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42章 想不想我?

我的书架

第42章 想不想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秦苏念想象的不同, 陆知瑜的反应很是淡定,她只轻轻地扫了女孩一眼便点头承认了。

秦苏念有一瞬的怔愣,而后便听到了林深疑惑的嘀咕声:“念姐和陆老师还有这层关系吗?”

秦苏念瞥了林深一眼, 秦晋天天叫陆知瑜为“陆姐姐”, 她跟在后面叫上一句也不过分吧?

夜色渐深,硕大的圆月前缭绕着轻纱薄雾般的乌云,陆知瑜等人先将甜甜送回了家, 这才领着秦苏念和秦晋踏上了归程。

车上, 陆知瑜接了个电话,是秦母许湘打来的。

先前在家时,秦母见两人还不回来便有些急切, 恰巧陆知瑜接到了秦苏念的电话,大概知道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便和秦母说她去接两人。

陆知瑜简单地说了句已经接到了两人, 将两人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后,便挂断了电话。

车厢内有一瞬的安静,陆知瑜瞥了一眼坐姿端正的两人, 道:“想好怎么说了吗?”

秦苏念:“随便编个理由敷衍一下不就行了?”要是让秦母知道她将人打进了医院,恐怕至少得挨一顿□□,所以秦苏念选择隐瞒。

陆知瑜想了想,轻声道:“小晋身上有伤吧?”

秦晋点点头可怜兮兮地道:“可疼了呢陆姐姐。”

陆知瑜偏过头,神色逐渐柔和下来, 她摸了摸秦晋的脑袋,问道:“伤到哪了?”

秦晋指了指自己的腿和肚子, 撅唇道:“那个坏人踢的我好痛哦,不过幸好我最终把他打趴下了!”

陆知瑜闻言眼中染上一层笑意随后又有些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脑袋算是夸奖。

秦苏念瞄了秦晋一眼,在一旁咳嗽道:“是我把他打趴下的。”

陆知瑜转过头微微看了昂首挺胸等待夸奖的秦苏念一眼, 低下眉睫道:“你也受伤了?”

秦苏念想了想许涛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模样,眼睛一转,道:“这里受伤了。”

陆知瑜闻言顿时抬起眸子有些紧张地看去,却见女孩纤细的食指轻轻戳在了自己的胸口,表情微微有些痛楚,似是真的伤到了胸口。

陆知瑜眉头轻蹙,语气不自觉带了些关切:“痛吗?”

秦苏念认真点头:“超痛的。”

“上药了吗?”

秦苏念微微一愣,小汽车此时呼啸着穿过城市两旁的路灯,昏黄的灯光透过车窗落在秦苏念脸上。她借着灯光看了一眼陆知瑜的神色,顿时反应过来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她说的受伤,是心灵受伤,而陆知瑜以为的却是她胸口处受了皮外伤。

秦苏念眼中迅速闪过一道狡黠的光,勾唇道:“没来的急呢陆老师,陆老师要帮我上药吗?”

陆知瑜微微一顿,看着女孩敏感的受伤部位,面上不自觉染上一层薄红,她犹豫地看了两眼女孩受伤的地方,轻声道:“你能够得着。”

“可是好痛啊,我自己下不去手。”

看着女孩不似作伪的痛楚神色,陆知瑜开始犹豫起来。其实帮一下应该也没什么的吧?

就在她犹豫期间,被冷落在一旁的秦晋忽然开口道:“姐姐,我怎么记得你好像没有和我一起去医院?”

陆知瑜闻言微顿,抬眸狐疑地看着女孩,若是受伤了不应该第一时间去医院吗?

秦苏念用“不要多管闲事”的眼神瞪了秦晋一眼,而后道:“那个嘛……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我就没有去医院了。”

这话陆知瑜显然是不相信的,再加上秦苏念那威胁秦晋的眼神,她顿时明白过来些什么。

她轻飘飘地抬起眸子盯着秦苏念,语气冷淡有些危险地道:“是吗?晚上回去我帮你上药看看。”

一听陆知瑜的语气,秦苏念便知道她可能从秦晋的话中听出什么。秦苏念有些发怂了,她讪讪地笑了笑道:“算了吧,不用麻烦陆老师了,我自己够得着。”

陆知瑜语气淡然:“我怕你太痛了,自己下不去手。”

秦苏念:“……”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概就是这样了。

“真不用陆老师,而且我受伤的地方你……不太好对吧。”秦苏念说的委婉。

陆知瑜轻轻抬眸看了她一眼:“没什么不好的,我们都是女子有何看不得的?”

听着陆知瑜口中说出的这一句又一句熟悉的话语,秦苏念只觉今晚自己不仅大难临头说不定还节操不保。

于是她只好装作可怜兮兮又万分羞怯地道:“陆老师……我害羞。”

陆知瑜看着女孩那故作羞怯的扭捏模样,眼中逐渐勾起一丝兴味:“没关系,多几次就习惯了。”

秦苏念:“!!!”多几次?敢情你还不止想看一次?

秦苏念欲哭无泪,秦苏念生无可恋,秦苏念决定破罐子破摔,她收起那份扭捏的模样,神情庄严地像慷慨赴死的战士:“好吧,既然陆老师这么想看,那我就豁出去了……”

说完又故作娇羞,含羞带怯地看了陆知瑜一眼,娇气道:“不过陆老师可要轻点~我怕我受不住~”

陆知瑜听女孩的话听得面红耳热,她羞恼地瞪了秦苏念一眼,最终败下阵来:“我看你自己可以上药,不需要我帮忙。”

比厚脸皮不要脸的功底,陆知瑜显然还是个刚出生的娃娃,而秦苏念已经是老祖级别的巨人了。

见陆知瑜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秦苏念不由得遗憾道:“啊?陆老师刚刚不还要……”

话没说完,秦苏念便看见了秦晋充满着诡异兴奋的眼神。

要说出的骚话一个回旋回到了肚子里,秦苏念终于想起来车里不仅有她和陆知瑜,还有秦晋和司机。

她透过后视镜去看司机的神色,却猝不及防对上了司机那一脸“我听到了什么”的眼神。

秦苏念:“……”

司机迅速低下头,一秒后又忽然抬起头从后视镜给了秦苏念一个“我都懂你加油你随意”的眼神。

秦苏念:“……”

秦苏念轻咳一声决定为自己正名:“咳,那我就自己来吧,总是麻烦陆老师总归不太好……”

话说完,她还特意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司机,却瞥见了司机那愈发带有深意的眼神。

秦苏念莫名其妙,又转头看向了陆知瑜,却只见到了陆知瑜别开的脑袋,而秦晋此时却是幽幽地饱含深意地道:“总是麻烦陆姐姐哦……”

秦苏念:“!”

听她解释,她真的没有被陆老师看过很多次,不是,是一次也没有!

……

回到家后,秦苏念和秦晋将事情说了个大概,秦母听后并没有责备两人,只是有些心疼怜惜地看向两人,道:“傻孩子,什么时候都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啊!帮助别人是好事,但也要减少对自己的伤害啊!”

灯光下,秦母眼里的担忧和心疼之色几乎溢出,这是秦苏念第一次这么直面许湘的关心,她略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眸子,抿了抿唇正要说话,却听许湘道:

“伤到哪了小晋?过来让我看看。”说着便不由分说地拉过秦晋想要看看他身上的伤痕。

秦苏念未说出的话就那样卡在了喉咙里,她低下头,眼眸中划过一丝自嘲,她就说,许湘怎么会对她露出这么关心的神色呢!

秦苏念感到有些无趣,她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听许湘又道:“还有你呢念念?有没有受伤?下次记得不要那么冲动了知道吗?”

秦苏念动作一顿,一阵酸涩委屈又带着些暖意的涌流缓缓填充在她的心间,她点点头闷闷地“嗯”了一声道:“我先上楼了,一会陆老师该给我补课了。”

许湘点了点头,抬眸看着秦苏念上楼的背影,眼中不自觉闪过一丝柔色。

洗完澡后,陆知瑜果然依约到她房间给她补课了,彼时秦苏念正靠在枕头上拿着药箱准备给她的左手上药。

虽然没被打,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的手也被砖块磨破了皮,两只手都受了伤。

陆知瑜看着秦苏念面前的药箱,神色微顿,脚步便轻轻移到了秦苏念面前。

头上落下一片阴影,秦苏念抬眸看着女人眼中涌动的神色,不由地勾了勾唇。

陆知瑜眼睫微动,轻声道:“你…真的受伤了?”

秦苏念点头:“真的。”

陆知瑜看着秦苏念包扎好的右手,又想到她胸前的伤,挣扎了一番,还是红着耳尖问道:“自己上药方便吗?”

秦苏念看了看自己满是药水的右手,又看看自己的左手,道:“可能不是很方便。”

满是药水的右手给左手上药确实不方便,要是陆知瑜能帮她就再好不过了。于是她便抬头,一双眸子满是希冀地看向陆知瑜。

陆知瑜咬咬牙,心中不断暗示自己,都是女子,帮忙在敏感部位上个药也是正常的,做好了心里建设后,陆知瑜点头道:“那好。”

秦苏念满眼欣喜地看着坐在她面前的陆知瑜,满怀期望地等待起了陆知瑜给她上药。

上一次上药,好像也是陆老师帮她的呢。秦苏念期待地看着陆知瑜,却见陆知瑜也在看着自己,并没有给自己上药的意思。

两人同时怔愣了一下,陆知瑜快速别开眼,满脸绯红道:“你脱吧,我不看……”

秦苏念恍然醒悟过来,敢情陆老师还停留在她胸前受伤那一段呢。她好笑地看着别开脸的陆知瑜,玩味道:“脱什么?”

陆知瑜此时也有些茫然,她转过头看着女孩,眼神飘忽道:“不是上药吗?”

秦苏念饱含深意地看了陆知瑜一眼,戏谑道:“只是手受伤而已,为什么要脱衣服?”

只是手受伤?陆知瑜神色恍惚了一下,下一秒面色忽然爆红,偏偏秦苏念看热闹不嫌事大,长“哦”了一声,勾唇做作道:“不过陆老师要是想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秦苏念眼神满是深意,甚至有一丝委曲求全的娇羞。

陆知瑜一双水润的美眸满是羞意,她羞恼地瞪着秦苏念咬牙道:“秦苏念……”

秦苏念乐不可支,整个人便如同脱缰的野马,她声音荡漾:“在呢~陆老师~现在就脱吗?”

秦苏念作势掀开了衣衫,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腰腹,陆知瑜耳廓一热,连忙别开脑袋站起身子,咬牙道:“你自己上吧!”

秦苏念见将人惹过火了,连忙就要将人追回,却见陆知瑜将房门一关,连课也不补就离开了。

秦苏念:“……”逗过头了,看来要有一段时间不理自己了。

秦苏念看着自己的手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

事情如秦苏念所料,从中秋节回学校后,陆知瑜果然任凭自己怎么纠缠也不搭理自己,她无奈,只好先等陆知瑜害羞那股劲过去了再作打算。

而彼时,除了快要来的国庆节,十一月份还有一场重大的校园十周年庆。

整个学校,高中部和初中部都要参加,并准备相应的节目。每个年级至少四个节目,且高年级和低年级之间也要串搭着献上节目。

高二年级串搭的是高三年级,高三年纪有个很厉害的学姐叫何婧,在钢琴上的造诣很高,今年她便代表高三来和高二串搭。

为了让钢琴水平差别不那么大,新的高二年级主任只选了钢琴十级的几个人,抽签决定谁和学姐一起演奏。

而不幸的是,秦苏念被抽中了。还有一个月才校庆才开始,时间完全来得及,因此排练的时间也比较松散。

而除了秦苏念外,林深也主动报了一个音乐节目,自然,他拉上了秦苏念和小胖以及另外几个班级中的同学。

不知不觉,国庆很快便到了。本来何婧是准备用国庆的时间和秦苏念一起排练的,但秦苏念和林深小胖两人约了出去旅游,便将此事推到了国庆后。

兴许是真的将陆知瑜逗狠了,秦苏念这些日子连陆知瑜的一个眼神都未曾分到过。

一直到国庆带着行李去机场的前两个小时,陆知瑜都没有理会秦苏念。

飞机是早上十点的,秦苏念八点便拿着行李箱准备和林深小胖两人汇合了。

出门前,秦苏念在门口徘徊着一会进一会出,时不时轻咳一声想要引起陆知瑜的关注。

陆知瑜没理会。

秦苏念无奈,只好放下行李箱,凑到陆知瑜身旁的沙发上坐下,讨好地笑道:“陆老师,我走了?”

陆知瑜终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看起来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秦苏念叹气:“陆老师会想我吗?”

陆知瑜没有说话,眼神却微微有些松动。住一起这么久,突然分开一段时间要说适应那还真是不适应,可是……

她眼神微闪,女孩说话一向爱捉弄调笑人,若是她真的如她所愿说了想她,指不定女孩话中还有什么圈套呢。

索性,陆知瑜选择了闭麦。

秦苏念眼神幽幽,伤心叹气道:“成年人的世界沉默就是答案,我明白了陆老师……”

她故作深沉,受伤地站起拎着那个行李箱就往外走,陆知瑜指节不自觉握紧了衣服,她看着女孩站在门口的背影,即使知道女孩只是做戏,但还是喉头微动想要说些什么。

女孩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叹气道:“我真的走了哦?”

陆知瑜微微一顿,那句“会想你的”还是没有说出口。

门被秦苏念带上,女孩的离开好似带走了房间内所有的生气,只一瞬,这偌大的房间便沉默、死寂起来。

陆知瑜眼中闪过一丝后悔,她缓缓站起走向门边,轻轻握着门把手准备开门追上女孩,却在门打开的一瞬,被一片阴影笼罩。

陆知瑜低眸恰好看见女孩轻挑的眉尖和微勾的唇角,她声音懒散尾调上扬:“陆老师?”

陆知瑜瞬间便红了耳尖,却仍故作淡定地站在门口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秦苏念便笑了,陆老师分明是舍不得她想要出来追她,可眼下这话说的好像巴不得她走,过来只是看看她有没有快些消失一样。

秦苏念忽然伸手环住陆知瑜柔软纤细的腰肢,将头埋在她的肩窝深吸了一口陆知瑜身上的清香,而后将下巴搭在她的肩膀处,笑的眉眼弯弯:“陆老师,我会想你的。”

怀中的女孩像是毛茸茸的小狗一般趴在她的肩窝,细瘦的下巴带着些热意抵在她的肩膀,充满着暖意的的话语和温软的怀抱让陆知瑜不由得微微一僵。

她僵硬了片刻,而后缓缓伸出手克制地拥了女孩一下,声音中有一丝羞意:“再不走来不及了。”

“还早呢”秦苏念松开陆知瑜,抬眸看着陆知瑜微红的耳尖笑道:“所以我走了陆老师想不想我啊?”

门外是灿烂而热烈的阳光,面前是女孩温暖而甜美的笑容,陆知瑜心中微微一动,眸中划过一抹羞意,轻咬薄唇低声道:“想。”

作者有话要说:  有记者采访:

多次想要反杀小秦的陆老师再次以失败告终,请问小秦有什么话想对陆老师说呢?

小秦:陆老师不行啊

陆老师深深地看了小秦一眼,没有说话

于是第二天,当小秦捂着酸软的腰肢瘫软在床上时,她开始暗自后悔起自己说的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