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重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008年, 相比于追逐在奥运浪潮的欢乐的群众,秦苏念显得格格不入,在喧嚣鼎沸的欢呼声中,她像是一个孤立所有人的不合群者, 将自己困在那一方小世界, 外面的人进不去, 里面的人不愿出来。

从醒来后一遍遍打着那个早已变为空号的号码, 到满世界地打电话询问一切和陆知瑜有关系的人, 她逐渐在哑无音信的失望中绝望,秦苏念用了一年才缓过神来, 陆知瑜真的走了, 真的丢下她了。

她和所有人争吵,和所有人针锋相对, 将自己变本加厉地变成了一个不良少女, 她期盼着在某一个角落陆知瑜能够出现轻轻摸着她的头告诉她,这样是不对的,或者冷淡地皱眉的甚至是厌恶地看着她, 说她这身臭毛病要改。

可是没有, 那个女人像是人间蒸发般,秦苏念找不到任何有关她的消息。

她只能一个人看着两人当时的合照,睡在陆知瑜曾经睡过的房间,一遍遍,一声声, 爱恨交织地喊着陆知瑜的名字。

在无数次的梦中,她梦见陆知瑜没有走,两人牵着手散着步,在夕阳下的黄昏中慢悠悠地讨论着李白为什么又叫李太白, 风吹散她们的欢声笑语,夕阳拉长她们交叠的影子,一切十分美好。

梦醒时,她只能呆呆地看着两人的合照,眼泪决堤,撕心裂肺的窒息感像是海水般将她淹没。

陆老师,你在哪?你回来好不好?

……

2010年,秦苏念终于开始重新收拾起自己。

她原谅了许湘当年将她关在门中的行为,也逐渐理解陆知瑜当年的做法,可是心中依旧不甘。

她开始和秦山海学习如何管理公司,开始在学校认真学习,开始认真对待每一天生活,她以为忙碌起来就能让自己短暂地忘记那个女人。可是在每一个工作学习的间隙,陆知瑜便像是毒药一般密密麻麻地占据她脑海的每一处地方。

每个夜晚,她都需要在安眠药的帮助下才能艰难入睡,而即使入睡,陆知瑜那张面容也无孔不在。

同年,苏明玉在追逐了三年后终于成功将温楚抱入了怀中。秦苏念心中为朋友感到喜悦的同时,又隐隐有些落寞。

陆老师,你在别的地方过得还好吗?

……

2011年,秦苏念在林深的提醒下,开始着手调查起陆知瑜的爸爸。当她找到当年和陆父私奔的男人,并从她手中得到当年离婚时陆父的身体检查报告时,秦苏念瞬间泪流满面。

当年,陆城居检查出脑癌晚期后,为了不拖累本就贫穷的家庭,索性找了一个陌生的演员陪自己演了一出戏,若是出轨女人,陆琴定然会原谅他,可若是男人,陆琴一定会选择和他离婚并放下他。

可惜,他只猜对了一半,他低估了陆琴对她的爱,陆琴选择了和他离婚,可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放下过他。

除了一张病历单,还有陆城居离世前亲手写的书信一封,是给陆琴的,他也期盼着有一天这个演员能够见到陆琴,并将这封信给她。

秦苏念将东西收好,开始再次在全国范围内寻找陆知瑜的身影。

陆老师,你看到了吗?陆爸从未背叛过陆妈,这是不是说明我们有机会在一起了?

……

2012年,秦苏念大学毕业开始跟在秦山海身后接管公司,之前发表在论坛上和陆知瑜故事的文章,秦苏念写了个圆满的结局,她相信,她和陆知瑜也一定会是这样的。

同年,苏明玉在长达五年的追逐中,最终将温楚抱在了怀中,秦苏念温楚林深小胖苏明玉五人像年少时一样,坐在烧烤摊上喝着酒说着年少的糗事。

小胖变瘦了,林深逐渐成熟,苏明玉和温楚终成眷属,秦苏念看着眼前的友人,眉间的惆怅都散去不少。

秦苏念这一年依旧没有找到陆知瑜,她猜想,陆知瑜兴许是去了国外。

陆老师,温楚和苏明玉在一起了,你以后都不用再因为温楚吃醋了。

……

2013年,甜甜的奶奶去世,秦苏念看着泣不成声说着“奶奶我还没有长大养你”的甜甜,一时有些恍惚,她看着已经不是小女孩的甜甜,又看着默默站在她身旁握紧拳头的秦晋,心中一阵感慨。

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已是六年。

许湘最终收养了甜甜,但并没有以养母的身份收养,在她问秦晋是不是喜欢甜甜时,秦晋瞬间变红的脸蛋已经回答了她。

秦苏念已经二十四岁了,许湘开始委婉地问她有没有结婚的意向,秦苏念怔愣了一下,忽然想起陆知瑜今年也应该是而立之年,以陆妈的那个性格,陆知瑜会不会再次选择妥协结婚?

秦苏念原以为自己经过两年的历练已经变得波澜不惊,可当她想到这个问题时,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恐慌。

陆知瑜,你不要嫁给别人好不好?

……

2014年秋天的早晨,秦苏念难得有休息的机会,可这片刻的清净却被林深一通电话打破了。

“念姐”这么多年,即使林深已经成熟地放弃梦想接管公司,他对秦苏念的称呼依旧没有变过,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好像有陆老师的消息了。”

像是一颗石子投入了石潭,秦苏念多年未曾波动的心泛起涟漪,而后演变为惊涛骇浪。

过了许久,秦苏念那极其淡定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在哪?”

“就在a市,代表国外一个公司和我们谈生意,但是……”林深犹豫道:“也可能只是同名同姓罢了。”毕竟,他们公司在百度上也是有名的,随便一搜索便能知道公司老板是谁,若是知道还来的话,那定然不可能是陆知瑜,除非……

嗯?林深忽然顿了顿,说不定陆老师是故意的呢?

他的猜测还没说出口,便听见电话那端秦苏念毋容置疑的话:“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去看看。”

电话挂断,秦苏念立马下床开始整理起自己的着装,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有些懊恼,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应该好好敷个面膜的,衣服太凌乱了不行换一套,头发待会要不要再洗一下,脸上要不要再补个妆高跟鞋要不还是算了?

秦苏念看着镜子中手忙脚乱的自己忽然便有些想哭,所有强装的淡定瞬间土崩瓦解,原来真的会有人在不见面的日子里,爱意随着时间逐渐加浓,仅仅只是见面,她却已慌不择路。

片刻后,秦苏念收拾好自己,看着外面即将下雨的天气,拿着伞按着林深说的地点赶到了江城市。

江城的天气分外善变,上午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到了下午便阴云密布。

五点三十五分,陆知瑜身着深灰色v领毛衣,手拿文件脚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公司。今天的谈判格外顺利,虽然过程中那个谈判方的眼神有些露骨,但她还是拿到了最大化的利益。

天空乌云堆积黑沉沉一片,暴雨伴随着阵阵雷鸣不过须臾便淹没了天地。

陆知瑜站在公司门口看着连绵不断的暴雨有些无奈,她今日出门出的急,忘记带伞了。

正在看着暴雨发呆期间,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性的嗓音:“陆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是另一个公司的谈判方,想起今日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陆知瑜心中一阵膈应,但基本的礼仪还是让她对着那人礼貌一笑道:“谢谢,不用了,我等雨停。”

秦苏念隔着一条马路看向对面的陆知瑜,在来之前心中酝酿好的所有质问,委屈,愤怒……在见到陆知瑜的一瞬瞬间烟消云散。

陆老师瘦了,她没有照顾好自己。

屋檐下的人单薄清瘦,时光洗去了她身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为她增添了些优雅近人的温柔。女人眉目与当年隐隐重合,却又有所不同。如今的她,看起来更加成熟,知性,也更令秦苏念着迷。

她一遍遍地用指尖掐自己的掌心,用疼痛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陆老师真的回来了。

秦苏念喉咙忽然哽住,眼圈逐渐泛红,泛滥的思念和爱恋几乎将她淹没,她几近于贪恋地看着她,想要透过层层雨幕看清女人的容颜,可她不能,于是她迈开步子向陆知瑜走了过去。

陆知瑜拒绝完后一抬头便感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她抬头向着对面望去,正要蹙眉,却在看见那道身影的一瞬如同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愣在了原地。

陆知瑜的脑海里曾无数次想过两人重逢时的场景,也曾无数次在脑海里演示相应的对策,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她只是愣在原地看着那个女孩撑着伞从风雨中,一步一步,坚定地向她走来。

恍惚间,她仿佛又经历了小区门口那场暴雨,眼前的成熟漂亮的女人和当年稚嫩少女的眉目隐隐重合,当年的少女已经变成了漂亮的女人,她迈着步子走向她,一步一步,踩在陆知瑜的心尖向她走来。

七年没见,陆知瑜已经记不得自己有过多少次幻想和秦苏念重逢的场景了,她紧紧地握住拳头,用指尖将掌心戳出血印,直到一阵锥心的疼痛传到身体时,她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眼前的女人不是她幻想出来的。

陆知瑜仰头看着女人淡漠的表情,心像被刀割了一般。

秦苏念眼神淡漠地看了陆知瑜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男人。刚准备移开眼,余光却忽然瞟到陆知瑜空空如也的手腕和右手中指,她送给她的手链和戒指陆知瑜没有戴。几乎是下意识的,秦苏念又瞄了一眼陆知瑜的左手,可这一眼,却让她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陆知瑜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金戒指。

多年的商场历练早已让秦苏念练出了无懈可击的表情,她看起来只像是随意看了一眼陆知瑜又看了看她身后的男人般。

陆知瑜却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只是……”

“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声音冷淡,像只是好心送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回家。

陆知瑜心脏微微有些钝痛,她眼眶微微一涩,而后缓缓吸气收敛了一番情绪:“我带你去。”

暴雨打在伞上发出“嗒嗒”的声音,伞下两人却是安静无比,秦苏念左手撑着伞,右手玩着手机,两人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是疏离又陌生的距离。

陆知瑜努力不然自己乱想,可她忍不住。秦苏念看起来比以前成熟多了,也长高了,这些年不知道她的生活怎么样,有没有按时吃饭好好听话,她过得好吗?自己当年丢下她的行为一定让她很难过吧,更何况自己还亲口说出了丢下她这种话。

那么她,有没有原谅自己?还是说,这次来是准备和她诀别的?陆知瑜想着想着忽然在心底嘲讽地笑了一声,陆知瑜啊陆知瑜,当年你轻易将人家抛弃,如今七年过去,她又怎么可能轻易原谅你?你怎么就如此痴心妄想?

陆知瑜眸中闪过一丝自嘲,又隐秘而小心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女人出落得越发动人,侧脸美的惊心动魄,只一眼,陆知瑜便别开了眼,可又舍不得,再次看了过去,只是这次,她却只看见了秦苏念低着头玩手机的画面,看起来似乎在回什么人的信息,嘴角还噙着一抹温暖的笑。

陆知瑜微微有些失神,秦苏念在和谁聊天?她笑的这么温暖,和她聊天的人会是她的女朋友吗?还是林深?又或是其他的她所不知道的朋友?

陆知瑜不知道,然而接下来,秦苏念收手机时,她却眼尖看见了那上面的备注——宝贝。

陆知瑜鼻尖一酸,脑海一片空白,眼泪几乎就要忍不住流下来。她死死地咬住薄唇,低着头不让情绪从眼中泄露。捏在身侧的手指逐渐用力,直至直接发白。

呵,陆知瑜,你还在妄想什么呢?当年可是你亲手推开的人家,人家不怨恨你就已经是最大的宽恕了,你凭什么认为她还会原谅你?如今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你应该离开了。

平时十分钟到路程今日竟然过得如此快,陆知瑜看着眼前的门停下了脚步,女孩的脚步也随之一顿。

陆知瑜依旧低着头,说话闷闷的:“就到这吧,不用送了,你先走吧。”

像是最后的试探,也像是最后的期盼。

许久。

“好。”女孩声音淡定,像是任务完成一般,转身就走。

陆知瑜似乎听见了自己内心某一处碎裂的声音,她想开口叫住她,可是她又怕秦苏念回头时看见那双冷漠不含感情的眸子。她想借口留下她,她想说两人之前还没有说过分手,她甚至想借着将两人关系说清的名义叫住她再仔细地看她最后一眼,无论是厌恶还是冷漠的眼神,她都认了。

她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转身开门的一瞬眼泪瞬间决堤。她颤抖着,眼前一片朦胧,钥匙根本对不上钥匙孔。

本就不该抱有期待的不是吗?秦苏念这样对她也是正确的不是吗?她早该死心了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脏会这么痛,痛的她几乎窒息。

“陆知瑜!”耳旁传来一道压抑的低音,紧接着一道炽热的身躯紧紧贴住她的后背,女孩的话音有些颤抖,像多时的伪装终于在此刻被全数撕破:“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陆知瑜偏过头有些不可置信,眼泪顺着眼眶不住地往外流:“我…唔唔……嗯”

女人刚开口,便被女孩粗暴地堵住了,秦苏念的吻又急又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像是要将这几年的思念借着这个口悉数发泄出来一般。

陆知瑜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结婚?怎么可以又一次抛下我?疯狂的嫉妒和愤怒吞噬了秦苏念最后一丝理智,她疯狂地吻着陆知瑜丝毫不顾及的感受,她现在只想将这个欺骗她的女人狠狠揉进身体。

陆知瑜被动承受着,心中一边推拒一边又渴望,不可以,她们不可以这样,秦苏念有女朋友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这样太对不起她的女朋友了,可秦苏念太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了再加上陆知瑜真的舍不得推开这份来之不易的温暖,不一会,陆知瑜的双眸便逐渐迷离荡漾着层层水波。

秦苏念一手揽着陆知瑜软化的身体,一手利索地拿着钥匙开了门。

门被打开,秦苏念手向下一揽,便抱起了陆知瑜,陆知瑜浑身无力,只能双手圈着她的脖子,任由秦苏念抱她走。

秦苏念将陆知瑜放在会客厅那张玻璃餐桌上,一只手揽着陆知瑜吻如雨点再次密密麻麻地落下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开始游离在陆知瑜身上。

陆知瑜心中有过挣扎,可面对秦苏念时疯狂涌起的思念和爱意让她终究放弃了挣扎,罢了,今日发生的事无论日后秦苏念的女朋友如何辱骂责怪甚至动手,她也心甘情愿。

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陆知瑜目光迷离水润的红唇微微张开迷迷糊糊地道:“念念,不要在这好不好?”

秦苏念的吻顿住了,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般丢下陆知瑜扭头就向着门外走。

陆知瑜心中一慌,她连忙拉住秦苏念,双眸满是泪水,一边摇头一边低声哀求道:“别走念念,给你,我给你,在哪都行,你别走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1 22:50:02~2021-10-22 22:4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uhao 4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