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牧野封天传 > 第二章 信物的下落

我的书架

第二章 信物的下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千年后的牧野战场,已是立起数座城市。虽不及那些国际化大都市一般繁华,但小城也有小城的魅力,数千年的更迭数千年的兵戈战火,熄而又起,起而又灭,终于在七十多年前,迎来了最终的太平与发展。

  “我叫姜岩,时年龄25岁,性别:“男”,爱好:“女”,目前未婚,身高177公分,体重70公斤,C市理工学院,影视编导专业,本科学历。目前,职业是一名跟拍摄影师,曾服兵役三年,适应各种野外生活。。。怎么样?您看我这么自我介绍成吗?”姜岩无奈的看着对面人。

  那是一个,目测体重超过250斤的胖子。他带着个与脸搭配起来,并不协调的小眼镜,看着甚是滑稽,但是姜岩此刻,显然没有笑的心情,面对雇主类似于这种“自我介绍”的要求,他显然是没什么耐心的。

  胖子沉吟片刻问道:“你还有从军的经历呀?呃。。。方不方便透露下是什么兵种啊?”

  “陆军,XX军区,野战部队,具体的。。。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嘛?”姜岩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听到这里,这胖子眼神烁烁,嘴角带笑的问道:“你这个经历倒嘛,倒是蛮适合我们要求的。顺便问一下,呃。。。你会。。。”说着他比划了个手势,“会用枪吗?国外生产的。。。”

  听到这里,姜岩苦笑摇头,一字一句说到:“呵呵,您!特么!有病吧。。。”姜岩再也没兴趣聊下去了,起身站起来,没好气的说道:“什么活儿啊?什么特么活儿啊?还得用枪?你招的是特么战地记者吗?好吧。。。麻烦你让一让。”

  姜岩推开身前的胖子,边走边说:“我特么就是一摄影师。想找玩枪的,麻烦您另请高明吧!告辞!”

  是的,他很愤怒。似乎,感觉受到了愚弄,又或是,一场绝非好意的诱惑。

  枪!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但他讨厌枪械,在他看来,兵器乃是不祥之物,留在身边,早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脱下军装后,似乎今生都不打算再动此物。但令人感到矛盾的是,他虽然不喜欢枪械,但对于冷兵器却极为热衷,时常会画一些个冷兵器的设计图纸,自己打造作为收藏,又好事的朋友即便看上他的某项杰作,他也是一笑摇头,绝不贩卖。

  姜岩一路骂骂咧咧,咒骂着那面容可憎的胖子径直走出酒店。

  再次点燃一枝香烟后,深吸了一口来平息内心的烦躁。

  此时,他发觉身后一阵急促脚步声赶来,扭脸看去还是那可恶的胖子,他又没好气的别过头去暗骂一声:“真尼玛晦气!”

  “姜先生!姜先生。。。到底是当过兵的人哈!走起来的速度,比我跑还快!呵呵。。。呃。。呵呵呵。。”还是那个胖子。此时的他看上去,已经是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即便这样,还是不失礼貌的笑道。

  可唯独那只手,却紧抓住姜岩的手腕不放。

  姜岩感受到手腕传来的力量,也不由得目光一凛。心道:“这死胖子何许人也?好家伙!这是名副其实的扮猪吃老虎啊。。。”

  这时,只听胖子若无其事的继续解释:“我想,您可能是对我们公司有些误会,我可以解释,我可以解释的啊,你听吾讲啊。。。”

  姜岩甩了两下手腕,却并没有将这死胖子的手指甩开。不由得又多瞅了胖子两眼,只见这家伙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德行。姜岩一脸不耐,一边甩动手腕,一边说到:“你你你给我撒撒撒撒开!俩大男人,站酒店门口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话。”再看对面这胖子,还是一脸人畜无害,嬉皮笑脸的德行。只是此刻,他的手指却像没了骨头一样,脱离的姜岩的手腕。

  姜岩看到这手功夫,也不由得收起了轻视之心,反倒是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这个油腻腻的胖子。

  “姜先生啊!我可是个正经商人!做跨国生意的。。。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枪械,从来不带入国内,即便是在国外,那也是受到当地法律许可后。。。”

  “死胖子!我数到三,你要下一句再说不到正题,请赎姜某概不奉陪。”姜岩此时,又不客气的打断了胖子的喋喋不休。“嗯。。。。三!”

  胖子听罢,身形一顿,不再装疯卖傻,呵呵笑着抱拳拱手道:

  “我曾梦中见飞熊,苦等三世遇仙翁,扯动仙翁八百步,扭转乾坤安太平”

  听闻这段切口,姜岩不由一愣,正色道:

  “当年榜上未得名,九天之下也安生,诸天星宿下界来,称我仙师道晚生”

  语毕,姜岩又是不屑一笑,调侃道“不是我说,这都几千年的老黄历了,西周末年那会,咱两家早就断了交情,你们不都改姓周了嘛,怎么着?这切口还用着呐?”

  说罢,姜岩斜眼飘去,见这胖子倒也没生气,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对着姜岩一龇牙:“我说兄弟,十几年没见真就一点都认不出哥哥我来了?”

  姜岩差异的盯着胖子看了半天,上去就是一拳打在胖子的肚皮上骂道:“好你个王八羔子,你特么还敢回来。当年借老子的十块钱,现在老子要利息翻倍。”说着又一把卡住胖子的脖子摇晃道:“还钱,你个老鳖一。。。”

  要说这个胖子,早年也并不是个胖子。

  他叫姬小飞,之前是姜岩的邻居,比姜岩大上两三岁,小时候没少骗姜岩的玩具和零花钱。后来也不知为什么,这户人家一夜之间突然搬走,从那时候起两人便没再见过。

  一番大闹后姬小飞求饶,正色道:“兄弟多年未见,此处不便讲话,咱们还是屋里聊,哥可给你准备了上好的茶叶呢啊。”

  姜岩“且”了一声饶过胖子,二人再次回到刚才的房间。

  进屋后,二人落座,姜岩没好气的问胖子:“当年你家突然一夜之间就人去楼空了,十几年没见,你是吃了多少饲料啊,胖的哥们根本认不出你来。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胖子没忙着说话,端茶示意姜岩喝茶,姜岩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心道好茶!刚喝了一口。就听姬胖子说到:“你家信物还在家吗?”

  听到这里,只看姜岩“噗”的一声,嘴里刚喝进去的茶水,有一半都顺着鼻腔喷到了裤裆上,另一半好悬没吧姜岩噎死。。。心道:“这死胖子,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姜岩心里这么想着,抬头去看。

  只见这死胖子,一脸郑重之色不像是在开玩笑。

  姜岩直到咳出最后一口吸进肺里的水,才算面色稍缓,深吸一口气道:“接。。。接着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