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苏念双眸微微一震, 整个人登时僵硬在了原地。

而另一边的娃娃脸英语老师此时也疑惑地转过了头,而后便看见了被两个人押在中间,此时见到她们激动得泪流满面不断挣扎周嗪。

场面一度十分沉默, 只有周嗪像看见了救命恩人一样表现出被救后的后怕和欣喜。

好一会, 秦苏念才逐渐反应过来,僵硬地笑着打招呼道:“陆老师,金老师, 好巧啊, 你们也在这交流感情呢?”

陆知瑜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人。

林深和小胖一震,同时松开压住周嗪的手,将他嘴中的碎布拔出, 殷勤地给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搂着他冲着陆知瑜笑道:“是啊是啊,交流感情呢。”

“陆老师金老师救我啊!”周嗪涕泪横流挣扎着逃脱, 可林深和小胖借着拍灰的名义死死地捏住了他的肩膀, 笑道:“嗨,这是我们几人之间交流感情的特殊方式。”

金老师嘴角一抽:“年轻人交流感情的方式可真……特别啊!”

林深: “是啊是啊,我们就喜欢玩这一套。”

小胖: “别看周同学表面不愿意, 实际上他内心可开心了呢!”

林深:“没错没错,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金老师陆老师慢慢交流哈…”

说着也不管还在大声嚷嚷的周嗪,强行搂着他的肩膀作势就要转身, 陆知瑜一道目光扫过去,两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片刻后, 四个人一起出现在了陆知瑜的办公室。

此时是上课时间,办公室也没有多少老师在内,陆知瑜和八班的班主任坐在椅子上, 三人组像鹌鹑一样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有周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起了今天的事情经过。

说到动情处,几乎就要跪下抱住陆知瑜的大腿求她做主,秦苏念一道凌厉的眼神扫过去,周嗪顿时战战兢兢委屈巴巴地远离了陆知瑜。

陆知瑜淡淡抬眸,秦苏念见陆知瑜视线看了过来,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仿佛刚刚在陆知瑜眼皮子底下威胁人的不是她一样。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周嗪说完便委屈地看向了两个老师,道:“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三位同学,让他们不仅放学后揍了我一顿,这次在学校竟然还想……”

话没说完,便为畏畏缩缩地看了三人一眼,似乎很害怕的模样。

其实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主要还是很难解决,尤其是几人在学校做出这种事,若是周嗪向学校汇报,到时候免不了一顿处分,就算秦苏念她爸是大股东投资商也不管用。

陆知瑜有些头疼地蹙了蹙眉,正准备问几人到底有什么仇,那边的三人组语气就不善了起来。

林深冷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我们?”

小胖:“确实,你是没得罪我们,但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你不清楚?”

秦苏念眼神冷得要结出冰渣子:“还在这装?”

周嗪本来就有些害怕几人,这会三人以这种语气问话,又看见秦苏念那冷着的一张脸,瞬间惊慌地想起那天在办公室时,她是不是也看见了。

不过,他只惊慌了一瞬便冷静了下来,办公室没有监控,就算她看见了又如何,又没有证据,但几人今天绑架自己这事,可是有陆老师和金老师两个人证在场啊!

念及此,周嗪迅速冷静了下来,他佯装害怕的模样,梗着脖子道:“我不就是多问了陆老师一点问题,多占了她一点时间嘛,为什么要打我?难……难不成,你真和外面的传闻一样,对陆老师有……有那种心思?”

此话一出,办公室瞬间便安静了下来,都在一个年级人又不多,基本上有什么传言办公室的老师都能听见一些风言风语。看着八班班主任一脸谨慎的模样,秦苏念便知道,陆知瑜怕是也听见了一些传闻。

“你放什么屁呢你!我们念姐对陆老师的感情一片纯洁,哪像你,龌龊的要命,你敢把那天你在办公室做的事说出来吗!”

寂静了一瞬之后,小胖瞬间反驳,他本来就极其厌恶这种猥琐恶心的人,这会又见他还敢污蔑秦苏念,当下便怒怼了他一顿。

周嗪自然不会认罪,依旧嘴硬道:“那你们说,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小胖涨红了脸,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直接说他往人家陆老师胸前看吧?这事周嗪能做出来,他可说不出口,更何况办公室没监控,他们也没有证据。

“你说啊……”

偏偏周嗪还一副得意的模样,硬要他说出个所以然。

小胖和林深在一边气得狠狠咬牙,就在陆知瑜准备阻止这场闹剧时,秦苏念忽然转头看向了她,声音淡淡带着些凉意:“陆老师,你还记得你那天穿了什么吗?”

陆知瑜有一瞬愣神,不是说周嗪在办公室做了什么吗?怎么忽然扯到了她那天穿的衣服上了?

饶是如此,她还是回想了一下当天穿的衣服,正准备说出口时,脑袋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她眼一转,凌厉的眼神便落到了一旁的周嗪身上。

周嗪面上显而易见地闪过一丝慌乱,转而又强装镇定地任由她看,反正几人没有证据,他怕什么!

在见到周嗪面上一闪而过的慌乱时,陆知瑜便明白了三人这样做的原因还有那天晚上,秦苏念支支吾吾想要说的话是什么,想来是要提醒她衣服的穿搭问题。

虽然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又不说了,但想必也有一部分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让她别说了的原因。念及此,陆知瑜心中涌上一抹愧疚。

但眼下的事还没解决,几人都已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有八班班主任一头雾水地看着几人,问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陆知瑜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但按现在众人知道的情况来看,很明显秦苏念几人做错了,但知道内情的她又怎么会忍心让三人受处分。

陆知瑜陷入两难,而周嗪显然早已料到了这一点,唇角隐隐勾起,双眸也充满了挑衅。

气得林深和小胖当下就要过去不顾情况再给他揍一顿。

秦苏念拉住两人,转头对陆知瑜道:“陆老师,这件事是我们的错,你向学校汇报吧,我们愿意接受处分。”

林深小胖一脸“念姐你疯了”的表情,就连陆知瑜目光也有些震惊,震惊之后便只剩下愧疚和涩然。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秦苏念说完就要拉住两个懵逼的伙伴离开。

“站住”周嗪忽然上前一步制止了三人,秦苏念回头眸子淡淡:“还有什么事?”

“打了人不道歉就准备这样走?”

林深小胖已经按捺不住撸起了袖子,秦苏念拉住两人,眸中情绪隐隐有些分不清:“到时候处分大会上,我们当着全年级的人给你道歉……”

出了办公室的门后,林深和小胖一脸不解,但按秦苏念的性格,知道她肯定不是真的要给周嗪道歉,现在肯定是已经想好了主意,等着周嗪那货上钩呢。

两人不问,秦苏念也不说,一直到三人吃完晚饭,在学校散步的途中,林深和小胖才忍不住将秦苏念围住,问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秦苏念四处看了看,小心翼翼地附到两人耳边道:“我的主意是……”

几分钟后,两人疑惑中带着点信服:“可是,若是周嗪他不按你说的那样做怎么办?”

秦苏念耸了耸肩无所谓道:“那只好在处分大会上给他道歉喽。”

林深、小胖:“……”认真的吗念姐?

学校在处分学生以一儆百的事情上,一向做的很快,下午才交的报告,晚上处分结果和时间就出来了。

下周一升旗仪式上,将要在全校师生面前批评秦苏念,并让几人念保证书,和周嗪同学道歉。处分一下来,顿时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打周嗪的三人组是秦苏念三人了。

三人的凶名倒是没有远扬,只是秦苏念和陆知瑜之间的绯闻倒是更加令人信服了起来。

上了趟厕所回来,秦苏念便发现班级人看她的眼神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

她回到座位上,林深和小胖立即凑到她身边,一脸憋笑的模样,秦苏念一头雾水。

便听林深道:“念姐,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是我们高二年级的主角了。”

小胖:“是啊是啊,还是各种绿晋江文中的主角。”

秦苏念不知道这会一个晚自习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便听林深哈哈怪笑,语气荡漾:“霸道校花爱上我~”

小胖表情不逞多让:“校霸的掌中宠~”

“她逃,她追,她们插翅难飞~”

眼见着两人表情越发荡漾,秦苏念忍无可忍,一人赏了他们一脚,将两人踹得嗷嗷叫回了座位,虽然回了座位,但两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满是揶揄。

温楚坐在秦苏念左边,看着几人打闹的模样,眸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情绪,像是羡慕,又像是烦扰。自从林深生日之后,两人便没有再说过话了。

终于挨到了晚自习下课,秦苏念一如既往慢慢收拾准备等着陆知瑜一起回去。而林深今天不知为何竟然也慢悠悠的。

直到温楚走后,林深才一把将书收进书包,凑到秦苏念耳边神秘兮兮地道:“念姐,上次你让我做的那事,我搞定了。”

“嗯?”秦苏念迟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林深说的是让温楚参赛的事,她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夸赞道:“厉害啊,怎么做的?”

“秘密。”林深笑得高深莫测,背着书包留下了一个深不可测的背影。

秦苏念:“……”

回家的路上,两人不出意外地有些沉默,关于学校的传闻陆知瑜自然也听见过一些,不过因为知道事情的内幕,所以她倒是没有怀疑秦苏念对她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她一直沉默是因为秦苏念又因为她犯了事,眼下还要被处分,只是这样想着,她心中便隐隐有些感动。

两边的路灯更显树影婆娑,暖黄的灯透过枝叶在地上勾勒出一片斑驳的灯影。

陆知瑜侧过头看着秦苏念,秦苏念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便转头对上了陆知瑜的双眸。

“有什么事吗陆老师?一直这样盯着我怪渗人的。”

陆知瑜顿了顿,先前酝酿的感动情绪瞬间消散,她声音淡淡:“没事,想问问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秦苏念重复了一句,明白过来陆知瑜说的是下午的事,眼睛转了转道:“没什么想法啊,我们又拿不出证据,现在人家知道的就只是我对你的占有欲太强而把周嗪揍了一顿,揍了一顿就算了,又因为被他说出了我们之间的‘奸情’企图再将他揍一顿……”

秦苏念说得十分自然,连“我们之间的奸情”这几个字都说得很丝滑。

秦苏念说得坦荡,倒是让陆知瑜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两人确实没有什么,但被她这么一说,又确实显得像有些什么一样。

陆知瑜点点头,红着耳尖抿唇道:“委屈你们了。”

秦苏念刚要说不委屈到最后倒霉的还不知道是谁时,到口中的话在舌尖一转,又被她咽回了肚里。

“哎”秦苏念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没关系,为了陆老师,我愿意的。”

陆知瑜目光微动,心中是说不清的酸涩和甜蜜感动,酸涩和感动是因为秦苏念为了她这般委屈自己,而那丝丝甜蜜则是被她直接忽略。

陆知瑜没说话的表现在秦苏念看来见怪不怪,她眼睛微微一转,看向陆知瑜道:“陆老师,听说你和陆妈学了做菜?”

陆知瑜顿了顿,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秦苏念眼睛一亮:“那这个周末陆老师做菜给我吃好不好?”

陆知瑜有些不好意思地将飘在脸庞的乌发勾到耳后,眸中有些羞涩犹豫:“我做的可能味道不是很好。”

秦苏念摇头:“没关系,就当为我周一升旗被□□的壮胆饭。”

陆知瑜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女孩的表情像上刑前的最后一顿饭一般,充满了壮烈悲惨的气息。

陆知瑜轻轻点了点头,唇角微勾道:“好,我答应你。”

“那就这么说……唉唉唉”秦苏念话没说完,忽然被人往身旁一拉,身形不稳即将摔倒时却落入了一个柔软幽香的怀抱。

陆知瑜一只手揽在女孩细瘦的腰侧,另一只手扶着女孩的左臂,以圈抱的形式将女孩拥在了怀中。

路灯明亮,秦苏念抬眸便看见了陆知瑜长长的睫毛,暖光将她的眼睫照的澄亮透明像是长长的浓密的柳絮,那双明亮温柔的水眸满怀关切,红唇微张似娇似嗔:“小心些。”

秦苏念看得怔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陆知瑜,又看了看她原来走的位置前方的一个大坑,脑子满是陆知瑜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

“噗通”“噗通”“噗通”

秦苏念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一声胜过一声,久久未平。

她不会,真的对陆老师有想法吧?

秦苏念被自己的想法一惊,顿时从陆知瑜怀中钻出,讪笑道:“没事没事。”

陆知瑜感到了女孩的不对劲,但具体哪不对劲她还没想到,便没有多想,轻轻“嗯”了一声,再度迈开了步子。

路上,秦苏念开始怀疑起怀疑自己的性取向,她从小到大确实没喜欢的男生,可是也没喜欢的女生啊。

不应该啊不应该,她什么时候弯了她自己怎么没有察觉?

怀揣着这样的自我怀疑,秦苏念一直到很晚才睡去,导致的结果便是,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到了学校。

林深和小胖围到秦苏念桌前,由于过于激动,并没有发现秦苏念的精神状态像被人吸了精气。

林深一脸激动地拍拍自己的包:“念姐,东西都准备好了!”

小胖:“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啊?”秦苏念一惊,道:“心动?什么心动?我没有!”

林深、小胖:“???”

“念姐?”小胖伸手就要摸秦苏念的额头:“大早上的说什么胡话呢?”

秦苏念一把拍落小胖的手,小胖“哎哟”一声痛呼,直抽凉气。

林深看着秦苏念异常的行为,眼里闪过一道睿智的光:“念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说!是谁?”

秦苏念本就心虚,被他这么一说登时眼神就闪烁起来:“什么喜欢的人,我没有。”

小胖林深迅速对视一眼,直接哄闹而上 一人挠一边挠她痒痒,秦苏念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推开两人道:“别别别,我说我说……”

刚好秦苏念自己也怀疑,这下说出来刚好让两人帮着她分析分析自己究竟是不是悄无声息地弯了。

三个毛茸茸的脑袋围着桌子一阵叽里呱啦,林深和小胖眼神逐渐震惊复杂。

一阵沉默后,两人总算冷静下来了。

林深:“念姐,其实我觉得吧,这不一定是爱情,可能只是你弄混淆了这种感情和那种感情。”

“……”小胖无语地看了林深一眼:“听君一席话犹如一席话。”

林深尴尬轻咳了两声,不服道:“有能耐你说。”

小胖哼了一声,转头对着秦苏念道:“念姐,我觉得可能只是在那一瞬间你被陆老师的美貌迷惑了而已。”

“试想一下,一个陆老师那种级别的美女把你抱在怀里,那么温柔地看着你让你小心,这谁能顶得住啊,所以你这顶多只是在那一瞬间被陆老师迷住了而已……别想太多。”

“就是就是”林深道:“而且有时候可能会把对长辈的崇敬和依赖误认为爱情,实际上根本不是的,安心吧念姐,我觉得你啊应该不喜欢女人……额,应该也不喜欢男人,总之呢念姐,你比较适合出家……哎哟痛痛痛……”

林深的见解刚说完便挨了秦苏念一个栗爆,可怜兮兮地捂着脑袋道:“念姐,下回下手能不能轻点,起包了都要。”

秦苏念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听了两人的见解之后,秦苏念那颗心倒是放回了肚子里,她果然还没有弯,万幸万幸。

秦苏念的事解决完后,三人便又开始商量起了之前的事,一直到上课铃打响,几人才回了座位。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有个二十分钟的大课间,林深将书包里的某样东西装到了口袋,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话用到刚出教室门便碰见周嗪等人的秦苏念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周嗪春风满面,三人组面无表情,吃瓜群众满眼亮光。

万众瞩目,两拨人一步一步逼近了对方,而后擦肩而过。

吃瓜群众:???

突然,林深眼神犀利地瞥了身后一眼,忽然出声道:“站住!”

作者有话要说:  小秦:呼呼~还好我没弯【叉腰jp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