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痛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苏念犹如咸鱼般地瘫在床上,脑海里不断回放着那些令人尴尬的片段。

越想越尴尬,越想越愧疚,秦苏念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忘记,但,效果甚微。

要不明天道个歉?

秦苏念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沉思片刻觉得这个方法很可行,恰好今晚陆妈跟着许湘走了,明天早上她还可以做一顿早餐表达歉意。

说起来也有些可笑,陆妈刚到这里就要去另一个秦家,原因无他,只因秦晋想吃陆妈做的菜了,所以许湘便直接将陆妈带走了。

甚至不问一问她的意见。

秦苏念想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旋即又转化为有些嘲讽的笑。

许湘对秦晋这么好又如何,秦晋不同她亲近,反而对自己这个不怎么待见他的姐姐很是喜欢。

秦苏念不知道原因,但她也没想知道。许湘害怕自己这个女儿带坏他的好儿子,她便如她所愿离那小孩远点。这样想着,秦苏念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闹钟一响,秦苏念便起来了。

心里念叨着给陆知瑜做顿完美的早餐,秦苏念连懒觉都不睡了。

自己可真是诚心又诚意,陆知瑜要是不接受,那她就再想个法子道歉。

先前陆妈在家时,秦苏念有时闲得无聊便会跟在陆妈身后给她打下手学做菜。一回生二回熟一来二去秦苏念的手艺倒也还算不错。

她烤了两片乳酪面包做成了三明治,又煮了一小壶咖啡分成了两杯,顺带着切了份水果盘做饭后甜点。

秦苏念自觉准备充分,她看了看时间,现在刚好是早上七点,这会陆知瑜应该也差不多起床了。

秦苏念自觉时间掐的很准,她一边慢吞吞地将做好的食物摆到餐桌上,一边时不时地往楼梯口瞟。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秦苏念眼睁睁地看着咖啡上方最后一丝热气消散在空气中,陆知瑜还是没有下来。

可能陆知瑜在睡懒觉?

这个念头一出,便立马被秦苏念否决了。陆知瑜看起来就不像会睡懒觉的人。可若不在睡懒觉,那又是在做什么呢?

秦苏念站起身将食物放进了微波炉,犹豫着是否上楼看一看情况。

事情宜早不宜迟,道歉也是。

这样想着,秦苏念便起身向着楼上走去。

陆知瑜的房间与她的房间之间隔了一间屋子,恰好分隔在楼梯的两侧。上楼右拐便是陆知瑜的房间。

秦苏念这会站在门口犹豫了起来,万一人家在睡觉,那自己岂不是吵到了人家?

站在门口踌躇了许久,秦苏念咬咬牙决定还是先下去吧,别道歉不成又打扰到了人家。

“啪”

玻璃碎裂的清脆声清晰地透过门传了出来。

秦苏念脚步止住了,她抬手敲了敲门道:“陆”

秦苏念迟疑了一秒继续道:“陆小姐,我能进来吗?”

门内静默了几秒,仿佛世纪般漫长,秦苏念神经绷紧间听见了一道微小沙哑的声音回道:“进来吧。”

声音细小,带着明显的虚弱感。

秦苏念想着陆知瑜可能是生病了。

门被打开,秦苏念眼前一黑,屋子内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眉心微微拧了拧,秦苏念看向床上隆起的一团,出声道:“陆小姐你不舒服?”

黑暗中,一道略微低沉的“嗯”闷闷地传到了秦苏念的耳中。

声音恹恹情绪不高。

“是生病了吗?”秦苏念顿了顿道:“要不要我去叫医生过来?”

秦苏念说着便要拿起手机打电话,陆知瑜的声音从被窝中传出:“不用,我没事。”

秦苏念皱了皱眉却没有放下手机,声音虚弱的她几乎都听不见了,这也叫没事?

秦苏念抿了抿唇,最后询问道:“真不用?”

毕竟这是陆知瑜的事,万一是一些较为隐私的疾病,她私自通知医生来查,那岂不是好心办坏事了?

陆知瑜声音更小了一些:“不用但是,你能不能帮我买个东西?”

说到最后声音中似乎带了些羞意。

秦苏念走近了两步:“买什么?”

“卫生巾”

一瞬间,秦苏念便明白了症结所在,沉默片刻,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应下来。正准备转身出门时,忽然想起进门前听到的那声玻璃碎裂的声响。

秦苏念顿了顿,转身出了门。

陆知瑜有个老毛病,来姨妈的第一天必然痛得虚弱万分,浑身无力小腹似被绞一般。

今日早上起来时便是被痛醒的,她上了个厕所准备起床,但着实虚弱无力,便又躺下了。

本欲躺会再起床去买些卫生巾,但躺了一会后发现,今日她应当是下不了床了。恰好秦苏念上来,陆知瑜便请求了她。

小腹处的绞痛让陆知瑜浑身冒着汉,额头也被濡湿了一片,她咬着牙意识有些迷糊。

迷糊间她又感到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似是怕打扰到她,动作放的很轻。紧接着,她感到那人离她越来越近

床头处发出了细微的玻璃碎片碰撞的声音,再然后,那道身影便出了门。

门被关上,屋内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秦苏念将陆知瑜床头处的玻璃碎片打扫好之后便下了楼,她看着微波炉的两份早餐,脚步顿了顿,而后又继续出了门。

秦家住的地方是一所高档小区,小区内是一幢接一幢的别墅。周围绿树成林,设施一应俱全,环境甚好。

超市就在小区对面,秦苏念出了小区直奔超市。

秦苏念挑好了卫生巾之后便拎着篮子准备结账,走到柜台前一瞬,她忽然想到陆知瑜的模样像是痛经。鬼使神差地,她又回去拿了两包红糖。

陆知瑜躺在床上,肚子又饿又痛,口干舌燥,浑身泛着冷意,额头的汗不断地往外冒。她这会意识清醒了些,挣扎着坐起来想喝点水缓解一下疼痛。

手碰到空空荡荡的柜台时,陆知瑜才恍然想起,杯子似乎被她打碎了。

而这时,门忽然被打开了。陆知瑜向着门口看去,门口处,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陆知瑜的眼前。

“你醒了?”秦苏念说着便伸手打开了低档的灯。

灯光昏暗,即使是刚从黑暗中醒来的人也可以适应的亮度。

陆知瑜“嗯”了一声,目光落在了秦苏念身上。

女孩面上淡淡,左手拎着一个黑袋子,右手端着一个杯子。

似是感受到陆知瑜的视线,秦苏念走近将手中的黑袋子放在床头柜道:“这是你要的东西。”

陆知瑜面色微红,还没来得及道谢,便见女孩将右手的杯子递到了自己面前:“这是给你的,喝了吧。”

杯中泛着翻涌的热气,甜腻的味道瞬间包裹了陆知瑜的鼻腔,温热的气息缓解了她身上的冷意,就连小腹的痛意都有一瞬的停顿。

陆知瑜低头看着面前红褐色的液体微微愣了愣,她抬头看向女孩,只见女孩的目光在与她对视的一瞬便慌乱地移开了去,口中欲盖弥彰地解释道:“顺手煮的。”

淡淡的红润顺着秦苏念的耳尖弥漫开来,她确实不是特地为陆知瑜准备的,只是恰好看见了那包红糖,顺手买下来又顺手煮了罢了。

陆知瑜眸光微微闪烁,她接下女孩手中的杯子,声音沙哑细微:“谢谢。”

秦苏念略微松了口气低眸看去,陆知瑜的发色乌润柔顺,头顶有着一颗清清浅浅的小璇,细密如鸦羽般的睫毛轻轻颤动。

许是疼痛的原因,秦苏念只觉陆知瑜的面色有些苍白。

秦苏念眸子微微一转,此时不道歉更待何时。

虽然还是有些羞赧,但秦苏念还是开口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陆知瑜喝着热茶一时没听清,便抬起头询问道:“什么?”

秦苏念瞬间红了脸,她偏过头又重复了一句:“对不起,先前我不应该那样说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