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七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苏念磨着后槽牙似笑非笑地瞥了秦晋一眼:“既然如此, 我们就一起去吧。”

秦晋从探出头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秦苏念:“真的吗姐姐?”

秦苏念僵硬点头微笑。

秦晋一下子放开陆知瑜开心道:“好耶!可以和姐姐一起出去了!”

陆知瑜无奈地摸了摸秦晋的脑袋,而后眸子微转略带些关怀地看向了秦苏念,秦苏念对上陆知瑜这样的眼神, 心中的火气莫名消下去大半。

最终只无奈地叹了口气幽幽地回了自己房间。

夜晚, a市天色逐渐灰暗,街上的高楼大厦纷纷亮起了五彩霓虹灯,川流不息的道路上车水马龙, 鸣笛声此起彼伏, 路上行人三五成群,一眼望过去人山人海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秦苏念今夜穿了件紧身超短上衣配着牛仔破洞短裤,一截白皙紧致的腰腹在黑夜中白的晃眼, 青涩的身材恰被这身装扮完美勾勒,长发高高束起, 眉眼之间英气毕露, 看起来青春活力又肆意张扬。

在她身旁的则是一个漂亮可爱的男孩,男孩右手牵着一个绝美的女子,女子穿着简单, 只着一袭洁白长裙,却衬托得她愈发清冷动人。

三人皆是亮眼的人,走在路上也偶尔会引得不少人关注。秦晋左手拉着秦苏念,右手拉着陆知瑜,看起来很是开心。

几人在的地方叫做古城街, 这个地方颇有特色,四处的房屋都是参照着古建筑制成, 有的店铺门口的招牌是木质的,上面是烫的几个鎏金溢彩的大字便是店名;有的则是效仿古人弄了个木杆上面插着一幅锦旗,锦旗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某某酒肆”。看起来富丽堂皇, 繁华至极。

街道很长,一眼望不到头,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大多数行人都是两两相伴或是低声笑语或是吃喝玩乐,言语动作间充满了不同寻常的亲密感。

像秦苏念一行人这样三个人一起的街上倒是少见,即便有也都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的。

路边卖小玩意的有很多,当然更多的是卖各种小吃的。

当三人路过一家烤串店门口时,秦晋的脚步忽然顿住了。他眼睛亮晶晶地看过去,只见那个烧烤师傅像耍杂技一般忽自那摊上引出一道火舌,而后灵活地将手中的串串从一只手变到另一只手,双手往那火中一按,伴随着“滋啦”一声,那火舌顿时下去,再看那烤架上,油光明亮的烤串香味四溢,勾得人口齿生津肚中的馋虫蠢蠢欲动。

秦晋站在那不动,秦苏念和陆知瑜看着他那副口水都快流出来的馋样都有些失笑,陆知瑜还没来得及动作,便见秦苏念忽然挑眉看了一眼秦晋,善心大发道:“想吃吗?”

秦晋点头如捣蒜,一双眼睛都亮了不少。

“想吃也行,不过嘛”秦苏念看着秦晋渴望的双眸,弯弯唇道:“今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怎么样?”

秦晋眨着眼睛看着秦苏念,似乎在思考,秦苏念正打算欲擒故纵一下,便见秦晋忽然转过头扯了扯陆知瑜的袖子,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烧烤摊上的肉串。

秦苏念:“”算你狠。

陆知瑜自然点头同意了,秦晋开开心心地上前指点江山:“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要,那个也要”

秦苏念看秦晋点了这么多,心中想着可能是帮她们也点了,秦苏念有些愧疚地看向秦晋,正欲说话,便听秦晋一副满足的模样回头道:“陆姐姐,姐姐,我点好了,你们要吃吗?”

秦苏念:“”感情这么多竟然没有她们两的份?

陆知瑜向来不吃这些,于是她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秦苏念,秦苏念摇摇头目含深意地看了秦晋一眼,而后道:“我去买点喝的,你们在这等我一会,我马上来找你们。”

秦苏念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待回来时,手中已然拎了三份果茶,而秦晋的烤串也刚好拿到手。

秦苏念将手中的果茶递给了陆知瑜,陆知瑜接过轻声道了声谢。秦苏念想要接着将果茶递给秦晋,而后就看见了秦晋吃得满面红光嘴角流油双手都在忙碌的模样。她默默地收回了递果茶的手。

“我去的时候看见那边好像有一个蛮有意思的摊子,是给人画像的,要不要去看看?”秦苏念用下巴指了指她去买奶茶的地方问道。

“好啊好啊,我想去看看!”秦晋率先同意,陆知瑜自然没有意见,几人便顺着街道向着画画的摊子走了过去。

秦晋杯子中的烧烤只吃了一半便辣的小脸通红,秦苏念适时将他的果茶戳开递给了秦晋,秦晋猛吸了一口,面上的红润才褪去些许:“这个果茶好喝耶!”

秦苏念瞥了一眼秦晋:“当然好喝,也不看谁买的。”

秦晋赶紧拍马屁:“当然,姐姐买的就是好喝。”

说完又转头看向陆知瑜道:“陆姐姐也尝尝?”

陆知瑜一直以为秦苏念买的是奶茶,所以一直没有喝,这会见秦晋这么倾力推荐,也就依言戳开喝了一小口。

“怎么样怎么样?”秦晋发的问,看向她的却是两双期待的双眸。

陆知瑜对上秦苏念那双黑眸,而后移开目光点头道:“好喝。”

秦晋立马夸奖道:“姐姐买的当然好喝啦。”

秦苏念虽然知道秦晋这小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被这么一夸,心中还是开心的。她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又嘬了一口果茶。

秦晋道:“其实奶茶也很好喝,就是喝多了会有点腻。”

陆知瑜点头:“确实。”

“那陆姐姐更喜欢果茶喽?”

陆知瑜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秦苏念在一旁听得耳朵一竖,难怪上次她给陆知瑜的那份奶茶她没喝完,原来是不喜欢啊。

秦晋吸溜上一口果肉,嚼碎之后猜测道:“这里面的水果是龙眼?”

秦苏念点头:“点的桂花龙眼冰。”

“龙眼呀,挺好吃的,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芒果,陆姐姐你呢?”

陆知瑜想了想道:“荔枝。”

“哦”秦晋长“哦”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一旁的秦苏念让她赶紧拿小本本记下,而后继续道:“就是那个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荔枝吗?”

陆知瑜眼角带了些笑:“是的,小晋的诗词学的不错。”

秦晋害羞得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笑。秦苏念在一边撇撇嘴,这么简单的诗词她也会。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就走到了画画的摊贩前,那画画的是一个穿着道袍留着长胡子仙气飘飘的老头,看他提笔作画的模样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在里面。此时周边已经围了不少人,都在观看那老头作画,他身边书童打扮的人在维持着不让那些人靠老人靠的太近。

秦苏念匆匆扫了几眼,这仙风道骨的老头画的是简笔画,虽然只有寥寥几笔但人物的神骏特色却勾勒地很明显,看起来有几把刷子。

秦晋一直很好奇地看着那老人作画,就连陆知瑜也有几分兴趣,几人便在那里排起了队。

很快,轮到三人时,那老人看了看排成一排的三人一眼,问道:“几位是一起画一幅还是分开画三幅?”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同意画一幅,秦苏念道:“三人画一幅,不过要三份。”

老人点了点头道:“好。”

简笔画作画虽快,但三份仔细算起来,倒也要花上几分钟,三人坐在一排,秦晋坐在中间,陆知瑜和秦苏念分别坐他两边。

秦晋道:“姐姐,陆姐姐,你们把我围在中间比一个爱心吧!”

秦苏念快速看了陆知瑜一眼,道:“手举着我不累吗?”

“不累不累,老先生很快的。”秦晋说完求证似的看了老人一眼。

老人点头:“三分钟就够了。”

秦苏念轻飘飘地看了陆知瑜一眼,对着秦晋道:“我可以啊,你得问你陆姐姐愿不愿意。”

秦晋立马转头眨巴着眼卖萌,陆知瑜无奈点头同意。

秦苏念嘴角不易察觉地勾起一抹笑,而后很自觉地举起了自己的手,陆知瑜见状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指尖在秦晋的头顶上空碰撞,酥酥痒痒,秦苏念不由微微后退了些许。

还没后退多少,那老先生就道:“那位小姑娘,手不要离那么远,爱心都不成型了。”

秦苏念默默地将手指又移了回去,两人指尖再次碰撞在一起。

三分钟,秦苏念一开始觉得有些不自在,后来慢慢就习惯了,而陆知瑜却刚好相反,她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可时间一长,她便能感到秦苏念指尖灼热的温度似乎传到了她的指尖。

“好了。”一声令下,秦苏念和陆知瑜心照不宣地快速收回自己的手,在老者要开始画下一副时,秦晋又提议让三人每人坐一次中间。

秦苏念嘴中说着秦晋真麻烦,脚下却很麻溜地坐在了中间。

秦苏念一坐过来,陆知瑜感到自己的指尖又有些发热了,她蜷缩起指尖,用余光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怎么感觉她好似浑身都特别热。

秦苏念不知道,但不妨碍她现在笑容很灿烂。三幅画画好之后,三人各自拿了自己坐在中间的一副,秦晋看看两人的,又看看自己的,忽然幽怨道:“姐姐,你怎么在我的这副画上一点笑脸都没有,在你和陆姐姐的画像上却笑了?”

秦苏念心虚地看了一眼三人的画像,道:“有吗?应该是那老人眼神不好,第一幅画我笑的时候他没看见。”

秦晋将信将疑:“是吗?”

“当然是。”秦苏念指着前面的一个哆啦a梦的雕塑对着秦晋道:“看你最喜欢的动漫角色,要不要和它合影,我帮你拍照?”

秦晋顿时就向着秦苏念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哪呢在哪呢?”

“看见了看见了!”秦晋极其兴奋地跑了过去,秦苏念回头看了一眼面带笑意的陆知瑜道:“走?过去看看?”

陆知瑜对上秦苏念的黑眸,笑意加深:“好。”

秦晋拉着秦苏念帮她拍了许久,最后又要求和她和陆知瑜分别合影,拍完之后又非得拿着手机说要给秦苏念和陆知瑜单独拍一张。

两人拗不过他,只好站在雕塑前比了个“耶”,秦晋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满道:“姐姐陆姐姐你们靠近一点。”

两人闻言微微像对方靠近了一点,秦晋举起手机道:“还要再近一点。”

两人又向对方挪了挪,秦晋继续道:“不够,还要再近一点。”

秦苏念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己和陆知瑜靠在一起的肩膀,这还不够近,怎么的是想让她抱着陆知瑜拍照?

秦晋看着秦苏念的表情小声道:“你们要把头靠在一起才行。”

秦苏念眼神微闪,微微偏头看向了陆知瑜,陆知瑜感受到女孩的视线,轻咬薄唇道:“嗯。”

秦苏念眉尖一挑,索性直接靠在陆知瑜肩上,她懒洋洋地伸手比了个“耶”问道:“这样行了吧?”

女孩身上独有的干净清冽的气息将陆知瑜包裹住,她微微偏过头有些愣神,而这样的眼神落在相机中却是温柔如水,好似看着自己亲密的爱人。

秦晋激动道:“行!”这可太行了!

他连续“咔咔咔”拍了好几张,最后一脸满意地将手机还给了秦苏念。

秦秦苏念翻看着两人的合照,赞叹道:“拍照技术真不错,你陆姐姐那样高冷的人竟然被你拍的有几分温柔的气息,尤其是这张”

秦苏念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女孩一脸慵懒地靠在女人肩上,女人神色像是春日里轻拂杨柳的一缕春风,温柔又柔情。

陆知瑜看着那张照片中自己的神色,而后面色微微一红,原来她发愣时看向秦苏念的神色竟然是这样的吗?

三人串大街走小巷,最后坐上了游船,水面的风带着些清凉干净的气味向几人袭来,三人趴在围栏边吹着风,像是晚间风凉慵懒乘凉的猫,可爱又乖巧。

像是层层波浪忽而模糊了画面,夜,深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距离开学就只剩十几天的时间了,而陆知瑜这两天着实忙坏了,原因无它,陆母几乎将陆知瑜的每一天都安排妥当了。

具体如下:上午相亲,下午相亲,晚上相亲。

一天少则三四个,多则五六个,陆知瑜都不知道她妈妈从哪找的这些根正苗红的“适婚青年”,一个比一个自信,一个比一个奇葩,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不错的人选,但陆知瑜一点兴趣都没有。

八月二十日,林深补课终于结束,两人决定庆祝一番,时间定在了晚上七点,一家有名的中式餐厅。

餐厅很有设计感,大厅是格式状划分开,既有一些独立的私人空间,又能看见周围的人。

林深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眼神一瞟忽然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林深用胳膊肘捣了捣秦苏念,小声道:“念姐,念姐你看那人是不是陆老师?”

秦苏念抬眸仔细观摩了一下,道:“还真是。”

林深一脸“念姐你绿了”的表情道:“她来这里干嘛?和朋友约饭?”

秦苏念忽然想到陆知瑜说的那句“从大学时起就被陆妈催婚”,她不厚道地笑了出来:“她啊,她在相亲。”

林深震惊地看着笑出声的秦苏念:“她在相亲你还笑得这么开怀?念姐你帽子要绿啊!”

林深恨铁不成钢地将秦苏念的帽子压了下去,秦苏念撇过头道:“什么什么绿了?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好不好,我们是很纯洁的师生友谊。”

“那你们还一起过七夕?”

秦苏念白了他一眼,而后一脸八卦地看向陆知瑜走向的那个包间,道:“咱要不要往那边坐一坐,看看能不能听见点什么?”

林深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虽然念姐表面淡定,但实际慌得一批,看看这都想听墙角了,不过他很遗憾地打断道:“念姐,这家隔音非常好,你就算过去了也听不见的。”

秦苏念忽然兴致缺缺:“那算了”

秦苏念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她再抬眸定睛一看,这个人不是杨潇吗?他怎么在这?看他打着绷带的双手,估计手还没好吧?

她眯着眼看着在墙角小声嘀咕不知道说着什么的两人,心中有些幸灾乐祸。

林深见她的表情不对,便问道:“念姐你在看什么?”

秦苏念勾唇将上次的的事情告诉了林深,林深一边眯着眼看向那两人一边道:“念姐,我看他们两表情不对啊,可能又在憋什么坏水,尤其是杨潇最后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淫荡。”

秦苏念一把按住林深的脑袋,装作在点菜的样子,而后悄悄看了看一边向他们的方向靠近一边四处张望的杨潇。

林深露出两只眼继续看着,忽然,他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一般,瞪大双眼看向了秦苏念,而秦苏念此时的表情已经完全阴寒下来了,她半边脸被被帽子遮住,嘴角的笑容看起来冰冷又阴森。

“看来这个杨潇还是没吃够教训啊。”

作者有话要说:  秦晋:再靠近一点点~

秦苏念:你要不直接让我抱着她得了

秦晋眼睛一亮:好啊好啊

秦苏念:……

陆知瑜:……感谢在2021-08-25 22:01:41~2021-08-26 22:02: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鱼扣扣 10瓶;银河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