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醋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月的天气逐渐变凉, 第一个月月考结束后便是国庆。

秦苏念看了天气预报,预报上说这一周是“秋老虎”最后的发威时刻,各地温度普遍较高, 过了这一周后便是连绵不断的雨水。

总而言之, 国庆假期很适合出游。尽管,几人的国庆只有四天。

在九月的最后一天晚上,三人的群里对假期去哪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小胖和林深因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度假展开了激烈的争吵, 最后齐齐发消息询问秦苏念的意见。

林大狗子、小胖:【念姐,你说在哪?我们听你的。】

秦苏念:【没时间,我要在家好好补课】

林大狗子:【念姐你认真的吗?】

小胖:【这可是最后可以出去玩的机会了, 下半年可就没时间了。】

秦苏念:【确定】

发完这条消息后,秦苏念便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转身就摸着下巴想, 国庆和陆老师去哪呢?b市还是c市还是国外呢?

秦苏念举棋不定,她下床利索的到了陆知瑜门口,正准备敲门, 身后的浴室忽然传来一阵开门声。

是陆知瑜,看起来像是刚刚洗好澡从浴室走出,身上还带着些茫茫雾气,白皙的脸上薄红弥漫,双眸水润动人, 像是一颗成熟的任人采撷的水蜜桃。

秦苏念快速扫了陆知瑜一眼,脸上不由得也升起一些红润。陆知瑜的睡衣是半透明的真丝制成, 柔软贴合的料子隐隐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半透半隐间最是诱人。

陆知瑜在看见秦苏念时一张脸瞬间红得要滴血,她有些不自在地扭过头问:“有事吗?”

秦苏念扭头就往陆知瑜房间走, 边走边道:“没事,就是想问问陆老师国庆假期有没有安排……”

陆知瑜看着女孩走进她房间的动作,不由得犹豫了片刻,才咬着唇缓缓跟上。

秦苏念很自然地坐在陆知瑜床上,抬眸看着缓缓走进的陆知瑜开口道:“陆老师,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玩啊?”

陆知瑜此时浑身都有些不适应,方才她洗完澡在穿衣服时,内裤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被打湿了,此刻的她,是真空状态。可偏偏女孩在这,她坐也不能坐,站着又不自在。

陆知瑜想让女孩尽快走,便快速点头道:“好,你决定就好。”

秦苏念眼中快速涌上一抹喜悦,开心道:“好啊陆老师,那我们去哪?是去b市还是去c市,或者我们去国外?”

陆知瑜看女孩打油一言不合就就地和她讨论的意思,直接道:“去b市吧。”

“好,我也觉得去b市好”秦苏念兴奋道:“听说那边的建筑很有古风,下雨天又有江南水乡的风味,静谧又舒心……”

秦苏念说了一堆,抬头便看见陆知瑜有些僵硬局促地站在那,半天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她不解地看向陆知瑜,问道:“陆老师?你一直站着不累吗?不过来坐会?”

陆知瑜忍着脸红,淡定道:“不……”

话没说完,秦苏念便起身拉过她的手,将她按在了床上坐着,陆知瑜身体一僵,低垂着脑袋,耳尖几乎要红透。

秦苏念此刻终于感觉到似乎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了,按住陆知瑜肩膀的双手微微一松,后知后觉道:“陆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陆知瑜微微摇头,正在想着要怎么开口把这件事告诉秦苏念,便见秦苏念忽然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我们继续说那个b市啊”秦苏念说着就要蹲下继续和她讨论,陆知瑜神经一紧,双腿瞬间合拢,咬唇扶住要蹲下的秦苏念道:“你坐我旁边。”

秦苏念蹲下的动作一顿,抬眸看着陆知瑜一张红的要滴血的脸。有些疑惑地问道:“陆老师,你今晚怎么了?”

陆知瑜认命地扭过头露出一只红润的耳朵,颤着声音道:“你先出去一小会好吗?我想换个衣服。”

秦苏念快速瞥了一眼陆知瑜的衣服,想着这样确实不合适,便道:“那好,我先去上个厕所,换好了叫我。”

说着便要起身,兴许是半蹲久了,秦苏念起身只感觉腿一麻,而后直愣愣地就向着陆知瑜的方向倒去:“卧……”

秦苏念话没说完,便重重地将陆知瑜压在了床上,脸还正对着一块不可言说的柔软部位,将她剩下的话全数堵在了喉咙。

几乎是瞬间,秦苏念就像被火烧屁股一样飞快窜了起来,拉起陆知瑜后就往门外跑:“我我我,我先上个厕所,陆老师你快换衣服啊……”

只剩下陆知瑜一人有些懵地坐在床上,而后看着秦苏念跑向厕所的背影,咬唇又羞又好笑。片刻后,她开始换衣服,只是在穿衣服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瞬间便僵住了。

而秦苏念此时也明白了陆知瑜为什么方才在房间时那样不对劲,只能怪她不小心往换衣篓里瞥了一眼,而后便看见了两条内裤。

秦苏念想到陆知瑜僵硬的身体和自己差点蹲下的动作,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陆老师会不会觉得她是变态?

秦苏念麻着一张小脸灰溜溜地回了自己房间,在手机上和陆知瑜讨论起了出去游玩的事宜,她现在着实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陆知瑜,还是手机讨论好了。

讨论完去哪玩之后,秦苏念又说起了林深生日的事情,这次生日大办,陆知瑜也肯定会在邀请之列,于是她便和陆知瑜商量着,等国庆回来一起去挑礼服。

第二日出发时,两人都心照不宣地忘记了昨晚的尴尬。b市最出名的地方出了玄津湖,便是那烟雨楼台的玄津镇。

玄津湖最有名的便是它湖前一块巨大的石碑,据说这块石碑是早在乾隆年间,皇帝游山玩水时被此处的景色打动而留下的。

湖光山色,水波漾漾,温和的秋风带着些令人舒适的凉意轻轻地吹着,暮色时分,一轮落日在水面漾开金光,像是一幅活色生香的落日余晖图,看起来很有意境。

两人走了一天,此时站在石碑前也不由得感到心旷神怡。

秦苏念看着石碑,转头对陆知瑜道:“陆老师,我们一起拍张照吧。”

陆知瑜点点头,又犹豫道:“我们好像没带自拍杆。”

“这不是问题”秦苏念对陆知瑜眨了眨眼,道:“看我的。”

陆知瑜便见着秦苏念在路上随意拉了个长相漂亮穿着精致的女人,笑嘻嘻地说了什么,不过片刻,那女人便笑着接过了秦苏念手中的手机。

嗯?这么会讨女孩子开心?

陆知瑜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看着秦苏念和那漂亮女人一起有说有笑地走近。

“那就拜托你了,小姐姐。”秦苏念对女人合了合手掌笑得一脸灿烂。

女人唇角一勾,笑得风情万种,她不由得伸手捏了捏秦苏念的小脸道:“放心吧小姑娘,你长得这么漂亮肯定怎么拍都不会丑的。”

秦苏念也被女人突如其来的动作捏的一愣,而后有些心虚地瞥了一眼身旁的陆知瑜,见陆知瑜低着脑袋像是没看见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抬头对着女人笑笑,道:“那就拜托你了。”

说完便站在陆知瑜身旁,眼睛看着镜头,嘴巴却凑近陆知瑜耳边道:“陆老师拍照了。”

陆知瑜抬眸,淡淡地瞥了秦苏念一眼,而后抬起双眸面无表情地看向了镜头。那拍照的女人在陆知瑜抬头时眼中便闪过一丝惊艳,只是在看见她表情时却是有一些发愣。

只愣了一瞬,那女人眼中便闪过了一丝光,她快速拍了几张照片,而后放下手机对秦苏念招招手道:“拍好了,你看一看怎么样?”

秦苏念立马乐呵呵地跑过去,看见照片时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小姐姐真会拍照!”

那女人拢了拢头发,意味深长地向着陆知瑜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道:“过奖了小妹妹,主要是你们两长得好看又很配,那我们下次有缘再见了。”

“好的”秦苏念接过手机对着女人摆摆手道:“再见。”

女人转身淹没人海,秦苏念拿着手机跑到陆知瑜面前,傻笑道:“陆老师,你真好看。”

“哦?”陆知瑜语气平淡听不出波澜:“刚刚那小姐姐不好看吗?”

秦苏念一顿,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求生欲极强地道:“在我心里当然是陆老师最好看了,那人只是我从人群里随机挑的。”

“随机挑的也这么好看?”陆知瑜幽幽地道。

“不是陆老师”秦苏念急着解释:“我想着长得好看衣品也好的肯定拍照也不会丑,我想把陆老师的美保存下来。”

“所以”陆知瑜凉凉地道:“你觉得她好看。”

秦苏念:“!!!”陆老师在这挖了个坑呢!

她满头大汗地解释:“这样吧陆老师,我们自己拍,刚刚拍的照片我全删了好不好?”

秦苏念说着要删除照片,陆知瑜伸手拦住了她:“不用,你不说拍的挺好的吗?”

秦苏念:“……”

秦苏念忽然伸手抱住了陆知瑜的腰,开始原地耍赖,她在陆知瑜的肩窝处一边埋头蹭一边道:“陆老师我错了,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看的,真的,我发誓,和我拍一张照片好不好嘛,刚刚你在照片里都没有笑……”

秦苏念在她脖颈间胡乱蹭着,灼热的红唇有一下没一下地落在她的脖颈上,看不出是有意的成分多一点还是无意的成分多一些。

陆知瑜看着周围人时不时投来的目光,不由得伸手轻轻推了推秦苏念,嗔她:“别闹。”

秦苏念不肯:“除非陆老师答应我再拍一张照片。”

僵持片刻后,陆知瑜选择了妥协。

借着整理衣服的空档,陆知瑜伸手摸了摸脖颈处秦苏念红唇落下的地方,那滚烫的温度似乎现在还在存在,烫的她指尖轻颤。

秦苏念此时已经举起了手机,她伸手揽住陆知瑜的肩膀看着镜头道:“准备好了吗陆老师?”

陆知瑜将鬓角的一律长发揽在耳后,正要开口,便听咔嚓一声,秦苏念按下了快门。

照片上,陆知瑜低眸伸手揽着耳后的头发,秦苏念侧脸看着她,眸色温柔,唇角带笑,身后是缓缓下落的橘色太阳,天边红霞遍布,画面极尽美好。

陆知瑜看着照片中秦苏念的神色,心中那点醋意顿时消散。而秦苏念则是笑嘻嘻地道:“陆老师,你看这张,是不是很好看!”

温柔的落日,轻拂的晚风,在这一刻皆比不上女孩眼中的柔光,因为她便是美好本身。

……

开学当日,小胖和林深像是两个怨妇,盯着秦苏念道眼神满是幽怨。

秦苏念不为所动,甚至开始低头专心写起了题目。

林深:“我算是看透某些人了,明明国庆前说要在家好好学习,为此还拒绝了我们的邀约,结果转身就和别人一起出去了。”

小胖:“是哦,亏我俩还傻傻地当了真,若不是看见了某人发的朋友圈,恐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某人这一手玩的可真溜啊…”

秦被看透某人淡定抬头搭话:“啧,是谁啊,怎么这么过分!”

林深、小胖:“……呵!”

秦苏念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也不想的其实……”

“你也不想的?”林深质问道:“我看你明明很想!”

小胖:“你不想?不想还在拒绝我们之后毅然决然地转身找了陆老师?”

“……你们误会了”秦苏念解释:“我是说我也不想让你们知道我出去了的,只是在发朋友圈时忘了屏蔽你俩!”

秦苏念说的义正言辞,林深和小胖气的鼻子都歪了:“敢情你还想屏蔽我俩?”

秦苏念耸肩笑笑:“多大点事,今晚出去吃饭,我请客。”

“一言为定!”

“不许反悔!”

秦苏念:“……”

秦苏念转头看了温楚一眼,小声问道:“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温楚眨眨眼:“秦同学请客?”

秦苏念点头:“到时候一起来?”

温楚便点头笑了,秦苏念眼睛一转,忽然问道:“要不要带苏学长一起来?”

温楚一顿,而后皱眉道:“你和苏学长很熟吗?”

“不熟,一点也不”秦苏念连忙撇清,而后意有所指道:“我以为你们很熟……”

温楚表情黯了一瞬,而后抬头笑笑:“我也不熟。”

秦苏念没有发现,只可惜地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

高三晚上下自习后已经是十点半,这个时间吃饭确实不合适,于是几人便商量着等下周六晚再一起吃饭。

十月十六日,周六,天气阴。

由于林深生日在即,秦苏念便与陆知瑜趁着这个时间一起去挑礼服。

陆知瑜原本是准备和秦苏念一起打车过去,可秦苏念要低碳环保,非说坐地铁去,陆知瑜无奈,只好和秦苏念一起挤了地铁。

车厢人并不是很多,座位虽然被坐满了,但是车厢依旧很空。两人上车时才发现,车上还有一个熟悉的人,是办公室的一个老师。

陆知瑜和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两人便一起站在金属柱前,握住了金属柱。

秦苏念比陆知瑜只高上一些,可惜今天陆知瑜穿的高跟鞋,而她穿的平底鞋。所以一眼看上去,陆知瑜倒是显得比秦苏念还要高上一些。

秦苏念幽幽地抬头,道:“以后和陆老师出来我要穿增高鞋。”

陆知瑜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林深生日你可以尝试着穿高跟鞋。”

秦苏念思索片刻,忽而道:“也不是不行,就是怕到时候走三步摔两步还有一步崴到脚。”

陆知瑜失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车厢上的老师本来在低头玩手机,可快要到站了,她便抬头向着屏幕看去,准备看看什么时候下车。

扫了一眼,正准备收回视线时,却看见了陆知瑜面前的那个女孩忽然松开抓住柱子的手,一边和陆知瑜说话一边比划着什么。

陆知瑜则在她松开的一瞬不着痕迹地用另一只下垂的手虚扶在女孩身侧,目含笑意地和女孩说着什么,而女孩由于太专注,压根没有注意到陆知瑜的动作。

地铁到站时,车忽然刹住,那女孩脚下一个不稳手忙脚乱地就要去扶柱子,却在下一秒被人揽住腰稳稳地站好。

那老师看着两人之间的动作和谈笑,心中划过一抹怪异,可又不知道怪异在哪,最终只感叹两人关系真好,便和两人点头示意下了车。

到了礼服店,两人约好互相给对方挑衣服,秦苏念站在一排露后背露胸前的衣服前,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些,都不考虑。

秦苏念左挑又挑最终选了一件只露锁骨的裙子,没办法,这里的礼服不是露背露胸就是露大腿,秦苏念只能在里面挑一件最保守的。

陆知瑜此时还在挑着,秦苏念见状就先将她拉过去,道:“陆老师你先换上,穿好之后再挑我的。”

陆知瑜正要开口拒绝,秦苏念却将衣服和她一起半抱半推地推进了试衣间。

秦苏念站在门口美滋滋又迫不及待,陆老师穿这件肯定好看极了!

一边等,秦苏念一边想象,过了许久,也没见陆知瑜从试衣间出来。

秦苏念正在疑惑期间,忽然听见陆知瑜那有些羞涩的声音从试衣间传来:“秦苏念,你进来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小秦同学(小脸通红):这这这,这不太好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