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5章 你被锤了?

我的书架

第5章 你被锤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苏念到楼下时,桌子上已经摆了满满一桌菜,粗略地看了一下,全是她喜欢的菜色。而陆知瑜陆琴两人正严阵以待地站在桌旁等着她。

秦苏念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一起坐下吃吧,家里没那么多规矩。”这点她已经告诉过陆妈许多遍了,但每次陆妈还是会这样。

陆妈闻言迟疑了片刻,还是依言坐在了凳子上,陆知瑜挨着陆琴而坐。

秦苏念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顿时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碎钻串成的灯珠反射着赤橙明亮的暖光,灯下的秦苏念像饿了十天的流浪汉,全程低头扒饭。

陆琴看得心疼,连忙夹了好几筷子的鱼放到秦苏念的碗中。

秦苏念百忙之中从饭碗中抬起头看向陆琴。

陆琴:“多吃点,一会还要补习,吃鱼补脑。”

秦苏念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哪不对劲还没想到。于是她对着陆琴笑了笑道:“谢谢陆妈。”

话音刚落便听见了门铃被按响的声音。

几人不约而同抬头看向了门口,又互相对视了一眼。

陆知瑜放下碗筷起身道:“我去开门。”

陆妈拦住了她,道:“还是我去吧。”

秦苏念恰如其分地抬起头:“要不我去?”

“……”最终还是陆妈去开了门。

陆妈一走,饭桌上便只剩下了秦苏念和陆知瑜二人,秦苏念心中还想着之前的乌龙事件,一时也不敢抬头去看陆知瑜。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只剩下碗筷相撞的清脆声。

陆知瑜长睫微抬,目光落在了对面自从上过饭桌之后基本没抬头的秦苏念身上,女孩眉目像是瓷娃娃一般精致,肤色雪白泛着月辉般的光泽。此时鼓着嘴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屯食的小仓鼠,看起来乖巧又可爱。

只一瞬,陆知瑜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若是没有先前那些认识,恐怕她也会被这副外表骗了去。

这是个顶着可爱仓鼠皮囊的小魔鬼。

仓鼠本鼠对此毫无所觉,依旧低着头屯食。

门被打开,来的人是秦母许湘。

许湘见到陆琴又惊又喜,两人一边向着屋内走一边笑着寒暄。

秦苏念扒饭的动作微微一顿,她妈妈这个时候不应该陪在秦晋身边看着他学习吗?怎么会来到老宅?

两人离屋内越来越近,交谈的内容也逐渐清晰地传到了秦苏念的耳中。

“许姐怎么大晚上过来了?”

“还不是为了小晋那孩子,昨天说有东西落在家里我给他讨去了,今天又说有东西落家里,这不我又回来了,这孩子真是麻烦。”

“”

秦苏念的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若许湘昨天回来只是恰好为了秦晋讨东西,那么岂不是说

秦苏念眸子闪过一丝不知所措,她抬头看向餐桌对面的陆知瑜,柔顺发亮的发丝遮住她半边脸,似轻蒲罗扇般的睫毛低垂,薄唇紧抿,比雪山之巅迎风飞扬的卷雪还要清冷沉默。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去告状呢?

秦苏念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连话都懒得和她说上几句的陆知瑜会为了她的学习向秦母告状。

秦苏念正神游天外,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琥珀般透亮似是夹杂着星光的双眸。

秦苏念像抄袭被抓的作弊者一般慌乱地移开了眸子,而后脑子一抽,“唰”地一下站了起来。

另外三人被她突然的动作一惊,皆抬头侧目向她看去。

秦苏念:“……”

秦苏念满脸冷淡,故作镇静地转身向着楼上走去。

陆琴正想说些什么,许湘眸子微微低垂,开口道:“由她去吧。”

她只以为是自己的原因,秦苏念才会离开。陆琴也知道母女二人的关系,她没有多说什么,安慰了许湘两句便将话题引到了秦晋身上。

陆知瑜抬了抬眉,秦苏念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可是这是为什么?

鎏金五彩的吊灯照亮了整间房屋,屋内的一切无所遁形,这般明亮之下,秦苏念只觉得自己心中的那点羞赧也被拎出来鞭尸了。

她在床上左摇右摆扭出了一曲秧歌,最终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掏出了手机。

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念姐?”

秦苏念低低的“嗯”了一声,她张了张嘴想要将心中想的说出来,可她想到自己说了之后林深的反应便觉得一阵羞赧,于是话音就这样止住了。

林深疑惑道:“念姐,怎么了?有什么旨意要传达?”

秦苏念一咬牙,开口道:“就是,上次让你准备的那个道具”

“哦~念姐你说那个氨没等秦苏念说完林深就开口了:“那个我早准备好了,嘿嘿,念姐你放心,咱两什么关系,念姐你想要的东西我肯定马不停蹄地就准备好啊1

秦苏念:“……”还真是马不停蹄,下午才商量的,现在就准备好了。

“那个先不要了”秦苏念道:“先放你那吧。”

电话那头的林深忽然静默了三秒,而后惊恐道:“念姐你要是被威胁了你就眨眨眼。”

秦苏念:“……”我眨眼了你也看不见吧。

“没有。”秦苏念轻咳了一声道。

“那你是”林深说到这顿了几秒,秦苏念眉心微微一跳,感觉他又说不出什么好话。

“被你那家教老师锤了?”

“”

秦苏念额头青筋直跳,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刚刚发现她没有买医保。”

林深如梦初醒,大为感动道:“念姐你真善良。”

“”

交流到此结束,秦苏念怕再说下去明天她会让林深用上医保。

缭绕的烟雾朦胧了秦苏念的半张脸,蒸腾的热气盘旋在浴室为少女的面庞染上了一层薄红,长而细密的睫毛被水汽濡湿,挂上了几滴水珠。

秦苏念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整个人极为放松。

片刻后,秦苏念从浴室中走出,身上还带着些缭绕的热汽。

少女白皙修长的手刚刚摸到吹风机,门便被敲响了。细长的手指微微一顿,转身握上了门把手。

门外,依旧是拿着补习资料的陆知瑜,对视的瞬间,秦苏念瞬间就要变色,好在她忍住了。

将陆知瑜请到房间后,秦苏念便若无其事地插上了吹风机的插头。

陆知瑜坐在椅子上摊开了那本教材,吹风机的“呼呼”声与陆知瑜清冷的声线同时响起,两个人好似都顿了一瞬,又好似没受影响,继续各自进行着自己的事。

秦苏念背对着陆知瑜,温热的风包裹着她的耳畔,按理说她的耳边除了吹风机的呼呼声应当听不见其他声响才是,可偏偏,她却从这呼呼的声音中听到了另一道清冷的声音。

秦苏念募地想到那天晚上她误会陆知瑜时,陆知瑜看向她的双眸。

那时她以为是挑衅,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一句脏话

呸,陆知瑜怎么会骂人呢?秦苏念摇了摇头,将吹风机调小了一个档次,一是为了保护头发,二是为了吹慢一点拖延时间缓解尴尬。

除此之外,秦苏念心中隐隐有些其她的感觉,想要听听她在说些什么。

风速档位变小了之后,那道清冷的声音便格外清晰,像细细飘扬的风雪,沁染凉意的草芥。秦苏念凝神听去——

“三角函数的解法应该从”

秦苏念:“”还是算了。

秦苏念“呼”地又加大了吹风的档位,头发多就是任性,根本不需要保护。

待秦苏念感觉自己的脑袋要冒烟,开始思索起头顶还剩几根毛以及是否要买一瓶生发液时,陆知瑜终于合上了那本教材。

秦苏念连忙按停了吹风机,顺手摸上了自己的头。幸好,头发还在。

秦苏念这才转眸看向那道身影,陆知瑜收拾好之后回过头便看见了站在床边的秦苏念,紧接着,她的瞳孔微微一缩,难以言喻地看了一眼秦苏念后转身出了房门。

秦苏念:“?”

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秦苏念没多想,转身向着梳妆台走去,准备按照传统惯例护肤睡觉。

照到镜子的一瞬,秦苏念只觉得浑身气血忽然逆行。

淦!这只炸毛的狮子王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