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牧野封天传 > 第十七章 贪狼星君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贪狼星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陷入绝望的萧丹达看着滚落在眼前的穷奇盔一脸茫然,他的眼神依旧并没有清醒多少。顺着头盔滚来的金色血迹看去,他看到的是一张表情复杂的脸,那是鄂顺死前带着的不甘和惊惧。

  在金色的血液浸泡着鄂顺的碎尸,看上去并那么血腥,随即血液很快被蒸发,尸体也逐渐化作金粉,随着一缕微风消散在这片天地。

  滚滚的雷声从天边涌来,逐渐遮盖了天上的北斗,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雨拼命的下着,从天空落进土里带走风中的沙粒,使它们重归自己原本的位置。

  这倾盆的大雨,像是这片天地的哭诉。在地上汇集形成溪流,溪流继续汇集成河流,随着低洼的地形在远处汇成一处湖泊。。。也许这才是这片天地原本的样貌。

  确认了鄂顺已经死了的萧丹达收回了脸上难以自控的茫然,一直看了这片天地很久很久,远处的云卷云舒,日升日落稍纵即逝,湖畔快速的被生长起来的芦苇遮挡,片刻时光好似百年春秋。

  “老萧。。。老萧。。。来帮我一把。”姬胖子躺在地上无力的呼喊着。

  萧丹达这才想起来他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慌忙地爬像倒地不起的姬胖子。我兄弟没事吧。”萧丹达看了看被放置在门口的干尸,激动的点了点头。

  两人在地上挣扎了片刻,萧丹达才算扶起了这个小三百斤的胖子。姬胖子看了看姜岩的干尸,确认没什么大碍之后,又把目光扫像鄂顺倒地的位置。此时留下的只有那顶头盔还留在刚才萧丹达所坐的位置缓慢的闪动着紫色的光。。。

  虚弱的姬小飞在萧丹达的搀扶下走到近前,用长刀挑起了这顶闪着紫光的帽子,此刻的姬小飞内心产生了一股带上这头盔的冲动。

  萧丹达在一旁急忙提醒:这头盔是鄂顺的遗留之物,如今鄂顺被斩一切都已化为尘埃,唯独剩下这头盔,想必是贪狼的命星所化,若是此时姬胖子带上这头盔,怕是会继承贪狼星的神位永远留在这贪狼局里。

  姬小飞看了看萧丹达,又将目光转向自己胸口的贯穿伤说道:“伤成这样了,困不困在这局中还有差别吗?”说完,他动了动肩膀示意萧丹达方手,然后他毅然决然的戴上那顶闪烁着紫光的帽子。

  就在头盔戴在姬小飞头顶之后,城楼外的景观变化也随即停止。此时在姬小飞脑海里呈现的画面确如洪流般席卷而来。

  那是鄂顺的记忆,就在他被帝辛刀劈而死之后,心里怀着无比狂暴的怨气,他发誓要朝歌满城的百姓为自己的死陪葬。

  就在鄂顺被封为贪狼星君的第三年,他独自下凡来到了朝歌。看着这座曾经的王都在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逐渐的重新恢复了往年的繁荣,鄂顺阴恻恻的冷笑着,当天夜里便开始了他所谓的报复。他将双手插入地脉,运转着本命的仙法。

  头顶的穷奇在仙法的催动之下如同活了一般,它拼命的吞噬着这座城市的所有灵气和生气,即便如此他由不解恨,直到吞噬了满城的生魂,他才算满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灵气消失了,生气消失了。。。消失了所有气息的古城随着鄂顺的离开化作了满地的黄沙流进了鄂顺的识海,在鄂顺的识海中改名成了天枢渊。返回神位的鄂顺意气风发,然而天理昭彰,就在他返回神位不久,面临的则是天理司的无情审判。。。

  姬小飞接受着鄂顺上千年的记忆,此刻已是头痛欲裂,就在他即将陷入昏迷的时候,听见萧丹达的呼唤他才算返回现实。

  “你没事吧姬胖子?醒醒醒醒。。。”萧丹达拼命晃着姬小飞的肩膀叫着魂。

  醒来的姬小飞摇了摇头长吁了口气叹道:“着鳖孙太造孽了”说着他像萧丹达讲述了鄂顺记忆里的一切。

  萧丹达听完了姬胖子的讲述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合着老天爷让他下来,就是为了有人能弄死他?”说完萧丹达也是费解的挠了挠后脑勺。

  “要说是为了弄死他,在天上弄死不完了嘛!扔给我们。。。天上那帮神仙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嘛”险象环生的姬小飞又恢复了往常姬胖子的嘴脸骂道。

  萧丹达急忙制止姬小飞接下来的话说:“慎言。。。慎言啊胖子。。。你现在可不是普通的姬胖子了,你现在是贪狼姬胖子了。说上边坏话,你可小心挨雷劈。”

  姬小飞也是一惊,马上话锋一转说道:“戴他顶破帽子就成神仙了?这么简单的吗?没觉得有啥特别的啊。”说着,姬小飞开始浑身翻找,想看看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萧丹达用手背拍了拍姬胖子的一下胸口说到:“还找呢!这不是在这呢嘛!”

  这时姬小飞才意识到,自己之前被鄂顺洞穿的左胸以然愈合了。他兴奋的撕开胸口仔细检查,只见原本受伤的位置,现如今只剩下一条五寸长的伤疤。

  随即马上变了脸色苦笑:“这下可完蛋了,本想着能在死前当会神仙,看能不能找出破阵的法子,等送你们除了这鬼地方,自己也好死了安心不是。这下可好,破阵的办法没有,现在想死都难。”

  萧丹达听了姬小飞的话倒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但是按理说这记忆涵盖的东西可大了去,你仔细想想,除了鄂顺做的那些事,你就没得着点别的东西?”

  经过萧丹达的提醒姬小飞眼中灵光一现,似乎感觉脑子里有了什么。于是急忙站起身来让萧丹达背着姜岩的尸体往边上靠了靠。

  萧丹达好奇的看着姬胖子的举动,跟着他走到出城楼来到城墙的躲口前。

  此时的这片天地似乎随着鄂顺的死,依然恢复了千年前的风光,眼前的绿水青山,云卷云舒,或快或满都在随着姬小飞的情绪转变着。

  看着眼前的变化,姬小飞还是不满意的摇了摇脑袋说:“这要是能再有些人,就完美了。”说着,他信念一动,头盔的穷奇兽口跟着缓缓张开。随着光华闪过,一股磅礴的气息便从那顶化作头盔的异兽口中喷薄而出。或化作鸟兽,或化作人形撒遍整这贪狼局中的每一处天地,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一切曾经的活物,此时只能已灵体的方式呈现,不过总也好过被穷奇吞噬的日子。

  姬小飞看着城下走过的贩夫走卒爽朗一笑:“这才像是个人住的世界嘛!虽然还是查了那么点。。。”

  萧丹达看着此时的姬胖子,他宛如神迹的举动,竟突然产生了下跪的冲动。

  就在他一次次腿软要跪在地上之前,却被姬胖子一把扶住:“爱卿不必多礼,啊。。。平身。。。平身!呵呵呵呵!”

  情绪激动来萧丹达被胖子这么一托依然没能回过神来,他依然不可思议的瞪着姬胖子说到:“真成神了?真的成神了!”

  就在萧丹达震惊不已的时候,胖子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下肩膀,一个熟悉声音开玩笑的说到:“你俩这是拍戏呢?意思意思得了!”姬胖子反倒冷了一下,这是姜岩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