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揭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运动会结束后没两天便是植树节, 苏淮一中为响应国家的号召,决定带领全体学生在植树节当日去野外种树。

初高中一共六个年级,每个年级都去不同的地方。秦苏念等人要去的是洲山公园, 说是公园, 其实只是个还未开发的地带,那里恰好有一片土地,适合学生种树。

学校为了让学生充足准备, 植树节前一天下午全校都只上前两节课。

最后一节课恰好是陆知瑜的课, 下课后,陆知瑜便径直回到办公室。办公室的老师都在讨论明天的植树节,金老师一见陆知瑜便热情地问道:“陆老师, 明天植树节你们班选好另一个带队老师了吗?”

这次植树节同样有两个老师带队,只是不同于运动会的是, 这次由班主任自己选择另一个老师。金老师的话刚问出口, 一旁的陈安也悄悄竖起了耳朵。

陆知瑜摇摇头道:“没有。”

“那太好了!”金老师凑近陆知瑜摇着她的胳膊道:“不如考虑一下我如何?”

“好。”陆知瑜点点头,随后又像是随口一般问道:“金老师,你宿舍的另一个老师是谁?”

苏淮一中的教师都有一套两室一厅的卧室, 离学校近,几分钟便能走到,算是学校给老师的福利。

金老师摇摇头笑道:“我一个人住的,学校老师大多不差钱,没几人住宿舍, 有也只是家离得远的,所以很多老师都是一个人住。”

说完, 金老师又忽然抬头开玩笑道:“你问这个干嘛?难不成准备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谁料陆知瑜顿了片刻后,竟然真的点了点头:“有这个打算。”

金老师有些震惊,陆知瑜和秦苏念一起住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更何况,两人住的地方不仅离学校更近,环境肯定也更好,陆知瑜她没有理由要搬来和自己一起住啊。

除非……两人闹矛盾了?

金老师凑近陆知瑜耳边小声嘀咕道:“你来了,秦同学怎么办?”

陆知瑜眼睫低垂:“她可以照顾好自己。”

金老师便不说话了,看样子两人确实闹了矛盾,不过这是人家两个人的事,她不好插手,因此她也只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答应了陆知瑜的请求。

回到家后,秦苏念在房间列举第二天植树节要带的东西。

零零散散地收拾一包后,秦苏念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思虑半天,她决定去问问陆知瑜的意见。

走到陆知瑜房前刚准备抬手敲门时,秦苏念发现陆知瑜的房门并没有关,透过房门缝隙可以看见,陆知瑜此时正在收拾什么东西。

行李箱大开躺在地上,里面已经放了不少衣服。

秦苏念抬手犹豫一瞬,还是伸出手敲了门,陆知瑜并没有停下收拾东西的意思,一边头也不抬地收东西,一边让秦苏念进门。

秦苏念进门后才发现,陆知瑜确实是在收衣服,她心底顿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问道:“陆老师,明天出去你带行李箱?”

陆知瑜手中动作微顿,道:“不是,我这几天搬到金老师那里住。”

秦苏念愣了半晌:“这么突然?之前也没听陆老师和我说?”

“是今天才决定的”陆知瑜眸光微微闪烁,低下头继续道:“金老师那边最近有点不太平,她想让我陪她住几天。”

秦苏念缓缓松下一口气,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但随即她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学校分配的房子安保应该不至于那么差吧,可陆老师都这么说了,总不能陆老师是骗她的吧?

“那陆老师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

陆知瑜沉默片刻:“今天走,等金老师那边安稳了就回来。”

秦苏念眉头微皱:“今天就走?”

这未免也太着急了点吧?何况金老师那么大的人怎么说也有点防身手段吧,相比起来,她这个未成年人似乎才更需要人的陪伴和照顾。

陆知瑜点点头,依旧收拾着衣物。秦苏念见状心中微微有些下沉,她总觉得陆老师突然离开和她有些关系,可是她又不知道为什么。

原本的计划瞬间被打乱,秦苏念也没有了要问明日要带什么东西的问题,只有些沉闷地“嗯”了一声,便转身回了房间。

回房后,秦苏念坐在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陆老师分明之前还好好的,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隐隐有些疏远的呢?

秦苏念仔细回想了一下陆知瑜开始有疏远迹象的时间点,最后发现,陆老师似乎是从运动会给她送水之后对她就隐隐有些疏远,可是那天她做了什么呢?

秦苏念正在回想那日陆知瑜的一举一动,突然听见外面隐隐有行李箱的声音,她起身想要出去送送,但转念一想,又坐在了床上。

陆老师,走之前应该会和她说的吧?

行李箱的车轮声越来越远,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秦苏念在这般安静的声响中,心逐渐下沉。突然,车轮声戛然而止,秦苏念心中迅速涌上一抹喜悦。

果然,陆老师还是舍不得她,接下来肯定要来她房间和她告别,然后叮嘱她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

还没想完,便听见了开门声,紧接着是人提着行李箱又落地的声音,门被轻轻带上。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秦苏念却觉得这几秒钟像是凌迟。

所以陆老师真的连离开也不愿和她说一句吗?

像是在一瞬间被抽离1了精魄,秦苏念无力地打开门,看着空空如也的家,心中生出许些落寞和酸涩。

秦苏念不知道那一日下午她是怎么度过的,甚至连她做了什么她都不记得,只记得当时那种浑身无力委屈又心酸的感觉。

植树节当日,秦苏念顶着两个熊猫眼打着呵欠在规定时间最后一分钟赶上了车。因为人数较多,所以学校是包车去的各个地点。

秦苏念上车时,车上已经坐满了人。陆知瑜站在车厢中间清点人数,转头看见秦苏念也只轻轻一瞥,便移开了眼。

秦苏念眸色微沉,背着包慢慢向着车厢走。

“秦苏念。”

秦苏念抬头,看见温楚正在向她招手,身边俨然还有一个空位,空位旁站着的便是陆知瑜。

“嗯”秦苏念点点头,对温楚扯了扯嘴角,抬脚向着她身边的位置走去。

路过陆知瑜时,秦苏念低下眸子没有说话,两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互相避让了一点外人难以察觉的距离。

秦苏念落座,陆知瑜也恰好转身离开:“人到齐了,可以走了。”

转身动作利落,离开时也丝毫不拖泥带水,秦苏念忍住想要抬头去看的欲望,转头看向了温楚,低声道:“我们可以换个座位吗?我想靠窗睡一会,昨晚没有休息好。”

不用她说,温楚也能看出来秦苏念的状态不是很好,眼下一片青黑,神色满是疲倦。

“好”温楚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了她。

两人换了座位,车缓缓前进,秦苏念靠着窗户这边,前方的人尽数被遮挡,连带着陆知瑜的身影也消失在眼眸,她靠着车的窗户,脑子昏昏沉沉间逐渐有了睡意。

再醒时,是被温楚喊醒的:“秦苏念,我们到了。”

秦苏念迷糊地睁开眼,下意识地就向着车窗外看了一眼,结果不偏不倚恰好看见在车门前方组织学生下车的陆知瑜。

神色微微一闪,刚睡醒的那些懵懂轻松瞬间消散,秦苏念笑了笑,声音有些哑:“好。”

陆知瑜站在车门前数下车人数,却始终不见秦苏念下来,终于,在班级最后两个,看见了温楚和一脸倦容的秦苏念。

四目相对的一瞬,陆知瑜快速移开目光,转头和旁边的金老师道:“四十四个人,到齐了。”

秦苏念眸子微黯,脑子本就昏昏沉沉,下车又被陆知瑜吸引了视线,没注意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都向前扑去。

“小心!”温楚猛然回头就要上前去接,却有人先她一步,将快要摔倒的秦苏念抱入了怀中。

熟悉的香味,熟悉的温度,秦苏念眼眶微红,有一瞬的哑然,再开口时,声音像是木块挤压发出的声响:“陆老师……”

她轻声地,低低地,委屈又不解地叫着陆知瑜。

只那么一瞬,陆知瑜的心里防线便要崩塌,秦苏念的委屈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秦苏念的难过她怎么可能不心疼,可是……

陆知瑜轻轻伸手扶住她的同时,也将她从自己怀中推开,像是关心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轻声道:“没事吧?”

秦苏念听不出陆知瑜话语中翻涌的情绪,看不出她眼底压抑的波涛,她只知道,陆老师推开她了。在接她到怀中不过两秒的时间,又推开了她。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喜悦,便猝不及防地被她推开了。

秦苏念情绪上涌,却又硬生生压抑住,她从上如流地松开陆知瑜的手,委屈又置气地看了陆知瑜一眼,道:“我没事,谢谢陆老师。”

“嗯”陆知瑜假装看不出女孩眼底的情绪:“下次小心点。”

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学生摔倒老师搀扶之后的道谢,两人之间翻涌的暗云波涛并未让他人看见。

温楚连忙走到秦苏念身边,关切地看着她,秦苏念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事,便和她一起走向了小胖两人。

植树以四人为一小组,秦苏念、温楚、林深、小胖几人自然而然地成了一组。陆知瑜作为老师,和那些指导学生种树的老师一起四处观看学生的情况,并不时指导他们。

班级一片热闹,大家说笑笑又互相帮助,气氛很是和谐。

林深四人的气氛也很和谐欢脱,又林深和小胖不时地斗嘴插科打诨,秦苏念也不时被逗笑,只是心中压抑的心情还是占了大半。

“念姐!把那树苗递给我!”林深和小胖挥着铲子对在一旁的秦苏念道。

树苗离她最近,伸手就可以拿到,秦苏念点了点头,弯腰去拿身边的树苗。

她此时心中在想着别的事,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手中树苗上有许些倒刺,拿到手中时也并未感觉到异常,还是小胖和林深看见秦苏念拿过的树苗上有血迹,才怀疑起来。

最后秦苏念手上的伤口才被发现。

温楚一边拿着消毒酒精为秦苏念消毒,一边道:“可能会有些疼,你忍一下就好了。”

一旁的林深听见不由得笑了一声:“我念姐连倒刺挂破手掌都没有感觉,不过是酒精消毒而已,对我念姐能有多大伤害?”

小胖也在一旁竖着大拇指道:“念姐就是牛,这都没感觉,要是我我肯定当时就甩手不干了。”

秦苏念心不在焉地笑笑,低头看向自己手上的伤口,几道细长的伤痕横躺在她白皙细腻的掌心,然而她却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

温楚一边观察着秦苏念的表情一边轻轻为她上药,见秦苏念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温楚便放心下来。

然而两人的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眼中却又是另一幅模样。

温楚低头动作轻柔,秦苏念半张脸被挡住看不清神色,只能看到弧度柔和的半张脸。春风徐徐,两人有说有笑,画面青春又美好。

陆知瑜看着,不由得有些出神。那个女生看向秦苏念的表情,太过温柔,温柔到不像是看普通朋友的眼神。

几乎是一瞬,陆知瑜便反应过来,这个女生喜欢秦苏念。

看着两人这般亲密的画面,陆知瑜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涩,可她又有什么立场和资格去吃醋?

陆知瑜强迫自己收回视线,而在她收回视线的下一秒,秦苏念又隐晦地向她所在的位置投去了一瞥。

果不其然,只看见了陆知瑜的背影。她受伤的事,经林深和小胖的大嗓门一喊,基本上全班都知道了,就连金老师都过来看了她,只有陆知瑜,从始至终,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她。

秦苏念心下再度沉了几分,沉到底时又有几分理智回了笼。金老师?

对了,金老师一定知道一些内幕!

她的眼中迅速涌上一抹希望,当下便从微信的班级群中找到了金老师的微信,加了她的好友。

秦苏念是看过现场情况的,陆知瑜此时正和指导人员一起,金老师一个人不知道去哪了,两个人刚好分开,此时是问事情的最好时机。

好友请求发出去后,金老师很快便点了同意。

金桑:【秦同学忽然加我微信有什么事?】

秦苏念:【我想问金老师一点事情】

金桑;【什么事?你问吧,让我猜猜是不是关于陆老师的?】

秦苏念:【是】

金桑:【果然被我猜对了,你们两是吵架了吗?】

秦苏念:【没有,陆老师和你说我们吵架了?】

……

接下来的几分钟,秦苏念的心情逐渐下沉,她终于意识到了,陆老师确确实实是在躲避她,就连去金老师家的理由也是骗她的。

一天结束之后,秦苏念的心情比去之前更加沉重了几分,她想问陆老师到底怎么回事,可两人现在连独处的时间都没有,她要怎么说?

除非陆老师能回来,可要怎么做陆老师才能心甘情愿地回来呢?

秦苏念这几日的萎靡不振,林深和小胖是看在眼里,疑惑在心里。终于在一个周六晚上,两人借口找秦苏念聚餐,将她一起捞出了门。

此时春意未暖,寒意还在,三人便去了一家有名的火锅店。热气腾腾的火锅,欢声笑语的氛围终于让接连几日都低沉不已的秦苏念感受到了一丝轻松。

林深看好时机问道:“念姐,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秦苏念正捞着一块千张,闻言吹了吹热气回道:“没事。”

林深和小胖对视一眼,伸手捣了捣小胖,小胖道:“没事?念姐,咱们可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们的?”

秦苏念没回话,只低头慢慢吃着,林深和小胖见状也不着急,一边吃着一边耐心地等秦苏念回答。

吃了两口之后,秦苏念便放下了筷子,两人闻声抬头,齐齐看向秦苏念。

“陆老师搬出去了。”秦苏念声音很平淡:“最近几乎没有联系过我,我不知道为什么。”

“搬出去了?”林深闻言皱眉道:“还不理你?”

小胖也觉得匪夷所思,毕竟之前陆知瑜和秦苏念之间关系有多好他可是看在眼里的:“是念姐你惹陆老师生气了吗?”

秦苏念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想当面问问她,可是根本没有和她独处的机会。”

“这个简单啊”小胖捞起一块肥牛卷道,你们过来,我和你们说啊:“……”

片刻后,秦苏念一脸怀疑地道:“这样真的行吗?”

小胖拍着胸脯保证:“放心,肯定行!”

林深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秦苏念,心中想着难不成是念姐对陆老师的喜欢表现得太明显了?所以陆老师才会躲开她?

可是也不对啊,念姐对陆老师的感情她自己都没往那方面想,陆老师怎么可能会想到那个方面呢?

有那么一个瞬间,林深都想直接和秦苏念点明她对陆老师的感情可能不一般,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周一开学,早读课刚下课,林深便和小胖一起去了陆知瑜办公室。

陆知瑜听完两人的话后手中动作一顿,看似平淡,手指却微微蜷缩道:“好,我知道了。”

两人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谈论。

林深:“唉,念姐太可怜了,一个人在家发烧烧到39度还没人照顾。”

小胖:“是啊,听念姐说她连起来都费劲,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去医院。”

“是啊,可惜了,我还要在这上课,许伯母又忙,恐怕念姐这次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医院喽。”

“惨啊。”

“……”

两人的话说得并不小声,至少足够陆知瑜听得清楚。

秦苏念发烧了?怎么回事?看她每天不是穿的挺多的吗怎么还会生病?还病得这般厉害。

陆知瑜虽然面上一片淡定,可是心中已经忍不住开始焦急担忧。

第一节课下课后,陆知瑜便请了假,甚至连第二节她的数学课都没有上。林深和小胖在看见陆知瑜进教室宣布这节课自习时,眼中都闪过得逞的光。

另一边,秦苏念此时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时不时看一眼手机。突然,她手机一亮,一条消息发在了三人的小群中:【陆老师请假回去了!】

秦苏念瞬间从床上蹦起,快速跑去卫生间用热毛巾将自己脸捂住,一直到脸红得像猴屁股时,才躺会床上,盖着几床厚厚的棉被,虚弱地躺在床上。

过了没多久,秦苏念听见了一道开门声,紧接着便是高跟鞋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嗒嗒”声,秦苏念心中又紧张又兴奋还带了一丝丝期盼。

紧张的是,她是第一次装病,兴奋的是一会就可以看见陆老师了。

在她越来越剧烈的心跳中,房间的门把手终于被打开了。熟悉的面孔和身影出现在屋子门口,秦苏念很难去形容看见陆知瑜那一瞬的感觉。

委屈吗?委屈,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陆老师疏远,最后不得不借助生病才能勉强和她见一面。

开心吗?开心,因为陆老师在听说她生病之后,课都没上便直接回来看她了。

各种复杂的感情交汇,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在见到陆知瑜的一瞬,她是开心远远大于其他情绪总和的。你真没出息,秦苏念在心中鄙视自己,可又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她迫切地想要看见那个女人,那个让她牵魂挂肚让她茶不思饭不想的女人。

陆知瑜看着床上睁着一双水眸显得异常虚弱的女孩,心中那些戒备自警瞬间消散,只剩下了心疼和难以言说的喜悦。

她快步走到秦苏念床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蹙眉道:“感觉怎么样?”

秦苏念感觉自己在一片火炉里,但是她不能说自己热,只憋着一身热气道:“我感觉好冷。”

陆知瑜不疑有他,伸手准备扶起秦苏念:“我们去医院。”

秦苏念却避开陆知瑜的手,像是赌气一般别开头,声音沙哑道:“陆老师怎么回来了?不用去上课的吗?”

看着女孩明显赌气的表现,陆知瑜不作解释,只伸手将她扶起,秦苏念便依了她,顺着陆知瑜的搀扶坐直了身体。

但也仅是坐起身体,她靠在床头,用目光一点一点描摹陆知瑜的脸,想到陆知瑜对她莫名其妙的疏离,秦苏念不由得一点一点红了眼眶,委屈地吸吸鼻子,盯着陆知瑜的双眸道:“为什么要搬到金老师那里?我问过金老师了,她那里很安全,陆老师,你是骗我的。”

陆知瑜一顿,目光有些闪烁着不敢去看女孩,只低低地道:“我们先去医院吧,你发烧很严重。”

陆知瑜伸手去扶,却发现秦苏念根本不动,她有些恼怒,这人怎么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呢?可在下一秒她抬头时,所有责怪的话又憋在了胸口。

女孩一双眸子升起些许水雾,委屈又不解,倔强地想要她一个答案。

陆知瑜心口微颤,别开脸道:“是我的问题,和你无关。”

“若真的和我无关,那陆老师为什么要一直避开我”秦苏念声音带着些显而易见隐忍到极致的哭腔:“陆老师,你连为什么疏远我都不愿意告诉我吗?”

陆知瑜能理解女孩的委屈,女孩的不解,甚至女孩的愤怒。可是她那点上不得台面的龌龊心思,她怎么敢暴露在如此阳光的女孩眼中,她怕看见她得知真相时眼中的震惊,更怕的是女孩会对她露出厌恶的神情。

陆知瑜心在颤抖,可嘴中却说不出一句话,她说不出口那个原因,也不想编理由去欺骗女孩。

“陆老师”秦苏念咬着唇声线开始颤抖,带着些乞求控诉:“为什么?”

陆知瑜索性闭上了双眼,好半晌,才开口沙哑地道:“你生病了秦苏念,和我去医院吧。”

“我没病”秦苏念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像是立在悬崖边上随时都会别陆知瑜的话推下去:“我只是想和陆老师单独见一面,问问你为什么。”

陆知瑜此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秦苏念和几人合伙骗她的事,她看着女孩滚落的泪珠,心中又自责又内疚,她的心疼的一塌糊涂,可还是咬唇颤声道:“没有为什么,秦苏念,你既然没生病,那我就先走了。”

和秦苏念想象中的一点也不同,她以为陆老师至少会告诉她疏远她的原因,就算是任何缺点,她都可以改,可是陆知瑜甚至连理由都没有告诉她,心像是被一把把利剑穿透,疼痛困惑委屈从那颗破碎的心脏泄露。

甚至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期间,陆知瑜便快速地关上门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就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瘟疫病菌,只有远离她才可以生存。

秦苏念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情会因为另一个人而发生如此多的变化,也从来不知道她有朝一日也会因为别人的话语和行为真切地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疼痛。那种感觉,像是有一把钝刀架在心口处,在你心上缓缓地一刀一刀将那颗完整的心脏割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又仿佛大脑忽然断了氧,她无力地坐在床上,眼神呆滞,泪珠无意识地从眼眶滑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世纪,又或许只有只有几秒的时间,秦苏念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呆滞许久的眼珠子忽然动了动,秦苏念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酸涩干涸,再凝神去听时,门外果然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一定是陆老师!

巨大的欣喜瞬间涌上秦苏念的心间,她快速翻身下床,连拖鞋在跑的过程中掉了一只也没有感受到,就那样光着一只脚,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泪珠干涸后的泪道,一路跑到了门口。

她一下子打开门,心中的喜悦还没来得及上涌,便看见了站在门口处的两个人,是林深和小胖,不是陆老师。

秦苏念一双眸子由欣喜迅速变得黯淡,而后转开身让出位置道:“是你们啊。”

林深:“…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是很欢迎的样子?”

秦苏念没有说话,只给两人让开了通道,林深和小胖跟在秦苏念身后进了房间。

小胖看着秦苏念的模样,心中有了个大概,没有特意开口询问,倒是林深一进门便极其自然地坐在沙发上,问道:“念姐?和陆老师交谈地怎么样了?”

不说还好,一说秦苏念便觉得心又开始隐隐作痛,她沉默片刻,开口道:“陆老师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嗯?”林深有些疑惑起来:“不告诉你为什么?”

小胖也同样很是疑惑,秦苏念点头无奈自嘲笑道:“嗯,陆老师只说了是她自己的原因。”

林深开始沉思,而小胖则是啧啧嘴道:“念姐,我怎么感觉陆老师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这无缘无故就开始对你冷淡,还不肯告诉你原因,要是我我肯定直接不理她,什么毛病,还惯着她,不是我说念姐,你这也太卑微了吧。”

是啊,这样确实卑微,可是她愿意啊。

小胖见她不说话,也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时林深在一边沉思半晌,忽然道:“念姐,你有没有感觉你对陆老师有点特殊……”

秦苏念被林深的话问的一愣,下意识开口道:“没有啊,我……”话刚说到一半她便说不下去了,对陆知瑜不特殊吗?怎么可能?她做的一切大家都有目共睹,不然那段时间也不会有人传她和陆知瑜的绯闻了。

特殊吗?特殊在哪呢?就好像是为了陆知瑜,她愿意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她想看她笑,想和她说话,想看她面红耳赤的羞怯模样。

眼见着秦苏念发起了愣,林深接着道:“念姐,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你其实,喜欢陆老师?是想要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话音刚落,秦苏念便觉得一直以来掩盖在自己眼前若隐若现,看不真切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了?会不会有那么一种可能,她喜欢陆老师?

她不知道,可是她此时剧烈跳动的心脏却是替她说出了那个被掩盖已久的,不愿暴露在阳光下的答案。

她,喜欢陆知瑜。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我来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