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洪荒直播问答:开局播放万仙阵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帝江:快,巫族的都给我记好笔记咯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帝江:快,巫族的都给我记好笔记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中子:蛮子,你我素不相识,我会不会给纣王除妖你怎么知道?】

  【帝江:哈哈,我都不用认识你,就知道这题答案一定不可能是A进剑除妖】

  【云中子:蛮子,你少说大话了。你既然不认识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行为处事风格?又怎么知道我心里具体怎么想?】

  【帝江:别的我也不多说,我就问你云中子一句,若你真是去朝歌进剑除妖去了,那元始天尊与女娲那边你怎么交待?】

  【云中子:这......】

  【帝江:哈哈,说不出来了吧?

  不说你的师尊元始天尊,就说女娲那边你过得了吗?

  难道你要告诉我,你身为元始天尊亲传弟子,会不知道三妖是女娲派去蛊惑纣王的?

  再者若是你真想除妖,为何连三妖面都不见。

  凭你视频中显露的道行,对付三个微末道行的小妖那不是手到擒来?

  那你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向纣王进剑除妖?直接将三妖斩了不就行了?】

  【云中子:我......】

  【帝江:小样,还想和我争辩!

  我帝江浸.淫直播间这么久,回答问题这么多次,我的思路比你清晰的很】

  【云中子:...可恶的蛮子!】

  【帝俊:蛮子,分明是你被道祖下令在地府坐牢,每天闲着没事干,只能在直播间找人聊天。

  你这样说,搞得好像你专门研究直播间似的】

  【帝江:该死的杂毛鸟,这关你什么事!】

  光幕外。

  元始天尊突然站起身,对其余众圣道:

  “各位,吾有事就先回玉虚宫了。”

  太上老子闻言,古怪的看了元始天尊一眼。

  提前离场,对注重礼数的元始天尊来说可不多见。

  通天教主挽留道:

  “元始师兄,不等播完你门下云中子视频再走?”

  元始天尊一脸心虚的道:

  “不了,吾玉虚宫有急事,这就告辞。”

  他已推算出正确答案是C选项惊吓九尾狐狸精,云中子去往朝歌的目的应该是恐吓三妖,逼出九尾狐狸精本来面目。

  试想一下,九尾狐狸精本来好好的使纣王沉迷于酒色,突然来了个人差点就杀了自己。

  自己连这人见都没见过,心性本就残暴的九尾狐狸精心里可不得恨上所有人族了吗?

  妖族可从来都不是什么以德报怨之辈!

  话落,元始天尊急急忙忙带着玉虚宫弟子回了昆仑山。

  女娲盯着元始天尊匆匆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之色,道:

  “元始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走的这么急?”

  通天教主附和道:

  “元始师兄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再不走就来不及似的。”

  元始天尊:......有你们两位当事人,我能不早点跑吗?

  太上老子摇摇头:

  “奇哉怪哉!算了,吾等还是看完答题就各回洞府吧。”

  通天教主等:

  “善。”

  直播间内。

  【叮,羲和抢答成功】

  【帝俊:不愧是吾的好老婆】

  【羲和:夫君,这题应该选哪项?】

  【帝俊:这题选C,云中子去朝歌为的是惊吓九尾狐狸精】

  【帝江:哈哈哈,这是我今天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杂毛鸟你当云中子吃错药了?他没事吓九尾狐狸精干嘛?】

  【帝俊:蛮子待吾分析完后,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帝江:哈哈哈,我倒要看你能说个什么名堂出来】

  【帝俊:哼,洪荒没人能比吾更懂妖!九尾狐狸精经云中子这么一吓,试问她会干嘛?】

  【白泽:妖皇陛下,依我对九尾狐狸精性情的了解,她一定会怨恨上云中子。

  可视频中,九尾狐狸精从未见过云中子,这么一来,她一定会迁怒于人族】

  【帝俊:没错。在上一个视频中,有一道问题问的就是三妖是否遵从了女娲圣人的指示。

  答案显示,三妖一开始听从了女娲圣人的指示,后来没听】

  【冥河:没错,老祖我就是回答对这一题得到的一积分】

  【帝俊:各位道友有没有想过,三妖为何后面不听从女娲圣人的指示?】

  【白泽:妖皇陛下您的意思是,三妖受云中子这么一吓,本已收敛的本性这才暴露出来】

  【帝俊:没错,所以这题正确答案一定是C】

  【请回答!】

  【羲和:这题我选C】

  【叮,羲和回答正确,奖励三积分,当前积分为三】

  【帝俊:蛮子,你还有何话说?】

  【帝江:......早猜到这一题会不简单,没想到里面竟有元始天尊这么深的算计】

  【帝俊:蛮子就是蛮子,答了这么多次题,你还没想明白?

  事情只要牵涉到元始天尊,里面一定有很深的算计】

  【帝江:快,巫族的都给我记好笔记咯。以后大劫来时,遇到阐教,千万小心元始天尊在背后算计】

  【巫族众巫:我等一定铭记在心】

  【帝俊:妖族的也给吾记好了,惹谁都不要去招惹元始天尊。玩心计,你们是玩不过他的!】

  【妖族众妖:我等谨记!】

  【元始天尊:......】

  光幕外。

  准提接引对视一眼,心里已有了主意。

  接引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的道:

  “难怪刚才元始师兄行色如此匆忙,原来元始师兄在帝俊道友之前就分析出了正确答案。”

  准提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若吾所料不差,应该是元始师兄派云中子去朝歌恐吓三妖。

  三妖危害天下苍生,造成无边业力,所以通天师兄你的截教帮助商朝会落得万仙阵那般下场。

  呵呵,这就是三清之间的情谊吗?”

  接引:

  “师弟你不要忘了,三妖是女娲师妹派去朝歌的。

  若天下生灵涂炭,女娲师妹也会被三妖导致的业障缠身。

  吾只能说一句,元始师兄果真是好算计!”

  女娲闻言,一双美目含霜,牙齿咯咯作响。

  通天教主气道:

  “没想到元始师兄以后城府竟这么深。利用女娲师妹对付纣王一事,借势对付吾截教。

  他阐教什么损失都没,却算计了吾和女娲师妹!”

  【女娲:元始天尊,你今天必须得给吾个交待】

  【通天:元始师兄,这事你必须得给吾个说法!】

  元始天尊望着女娲与通天教主的弹幕,内心一阵庆幸。

  幸亏刚才自己刚才溜的快,要不然当着赴宴众生灵的面被二人质问,到时丢脸可就丢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