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牧野封天传 > 第二十一章 刀斩鄂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刀斩鄂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迎面装来的战车,穿过了姬小飞的身体,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冲来的士兵碾压而去。姬小飞看着这周围惨烈的厮杀,这与自己毫无干系,但的确又让他看的分明。

  姬小飞看着这一切的变化继续茫然的挠着脸。这一战足足打了三天。

  刚开始的时候姬胖子还在震撼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可后来的他也就习惯了这种古战场的血腥。

  再后来,他为了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于是决定想办法爬上那块他曾经被钉死的巨石。直到他困了,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厮杀双方似乎已经休战,但两军依然对持着,姬小飞到的是两方的旗号“周”与“商”。

  此时他才断定,这自己真的是穿越到了三千多年前的战场。

  姬小飞郁闷的抓着自己所剩不多的三七分,正在思索怎么回去的的时候。阵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是鄂顺,此时的他正骑在一匹黄骠马上指点着另一方的一名黑甲武将叫嚣着。

  而那名黑甲的武将则是一脸不屑的抚着一把半人高的大刀,坐在一顶云罗帐下,毫无波澜的自斟自饮。

  气急败坏的鄂顺看对面的黑甲武将如此轻视自己,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于是他举着长朔一挥,组织手下将士冲锋。自己则是随后掩杀,不紧不慢的把自己藏在乱军之中。

  姬小飞看到鄂顺的举动,呸了一声骂道:“孬种”。

  再看云罗帐下的黑甲男子,似乎已经被鄂顺麾下的军卒的喝喊声打消了酒兴,此时表现得颇为不悦。

  他将金樽丢向身旁一名小校后,提着那把大刀只身冲入敌阵,随着一阵刀芒气刃的泼洒之后,鄂顺的手下已是死伤遍地。

  此时的鄂顺见事不妙,正欲博马逃走,却不想被那黑甲武将几步赶上,一刀劈于马下。周围剩余的兵勇,见自家主将连一个回合都没撑过便死于马下,纷纷逃回本阵不敢再战。

  而那名黑甲的男子则是单手拖着鄂顺的脚脖子回归到殷商的大营,分赴手下将鄂顺挂与高杆之上,自己则又回到帐下痛饮起来。

  姬胖子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颇为感慨,他只听老萧说的,鄂顺本是打算偷袭纣王的时候,被纣王一刀劈死的。

  看着那刀劈鄂顺的黑甲武将,姬小飞始终无法把他和那个荒淫无道的殷纣王联系在一起。

  如此了得的武技,真正是做到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人物。若真的是个无道的昏君,问古今能有几人可比。

  正在姬小飞看着帝辛的神武血脉喷张的时候,突然眼见景象一花,场景又变了。

  只见殷商众将一个个狼狈不堪,却依旧军容严整的站立着,帝辛披头散发立于阵前下着命令,似乎打了败仗一般。

  顷刻间旌旗飞舞散落,殷商军将哭做一团。姬小飞正再思索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之间帝辛在叩拜众将之后,扬手一挥,那把半人高的大刀就直奔自己斩来。

  姬小飞吓的抱着脑袋躲避滚下巨石之后,再看眼前战场,帝辛已然骑着一头怪兽扬长而去了。

  姬小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着眼前殷商的将士摇头叹息,如此精锐的一群战士,在面对十数倍的西周联军,也是毫无惧色,却只因一句天道难为的命令,斩旗弃戈。。。

  片刻后,场景再次变化。

  一队周朝兵勇在一位少年君主的带领下,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只见那少年君主一声令下,一干兵勇开始挖掘那块他被钉死的巨石,姬小飞惊慌想要上前阻止这一切,却发现他什么都做不到,什么也阻止不了,他在这个穿越过来的世界,他能做的,只有看着。

  看着这群人,在刨断了手中工具兵器之后,那位少年君主依旧不肯罢休,依然勒令手下军卒继续徒手挖掘。

  正在此时,姬小飞看到一名骑着一头奇怪坐骑的老者,怀抱着拂尘,缓缓的向着这块巨石走来,这才让姬小飞心绪稍安。

  老人的表情很怪异,他似乎能够看到姬小飞,与姬小飞对视了片刻之后,他微不可查的冲着姬小飞点了点头。而后才像少年君主走去深施一礼。

  两人交谈一番,老者似乎在劝阻了那名少年的行为,随即浮沉一摆,便将巨石缩成寸许大小收入袍袖。当然老人收取的不只是那块石头!随之被收走的还有陷入虚幻的姬小飞。

  当姬小飞再度睁眼之时,此刻的场景已是一座城楼之上。

  姬小飞茫然四顾城下的场景,只见远处的村庄火光熊熊,城内也是浓烟滚滚。。。不知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惨嚎声。。。呼救声。。。唾骂声响成一片,周围情景惨不忍睹。

  就在姬小飞准备逃离这座即将被点燃的城楼时,眼前的场景又变了。

  火光熄灭,浓烟散尽,城内城外已是残垣断,壁荒凉不堪。一只只红颜的乌鸦飞起飞落,啄食着城外的森森白骨,只是还未吃的尽兴,又被周围赶来狼群驱散。

  姬小飞看着这诸多的变化一时间痛苦不堪,忽然城下一声清脆的口哨想起,狼群朝着一个方向退散,那越走越近的身影再次出现,来人正是封神后的鄂顺。

  姬小飞看到这张丑陋的嘴脸,顿时愤怒不已。他心里清楚,此人出现绝对不是行善积德来的。但他知道,他正处于某断回忆之中,眼前所见的一切都让他无能为力。

  封神后的鄂顺春风得意极了,他迈着逍遥步,大摇大摆的走到群狼面前也不惧。

  只见他头上饕餮盔中,那异兽口含的珠子流光一转,便洒向面前的狼群之中。

  大批恶狼顿时死于非命,而剩下的恶狼则是随着流光的闪动,瞬间变成了与鄂顺一般身形的怪物。

  姬小飞看到眼前的一幕,心里大概有了猜测,只等着眼前场景的再次变化。

  场景再转,姬小飞竟然从第三者的身份看着自己与鄂顺之间的打斗。

  他看着自己上当,看着被鄂顺打伤,看着萧丹达冲入阵眼。又看到自己的绝望。。。

  就在他看到鄂顺站在城楼外,向他掷出长朔的时候,他动了。

  他想要扑上去抓住朔杆,却只带起一阵阴风。然而这阵风什么都没改变。。。。

  他看着自己的胸口被宽厚的朔锋贯穿,又被长朔飞来的力道死死的钉在巨石上。

  听着鄂顺转身前的那些废话,姬小飞怨气冲天。

  就在这时,巨石旁边涌出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愤怒的姬小飞,他直觉的眼前一黑,视角变成了死前的所在位置。

  顿时一股痛麻的感觉从胸口的伤处袭来,他抬眼望去,此时的鄂顺也只是刚刚转身。

  姬小飞知道,此时的痛麻只是自身的应激反应,他不敢多做耽搁,奋力的拔出贯穿胸口的长朔。

  就听“当啷”一声脆响,贯穿姬小飞的长朔离体,随着长朔的坠地,他身后的巨石也随之嘣散。

  石破天惊,原本巨石耸立的位置,此刻正斜插着一把半人高的黑色大刀。

  听到声响的鄂顺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他本以为是姬胖子临死前挣扎造成的响动。可当他转脸看去准备再嘲讽两句的时候,他能看到的只是那宽厚的刀锋。

  他当然认得曾将他斩于马下的“龙牙”大刀。

  鄂顺件事不妙慌忙躲闪,此时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再面对龙牙的斩落,他无法挪动寸许。。。

  刀光一闪,紧跟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饕餮盔也随着人头得落地,脱离了鄂顺的脑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