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70章 公主抱

我的书架

第70章 公主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知瑜瞬间便像被定住了一般僵在座位上, 就连呼吸也在这一刻停滞下来。

这里可是活动室!她们还坐在前排,若是后面的学生看见了该怎么办?

陆知瑜只愣了一秒,扭头就要离开女孩温热的唇瓣, 秦苏念却先她一步快速移开了唇, 扭过头一脸正色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台上表演刚刚结束,台下顿时一片掌声,秦苏念见状口中叫着“好”也跟在后面鼓起掌来。模样神色十分自然, 仿佛刚刚偏过头只是和陆知瑜说了句话, 而不是亲了她一下。

陆知瑜双眸快速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见无人关注,这才将羞恼地瞪着她, 低声道:“秦苏念,你坐后面去!”

秦苏念转过头, 可怜地眨了眨眼, 刚刚她也是头脑一热才做出那样的事,现在见陆知瑜一副恼她的样子,当下就准备故技重施扮个可怜。

谁料陆知瑜压根不吃她这一套, 秦苏念手还没碰到陆知瑜,便见陆知瑜站起了身,向着后面的座位走了过去。

秦苏念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下估摸着陆老师又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让她靠近了。

她也想跟上陆知瑜,厚脸皮地坐她旁边, 但班里这么多同学看着,再加上陆老师脸皮又薄, 若是她跟过去保不齐会起到反作用。

于是接下来的大半时间,秦苏念只好准备一个人孤独寂寞冷地单独坐着。

过了没多久,秦苏念忽然感到身边有些异动, 她心中一跳,脸上瞬间涌上些喜悦,难不成是陆老师回来了?

秦苏念转过头,看见的却是温楚的脸,她面上的喜悦一顿,霎时便有些心虚地往陆知瑜的方向瞟了一眼。

陆知瑜此时并未看她,但秦苏念知道,她一定看见了。

所以对温楚,她也不敢太过亲密,只撇过头看她一眼,惊讶道:“温大学霸怎么到前面来了?”

秦苏念面上的表情变化自然没能瞒过温楚的眼睛,她心中有些发闷,面上还是带着笑意和她道:“在后面看不清,所以就到前面来了。”

“哦”秦苏念点了点头笑道:“好。”

因为陆知瑜的关系,秦苏念一点也不敢朝温楚的方向多看,甚至还向另一边隐晦地移了移。

温楚有心观察她,对她的小动作自然看在眼里,心像被人狠狠揪了一下,温楚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这些日子秦苏念对她的疏离她不是感觉不到,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她,让她对自己这样冷漠,她回想了这些日子所发生过的所有事,但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有做错什么。

寂静了许久,温楚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过头看向秦苏念小心翼翼地道:“秦苏念,我是不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秦苏念知道温楚对自己的心思,在她靠过来瞬间便想到了陆知瑜,于是下意识地便往一旁移了些距离。

而这动作落在温楚眼中,叫她几乎哽咽。

秦苏念闻言有些茫然地抬头看着温楚,灯光太暗,她看不清温楚红着的眼眶,只回道:“没有啊,挺高兴的啊。”

“那你刚才为什么……躲着我?”

秦苏念伸手摸了摸脑袋道:“我还以为你要打我来着,下意识就躲开了,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温楚盯着她的双眸看了好一会,才轻笑出声,道:“嗯,没事。”

在秦苏念道眼中,她看到了戒备和闪躲,像是害怕她的靠近却又想不好要怎么拒绝。

温楚是何等聪明的人,结合秦苏念这些日子的躲闪和有意无意说的话,温楚猜测,秦苏念恐怕是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思了。

只是碍于朋友这个情面,害怕拒绝她会伤害她,所以才想尽一切办法躲开。虽然和秦苏念认识时间不是很长,但她很肯定,如果她现在表白,秦苏念一定会极其果断地拒绝,然后快刀斩乱麻。

说不定到时候两人连朋友都做不了,她不能现在告白,她不想和秦苏念当陌生人。所以她只能逼着自己一点一点掩去自己眸中翻涌的喜欢,一点一点将那些委屈难过吞进肚子,一点一点将那颗炽热跳动的心浇地冰冷彻骨。

如果恋人做不了,那么就做最好的朋友吧。

晚会结束后,秦苏念只和温楚打了个招呼,便急忙跟上了陆知瑜的脚步。

陆知瑜没有要等秦苏念的意思,她一路走的比平常要快上许多,从办公室拿完资料走出来后,只凉凉地看了女孩一眼便径直往电梯走。

秦苏念紧跟在她身后,一直到走出了校园,路上的同学逐渐减少时,秦苏念才连忙上前跟着陆知瑜身侧,一脸讨好地喊她:“陆老师。”

陆知瑜没理会她,脚下步伐依旧速度不减。

秦苏念无奈地伸手勾起陆知瑜的手,出乎意料地,陆知瑜没有甩开她。

秦苏念便打着胆子扣住她的指节,轻轻拉了拉她叫道:“陆老师,对不起嘛,我也是情不自禁,谁让陆老师太漂亮了,我一时看迷了眼才鬼迷心窍地凑上去的。”

说着又摇摇她的手臂道:“陆老师,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下次班级同学都在时一定管好自己,和你保持距离!”

话音刚落,秦苏念便看见陆知瑜扭过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秦苏念连忙改口:“有外人在,我都会保持距离的!”

陆知瑜依旧没搭理她,秦苏念见状不由得纳闷起来,她仗着身高优势靠在陆知瑜肩膀上,可怜兮兮地道:“陆老师,总不能以后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也要保持距离吧?”

陆知瑜指节微微动了动,侧眸瞥了她一眼,眼神幽深道:“是在你毕业以前都要保持距离。”

秦苏念瞬间萎靡,幽幽地叹气道:“好想现在就毕业啊,这样我就可以……”

说到这,秦苏念没再开口,只眼眸幽深地看着陆知瑜近在眼前的侧脸。

陆知瑜被她看得心头一热,连忙推开她,红着耳尖道:“你想干什么?”

秦苏念拉住陆知瑜伸过来推她的手,顺势一用力,陆知瑜便整个人被她搂着腰半抱在了怀里。

她将下巴轻轻搭在陆知瑜肩膀处,颇为眷恋地蹭蹭她的脑袋,轻笑道:“我想做什么陆老师不知道吗?”

冽冽冷风吹拂,秦苏念身上却很温暖,陆知瑜被女孩身上的气息包围,感觉浑身都有些发烫。

轻轻地喘了一口气,陆知瑜低声羞窘道:“放开。”

“不放。”秦苏念闻言抱着陆知瑜的手臂又紧了紧,两人身体紧密贴合着。透过外面的羽绒服,秦苏念都能感受到陆知瑜纤细的腰背。

“陆老师太瘦了”秦苏念不由得再次抱紧了些陆知瑜道:“像陆老师这样轻的,我一个人能抱起十个。”

说着还抽出右手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可惜羽绒服太肥,啥也看不见,陆知瑜看着秦苏念幼稚的动作,有些忍俊不禁地弯了弯唇。

秦苏念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她顿时气道:“陆老师不相信我?还嘲笑我?”

陆知瑜正准备摇头,却见下一秒女孩忽然松开手,一把将她拦腰抱起道:“不信我抱给你看看!”

陆知瑜猝不及防,只好伸手勾住秦苏念的脖子,抬眸对上她较真的目光,唇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扬。

秦苏念在将陆知瑜抱起后,也只较真了片刻,便在陆知瑜的笑容中逐渐融化,心中有些热热的。

她低眸看着陆知瑜水润溢彩的双眸,滚烫的情意不受控制地在眼中翻涌,陆知瑜被她看得脸红,便低眸靠在她的胸前躲避秦苏念的视线。

“噗通”

“噗通”

“噗通”

心脏有力急促的跳动着,陆知瑜一时竟分不清这是她的心跳还是秦苏念的心跳。

不过眼下那些都不重要,在这个寒冷的夜晚,秦苏念抱着陆知瑜在路灯下一步一步,像是抱着她的未来,坚定又从容地走向她们的家。

时间飞快,转眼期末结束,寒假来临。说是寒假,其实也只放了半个月,没办法,六月份就要高考了,时间紧迫容不得她们多放几天。

尽管假期只有半个月,但是她们的作业可不少,每一科老师都发了十来张试卷,合起来也有两三本的份量了。

当秦苏念抱着一堆作业回去时,许湘都有些不忍,除了年夜饭那天,其他时间都没人打扰秦苏念。

而陆知瑜在家也和秦苏念保持着恰当的距离,每天到了晚上准时去给她讲题。没人能看出什么。

在寒假到了一半时,陆妈在陆知瑜给秦苏念讲完题后,进到了她的房间。

陆知瑜刚上床躺着,便看见陆琴进了门,手中还拿着一个东西。

“妈?”陆知瑜动作一顿,而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琴看了看陆知瑜笑着走到她床边坐下,笑着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道:“之前听你那导师说以你的聪明才智去国外留学或许会有更好的发展,这是妈这些年存的钱,虽然不多,但妈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陆知瑜看着陆琴手中的银行卡,面色一变,恼怒的同时又满是感动:“妈,这是你看病的钱!我不要,我不去留学。”

陆琴抓住陆知瑜的手,轻声道:“知瑜啊,你听妈说,妈这个病是心病,去再多次医院也徒劳无功不如留给你让你有更好的发展前途,这样即便我日后不在…”

“妈”陆知瑜打断了陆琴后面的话,眼眶微微有些热:“你不会有事的。”

陆琴一顿,而后慈祥地笑笑,顺从道:“好好好,我没事,不过知瑜啊,你可要记住秦家对咱们的恩情,以后出息了一定要记得回报秦家,念念那孩子你也多帮衬着点……”

说到秦苏念,陆知瑜面上表情有一瞬的复杂,但很快又点点头道:“好,我会的。”

陆琴便笑笑接着道:“还有找对象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以后多少有人照顾着你,上次那个陈老师你如果真的不喜欢那就算了,找男人还是要找自己喜欢的,不过找之前一定要让妈看看他靠不靠谱,生活乱不乱……”

陆琴找到陆知瑜和她说了许多,最后陆知瑜还是拗不过她,答应收下银行卡,但是里面的钱她不会动。

寒假最后一天恰好是秦苏念生日,虽然高考很紧张,但是在秦家父母眼里,远不如她的成年礼重要。

事实上,秦苏念在不在其实没有什么影响,她的成年礼和林深的一样,更像是一个提供各大名流世家交流机会的借口。

虽然如此,她还是要跟着秦山海身后一一见识那些参加她生日会的人。

秦苏念一开始还能保持微笑,后来脸笑僵了便借口上厕所,到卫生间躲了一会。

出来后,正准备四下看看找找林深他们,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她并不是很想看见的人。

那人是林深的堂哥,林时探。

他背对着秦苏念,似乎正在和什么人说话,就在她准备过去看看时,秦母又将她拉到了一边,开始二轮认人。

秦苏念不得已只好重新扯着僵硬的脸跟着了许湘身后,走之前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没看见林时探对面的人是谁,只隐隐看见一个轮廓和那人礼服的颜色。

另一边,陆妈对刚对林时探道完谢,陆知瑜便走了过来。

“妈,怎么了?”陆知瑜走到陆琴身边问道,陆琴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了陆知瑜。

陆妈今天来的时候并没有过多打扮,被人认成了酒店的服务员,那人似乎喝醉了,见陆琴有几分姿色便纠缠着她。林时探恰好在周围便过来为她解了围。

说到最后,陆妈便对陆知瑜介道:“多亏了林先生替我解围。”

“恰好路过罢了”林时探笑了笑,而后道:“难怪陆小姐这么漂亮,原来是继承了陆伯母的美貌。”

说完他微微转身对着陆知瑜温和一笑,道:“嗨,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陆妈一顿,随即脸上有些惊讶:“你们之前见过?”

陆知瑜见陆妈的表情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只点点头准备岔开话题。

林时探却接话道:“是的,之前在我堂弟的生日会上我们曾经见过,当时和陆小姐聊的很愉快,只可惜结束的太快,还没来得及加陆小姐的微信就结束了……”

林时探的话中不无遗憾的意思,陆知瑜自然知道他这么说的目的,眉头轻皱就要开口,陆妈却拉过陆知瑜道:“是吗?我可是很少见我们家小瑜和别人聊的来的,不知道你说了什么能让我们家小瑜和你聊得愉快?”

林时探笑道:“我和陆小姐学的一个专业,我刚从外国留学回来,和陆小姐聊的都是我们专业的一些问题,不过很可惜,上次还没聊完……”

“这样好啊”陆琴一听眼中笑容更甚:“你们刚好可以加个微信以后一起探讨问题,恰好你替我解了围,以后答谢你时也方便联系!”

陆知瑜轻轻拉了拉陆琴,开口道:“妈……”

陆琴捏捏她的袖子,道:“小瑜你看怎么样?你也不想别人说我们不懂知恩图报吧?”

陆知瑜有些为难,陆琴的意思她不是不知道,可是她心中对别人真的不感兴趣,若是留了联系方式指不定秦苏念知道后就酸的冒泡了。

林时探见两人僵持不下,很知趣地开口道:“答谢就不必了,不过我觉得陆小姐,我们很有缘,也志趣相投,不如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一起探讨学术问题?”

在许湘的目光中,陆知瑜只得无奈地拿出了手机,和林时探加了微信。

从这两次的接触来看,陆知瑜暂且只知道这个林时探是个研究狂魔,和她说话时更多的也只是学术上的探讨,并没有表达出爱慕她的意思。

但最好以后也没有,留了联系方式也只是迫于陆母的要求,若是他真的对自己有旁的心思,她一定要快刀斩乱麻,不能让秦苏念难过。

打定主意之后,陆知瑜便淡淡地对着林时探点了点头,和陆母一起离开了。路上,陆母还在一个劲地说着林时探的好话,话里话外如果林时探是她的女婿,那么她一定很满意。

秦苏念并不知晓这一切,她此时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扯着机械的笑脸一个个应付众人……

作者有话要说:  小秦:气死了气死了(再次暴打林深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