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牧野封天传 > 第十章 生气流失

我的书架

第十章 生气流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过的很快,姜岩和姬胖子仔细观察彼此,没再发现彼此有衰老的迹象,顿时长出了口气。

  三人在井下掏出食物,就着脚下的井水一番补给后,姜岩已经问了萧丹达所有关于姜十五的消息,最后萧丹达也已经词穷,再也没有了更多的回答。就这样,穷极无聊的三个人一时间只得面面相觑无话可说。此时的井底,无疑成了另一处不死的绝地。

  人有时就是这样,明明受困其中无法逃脱,但看着外部的危险,却更愿意这样被困着,而不事去承担风险寻找出路,于是变会被困死再一个看似无害的地方。归根结底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此一时彼一时,没有标准答案。

  胖子明显是个坐不住的性格,无处发泄的胖子此时明显有些急躁,原地不停的踱步,而萧丹达则是一旁对胖子的手机产生好奇。于是便开始安慰胖子,办法总会有的,让胖子再安静的等会。

  俩人嘀咕了半天,似乎达成了某种交易,大概事只要胖子把手机给他研究研究,他愿意教胖子一个比较实用的小术法之类的。

  姜岩也没打扰二人。独自看着井壁上的阵符悉心钻研,一处处破解,一次次尝试。

  要说此处阵法,虽不是什么高深的玩意,但毕竟是仙人所留,想到此姜岩拿出手机,拍下井壁上的整套阵图,想必日后多加研究,定能收获匪浅。正在这时,阵图在转变到第四十二此变化的时候突然停了,这是阵法即将发生变化的征兆。

  于是姜岩马上站起身来,端起连弩,并招呼二人准备应对。

  一脸戒备的三人观察了周遭片刻,发现环境并无异样,于是姜岩提议,打算爬出井口再次查探下周遭环境。胖子一听连忙拉住姜岩阻止到:“你疯了吧兄弟,这时候出去不是找死嘛,你看你这一脸的褶子。。。”

  姜岩听到这里,摆了摆手打断了胖子的说话,并讲出了自己的猜测。阵图是阵法启动运转的关键,此刻阵图停转,说明此时的阵中一定是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如果不前去查探,则几乎不会有离开的可能,干耗着只会慢慢等死,还不如放手一搏。但是鉴于对布阵的了解,和对安全考虑,还是由自己先上去查探一番。

  争论过后,萧丹达插话说到:“二位兄弟?能不能听我说两句啊。你们二人的生气几乎所剩不多,如果信得过萧某,可由萧某先上去查看。”

  姜岩上下看了萧丹达两眼说到:“不是哥们信不过你,只是。。。你了解阵法么你?别到时候看不出个所以然,出了危险再把命搭上。”姜岩虽是好意,但此话当中也带着颇浓的轻视之意。

  萧丹达听后也不着恼,呵呵一笑拍了拍姜岩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小子,既然你爸爸找我一同破阵,那自然是因为我有你们姜家没有的手段,虽然我还没能证实我猜测。。。”说到这里他没再继续说下去,便一把拉住绳索飞身而上。

  姜岩还没回过神来,此时的萧丹达已经到了快要爬上井沿了,再想让他下来就显得太过矫情。于是姜岩也没再多做耽搁,也随着萧丹达飞身出了井外。

  此时阵中的天色正在逐渐褪去那股昏黄的不祥气息,正在朝着黑暗发展,抬眼去望,隐约间还能看到头顶的正上方,有着北斗七星的排列。只是有所不同的,是这片天空只有北斗七星这一组星图,而其中的天枢星,也就是贪狼,格外的明亮。姜岩看到天色的变化之后,也疑惑的摸了摸脸,似乎与井中的感觉一样,不再有急剧衰老的迹象,于是便招呼萧丹达一起把胖子从井里拽上来,准备赶路。

  在歇息了片刻之后,萧丹达抬着头看着天上的北斗七星说到:“小姜。。。按你说的,我们此时就在贪狼的位置,那接下来是不是该沿着贪狼往破军位置走啊。”

  姜岩也抬头看了看天,点了点头。

  远处的天空,依旧是七星当头,似乎自从阵图的停止,只是消除了吞噬生气的诡异力量,一切都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布阵之人真的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了吗?在姜岩心里,这时断然不可能的事情,不再吞噬生气的唯一解释就是杀局的方式变了。。。

  而此刻他们没发现的是,就在他们后将近五里的位置,已经有一队骑兵悄无声息的奔袭而来。没错,没有马蹄声,就是悄无声息的奔驰着诡异至极。

  “哎呀!哎呀妈呀~可累死猪爷爷我喽。”刚赶了一段路的胖子,实在是因为体力不支而瘫倒在地。

  姜岩和萧丹达也没好气的坐倒在地上埋怨道:“我说死胖子,你别埋汰猪啊,猪都比你能跑,能坚持。”

  此时的姜岩和姬胖子,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被吞噬生气的恐惧,又开始了彼此之间的调侃。而萧丹达则是一脸笑容的听着这一切,毕竟他生活的年代,是想不到姜岩和姬胖子这个年代,是如何的便利,也更想不到,那些原本是可以靠着单位的分配就能获得的住房,为什么在姜岩他们那个年代价格竟然会如此的高昂。。。

  就在这时天空一连串的闪电劈落,三人躲避不及正被砸落的电光打个正着,三人几欲昏迷,可疼痛感又将三人拉回清醒。。。片刻后电光熄灭,烟尘散去,姜岩正准备去查看二人情况,此时才发现,三人此刻的所在之处,已被一队诡异的骑兵包围。

  见此强敌,姜岩不敢怠慢,忍着周身的疼痛,急忙招呼胖子,而萧丹达早已一剑在手,横于胸前三人各持兵器准备应战。对持良久,并未有姜岩三人所想的一番厮杀。对方骑兵只是将三人团团围住并未有冲锋迹象。

  虽如此,姜岩依旧认定对方来着不善,于是提醒胖子二人,不管对方是神是鬼先杀他一番再说,正所谓先下手为强,此刻当务之急的是突出重围再做定夺片刻不可耽误,以防事情再有变化。于是不容分说,冲着对方骑兵便是一阵狂射,哒哒哒一阵弩机扣合的声音想起,一支支箭弩在离弦的一刻便化作狂风骤雨倾斜而下。。。

  当初二人只听姜岩吹嘘自己的连弩如何了得,阵法如何玄妙还有少许不屑之意,此时当他们真正见识到一支连弩愣是打出了万箭齐发的效果之后,仍是倍感震撼。只是在姜岩一阵箭雨过后,本以为对方已经倒地不起的他,定睛观瞧,不由有些泄气。只见一只只弩箭斜插在地上,单从弹道来判断,这些箭矢是不可能落空的,但再看那股本应中箭倒地的骑兵却连处伤都没有过。

  费解的姜岩不住挠头,心想:莫非对方只是幻象?否则箭矢落空的情况根本没法解释啊。。。正在这时,对方动了。只见领头的一名骑士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马朔,随即呼的一声朝着姜岩掷处,那沉重的马朔,挂着风声朝着三人所占位置袭来。三人一看分头躲避,朔锋钉入地面,渐起沙石四处嘣飞本意对方只是幻象的姜岩此刻不仅骇然,心想,这简直就是BUG啊,这特么还怎么打!!!

  就在第一支马朔落地后不久,还没等姜岩多做思量,剩下的骑兵也跟着动了。。。紧接着,数十条马朔轮番掷来,如同一条条袭来的狂龙一般,在包围圈内狂舞。胖子大骂一声翻滚躲避,姜岩在闪身的同时尝试拦抓住朔杆,看马朔是否真是实体。

  然而结果依然出人意料,马朔犹如鬼影一般无法拦截,就在姜岩尝试的过程当中,一支马朔正中姜岩大腿,沉重的贯穿伤顿时把姜岩贯穿在地。眼前沙石乱飞,眼看着胖子和萧丹达四处躲避,有几次险些正中要害,姜岩不由焦急万分。被钉在地上的姜岩懊恼不已,怎么就没沉住气尝试与这些来路不明的骑兵交谈一番呢。如果不是自己的鲁莽,想必也不至于让同伴陷入绝境。

  无奈之下的姜岩,顾不上疼痛叫喊,心里暗骂,这扯淡的七杀局究竟是什么套路,自己打出的攻击敌人完全不受力。怎么敌人的马朔却能给自己带来这么重的伤,一边想着一边伸手试图去拔除插在腿上的马朔,此时他发现,那只马朔,被沾上鲜血的那部分居然成了实体。姜岩见状,迅速拔出插在腿上的朔锋,将鲜血涂满了正条朔杆,就这样,他手拄着马硕狼狈的站起身形。此时的敌人也停止了投掷,一个个抽出马刀,即将开始紧身肉搏。

  姜岩强忍着痛,站直了身体。此时的姬胖子在得到一时喘息的机会时,也转眼看向受伤的姜岩,只见他反手将已经染血的马朔倒提着,喝声发问:“藏头露尾的鼠辈,尔等究竟是人是鬼?通名再战。”

  对面的骑兵沉默着,没有一人发言,而此时的他们已是战刀出鞘,只等一声令下,便要上前收割姜岩几人。三人眼看大限将至,惊恐也是徒劳,姜岩见状也只得无奈的冷哼一声,随即又将手中长朔倔强的投掷像对面的骑兵首领,准备坦然赴死。而此时的骑兵首领,看到被反掷过来的长朔竟然也开始有了躲闪的动作。虽然这个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被眼尖的姜岩捕捉在眼中,随即姜岩把手上沾染的雪珠洒向连弩,紧跟着一阵激射,刹时,箭矢所落之处一片不似人声的惨嚎,嚎叫之声撕心裂肺,摄人心魄,这惨叫声刹时传入三人脑海,三人一时间头晕目眩干呕不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