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病美人[重生] > 第19章 结契

我的书架

第19章 结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贺兰泽看着眼前人清冷眉眼, 想象这人因中了迷药眼神茫然脆弱的模样,喉结滚了滚。

容染下药到底想要做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他面色变了又变, 哑声道:“无论容染对师弟做了什么,师兄最担心的还是你的身体。尤其你之前被神火重创过, 身子里留有病根, 若因此再度被引动伤势……可如何是好。”

叶云澜淡淡看了他许久,才道:“师兄无需挂心。我身体无事。”

贺兰泽听了, 却仍不放心,“师弟若真有事,切莫自己一个人担着,完全可以说与师兄听, 师兄……师兄绝不会宣扬出去。至于容师弟下药之事,待师兄回到执法堂之后, 定会彻查到底,给师弟一个交代, 还师弟清白。”

前世不分青红皂白将受人诬陷的他逐出宗门的是贺兰泽,今生说要给他一个交代,还他清白的人也是贺兰泽。

容染亦是如此, 前世分明对他弃如敝履,今生却对他装模作样,哀求挽留, 甚至使出用药这样的下作手段。

重活一世,叶云澜发觉自己这些故人们, 都变得有些可笑。

“师兄有心了。”他不咸不淡道。

贺兰泽:“应该的。作为师兄,自然不能让师弟白受委屈。”

叶云澜不置可否。

他抬袖,纤长五指拨开颊边粘湿的发。

沐浴后还没来得及擦干的长发贴着后背, 令他觉出几分难受,他目光瞥向着竹楼敞开的大门。淡淡道:“师兄好意我心领。只是,师兄以后来寻我的时候,可否先敲门再进,毕竟这里,已经不是师兄自己的住处。”

贺兰泽一愣,脸一燥,解释道:“事出突然,师兄一时情急,便径自闯了进来。是我疏忽了,以后定会注意。”

他目光顺着叶云澜的手而动,看到湿漉蜿蜒的发贴在这人单薄衣物上,洇开一片透明水渍,勾勒出对方削窄腰肢,喉结蓦地一滚。

他迈步走过去,握住叶云澜的肩头,沉声道:

“师弟,湿着头发对身子不好,我用灵力帮你弄干吧。”

不容叶云澜开口拒绝,贺兰泽炙热的火系灵力便掠过他体表,周身霎时间变得干爽。

叶云澜微微蹙眉。

贺兰泽身形比叶云澜略高,他低头瞧着眼前这人,心头被柔软之意充满,伸手想要伸手替他整理鬓边长发。

却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少年沙哑的声音。

“师尊……他是谁?”

“师尊”二字落入耳中,颇为刺耳。

贺兰泽下意识松开了叶云澜,侧过身,见到不远处竹屏旁站着一个少年。

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这是师弟在药庐所救那孩子?”他道,“看着伤势已好了不少,师弟是收了他为徒弟?”

叶云澜“嗯”了一声,“沈殊,这是大师兄贺兰泽。”

沈殊目光停在贺兰泽方才触摸叶云澜肩膀的那只手上,歪了歪头,漆黑的眼眸看向贺兰泽,缓缓道:“师伯好。”

少年阴郁的气质让贺兰泽眉头深深皱起。

“师弟,容我提醒,虽说他还不算是完整的魔傀,但仙门之人,与魔门之物牵扯上因果,终究不妥……”

却听叶云澜平静道:“沈殊是个听话的孩子。收他为徒,我很满意。”

见叶云澜这样护着那少年,贺兰泽也不便多言,只道:“既然师弟已经收了他为徒弟,又觉满意,师兄也不能阻你。我作为师伯,便送他一份见面礼罢。”

说着便要探入神识到储物戒里挑选礼物。

“不必了,师兄。”叶云澜阻止他,顿了顿,又道:“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师兄日后若有空闲时,能够过来与我这徒弟切磋几番。”

这话是他替沈殊考虑而说出口的。

习剑者需要对手,而他如今这具身体却实在过于体弱,无法日日陪着沈殊修行,最多只是偶做指点而已。

贺兰泽刚刚突破剑道宗师境,具有化神修为,在他看来,倒还算是个能勉强入眼的对手。

贺兰泽犹豫须臾,便爽快答应道:“好。那我日后有空便过来与你弟子切磋切磋。”旋即话锋一转,“不过,我用剑素来不会手下留情,虽说可以压制修为与他切磋,却也希望他能承受住我剑意。”

若是旁人叫他去和一个刚开始学剑的孩子切磋,贺兰泽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奈何叫他的是叶云澜。

他对和孩子交手没有任何兴趣,但如果能够藉此机会,能与叶云澜多亲近几分,倒也非常乐意。

叶云澜:“他可以。”

贺兰泽垂眸审视沈殊,仍是不懂这少年如何能得到叶云澜这样关心护持。

想了想,沉声道:“对了,有一事,我需要提醒师弟。近来几日宗门一直有人在查探药庐弟子消息,师弟平日里,许是要多注意一些,莫让你这徒弟暴露身份,惹上麻烦。”

叶云澜:“我知道了。多谢师兄提醒。”

“你我之间,又何必言谢。”贺兰泽伸手轻轻抚了抚叶云澜肩头,温声道:“多注意自己身体一点,莫让师兄挂心。”

叶云澜微微侧身避开,淡淡“嗯”了声。

眼见已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贺兰泽才与叶云澜告别,依依不舍地离开。

对方刚离开竹楼,叶云澜就感觉衣袖被扯了扯。

他低头看向身旁少年,“怎么了?”

“师尊,”沈殊道,“方才那个师伯,是不是……喜欢你?”

叶云澜一怔。

对于贺兰泽亲近的态度,他不是没有觉察,未想连沈殊都看出来了。

原因,其实约摸也知道几分。

“他所喜欢的或许并非是我,”他长眸半阖,沉默片刻,冷淡开口,“只是这幅皮囊而已。”

“这样的喜欢,与人们平日喜欢观花赏月,并没有任何区别。”

纵然他如此说,沈殊想到方才那人对自家师尊屡屡亲近的举止,始终有丝不适梗在心头,忍不住追问道:“那……师尊呢,师尊喜欢那个师伯吗?”

叶云澜虽然并不明白沈殊忽然这样问的缘故,仍是淡淡答:“我对他并无情爱之心。”

沈殊:“那……其他人呢?”

叶云澜低眸看他,“小小年纪,问这些做什么。”

沈殊:“我只是在想,师尊这样好,一定很受人喜欢,以后,追求师尊的人会更多……师尊,会不会和其中的人结为道侣?”

叶云澜屈指敲了敲他前额,“怎么瞎想那么多。你这么早便想给自己找一个师娘了?”

“我才不要师娘。”沈殊闷闷道:“我只是害怕,有了道侣之后,师尊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原来如此。

叶云澜总算知悉了沈殊心思,不禁微有无奈,道:“为师并没有要找道侣的打算。”

“虽然如此,”他揉了揉沈殊脑袋,“等你长大了,通晓情爱之事后,自己却也是要找道侣的。为师也不能一直陪着你。”

沈殊听了前面还很高兴,听到后面眼神却微微黯下。

“为什么……我要找道侣?”

“自古而今,修行者修行离不开财、侣、法、地四字。其中的侣,指的便是道侣。”

“修行路长,想要一个人就走到尽头,是很寂寥的一件事。除非本身所修的就是无情道。”叶云澜解释道,“若有道侣相伴,修行之时,便能相互交流所得,并肩前行;若不慎陷入混蒙困厄,也有人能拉你一把,不至于万劫不复。”

叶云澜说话时候,目光微有空茫。

他一生之中,曾有过两次结契大典。

第一次,是与陈微远。

他与陈微远相识于自己前半生里,最为绝望狼狈的时候。

那双修长有力的手将他抱起,将他浑身伤痛抚平。

陈家是修真界中的世家大族,规矩极其森严,平日在陈家,院落周围多是仆人,他能亲近交流的,唯独陈微远而已。

留在陈家那几年,对方用温柔织茧,将他网覆其中。

结契大典那日,他换上繁复的星辰羽衣,与对方共拜过三生石,将精血滴于魂玉之上。

大典一直进行到深夜。

耀目星光徜徉头顶,璀璨银河倾泻而下。

观星台上,他们交杯共饮。

陈微远握着他的手,温柔在他耳边,对他说:“云澜,能遇到你,是我一生之幸。”

他轻声道:“亦是我一生之幸。”

他以为自己能够与对方一直执手相牵。

可最后对方却将他炼成炉鼎,如同礼物般用箱子包装起来,送入魔门之中。

而他以为的那枚意味着道侣结契、性命相依的魂玉……却不过只是对方一场精心设下的骗局。

而第二次,是与魔尊。

那是场无比盛大的婚宴。

魔尊将结契大典的消息昭告了整个修行界,红绸铺满整个魔宫,宾客如潮而来。

婚宴之前,他裹着艳红的嫁衣端坐镜前,长发高挽,缀满了珠钗,侧身看着红烛燃烧,烛泪一滴滴流淌蜿蜒。

魔尊走进房中。

他没有再穿那身黑袍,而是换上了大红的喜服,衬得那张厉鬼面具,也少了几分狰狞。

魔尊靠近他,沙哑问:“马上就是我们大喜之时,澜儿,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他不回应。

魔尊:“怎么,你还在闹脾气,怪我之前那样对你?”

红烛火光昏暗,房间中的阴影开始微微扭曲。

魔尊声音愈发低沉,伸手捏住他下颚,沉沉问:“澜儿,我之前问你的问题,真就那么难以回答么?”

他仍不说话。

魔尊俯身拥住他身体,勉强令声音柔和几分,哄劝道:“仙长,乖乖唤我一声夫君,成亲之后,我不会再逼你。”

这样靠近的距离。

他仿佛忽然被惊醒,藏在衣袖中的利刃骤然出手,电光火石之间,刺入对方身体。

鲜血流出,利刃上的反光倒映出对方眼中震怒。

无穷无尽漆黑的阴影,如潮水般从房间四处蔓延而来。

“好极,”他听到魔尊骤然冰寒的声音,“现在本尊已经知道了,你的答案。”

红色嫁衣被撕裂,无数阴影将他覆盖,缠绕,拉扯。

他空洞睁大眼,人偶般任由对方摆弄。

对方有血滴在他身上,滚烫。

而更炙热的,是对方身体。

他像是下一瞬便要被对方撕碎,却又马上被用尽全力地拥紧。

那力道仿佛要把他彻彻底底揉入骨血,要他与对方一起同坠深渊,尸骨成泥。

那场婚宴,最终到底没有进行下去。

叶云澜长睫低垂。

便听身旁沈殊问道:“那师尊……为何不打算找道侣?”

叶云澜沉默了会,答:“为师已不需要了。”

不需要?

沈殊不太懂自家师尊的意思。

也依旧不太明白,道侣对修行者而言,到底意味什么。

他只觉得有点烦闷。

从方才看见那道貌岸然的师伯对自己师尊大献殷勤的时候,就开始烦闷。

他费尽心思才靠近这人身边,成为这人徒弟。

人人都说,除了道侣,师徒已是修真界之中最为亲密的关系。

——除了道侣。

这人说现在不需要道侣,那以后呢?

毕竟以后的事,都是说不得准的。

沈殊忽然有一个大胆想法。

如果他和师尊,既是师徒又是道侣的话……

是不是就是这个世界上彼此最为亲密的人,再没有人可以再把他们分开?

这念头一生,便如野火燎原于他心底。

再难消去。

——

悬壶峰。

雪白帘幕之下,容峰主坐在桌边,正在给容染的手臂上药。

他将静心调配的药物敷在创口,容染蹙眉发出一声痛哼,容峰主便道:“这生肌散确实是有点痛苦。且忍耐,这样子伤好时候,才不会留疤。”

他轻轻摸过容染的手背,“染儿,你的手如你母亲一样娇嫩,若是留疤,便当真可惜了。”

容染眉目温顺,“我知,父亲。”顿了顿,又问:“父亲,什么情况下,那幻情蛊,会对人失效?”

容峰主捏着他白皙柔软的手,道:“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修了无情道,无爱无念,自然不会受到幻情蛊的影响。还有一种,就是此人意念坚定,而且对幻情蛊显现出来的人,虽然爱,但恨却比爱要多得多,如此,才能够抵住幻情蛊的诱惑,保留清醒意识。”

听罢,容染蹙了蹙眉,神色涌上一抹阴郁,“不管是何种原因,如今幻情蛊已经失效了。我该怎么办,父亲?”

以前他对叶云澜的欲望,并没有这么急切。

或许是他看惯了鸟儿关在笼中乖顺美丽的样子,当时不觉如何,可忽然看见鸟儿离开牢笼,展翅而飞的模样,便……再难控制想要将之彻底占有的欲望。

他是那样害怕,害怕那鸟儿飞着飞着,便飞不见了。

“何必担忧。”容峰主伸手捏了捏他雪白脸颊,“幻情蛊无用,你还可以用合欢情蛊。我手中这只还无法给你,但,为父可以给你配方,你自己去炼制。”

容染偏了偏头,“父亲待我真好。”

“毕竟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又与你母亲生得这般相像……”容峰主宠溺道,“只是合欢情蛊炼制过程复杂,需要材料珍贵,还要炼制很多年。我怕你等不及。”

容染:“如果能让那人一辈子能在我身边,多少辛劳我都愿意,毕竟父亲曾经教导过我,想要驯养鸟儿,总是要付出心血。”

容峰主笑道:“你有这种觉悟便好。”他顿了顿,“其实,我还听闻过一种比合欢情蛊更好的办法。”

容染:“是什么?”

容峰主:“这世上有一种术法,叫做移情咒。”

“合欢情蛊依靠子母蛊虫的联系,让中蛊者对下蛊者产生虚幻的依恋和欲念,只要除去合欢子蛊就能消除这种影响。”

“而移情咒却全然不同。所谓移情,是能够将一个人对自己所爱之人的记忆全部忘却,把一个人最真实的爱转移给下咒术之人,而且,咒成之后,几乎没有办法解除。”

“竟有这样的咒术……”容染美目流转,握住容峰主的手,“父亲教我。”

容峰主却道:“若为父会,哪里还用炼制合欢情蛊。”

“那移情咒,为父也只是偶然在古籍上见过,这世上是否还有所留存,其实为父……也并不清楚。”

——

“沈殊,随为师去一处地方。”

清晨,叶云澜教完沈殊习字,道。

沈殊眨着眼睛看他,“师尊要去哪里?”

叶云澜:“去领宗门任务。”

沈殊修炼要迈上征途,需要先消除体内的污秽之气。叶云澜教给他的呼吸吐纳法门只是方法之一。

效果虽有,却太过缓慢。

若能借助药物辅助,便能将过程加快数倍,还能顺便为沈殊洗筋伐髓,打牢根基。

他在记忆中找出了几个合适的药浴方子,却缺了最为需要的药材。

——以往他在天宗修行的时候,跟在容染身边,修炼所需药材,容染都已经为他准备齐全,他自己身上,并没有储存下什么东西。

而今想要药材,只有领取宗门任务,依靠功勋换取。

领取宗门任务之地,是星泉峰。

此地人流熙攘,青云山六峰弟子都出入这里,人流可比问道坡。

沈殊似乎有点紧张,攥着他衣袖跟在他身边。

“叶师弟!”忽有一道少女声音传来,叶云澜侧身看去,见到一个身穿蓝色劲装的娇俏女孩朝他走来。

他记得这少女他等在问道坡上见过,曾经替他跟荷兰泽说话的那个女孩,叫林小婉。

林小婉身边还跟着一个红衣女子,那红衣女子长相极为娇艳,如同盛放的牡丹,眉目间却带着一丝英气。

林小婉快步走过来,笑道:“师弟可记得我?我叫林小婉,我身边的是尹师姐。”

叶云澜轻轻颔首。

那红衣女子也走过来,美眸大胆看着叶云澜,目光十分炽烈,“叶师弟,我叫尹玲,师弟唤我玲儿,也是可以的。”

玲儿。

叶云澜听到这个名字,忽然一怔。他对眼前人没有印象,可对这个名字,却觉到了几分熟悉。

沈殊在他身边,第一次见到自己师尊对一个人发怔。

还是对一个女子。

他看着两人,自家师尊一身白衣,如同谪仙,而旁边女子身材高挑,红衣如火。

两个人看起来,很是般配。

……明明叶云澜昨日才说不需要道侣,难道今日便要给他找师娘了么?

沈殊攥着叶云澜衣物的手愈发紧。

叶云澜低声道:“尹师姐。”

尹玲便笑,“比起叫师姐,我还是更希望师弟唤我玲儿。”她粉面微红,眼中情意热烈。

叶云澜前世从未经受过女子这样直白的调戏,一时微怔,躲开对方的目光。

林小婉打量着两人。

自从那日问道坡后,她就发觉尹师姐常常魂不守舍,还拉着她秘境询问那场大火的细节。同为女子,林小婉晓得,自家师姐怕是春心萌动了。

只是尹师姐素来大胆,叶师弟这会怕是会被吓到。

不由出声解围:“叶师弟此番到星泉峰来,是要接宗门任务么?”

叶云澜“嗯”了一声。

她犹豫了一会,道:“其实我一直疑惑,为何宗门分配给叶师弟的宗门任务,师弟以前一直都不来完成?”

叶云澜一怔,“被分配的宗门任务?”

“叶师弟居然不知道么。”林小婉惊讶瞪圆了眼睛,“宗门弟子每个月都有被分配的宗门任务。以前总是容师兄帮你完成,我以为你身有苦衷……原来你是不知道吗?”

叶云澜眼眸微深。

他确实对此毫不知情。

“怎会如此,容师兄就没告诉你……”林小婉不由道,忽然想起最近容染和叶云澜之间流言,赶忙闭了嘴。

叶云澜沉默了一下,“此事我了解了,多谢师姐告知。”说罢,便告辞领着沈殊去接任务,却感觉一道灼热视线凝在他背脊,依旧热烈而直接。

“师尊,我想去书阁借书。”接完了任务,回竹楼前,沈殊忽然对叶云澜道。

叶云澜有些意外,旋即揉了揉他的头道:“你已识了不少字,也是应当开始多读书了。读书使人明智,你若能养成看书习惯,对日后也有许多好处。”

沈殊点头,“师尊说的是。”

当晚,沈殊抱了一堆书回来。

灯烛摇晃。

叶云澜埋首于书籍中,手中笔在书页上落下批注,偶然抬头一瞥,见沈殊正在认认真真读书。

灯火映照着少年认真的面容,那种苍白阴鸷消弭许多,日后俊美的轮廓已见雏形。

他目光慢慢柔和下去。

沈殊正看着手中的书卷。

翻找许久,才在其中“结契”一章,停了下来。

书页上的内容一字一字流淌进他眼底。

……滴血成契,性命相依。共见天地日月,同渡岁月春秋……

是为风雨同舟道侣,

一生一世夫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