,红瞳。

一模一样。

“我的双腿和双眼也是在灾难中严重受损,但在不久之前,我的视力恢复了,因为我使用了一种十分神奇的药。”

尤嘉摊开掌心,少女软嫩白皙的掌心中,躺着一枚米粒大小的月色碎粒,在天花板水晶灯的耀目灯光下,依然散发着足以夺取所有人视线的柔和光芒。

看到这个,费鲁乔银色的眼瞳微微睁大,神情稍显认真了点。

“原石碎片?”

尤嘉点头,“对,我意外从一个机器人身上得到的。”

“你使用了几片?”

尤嘉作出回忆的神色,皱起眉头:“蓝铂替我收集了一些,不太清楚。”

如果说的太仔细,反而会引起怀疑,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不了解的未知力量,应该是半知半解才对。

糊涂一点,费鲁乔反而信。

更何况,她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

不过费鲁乔居然没对她使109程序进化这个问题追根究底,令尤嘉十分意外。

他在乎的似乎只有尤嘉的身份,而不是她有什么奇怪的能力。

“是真实。”

只是,说出这句话的不是费鲁乔,而是维斯顿,他喝完了那杯水,起身,去柜台续杯,尤嘉的视线跟随着维斯顿的身影,柜台旁边有个直饮机。

直饮机。

尤嘉这回是真的在回忆了,她进来时,在柜台旁有看到直饮机吗?

“你发现了?”

男人低哑磁性的性感声音突兀的钻进尤嘉的耳朵,她吓的直往后撤,却忘记她身后根本空无一物,费鲁乔也没想到尤嘉反应那么大,连忙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银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居然有点像猫。

“我是鬼吗?小姑娘,你正义的费鲁乔警长可是一直在保护你!为什么你听到我的声音就像听到鬼在说话一样?!”

尤嘉嘴角一抽,“对不起……”

因为你突然正经了下,简直更像巴尔托洛真是对不起啊!!!!

“你为什么说我发现了?我发现什么了?”

费鲁乔某种程度上确实算是好脾气,他并没有计较尤嘉的不礼貌,他背靠在椅背上,双手垂在下方,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这是真实,还是虚假,嘉嘉小朋友答对了没有奖哦~”

尤嘉心中陡然一紧。

与此同时店内突然停电,世界陷入一片漆黑,然而维斯顿和费鲁乔的身影奇怪的清晰可见,仿佛黑暗并没有吞噬他们。

维斯顿端着水杯走到座位,他刚坐下来,面前的桌椅从漆黑的阴影中突然挣脱出来,只是黄色的快餐桌椅变成了木头做的。

尤嘉立即看向身侧的玻璃墙,玻璃墙还是玻璃墙,只是她在墙外,而不是墙内,快餐店24小时营业,熟悉的夜班经理站在柜台前,发现尤嘉在打量他,回以客套的微笑。

尤嘉的呼吸慢了。

并不是她吓到忘记了呼吸。

而是她需要放缓呼吸,才能压抑自己因为极度震惊和恐惧的心。

我创造了他们,却从未见证过他们的成长和进化。

事实告诉尤嘉,他们已经成了远超她想象中的存在。

刚刚的一切,居然是幻觉?

她刚刚幸好没有联系系统。

那巴尔托洛以及集团里的十二管理者,是不是也变了?

尤嘉一想到还有十三个这么恐怖的巴尔托洛,顿时有种想把自己回炉重造的冲动。

接下来的发展都很顺利,费鲁乔和维斯顿自动补足了剩下的解释。

比如幕后之人为什么控制机器人冲着她。

原石不论在何时何地,价格高昂,稀少难得,目前只有尤菲科技集团手握一座藏满原石矿的山脉,其余的在市面上,指甲盖大小都能卖出天价。

原石早就在医疗领域研究出了价值,只是因为价格过于高昂才没被普及。

如果尤嘉因为吸收了过多的原石碎片,导致她本身成为一个移动的能源充电站,会被人盯上也不稀奇。

尤嘉静静听着他们的讨论,想着接下来就是引出那句话,少女刚想开口,身旁的费鲁乔警长忽然站起身。

“正义的费鲁乔警长是绝对不会放过危害市民安全的邪恶份子!”

尤嘉:……

嗯,不用引了。

费鲁乔的正义之魂已经完全被燃烧了起来。

啊,好刺眼。

“你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半个小时了,‘正义’的费鲁乔,截至目前已经死了386个人类,啊,又死了一个,387了。”

维斯顿古板无波的声线里,居然听出来嘲讽的语调。

尤嘉默默鼓掌,他说出了尤嘉不敢说的话。

真棒。

“……啊,对了,维斯顿警官,如果刚刚那是你制造的幻觉领域,那么我付的钱到哪去了?”

她可是还记得她买了蟹黄堡和橘子汁的!

维斯顿沉默的盯着尤嘉。

尤嘉茫然回视。

维斯顿默默掏出了手机给尤嘉买了蟹黄包和橘子汁。

……原来到维斯顿的账户里去了。

黑心警官,人类警察落到这种机器人手里已经彻底没前途了。

费鲁乔根据尤嘉提供的地址一边吃着蟹黄堡一边赶过去执行正义。

身旁的维斯顿忽然开口:“要去看看吗?”

尤嘉:“可以吗?”

维斯顿点头。

“那可能麻烦维斯顿警官了。”

维斯顿双手穿过尤嘉的背后和腿弯处,将她抱起,隔着黑色的笔挺制服,45°的恒温贴心关怀逐渐熨贴少女因夜露而冰冷的身体。

真是久违的温暖。

然而尤嘉完全不敢放松下来。

她情愿在费鲁乔怀里打盹,也不想在维斯顿的恒温怀抱中出神。

精神控制能力者,永远的杀器。

他居然能毫无察觉的制造了一场精神幻觉来监控尤嘉。

维斯顿选了一处绝佳的观战地点,具有良好视野,却十分隐蔽不容易被发现,富江花园人工湖东侧一栋教堂顶部,教堂顶部有个巨大的古朴圆形钟,秒针分针每一次移动,零件发出异常悦耳肃穆的声响,穿透墙壁,来到尤嘉的耳边。

宗教信仰在这个世界已经濒临末路,这栋教堂墙壁上满是斑驳的痕迹,充斥着岁月的气息。

尤嘉的思维顺着秒针规律的动静,开始发散,甚至都没去注意看远处的费鲁乔,和那个在阳台上只能瞧见侧影的男人。

她没来。

她又逃走了。

在见到费鲁乔那张脸的刹那,怀揣了一整夜的复杂情感沙子般倾泄干净,胸膛中空落落仿佛只剩下一具无用的躯壳,那汹涌的几乎快将他整个人吞没的仇恨和不知名的期待雀跃,瞬间转变成厌恶。

“为什么是你……”

“巴尔托洛。”

男人呢喃着,易拉罐在他手中已经被攥成一颗金属球,他身旁眼睛还没装回去的水宝宝瑟瑟发抖的纠正:“他不是巴尔托洛吖。”

水宝宝怀疑主人得了巴尔托洛综合症,以至于看谁都像巴尔托洛。

明明那个人连十二管理者都不是,只是有一张和巴尔托洛相似的脸而已。

主人又犯病了,病的不轻呢。

“不,他是。”

迭戈忽然失去了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即便他一个人掀起了一场机器人狂化行动,但对他来说,只是随手而为。

他只想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她。

那张照片,那面侧脸,还有那熟悉的庞大细密的数据网。

她化成灰他也认得,但还是想见一面确认一下。

可她没来,一如既往的狡猾。

“她为什么没来呢?”

“因为你要杀她吖!”

“可她上个月还跟我打电话说想我了。”

“只是欺骗吖!”

“下个月是我的生日,她会来吗?”

水宝宝沉默了。

男人低头:“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水宝宝哭了,“主人的生日三个月前已经过了吖!”

这回轮到男人沉默了。

天际的太阳一点一点跃出水平面,森冷的风刮起男人深蓝色的发,藏在碎发下一根细小的麻花辫,垂在身后像一条小尾巴。

这是个年轻的男人,甚至相貌过分的秀气,可却有双死寂的眼睛,仿佛垂垂老矣,泛着死气。

“我暂时不能露面,你去跟他打。”

突然被点名的水宝宝露出了茫然的眼神,迭戈皱了皱眉,抬手将被它含在嘴里的眼珠子塞了回去。

“主人,人家不是战斗那挂的吖。”

迭戈:“哦,我忘了。”

水宝宝:???

费鲁乔行动的速度很快,蟹黄堡刚吃一半,他就已经出现在阳台上,烈风吹起他的银发,黑色的制服在天际缓慢升起的橘红色日出光线中镀上了一层红色的微光。

他像猎食的鹰隼,投下漆黑而压迫的阴影。

“唔……始作俑者居然是……一只……熊?”

准确说是一只机械熊。

费鲁乔的视线掠过机械熊庞大的身躯,一道穿着白衬衫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然而费鲁乔并没有去追,笑弯了眸的银瞳紧紧注视着机械熊,银色的光流在眼瞳中一闪而过,扫描结果让他浑身烧起了战意,沸腾的火焰几乎化为实质。

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哪有战斗系机械更吸引人?

费鲁乔快热起来了!

“……变态。”

维斯顿突然道。

尤嘉惊悚的看向维斯顿,“你真敢说。”虽然是事实。

“幕后黑手都走了,你看到了吗。”

尤嘉摇头,“我刚刚有点走神,我只看到那只熊,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你要去追吗。”

维斯顿摇头,“不想加班。”

尤嘉:……

“改装过的战斗系机械,费鲁乔那个暴力狂和他能打半天,你要不要先回去?”

尤嘉沉默了会儿,系统还没给剧情提示。

“你不走我就走了,我想睡觉。”

维斯顿说走就走,这个机械的画风十分独树一帜,尤嘉眼睁睁看着他一个漂亮的跳跃从楼顶跳到楼下,徒留她一个人站在冷风中吹啊吹。

他是不是完全忘记了她一个双腿残废的该怎么下楼??

哎,算了,他走了,尤嘉反而轻松。

打电话给蓝铂少年吧,希望消失了一夜,蓝铂少年不会太生气。

“喂,蓝铂?你还在市内吗?那个,我在富江花园教堂这里,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

无人回应。

尤嘉仔细听了听,还能听到通话对面急促的喘息声,伴随着压抑的哽咽,像和袋鼠妈妈走失在荒野的小袋鼠,一个人耷拉着脑袋躲在树洞里的委屈。

尤嘉内心一揪,“蓝铂,我……”

蓝铂忽然挂断了她的电话。

尤嘉:……

报应。

她还是等正义的费鲁乔警长战斗结束后把她顺走吧。

费鲁乔和机械熊的战斗堪称可以载入教科书级别的标准,尤嘉看了一会儿,想从中找出费鲁乔的弱点,可他们的战斗速度太快,距离又远,尤嘉的眼睛很快就又酸又痛,她不得不闭上眼睛缓一缓。

机械熊体型庞大,如此敏捷的身手,即便是尤嘉也不一定能做到。

维斯顿说幕后之人离开了。

他为什么离开?

是因为费鲁乔吗?

可他既然能给家政机器人发布命令,又能制造出机械熊这样完全不输给尤嘉作品的机械,突然离开,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还没达到他的目的,有点不像这个人的风格。

还是说……

她并没有按照他计划中去见他?

尤嘉想起芯片中破解的四段话,如果是曾经尤菲的老熟人,发现来的不是尤嘉,而是难缠的费鲁乔,暂时性撤退也是很有可能的。

至于老熟人是谁,尤嘉完全不好奇。

好奇就是个死。

尤菲可没多少朋友,仇人倒是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

【叮!npc剧情进度100!】

沉寂的系统终于出声提示。

尤嘉精神了。

【恭喜账号尤嘉通关马萨市,积分奖励已发放,当前积分余额:—3999】

行吧,积分还是负的。

系统抠死你算了!

【是否选择阵营任务?】

是。

【请账号尤嘉选择阵营任务:

机械革命(不可选)困难程度★★★★★

和平之路(待选)困难程度★★★★

人类守卫战(待选)困难程度★★★★★】

和平之路。

【叮!账号尤嘉选择和平之路,困难程度★★★★,恭喜账号尤嘉触发本世界真实玩法!请注意生命安全!】

【账号尤嘉当前资料如下:

账号:尤嘉(救世主已绑定)

体力(100):36(请注意休息小心猝死哦)

san值(10):10(坚强的你希望在往后的剧情一如既往的坚强)

魔法(100):0

机械:?

信仰:100(尤嘉身份下信仰值为0)

财富:?

阵营任务:和平之路,是否加载新身份设定?】

……嗯。

【身份设定正在加载中……】

【身份技能装载中……】

【完毕】

尤嘉消化着接收到的庞大信息。

系统在她的脑海中缓缓道。

【这次的身份很特别,尤嘉,还记得之前你在办公楼看到的幻觉吗?那不是幻觉】

尤嘉:?

【那是本世界的真实】

它们一直都在。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信息量有点大hhhhhhhh

迭戈还会出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