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手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光为厚重的云层镶了一层暗金色的边, 束束光芒穿过蘑菇般的云朵热烈地拥抱着土地。

昨日两人回的老宅,今日秦苏念就离开了,这偌大的房子如今也只剩下陆知瑜一人。

她看着房间微微有些发愣, 这么冷清的氛围好似又回到了她独居的那段日子, 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

情绪不由得低落下来,陆知瑜深吸了一口气, 正要回房工作, 门铃便响了。

应该是陆琴回来了。秦母带着秦晋出去旅游了,陆母没有跟过去,便回了老宅。

陆知瑜情绪好了些, 她并不是孤身一人,她还有妈妈。她唇角带着些微笑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陆琴。

陆琴手中提着些菜, 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去了一趟超市, 陆知瑜一边从陆琴手中接过菜一边道:“妈,你教教我怎么做菜吧。”

陆琴惊奇地看了她一眼,调侃道:“怎么现在要学做菜了?”

陆知瑜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 她总不能说和秦苏念住一起时,周末都是秦苏念烧菜吧。

她毕竟也是个大人了,生活必备技能还是要学点好,她可不想以后的生活都像独居那段时间一样,天天下面条吃速食。

陆知瑜抿了抿唇道:“就是忽然想学了。”

“也好”陆琴笑道:“反正迟早是要学的, 不然以后嫁人了在婆家不会烧菜岂不是闹笑话吗?”

陆知瑜无奈地看着陆母:“妈……”

她对结婚这事并不反感,但也并没有多大兴趣, 结婚对她来说不过是从一个人凑日子变成了两个人凑日子而已。

陆琴笑了笑,道:“你都二十五了还不结婚,这个年纪在我们那个年代可就是老姑娘了。”

“妈, 时代不一样了。”陆知瑜想说的是,现在不结婚的也有很多人了。

陆妈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径直走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后问道:“知瑜啊,你还没有中意的人吗?”

陆知瑜顿时警觉起来,她想起上次被迫相亲相到的人,岔开话题道:“妈,这事先不急,您还是先教我做菜吧。”

陆琴并没有如她所愿,接着道:“只有你成家,有人照顾你了,我才能放心啊,我终归不能照顾你一辈子的,以后一旦我走了……”

“妈…”话没说完陆知瑜便轻声打断了她:“不要说这种话。”

陆琴倒是看得很开,她笑了笑接着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总之啊,知瑜你以后一定要找个靠谱的男人照顾好你……”

像是想到了什么,陆琴的面色一下子暗淡了不少,陆知瑜看着陆母的面色便知道,她是想到了她的父亲。

两人当年离婚离得突然,陆知瑜这么些年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两人分明十分恩爱,后来某一天却忽然离了婚。

她还记得当时离婚时,陆父是净身出户,他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行李被一件件扔到他面前,眼里分明满是不舍,可还是走得毅然决然。

而陆母一边哭一边骂,骂他负心汉,骂他恶心,骂他骗了她这么多年。可当陆知瑜流着清泪颤抖地问她两人为什么离婚时,陆母又什么都不肯说,只哭着骂陆父恶心,负心。

而这么些年,陆知瑜每次一问陆母都哭的很难过,久而久之,陆知瑜便不再问了。

陆知瑜眼中闪过过往的种种,最后恍然回神,她走到陆琴身边抱了抱她道:“妈,你还有我呢。”

陆琴像是恍然从先前的情绪中走出,她看着自己面前出落的水灵漂亮的女儿,眼眶一热,道:“好,好……我还有你……”

……

秦苏念和林深小胖度假的地点在一个小岛上,这座岛由于远离陆地,来回耗时又耗资,所以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家中富裕的人。

秦苏念和两人在机场集合,又辗转坐上了船,约莫过了一日后,三人才顺利到达这座孤岛。

天空湛蓝云层厚白,阳光热烈却不灼人,咸湿的海风微微吹拂起蓝绿的海浪拍打在嶙峋各异的石礁上,溅起一朵朵泡沫般的浪花。礁石上铺着一层浅浅绿绿的草植,风一吹,便如水浪一般层层律动。

任谁见了这样的景色都觉得心情舒畅,再大的不安焦躁和愤怒被风一吹,便全数消散在这样的景色中。

秦苏念和林深小胖先是将行李放在了酒店,而后才一起在海岛上闲逛起来。

海岛被开发的极好,虽然商业化虽然严重,但一些最基本的自然美景并未被破坏。

四处有不少摆摊卖特产和纪念品的,还有卖海岛地图的。

林深和小胖要了一份地图,商量着接下来几天去哪逛,秦苏念却在一个卖纪念品的摊子前停下了脚步。

林深和小胖见状不由得凑到她身旁,跟着一起看了看摊上的东西。

摊子上大多数都是贝壳、奇形怪状颜色剔透的石头,也有少数手工工艺品。着实没啥可看的。

那小贩一见有人过来,便开始热情地推销着摊上的东西,将这些平平无奇的小东西吹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不买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那种。

林深见秦苏念有些意动,不由得警惕道:“念姐,你不会看上这些东西了吧?”

小胖更直接:“想买纪念品可以直接去那边的纪念品店,这种小摊子没啥可看的。”

摊主被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见秦苏念忽然伸手拿起了手机,咔咔拍了两张照片转身就走。

林深和小胖直接愣住,秦苏念走出一段距离发现两人还在原地,便道:“走了,还走不走?”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同样一脸懵逼的摊主,而后迅速跟上了秦苏念。

“念姐?你不买你刚刚看的那么入神?”林深和小胖疑惑道。

秦苏念其实刚刚确实是想买的,她在摊子上看见了一块漂亮的贝壳,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陆知瑜。

要是带给陆老师,想必她会很开心吧!

然而就在她意动时,小胖的那句话点醒了她,这摊子上的东西不值钱,不如直接去专门卖纪念品店铺买。

秦苏念想了想觉得也是,这小摊子上的东西确实配不上陆老师,于是她便直接放弃了,索性拍了两张照片发给了陆知瑜。

但眼下她肯定不会和两人说实话的,只说了自己随意看看,并没有其他想法。两人信以为真,便放过了这个话题。

三人借着地图,很快便将游行路线规划好,她们今天下午要去的,是海岛西边的沙滩。

两人说得言之凿凿,说什么阳光不燥微风正好,支个遮阳伞睡在沙滩椅上吹着海风,感受天地自然的风光,岂不妙哉?

秦苏念觉得两人说得有些道理,便听了两人的话。结果到了沙滩之后,秦苏念看着不断打量路过美女的林深和小胖,顿时明白了。

什么狗屁感受自然风光,分明是来感受美色的!

秦苏念表面不屑,而后偷偷加入了两人的队伍。

见了不少美女帅哥后,秦苏念有些疲劳地揉了揉太阳穴,正准备闭眼休息时,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各有千秋的美人。

一个气质清冷,一个看着妩媚,两人手牵手坐在沙滩前说说笑笑。

林深顿时戳了戳小胖,一脸赞赏道:“太漂亮了,我太喜欢那个金发的女子了,看起来就很成熟有风情,是我的菜啊……”

小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更喜欢那个看起来清冷的,高岭之花啊这是,我好爱啊……”

两人赞叹不已期间,秦苏念吸了一口椰汁撺掇道:“喜欢就去要联系方式啊,说不定爱情就来了呢?”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退缩道:“算了,人家看不上我们。”

秦苏念懒散地瞥了两人一眼,换了个舒服的睡姿漫不经心道:“万一看上了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两人被说的有些意动,正蠢蠢欲动期间,却见那两个女子忽然对视了一眼,接着忽然吻在了一起…

吻在了一起!!

小胖顿时瞪大眼睛一副“小爷的心碎成了渣渣的模样”,而林深则是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眼神忽然兴奋狂热起来,颤抖道:“天呐!绝配啊!这也太美好了吧呜呜呜,是我不配!请原地结婚!!”

秦苏念原本也是有些震惊的,一听林深这话,嘴角顿时抽搐起来,她怎么就忘了,林深这货还是个百合控呢。

小胖在震惊之后也冷静了下来,看起来脸上满是惋惜和心碎,并没有露出厌恶或憎恨的表情。

秦苏念又将目光看向了周围的人,大多数人目光中都是震惊和惋惜,很少会有人面露厌恶。

秦苏念眸光微微有些深思起来,一抬头便对上了那两个女子的视线,烫着大波浪的妩媚女子对她轻轻点头示意,眼眸带笑,而那个清冷的女子则是微微点了点头。

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很正常的模样,没有人多说什么,也没人对她们投去过多的关注。

秦苏念也向着两人点了点头,温和地笑了笑。直到两人走后,秦苏念的眼神还一直在两人身上。

林深和小胖见状不由得道:“念姐,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秦苏念回神,瞥了两人一眼:“想什么呢?我笔直的。”

两人便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而秦苏念却有些恍然起来,脑海里翻天覆地,东想一想,西想一想。

思维混乱时,放在肚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秦苏念拿起一看,顿时眉眼弯了起来。

是她先前给陆老师发的图,陆老师回她了。秦苏念便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放在脑后,开开心心地回起了陆知瑜的消息。

一边的陆知瑜在回完秦苏念的消息之后,便起身去了陆母的房间。

下午要带着陆母去体检,陆母让她去拿一下身份证。

她径直走到陆母说的那个抽屉前,拉开。抽屉很整洁,除了一个户口本一张身份证外,还有一本绿色的离婚证。

离婚证下有一张卡过去的照片,陆知瑜指尖顿了顿,将那张照片拿了出来。

照片是一张的全家福,是她五岁那年三人一起拍的。那时陆母和陆父还没有离婚,陆知瑜坐在两人中间,两人将她抱着,笑的很幸福很恩爱……

陆知瑜看着这张照片,心底却是微微叹息,这么多年了,她妈妈还没有忘记陆父。

感情这么深厚,当初为什么会那么坚定地选择离婚?

陆知瑜不知道,她将照片原样放好,又将陆母的身份证拿出装好,起身出了门。

陆母此时刚好将最后一道菜烧好端在桌上,陆知瑜自觉地拿了碗筷,一边给两人盛饭,一边状似无意地道:“妈,你说,两个感情一直很好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分开呢?”

陆琴接过饭,吃了一块茄子,不在意地道:“也许一直很好只是表面的,突然分开,如果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那就说明两人蓄谋已久……”

陆知瑜缓缓地点点头,蓄谋已久很显然不可能,那么那个重大的事情是什么呢?才会让那么恩爱的两人毅然决然地离婚?

陆知瑜想了想又旁敲侧击道:“什么样重大的事才会让两个相爱的人分开呢?”

“这就多了”陆琴以为陆知瑜只是和她就此事进行讨论,便道:“或许是一方出轨了,或许是两人忽然发现对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又或者其中一人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罢了……”

陆知瑜听得眉头轻蹙,如果是陆母说的这样,再结合离婚当日陆母说的话,也就是说,她爸爸出轨了?

这个想法一出,陆知瑜又觉得不太可能,她爸爸当时走时分明满眼不舍,怎么会是出轨了呢?难道是爸爸有什么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可妈妈为什么当时又要那样骂他呢?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很想直接问陆母,可她又怕勾起陆母的伤心事,便索性只低着头吃饭沉思。

陆知瑜满腹疑惑,吃饭也吃的心不在焉,陆母见状道:“是不是今天的菜烧的不好吃啊?”

陆知瑜回神,将事情放回脑后笑道:“没有,很好吃,我刚刚在想学校发的文件……”

“你啊,别太累了,注意身体…”

“嗯,知道了妈。”

……

国庆假期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又要开学了。秦苏念从海岛回来后果然给陆知瑜带了纪念品,是一串银色的海螺和贝壳串成的手链。

小巧精致,秦苏念能看出来陆知瑜很喜欢它。于是秦苏念便借着“手链可是她的心意一定要天天带着的借口” 给了陆知瑜带手链的理由。

然后开学第一天,秦苏念便遭到了林深和小胖神攻击。

两人眼中满是“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的意味,先前在海岛时,两人也看上了这款手链,准备买下来给以后的女朋友作定情信物。

结果秦苏念在两人耳边说了各种“纪念品送女朋友不正式”之类的话,成功打消了两人的念头。

然后转身就看着她拿起手链付了钱,速度之快直让两人瞠目结舌。当时两人以为是秦苏念看上了,只骂她太狗了,就没再说什么。

之后,就在陆老师的手上看到了这串手链。

秦苏念眼观鼻鼻观心,对两人谴责的视线视而不见。

下课后,陆知瑜抱着书回到了办公室,刚坐下旁边一个女老师就眼尖地发现陆知瑜手上多了串手链。

她凑过脑袋看着陆知瑜手上的手链,羡慕道:“好漂亮的手链啊,是小陆老师对象送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小秦:自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