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病美人[重生] > 第17章 情蛊

我的书架

第17章 情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来替为师揉肩。

沈殊本只低头摸着水中漂浮的几缕发丝, 闻听此言,手一僵。

深吸一口气,不得不缓缓抬头, 便见到那人侧身枕在池沿。从他的角度,可以见到对方纤长脖颈和苍白侧颜。

那人长眸半阖, 眼底那颗朱红泪痣, 艳得仿佛滴血。

对方乌黑长发顺着流动的水波迤逦蜿蜒过来,像成片交缠的藻, 会将不慎溺水的人缠卷,拉扯着沉入深海之中。

泉水遮盖了大片风光。粼粼波光上,散乱海藻之中,呈出一抹异常白皙瘦削的肩。

如远峰堆雪。

他迟疑了一会, 终是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那堆雪。

或许是因为刚从热泉中浸泡的缘故, 少年掌心极烫,令叶云澜睫毛微颤了一下。

少年热烫的手停在他的肩上一会, 才开始揉肩,力道稍有些重。

却恰到好处地缓解了肩上最为酸疼的地方。

他眉心拧紧,又缓缓放松, 终是低低叹出一口气。

此刻他忽然明白了,为何修行界中那么多人会想要收徒。

或许不仅是为了传承衣钵。

更是为了能够有一个贴心人在身边。

自收徒后,他看过许多有关古人谈论师道的书, 也作出过许多批注,却还有许多不得解。

书上说, 为师者当怀慈爱之心,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可他自生下来就没有受过父母宠爱,后来, 也并未如常人一般娶妻生子成家,并不清楚“父”的概念。

直到他为沈殊的受伤和过往感到心疼,为沈殊的进步感到高兴和喜悦。

……直到此时,沈殊为他揉肩。

他想,所谓师徒父子,或许就该是这样亲密无间的关系。

薄雾弥漫。

两人此刻距离很近,隐可听到少年因使力揉肩而沉重的呼吸。

他放松身体枕着石岩,开口:“……正好此刻有闲,为师便与你说说,你之前剑法上存在的问题。”

沈殊:“师尊说……我听着。”

叶云澜便将沈殊方才剑法里那十七处错误取出来,揉碎了细讲。

或许因为疲倦放松的缘故,他此刻语声不复往日清冷,而是柔和微哑,像舒卷的云朵将沈殊包裹。

沈殊安静地听,目光却牢牢注视着对方鬓边一滴薄汗。

他看着那滴薄汗顺着对方脸颊流淌,留下湿痕,又划过对方苍白的下颚尖,坠在池中。

涟漪荡开。

与之同时而动的,是隐藏在热泉底下的阴影。

深沉的黑暗如同潮涌蔓延,其中有一根像蛇一样蜿蜒过来,勾住了对方脚踝,亲昵蹭了蹭。

沈殊揉肩的手一僵。

——糟了。

即便他已经及时控制住心念,让那道阴影飞快从对方脚踝离开,叶云澜的语声却已骤然止住。

脚踝上一触即逝的滑腻感觉,分明熟悉,仿佛前世今生的记忆裂开缝隙,恍惚间,那人邪恶低沉的声音马上就会响起在耳边。

“——仙长,你又不乖。”

“师尊,”沈殊忽然提高的声音却打断他了思绪,“方才,水底下,好像……好像有蛇——!”

少年揉肩的动作已停了,单薄身体伏在他背脊上,微微颤抖,“怎么办,我好怕啊……师尊。”

叶云澜想起沈殊说过,当年被炼制成魔傀时曾被人被打断手脚、开膛破肚放进蛇窟里任蛇啃咬的往事,立即知道了沈殊为何惊恐,回身便将少年抱进怀里。

“别怕,我们上岸。”他沉声道。

两人身体相触,少年身体僵硬无比,似乎已经怕得难以动弹。

叶云澜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有为师在,勿需害怕。”又凝眉,“此地怎会有蛇……”

热泉雾气缭绕,他目力稍缺,看不清水下状况,自然也寻不到方才那不知是否是蛇的东西踪影。

虽说山中异物甚多,有蛇也并不稀奇,只是他前世曾到过这处热泉数回,都未曾碰见,却偏偏是今次。

碰上的还是怕蛇的沈殊。

他先让沈殊上岸,自己才起身着衣。

天色已黯,山林中的路有些昏暗。他心念沈殊情况,便伸手虚虚扶着对方往回走。

忽听沈殊闷闷道:“师尊,我这样是不是……很没用。”

“怎么突然这样说?”叶云澜轻声道。

“连一条水蛇都对付不了,还……还怕成这般模样,我……”

“这不怪你。”叶云澜道,“这个世界上,谁都有怕的东西,就连为师也不例外。”

“师尊……怕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才道:“我怕雷雨。”

回到竹楼后,天色已经彻底黯了下来。

今夜圆月无光,被掩在浓云之后,夜幕显得十分暗沉压抑。

沈殊似乎是真被吓坏了,这日晚上尤为乖巧,早早就在他身旁熟睡。

而他也并未看书,擦拭完长剑便侧身躺到床上。

今日诸事繁多,他十分疲惫,也想早点安眠。

半梦半醒之间,窗外隐约响起一声雷鸣。

他本能凝眉,想去关窗,却到底没能抵抗睡意,浑浑噩噩睡去。

他做了一梦。

梦中,他处在一座巨大的宫殿里。

宫殿前端是一个血祭台,他被悬挂在祭台中央。

凤凰图腾在宫殿周围的墙壁上展翅腾飞,四周都是燃烧着的火炬,他的血滴答滴答流到地上,沿着地上凹槽流淌。

血祭台的前方,有蔓延向上的长阶,长阶尽头是一张皇座。

有人端坐上首,闭着双眸。

是他的兄长。

忽然,皇座上的人气息暴涨。

有人惊喜道:“成了!”

他的兄长睁开眼,一双灼灼耀眼的金黄眼眸,刺入他眼帘。

他们明明是至亲兄弟,却长得全不相像,生下来后,甚至没有见过几次面。

他看着兄长金黄眼眸,自己的视线开始越来越模糊,直到再看不见。

身上的禁锢消失,他却再也无力支撑住自己,整个人倒在地上。

一道男声道:“他的血脉之力已经耗尽了。”

而后是女子温柔声音:“以后再也无法恢复了吗?这样……对他而言是否有些残酷。”

“他本就不该继续活下去。天书的预言已经在悬光身上应验,而他作为悬光的双胞胎一起出世,夺去的却是悬光的气运,本该在出生时候就被毁灭。”

“悬光的血脉纯度关乎我一族兴衰,檀歌,你切莫妇人之仁。”

女声轻柔附和道:“我知道的,陛下。”

旋即,他听到了从高座上踏下的脚步声。

一道更年轻的少年声音传来:“请父皇容许我将他放逐出我族。”

一开始的男声道:“去吧。处理得干净一些,莫留下痕迹。”

他被人从地上抱起。

他已经彻底看不见了,然而从血脉中泛起的亲近仍令他知道,抱着他的人,是他兄长。

他伸手去攥对方衣襟,“哥……”

“别叫我哥。”少年声音冷漠。

他被抱出宫殿。

宫殿之外有惊雷声响,暴雨倾盆。

“离开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这是他的兄长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他感觉身体腾空,似乎被什么飞禽载飞天际,而后,被抛于山林荒野。

画面一转。

他穿梭于山林之中,眼前一片漆黑。

雨落纷纷,他抓着手中野兔往自己栖居的山洞赶。

那野兔毛绒绒的身体在他掌心拱来拱去,拱得他步伐不稳。

正此时,他脚下忽然被东西一阻,步履失衡,整个人便直直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抓来的野兔飞快从他手中逃跑,他想去追,却已迟了,只好低头去摸那个令他摔倒的东西。

却摸了一手湿漉漉的血。

竟是个受了重伤的人。

雨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他想,这人是否也是如他一般,被家族之人所抛弃,才这样孤零零地躺在这里。

他把人拖回去了自己暂居的山洞里。

他不懂如何生火,也没有东西去为对方包扎,甚至连对方伤在哪里,都看不清。

唯一能做的,只是让对方不被雨淋。

把那人安置妥当之后,他重新出门寻找食物,好不容易带回来几枚野果,自己吃了一枚,便把剩下几枚果肉都掰碎,就着树叶里装的水,一点一点给对方喂下去。

对方的唇冷得像冰。

喂食的时候,他的手不小心触到,被冰得指尖一颤。

若非仍有呼吸,他几乎疑心这人是一具尸体。

他在洞穴中照顾这人。

洞外的雨一直在下,已经好几日了,也没有停的痕迹。

而这期间,因为需要不断出去寻找食物的缘故,他身上衣物一直没有干透,时常湿漉漉滴水。他没有理。

这一日,他照例去给对方喂食,刚将装水的树叶递到对方唇边,手腕却被抓住了。

他听到对方极为沙哑的声音,几乎辨不出原本音色。

“……不必。”

他下意识眨了眨无神的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他看不见对方模样,也不知对方的状态如何,只知道抓着他手腕的手,还是那么的冰。

于是他认真道:“不吃东西……人会死。”

那人似乎沉默了一会,才道:“……不会。”

他抿了抿唇,伸着手等了一会,觉察对方似乎是真的没有吃东西的意思了,才把手里食物收回来,问:“你醒了,是要走了吗?”

那人并没有立时回答。

他感觉到那人的视线在他身上逡巡了两圈,许久,对方哑声问:“你的父母,还有亲人呢?”

他只摇摇头,“我没有亲人。”

那人又沉默了。

忽然,洞外传来了一声震耳雷鸣,骤雨倾盆而下,冲刷着洞外石壁,发出巨大声响。

他被雷声惊了惊,睁着看不见的眼睛望向洞顶,“雨真大啊。”

那人低低“嗯”了一声。

许久,他听到窸窸窣窣声响,还有脚步声。

竟是对方站起了身。

“你才刚醒,要去哪里?”他问。

那人沙哑道:“……去让这场雨停。”

离开时,那人揉了揉他的头。

他感觉到一股温热气流淌过身体,湿漉漉的衣服霎时间变得干爽柔软。很神奇。

半日之后,雨果真停了。

他走出山洞,嗅到桃花的清香,还雨洗过后泥土的气息。

耳边却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有人倒在他洞口前的地上。

他走过去,摸到了对方身上一处本已结痂的伤口,此刻又在流淌鲜血。

是先前那人。

他只好再次将人救回去,只是那人醒后第一句,却是。

“我是谁?”

他没有办法回答,只能摇头。

“你救了我。”那人沙哑道。

他点头。

“……多谢。”

“不用谢。”他说,“你受了伤,先这里休息,我要出去寻找食物了。”

“食物。”那人却低喃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忽然道:“等我。”

他还来不及阻止,那人就起身出去了。

片刻之后回来,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一些山中野物。

对方用木石生起了火。

火焰逸散出的暖融热意,让他感觉安宁。

一股香味传出,是那人在烧烤野物。

他想了想,也去山林里去找了些野果回来,递给对方。

先前他也曾喂给对方果子,对方不吃,可这回却是接了过去,同时,递了些烧好的肉过来。

“食物。”对方说。

他接过来,很快吃的一干二净。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饱餐过一顿了。很开心。

吃完后,他又问对方,“你要走吗?”

这回,对方却没有再如先前般沉默,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便说:“不走。”

那人说不走,便当真留在桃谷之中。

那人身上的伤势似乎一直都没有好全,因此声音也一直沙哑,又因失了记忆,性情便显得十分木讷而沉默。

尽管如此,却依旧教了他许多东西。

他对这个人,也慢慢生出了依赖之心。

他整个幼年未曾感受过亲情,可与这人在这桃谷中相依为命,却感觉生命里有些东西,在被慢慢补全。

画面忽然又转。

他在雷雨之中奔跑。

雨点敲打着他的背脊,发出轰鸣。

九天九夜。

他找不到人,终于脱力坐倒在被雨打风吹的桃花林里。

那人从雨声中而来,又从雨声中归去。只留下了一瓶丹药,和一枚墨玉。

他再次在雷雨夜中被人抛弃。

惊雷声响在耳畔。

叶云澜忽然从梦中惊醒。

他睁开眼睛,怔怔看着屋顶房梁,缓缓眨了眨眼睛。

室内光线昏沉,他听到喧嚣的雨声。

外界也如梦中一般,正下着磅礴的雨。

忽然一道闪电掠过,照亮了房间。

“轰隆——!”

他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正靠在窗边。

“沈殊?”他从床上支起身,乌发从肩上垂落,声音低哑,“窗边寒凉,你不睡觉,站在那做什么?”

“我昨夜早睡,方才刚醒,睡不着……便在这站会儿。”沈殊道,“时候还早……师尊,你好生歇息。”

窗外又有雷声震响。

叶云澜睫毛微颤了一下,起身点起烛火,低声道:“为师也睡不着了,正想起身看会书。你去帮为师泡壶茶过来吧。”

沈殊似乎迟疑了一下。

叶云澜:“怎么?”

沈殊摇头:“没事,我马上……就给师尊泡茶。”

少年一走开,他身后的窗子便吱呀一声打开了。

风雨灌入进来,微冷。

叶云澜走过去想将窗子关上,却发现窗台上的窗栓坏掉了——约摸是因为今夜的风太大打坏的。

他反应过来,原来沈殊方才一直站在窗边,是在用背脊支着窗,为的,只是让屋中风雨无扰,而他能睡得安宁。

外界雷雨纷扰,寒意深深。

心口却有暖意流动。

他想,前世的事,到底都已过去。

无论他曾遭受过多少苦厄,至少这一世,他已不再孤身一人。

他也有自己的徒弟了。

——

清晨,叶云澜正抬头整理书架上的书。

上面大部分他都已读的差不多了,便唤来沈殊道:“你替为师去宗门书阁将这几本书还了,另外再借几本来。”

他说了需借那几本书的名字,沈殊听了点点头,便出去了。

回来时候,却两手空空。

“怎么?”

沈殊抿了抿唇,道:“书阁弟子说,替人还书可以……但我没有内门弟子令牌,没有资格在书阁借书。”

叶云澜凝眉,他离开天宗太久,一时间竟没有记起来,即便他收了沈殊为徒,对方还不算是内门弟子,还需他亲自带着沈殊去一趟宗门内务堂登记,让沈殊领取内门弟子令牌,才能在宗门里活动自如。

“是我疏忽了。”他道,“沈殊,你随我来。”

内务堂在青崖峰上。

外界雨还在下,山路上雾蒙蒙一片。

叶云澜拿了竹伞撑开,唤来沈殊。沈殊牵住他衣袖,靠在他身边。

师徒两人一同在山路上走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显得十分和谐。

空气中浮动着清冷的香,沈殊想,如果这条路能够永远走下去就好了,那样,他就能和师尊一直同行,并肩向前。

只是这种和谐,却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阿澜,怎不和师兄介绍一下,你身边那少年是谁?”

青崖峰山道上,容染站在雨中,手上也撑着伞。

隔着雨雾,他秀美的眉眼极为漂亮,好像山水作画,美眸看向叶云澜时候,更有几分欲语还休的意味。

沈殊却忽然攥紧了叶云澜衣袖。

他对人世间的“恶”有天生的感知,眼前这人……分明对他师尊有着很强的恶念。

“我是师父的徒弟,”沈殊忽然抢在叶云澜开口前出声,他歪了歪头,“你……又是谁?”

“你是阿澜的徒弟?”容染神色微变,复又笑盈盈看向叶云澜,“阿澜,你收了徒弟,怎也不告诉师兄一声,好让师兄为你的弟子准备见面礼呀。”

他仿佛随口提及般道:“阿澜上次那么匆忙出门,就是去找他么?”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沈殊,发现这少年生得瘦弱,除了相貌尚可入眼,并无什么出色之处,修为更是低微。

叶云澜就是为了这么一个货色,连他的道歉恳求也不肯细听,说走就走?

容染微笑不露破绽,对沈殊道:“我是阿澜的师兄,阿澜刚进宗门便与我相识,曾是我的救命恩人,算起来,我和阿澜认识也已经有七八年了。你该叫我一声师伯。”

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上品灵剑,递给沈殊,“师侄,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沈殊没有立时接过来,只仰头看叶云澜。

“不必收。”叶云澜侧头对沈殊道,转回来再看容染,神色十分冷漠,“容师兄,我说过你已不欠我什么,你不必给我徒弟送这样昂贵的见面礼。”

容染:“收徒可是大事,牵连修士自身因果极重,若可以,师兄也想帮忙给阿澜掌掌眼。”

“不劳师兄掌眼。”叶云澜,“我收的徒弟如何,我自清楚。”

容染微笑道:“阿澜毕竟没有收过徒,不知道有些东西,还是需要问清楚为先。毕竟不是谁都像阿澜对我一样有救命之恩,会全心全意为阿澜着想,也不是谁都与我一样,与阿澜亲近这么多年。”

旁边沈殊忽然认真道:“我的命也是师尊所救,师尊对我……也有救命之恩。而且,我日日都与师尊……同寝而眠,彼此也很……亲近。”

同寝而眠?

容染的脸色扭曲了一瞬。

“哪有师尊会与弟子同寝而眠……”他犹不相信。

却是叶云澜淡淡道:“我徒弟之前受了重伤,我为方便照顾,晚上便与他同睡一处,很正常。”

“师尊待我极好。”沈殊也接道,“我以后……也会全心全意为师尊着想,不辜负……师尊对我的好。”

这两人仿佛一唱一和,令容染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笑容。

看见叶云澜眼角眉梢对沈殊流露出来的纵容和柔软,更觉得无比刺目。

他和这人这么多年的情谊,难道还比不上这小子待在他身边这十天半个月?

叶云澜:“我还有事要和弟子去办。容师兄若无它事,我们便先走了。”

“近来每次见你,你都说有事要办。”容染忽然叹一口气,“师弟长大了,想要离开师兄,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师兄其实很欣慰。只是……到底有些不舍得。”

“阿澜,后日你可有空?”他轻声恳求,“能否与师兄到听风亭一聚,我带一壶千花酿来,我们再共饮一回。之后,往事皆消,师兄也再不会纠缠你了。”

叶云澜沉默了会,道:“师兄所言当真?”

容染道:“当真。你还不信师兄么?”

叶云澜早就想彻底摆脱容染纠缠,若容染真如他自己所言,此番倒也算是个契机。

他想了想,平静道。

“那便后日,听风亭上见。”

待容染离开,沈殊忽然扯了扯叶云澜衣袖,小声道:“后日……师尊可以别去吗?”

“为何?”

沈殊无法跟叶云澜说出自己方才对容染的感知,闷闷道:“我不喜欢方才那个师兄。”

“为师也并不喜欢。”叶云澜道,“但此番前去,只是为了结过往,省却更多以后的麻烦。”

“可是……”沈殊眼眸微黯,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来到青崖峰顶的内务堂。

登记身份后,沈殊便领到了一个青云山内门弟子令牌。令牌是青白翡翠颜色,上面有沈殊二字浮雕。

沈殊摩挲了一下,忽然道:“不及师尊在剑上为我刻的好看。”

“你呀……”叶云澜微微失笑。

自从收徒之后,他的心情似乎总是很容易被沈殊牵动愉悦。

伸手抚了抚沈殊的头,“以后你在天宗,就是为师名正言顺的弟子了。以前药庐种种,都不再与你有关。没有人能再越过为师欺负你。”

“嗯。”沈殊乖巧应道,握紧了手中令牌。

——

悬壶峰。

一群人围在峰主殿中,主座上坐着一个长相俊美的中年男人。

“刘庆手中的回命丹,究竟被他放在了何处?”男人沉声道,“已经整整七日,还没有审问出来么?”

“峰主见谅!主要是刘庆那厮走火入魔疯疯癫癫,一直在胡言乱语,根本审问不到什么。”一个长老战战兢兢地擦了擦头上的汗。

“一群无用之人!”男人拍碎了旁边的扶手,“继续去查!药庐也要给我搜彻底了,不可放过蛛丝马迹。”

直到挥散众人,一处帘幕之后,忽有一个白衣身影走出。

“父亲息怒。”容染柔声开口。

天宗里人人知道他是栖云君的亲传弟子,却少有人知道,悬壶峰的峰主,是他的父亲。

容峰主看向自家儿子时候,面上怒色稍稍减去几分,却依旧没有停止口中咒骂,“呵,之前刘庆那厮出事,我费了许多手段才留他在天宗外门,没想到还未过几年,又惹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是我无用,没能找到还神丹,父亲才一直需要回命丹为母亲续命。”容染将手中储物囊递给容峰主,“我这里还有一些灵药,都交予父亲取用。”

“你倒还算有心。”容峰主道。

容染柔柔道:“我能够去见母亲一面么?”

虽如此问,他却知道父亲肯定会拒绝的。

算起来,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母亲几面,其中几次,还都是在母亲沉睡昏迷的模样。

人人都说容夫人病弱,容峰主爱妻心切,容夫人的房间从来只有容峰主能够进入。

但他还记得小时候偶然一瞥,见到那间常年飘荡药香的房间里,其实有不能与外人述说的秘密。

“这世上有些鸟儿,生来引人注目,滥情花心,你想疼她惜她,就要亲自在她周围为她筑巢,让她离不开你,这样,她才不会遭受外界的危险,将身心交付给你。”

小时他父亲曾抚着他的头,这样说过。

而此刻。

容峰主果然道:“你母亲身子病弱,病气怕是会过染到你。不妥。”

容染便笑了笑,不再提这事,只道:“父亲,我此番来,其实是为了一事。”

“说。”对自己儿子,容峰主向来十分纵容。

“我想要合欢情蛊。”

“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容峰主道,“合欢情蛊会让中蛊者爱上下蛊之人,心甘情愿与之交欢,这种蛊虫极为珍贵,我也只养有一只,不能给你。不过,我倒是可以先给你另外一物。”

容峰主取出一个瓷瓶,指尖在瓷瓶上轻弹一声。

“此蛊名为幻情蛊,中此蛊之人,会将眼前人幻想为自己所爱之人,模糊现实幻象,对下蛊者产生欲望。”

容染美眸微转,“还是父亲懂我。”

他接过那个小瓷瓶,想要叶云澜依偎在他怀里,仰慕看他的场景,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阿澜……”他低低唤出在心尖上缠绕许久的名。

——

叶云澜到的时候,见到容染正在听风亭里煮酒。

“阿澜,你来了。”容染对他微笑,“来,坐。”

待他坐下,容染便道:“今日风景甚佳。”

他抬头眺望,看见一层朦胧薄雾笼罩远山,苍青色的天空广阔浩渺,便道:“确实。”

“从秘境出来之后,你总算是愿意心平气和再次和我闲聊了。”容染轻声叹息。

叶云澜静静看着容染。

“容师兄,你约我出来,有什么要说的,就趁着这一次彻底说清。”他道,“我还要回去教导徒弟,并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

听到“徒弟”二字,容染面色僵了一瞬,很快便恢复正常,微笑道:“阿澜对你那徒弟可真是关心。”

“他是我唯一的徒弟。”叶云澜道。

容染定定看着叶云澜。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他唯一的师兄啊。

他又想起父亲说过的话。

这世间有许多漂亮的鸟儿,生来引人注目,也确实都滥情而花心。明明他已经那样耐心地守护在这人身边,日日守望,却还是让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畜生偷了腥。

他想起当时依偎在叶云澜身旁的少年,眼眸幽暗,几乎压制不住心底的嫉妒之火。

煮酒动作也加快了几分。

白雾渺渺升起,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浓郁酒香慢慢充斥石亭。

“阿澜,你可还记得这千花酿,乃是当年你入门时,师兄酿好埋下的,一共九坛。我们约好了每年圆月之时,便开封一坛,我听你弹琴,我们一起对饮。”

叶云澜:“我已忘了。”

“可我却还一直记得很清。阿澜,我那里的千花酿还有一坛,待来年圆月十五,我可否再请你……”

容染的语气仿佛有着无限温柔缱绻,事已至此,他还是希望叶云澜回心转意。

“师兄以后,莫再叫我阿澜了。”叶云澜冷漠道,“我答应再来与师兄聚此,是要至此之后,师兄与我两清。”

容染的眼眸终于彻底黯下,“好……师兄依你。”

他斟了一杯酒,推给叶云澜,“如师弟所愿,喝了这杯酒,我们就两清。”

“来,师弟,请。”

叶云澜淡淡看着手中酒杯一眼,淡粉色的酒液在杯中晃动。

他并非是不胜酒力之人,往昔也常与魔尊对饮,不曾落过下风。

那人兴起之时,喜欢一口一口喂他喝酒,酒液顺着唇角滑落,也不知道是喝了的多,还是浪费的多。

他执起酒杯,抿了一口。

有甜腻的味道和花香缭绕舌尖。

只是他的记忆何等清晰,就算是三百年前看过的书里一副图画,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记得千花酿的味道,本不该这样甜。

他蹙眉,“你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听风亭位于问道坡上,来往弟子许多,他来之前,并没担心对方会在这种地方动手脚。

却没想到容染居然真的这样胆大,在此下药。

“哪里有放东西?师弟定然误会了。”容染无辜道,“不过是一些小小的,助兴的小玩意,能够让师弟开心。”

叶云澜用力闭了闭眼,感觉眼前景象慢慢模糊摇晃不定,一股躁意从身体内部升起。

容染声音传来:“放心,听风亭周围都已经被我布下了阵术,没有人能看得清里面人在做什么。”

“师弟只是因为不胜酒力,才在此地歇息一会而已。”

容染温柔微笑道。

“没有关系的。”

——

叶云澜出门时,沈殊便偷偷跟在了这人身后。

他始终记着容染身上流露出的恶念,并不放心。

他早就发现,他的师尊,虽然并不像他平日表现出那样病弱,但是对很多东西却并不在意。

尤其是对自己的生命。

他看着那人走进听风亭之中,然后里面的景象就再看不清。显而易见,听风亭周围被布置了阵术。

他的眼虽能看清阵术构成,但破解阵术需要时间。

沈殊眼眸幽暗。若可以,他更想要直接蛮力破解,但那样就会暴露他所隐瞒的力量。

但如果事情紧急,也只能那样做了。

他已做好所有准备,却忽然见到那结界荡散,叶云澜提着缺影剑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面泛红晕,但神色却冰冷得教人恐惧。

听风亭里,酒杯酒盏破碎了一地,容染抱着被刺伤的手臂,面色铁青。

他刚才想去伸手触碰对方的时候,手臂猝不及防被对方砍了一剑,鲜血直流。

他怎么也想不通,幻情蛊居然对叶云澜没用。

怎么会没用?

即便叶云澜心中真的并无所爱之人,情蛊催生的欲望却也无可避免,叶云澜绝无可能没有半分反应。

叶云澜从听风亭之中走出。

听风亭闹出的动静,吸引了问道坡上很多惊讶疑惑的目光。

沈殊没有多想,只是赶紧跑上去,“师尊。”

他握住了对方的手。对方平日冰凉滑腻的一双手,此刻竟然炙热。

叶云澜深吸了一口气,勉强不至于倒下。

他声音沙哑,“扶我回去。”

沈殊依言听话,发现叶云澜不仅掌心发烫,身上每一处地方都很烫。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了叶云澜的面色之后,也知道此时绝不是问话的时机。

回到竹楼之后,叶云澜立即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沈殊想跟进去照料,却被叶云澜拒绝。

他眸色深谙,心念急转,放轻脚步走到竹楼外,来到了那人卧房窗前。

窗台未修,只是虚虚掩着。

他靠在窗户边,隐约之间闻到了一阵香气。

并不是平日那人身上清冷温柔的香。

而是像花朵盛放到极致后,近乎糜烂的香。

带着一点点的腥。

一点点的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