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般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苏念回眸看着满眼乞求的女人, 一颗破碎的心再次颤了颤,她不明白,明明陆知瑜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对她露出这样的意思?是对她余情未了?还是只拿她当工具人?

脚步顿住, 她转身低眸看着面前的女人, 几年过去, 女人的脸上不但没有岁月的痕迹, 反而越发成熟性感, 此刻满眼泪珠的可怜模样更是看得人心软。

秦苏念捏住陆知瑜的下巴,迫使她对上自己的眼睛, 声音蕴含着冷意和压抑的怒火:“你不是结婚了吗?现在这样又算是什么意思?”

陆知瑜眸中的泪珠滑落, 一边怯怯地看着愠怒的秦苏念一边摇头否认:“我没有……”

“没有?”秦苏念眯着眼看向了陆知瑜左手无名指的金戒指。

陆知瑜反应过来,将手中的戒指抬起到秦苏念面前, 哽咽道:“我们分开后, 不断有人追我,为了防止别人再追我,我才戴的这枚戒指……”

仿佛为了怕秦苏念再次误会, 陆知瑜又红着眼眶看向她可怜道:“戒指我自己买的……”

秦苏念呼吸一滞, 整个人像是被巨大的惊喜砸中,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陆知瑜,一颗破碎的心脏好似在慢慢复苏。

秦苏念,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原谅她?她当年抛下你的行为难道你忘了吗?

可此时,无论是女人看向她时眼眸含泪的表情, 还是胸腔涌起的炽热爱意都在告诉她,不重要了,至少现在你们见面了。

秦苏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依旧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陆知瑜看着女孩的背影, 心中的酸涩悲哀几乎将她占满,泪珠大颗滴落。原以为女孩问她是否结婚是因为对她还有情,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可是她又能责怪谁?一切都是她当初自己选择的结果,就算秦苏念此时此刻真的离去,那也是她应得的结果,她不该再奢求有什么圆满结局。对她来说,秦苏念离开她会过得更好便是不幸中的万幸。更何况,女孩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她难道不应该退出吗?

可是她真的甘心吗?分开七年的日日夜夜,她几乎整夜整夜地失眠,去看心理医生,接受心理治疗。无数次凌晨惊醒的梦中,她都会呆坐着,而后忽然泪流满面。

陆琴有催过她结婚吗?当然有,自从分开后便无时无刻不在催,即使到了异国他乡,她也依旧四处为陆知瑜物色着,变本加厉地为她找男朋友。

若不是陆知瑜那段时间被她逼得真的毫无办法出了心理问题,陆琴恐怕还会更加殷切地为她找良人。

陆知瑜心里防线崩溃过很多次,但每一次,又在想起秦苏念时硬撑着,她想再见女孩一面,不管是以什么样的见面方式,不论女孩有没有忘记她,她只想远远地看上一眼。

是的,她本来就只是想看女孩一眼确认她过得好不好罢了,可是为什么一见面,心中那份贪恋便无限扩大,不再满足于只见一面了?

陆知瑜,你太贪婪了。

秦苏念还不知道在她转身关门的这段时间对陆知瑜来说是怎样的折磨,她关上门回头才发现,那个女人坐在茶几上,将头埋在双臂间,整个人都在颤抖。

陆知瑜哭的隐忍,几乎不敢让声音从指缝泄露,只是忽然间听到的关门声以及渐行渐近的脚步声让她犹如惊喜降临。

她猛然抬起梨花带雨的脸蛋,在见到女孩那一刻瞬间泣不成声,她没有准备走,她是去关门了。

秦苏念将她抱到沙发上吻着她,陆知瑜没有挣扎,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仿佛为了响应陆知瑜说的在哪都行,秦苏念抱着她几乎在屋内每一处都做了。从茶几到沙发到浴室到桌角柜再到床上,四处散发着春意。

外面雷鸣不断,暴雨伴随着冷风席卷了一切暖意,而屋内温度却不断升高,阵阵美妙的轻吟不断盘旋,久不停歇。

……

秦苏念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然黑沉。她看着身旁熟睡的女人,满是裂痕的心逐渐被填满。

她静静地看着女人,片刻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麻烦你了,事成之后报酬一定付到。”

放下电话后,秦苏念转身搂过女人,眸中却是闪过一抹愧疚,对不起了陆老师,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走,无论是谁都不可以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第二次……

陆知瑜睁眼时,看见的便是秦苏念漆黑的双眸,那双眸子比起少年时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成熟。

秦苏念已然注视她许久,陆知瑜和陆妈定居在国外,这次,只有陆知瑜回来代表她们公司和林深所属的公司进行交接,时间不长,只有一个月,但也足够了。

秦苏念伸手揽过她,像两人从未分开过一般自然又亲昵地在她耳边问:“醒了?想吃点什么?”

陆知瑜被她折腾得够呛,她看着对方瘦的几乎没有肉的身体,心中便感到一阵难过。陆老师在两人分开的这么些年恐怕也没有好好过。

听到秦苏念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陆知瑜才有几分真切的感觉,她眼眶一红又要落泪,却努力忍住将头埋在秦苏念胸前,像是抱住失而复得的宝物紧紧抱住了秦苏念。

秦苏念双眸逐渐放柔,看着陆知瑜患得患失的害怕模样,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喜悦。原来陆老师也害怕失去她啊。

她回抱住陆知瑜,不断抚摸着她的乌发安抚她,轻轻拍她微颤的后背。

许久,陆知瑜忽然抬眸,眼眶微红,张口道:“你是不是该走了?”

秦苏念一愣,随即双眸有些黯然,陆老师这是在赶她走?

刚要说话,陆知瑜眸中却逐渐蓄起泪花,像是不想让秦苏念看见她的狼狈,扭开头道:“再不走你女朋友该着急了。”

女朋友?

秦苏念显然怔住了,愣愣地问出口:“我有女朋友?”

是个再明显不过的疑问句,可在陆知瑜耳中却变成了一个肯定句,她以为秦苏念是告诉她她有女朋友的事,心中的悲怆让她止不住轻颤,她想收敛自己的情绪,好不显得这般狼狈。再次重逢,她不想以一个爱哭鬼的形象出现在秦苏念眼中,可若是所有的悲伤都能控制住,世界上又怎么能有那么多的真情流露?

眼见着陆知瑜更难过了,秦苏念连忙安抚她道:“我是说,我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这莫不是谁在背后给我杜撰出来的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那备注上那个宝贝?

陆知瑜轻咬薄唇,面色有些发红,可还是开口道:“之前我不小心看见了你和她…聊天的界面……”

秦苏念回想了片刻,拿起手机打开到那个备注为“宝贝”的人的界面,问道:“是这个吗?”

陆知瑜将脑袋从枕头中微微抬起,像担惊受怕的仓鼠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而后轻轻点了点头。此时,她也意识到事情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可心中的难过和貌似误会秦苏念的羞赧还是让她快速扭开了头。

秦苏念看着陆知瑜一系列的表现,心中又好笑又怜爱,她轻轻关上手机,搂住陆知瑜的腰腹轻声道:“那个人是甜甜,备注是她自己改的,因为秦晋把我微信给他的备注改成了宝贝弟弟,所以甜甜就将她的备注直接改成了宝贝……”

说到最后,秦苏念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两个幼稚的小屁孩。”

说是小屁孩也不真实,秦晋都已经十八了,明明甜甜才十五,却比他还像个大人。

话说到这,所有的一切都明了,陆知瑜没有结婚,秦苏念也没有女朋友,她们还互相爱着彼此。

像是坐过山车一般,陆知瑜的心情不断的从低谷到高潮又到低谷,最后在秦苏念温声的解释中逐渐明了。

原来都是误会。

那她刚刚的模样岂不是太丢人了。

陆知瑜将头埋在秦苏念胸前红着脸不肯抬头,秦苏念体贴地没有揭穿她,只在她耳边低声说:“陆老师,我饿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半晌,陆知瑜才微微点头,从秦苏念怀中出来,刚起身,被单便滑落,露出了她满是痕迹的上身。

陆知瑜轻咬薄唇,心中却没有恼她的意思,反而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和甜蜜充满,她看着一旁秦苏念的目光,终究还是红着耳尖悄悄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秦苏念好笑地看着她,翻身下床找衣服,完全没有一点自己没穿衣服的羞耻。

陆知瑜只瞥了一眼,便连忙收回了视线:“内衣在左侧衣橱上挂着,内裤有几条新的刚洗过在左侧衣橱下方的抽屉,裤子和上衣在右侧衣橱……”

话还没说完,陆知瑜便收到了秦苏念诧异的视线,陆知瑜话头一顿,心中略微有些紧张:“怎么了?”

秦苏念看着陆知瑜看了半晌,最终轻笑着去找衣服:“陆老师挺会整理衣物的嘛。”比之前可好上太多了。

陆知瑜微微一顿,想起从前两人一起生活时都是秦苏念在照顾的她,一时有些恍惚怀念,她看着女孩的背影,心中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换自己照顾她。

这个念头还没想完,陆知瑜又遏制不住地想起了陆琴,随即面上又有些苦涩,陆琴若是知道自己又和秦苏念在一起了,恐怕会发疯。

可是……

她看着秦苏念的背影,心中涌上一抹坚定。七年前她已经丢下过女孩一次,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将女孩丢下。

秦苏念换好衣服回过头便看见了陆知瑜紧皱的眉头,她走过去轻轻抚平她的眉头,轻声问道:“怎么了?”

陆知瑜回神,笑了笑道:“没什么,在想一会吃什么好。”

秦苏念笑笑:“去学校门口吃好不好?”

苏淮一中学校门口有一条小巷子,里面到处都是推车的摊贩,从前两人由于身份原因从未一起去过,但这会倒是无所顾忌了。

两人抵达时正值学生晚自习下课,小巷子里挤满了来来往往的学生,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上满是从学校解脱的喜悦,他们围着摊贩在一起大声说笑,摊贩上寥寥升起的白烟和他们的欢声笑语重叠,画面生气有活力。

两人看着这样的画面都有些感慨,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她们也从当年的青涩变成了如今成熟的模样。

秦苏念和陆知瑜相视一笑,手牵手像是平常的小情侣一样走到一个摊贩前点了些烧烤。周围人多,一时半会好不了,秦苏念便拉着陆知瑜走到一个门店前的桌椅前坐下,点了两碗面条。

秦苏念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女人,缓缓说着两人未见面这些年发生的事,她说得平淡,陆知瑜却听得心酸。尤其是在听见秦苏念在她离开后自暴自弃的两年时,更是愧疚无比。

秦苏念拉过她的手安抚着她缓缓道:“你呢陆老师?”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陆知瑜喉咙艰涩,半晌才道:“没有你我过得很不好……”

陆知瑜用最直白的话语说出了她对秦苏念最汹涌的思念和爱意,她过得不好,因为没有秦苏念。

秦苏念眸子一软,心中汹涌而起的酸涩和浓烈的爱意几乎将她淹没,就在她忍不住紧紧握着陆知瑜的手时,那个烧烤摊的老板声音透过人群吼了过来:“哎呦,老妹儿,烧烤好喽,快来拿啊!我给你装好搁这儿了!”

秦苏念:“……”

陆知瑜噗嗤一声笑出来,惹得旁人一阵侧目,秦苏念无奈笑笑,松开手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周围的人,这才道:“我去拿,等我。”

秦苏念那点动作自然没能瞒过陆知瑜,她眸子不由得漾开笑意,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秦苏念走到那老板面前,接过老板手中的烧烤盒,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那老板豪放地将烧烤盒递给她,声音老大地吼了句:“跟我客气你妈呢你!”

秦苏念:“……大哥,东北的吧?”

“是啊老妹儿,你咋个知道嘞?”

“……”

秦苏念无奈笑笑,转身正准备回去,一抬眸却看见陆知瑜面前坐了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看起来腼腼腆腆似乎正在搭讪。

秦苏念顿时好气又好笑,她才离开了这么一小会陆知瑜就被人搭讪了,可见她不在的时候有多少觊觎陆知瑜。

陆知瑜这会见到秦苏念转过身,对男生最后的一点耐心也消磨殆尽,她冷下脸色正要说什么,却见秦苏念忽然“啪”地一声将烧烤盒放在陆知瑜面前,眉尖一挑,嘴角上扬,吹了声口哨道:“美女,亲我一口就请你吃烧烤怎么样?”

眉眼散漫态度随意,像极了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 陆知瑜看着眉眼和当年第一次见面有些相似的女孩,不由得有些无奈。

那男生一看有流氓,正要抬头呵斥,却猝不及防看见了秦苏念的脸。

艹,这么好看当什么女流氓?

不过眼下他的目标是陆知瑜,自然也就忽略了秦苏念那张脸,他提起一口气正要大声呵斥秦苏念来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却见对面那个自始至终对他很是冷淡的清冷女子忽然起身,轻轻在流氓的脸上落下了一吻。

陆知瑜无奈又宠溺地看着玩心大起的女孩,嘴角却隐隐上扬。

秦苏念像战场得胜的大将军,斜睨了那石化在原地的男生一眼,道:“还不走?”

男生像是世界观崩塌了一般,颤巍巍地背起书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的女神,竟然被一盒烧烤收买了!呜呜呜!

陆知瑜看着男生崩溃的背影,有些好笑地看着秦苏念:“这下满意了?”

秦苏念一本正经地点头,目光却瞥向陆知瑜饱满丰润的红唇道:“马马虎虎吧。”

看着女孩的目光,陆知瑜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咬唇挣扎一番,她忽然凑上前,红唇轻轻映在女孩的薄唇上。

虽然只有一瞬,但这边的情况先前已然吸引了周围人的视线,这会更是将周围人的眼珠子惊掉一地。

秦苏念也诧异了一瞬,随即目光温柔地看向面红耳赤却强装淡定的陆知瑜,唇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笑。

她的陆老师还是没有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害羞。

两人在众学生八卦震惊又伤心的视线中安然落座,不时相互对视一眼,而后弯着眼眸低下头吃面。

“这就成了?”

“难不成现在送烧烤才是追美女的正确方式?”

“美女内部消化了?呜呜呜伤心的一天。”

“别想了,就算人家不在一起难道能看得上你?

“……好像也是哦,不过她们两也太甜了吧!”

“就是就是,我好爱啊啊啊啊!”

“……”

在这里,没有人关注她们的性别是否相同,以前是什么身份什么关系,大家唯一的感觉便是,她们好漂亮好般配……

作者有话要说:  不确定会不会有二更嗷宝子们感谢在2021-10-22 22:40:24~2021-10-23 12:38: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二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春之初c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