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微远侧头朝水镜这端看来,缓声开口:“半月前,群星移位,天象异变。身为我陈家族人,虽离家数载,你以前习练的观星术应当还未荒废。告诉为兄,你对之有何见解?”

明明自家兄长声音十分平淡,甚至称得上温和,陈羡鱼却依然觉得心里发毛。

真是活久见怪,兄长居然会问他见解——若是这见解他回答得出也就罢了,问题是,他根本回答不出来。

每日观星,是陈家弟子必做的功课。

但施展观星术繁琐耗时,他离家多年无人管束,三天两头便会偷懒,尤其这半月以来沉迷画术,更是将之忘得干干净净。

……反正坐镇星盘中枢的是他兄长,将来要继承天机阁的亦是他兄长,族中一切事务自有他兄长安排,至于他,安安心心当条咸鱼,听从兄长吩咐老实办事也就是了。

哪曾想平日忙于族中事物,与他交流甚少的兄长今天会忽然找他问话。

“兄长,我知错了。”

知道偷懒的事瞒不过去,陈羡鱼直接光棍认错。

“错?”陈微远道,“为兄并没有对你问责,怎么突然认错?”

陈羡鱼只得苦着脸细数自己罪责:“是我偷懒成性,忘记做好每日观星的功课,连群星移位这等大事也没有注意,非但辜负自己陈家弟子身份,更令兄长失望。此为大过。”

陈微远平静地听完他的话,屈指在棋盘上轻扣,忽然道:“还有呢?”

“……啊?”陈羡鱼茫然。

陈微远温和道:“天璇,待在天宗三载,看来你过得相当乐不思蜀,已是将为兄交代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

闻言,陈羡鱼霎时间冷汗湿透背脊,忙道:“兄长交代的事,我、我怎敢忘却……”

他咽了咽唾沫,道:“这三年里,我一直都记着兄长吩咐,留意周围之人。天宗数万弟子,都已经被我仔细观察过大半,却依旧未能发现兄长所言魔魂转世之人——或许,是它隐藏太深……”

“十三年前魔星临世,光掠西洲而隐,三年前,又忽然泄出气机,与东陆青云山勾连,我不会错算。”

陈微远执起棋壶中一颗黑子,拈在两指之间,“既然你说它隐藏得深,找不到,那便设法引他主动出来——赶在魔星积聚力量完成,彻底出世之前。”

陈微远将手中棋子落于棋盘,发出一声脆响。

“按照推演,三千年繁星黯淡的时代很快便会过去。乱世将临。天璇,你为家族北斗枢机之一,当负起家族之责,莫沉迷美色,放纵自身。有些爱好,终究只是爱好而已,该放下时,便当放下。”

陈羡鱼听明白他言下之意,不由抱紧了怀中美人册,低声辩解道:“我知自己身担责任。但是兄长,我四处奔波将美人入画,不也是为了方便天机阁排榜么……何况美色的确悦人心神,兄长之前追求徐师兄时,不也耗费了许多时间……我画画和兄长追求人,其实也是同个道理啊。”

陈微远闻言,却只轻笑一声,又捻起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如何一样?清月可是你以后的嫂夫人,耗费多少时间都是无妨。何况堂堂修行界第一美人,又怎能与你画册里其他凡俗等同。”

若是旁人敢这样侮辱他的画册,陈羡鱼早已急得跳脚了。

然而他不敢对自家兄长生气,只能小声道:“我画册中,其实也有比徐师兄更美的人……”

闻言,陈微远只淡淡笑了笑,低头注视着棋盘,眼皮未抬,全不在意。

陈羡鱼知他为何如此。

他手中美人册,其实由两件法器组成,分正本和拓本。

他持正本,陈微远持拓本,在正本上所画的画,拓本上立时就会浮现。

所以陈微远对他画过的美人,都是心中有数的。

天机阁在进行修真界美人榜排行时,也会经常会用他美人册里的画像进行参照。

但那个人……他还没来得及画完全。

才刚刚勾勒出一点轮廓就被打断,连那人百分之一的容色都没有展现出来。

纵然陈羡鱼一直畏惧自家兄长,还是忍不住为美人说话,“我是说真的,兄长,真的有比徐师兄还要出色的美人……我今日见他用剑时的模样,实如洛神临世,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陈微远却只淡淡打断他,“天璇,再过半月,便是清月生辰。你虽远在天宗无法归家,也该提前备好礼物。我听清月说,他对青云山的‘春山凝露’很感兴趣。你去帮他寻一些,托人带回来。”

陈羡鱼知道自家兄长是没有兴趣再听他吹嘘别的美人了,只得蔫蔫道:“是。”

“至于寻找魔魂转世一事,你再仔细斟酌,务必在魔星出世前将其找出。”

说罢,陈微远伸手一挥,那面在半空里凝出的水镜便化作水雾消散。

只余站在原地,脸色发苦的陈羡鱼。

——

天机阁。

陈微远端坐石亭中,低头观察着棋盘上纵横的黑白棋子。

世事如棋,皆有轨迹脉络可以依循。

魔星出世,天地将乱,族中长老个个如临大敌,于他而言,也不过是又一局崭新的棋而已。

没有事情能够超出他掌控。

有头戴方巾的观星士走进石亭,躬身行礼,手中拿着几张金色书页,“少阁主。”

陈微远侧过头:“是这月的天机榜?”

“是。”观星士将书页呈上,“请少阁主审阅。”

陈微远将书页拿过,低眸一扫。

书页有五张,分别是代表修真界实力排行的天、地、人三榜,另外,还有法器榜、美人榜。

天榜之上一如既往只有寥寥几个名字,高居首位的,是天宗宗主,栖云君。

紧接地磅百名,人榜百名,按修为而分,较之上月有了不少变动。

之后是法器榜。

位居榜首的,依旧是炼噬魂老祖手中那把沾染无数杀孽的修罗剑,随后是天宗宗主所掌的玄清渡厄剑,还有太清门的镇宗至宝震世钟……

名次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变动。

而美人榜上,也已经书满了名字,除却榜首位置仍是空白。

这个名字,他一直要求亲自来写。

即便榜首之人,已经整整七年未曾变过。

陈微远指尖聚起灵力,动用秘法,在美人榜榜首,仔细写下徐清月的名字。

旋即,五张书页化为金光融入天地间。

与此同时,天机榜更新的消息,在修真界传开。

——

雁回峰半山。

一池热泉缀在山岩之间,蒸腾的热气在周围缭绕。

沈殊动作飞快地脱了衣物,跃入泉水。

热气熏得他有些头晕,脸颊热烫,耳根红得快要滴血。

“怎这么着急。”岸上传来叶云澜声音。

沈殊抿唇闷不吭声,也不敢抬高视线去仔细瞧,只能压抑心绪,令那些隐在暗处的阴影,不至于露出破绽。

他视线很低,只能看到那人衣袍下摆,听见衣料摩挲的细碎声响。

而后,他看到素白的衣裳慢慢滑落地面。

像从远山之巅,被风吹落的一片雪。

一双足踩在岸边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上,踏着雾气走来。

却也仿佛踩在他心尖。

对方探足入水中。

水声轻响,晃开一圈微波。沈殊的心也跟着一颤。

“好烫。”叶云澜微蹙眉,“你方才那样猴急跳下去,不会被烫到么?”

沈殊沙哑道:“我……不怕烫。岸边湿滑,师尊……且当心。”

慢慢适应水温,叶云澜终于全身浸泡在热泉中。

他枕在池沿,长长的乌发散在热泉中,有几缕飘到了沈殊眼前。

沈殊注视了那几缕发丝半晌,终究忍不住,在水中抬手,轻轻碰了碰。

叶云澜并没有觉察他的小动作。

这泉水于他而言,属实是有些烫了。烫得他筋骨酥软。

方才和沈殊交手时还没有觉得,如此一放松下来,肩膀处就泛出酸痛。

他而今的这具皮囊,实在有些过于体弱。

抬手捏了捏右肩,却仍觉不适。

“沈殊。”他忽然低声唤道,声线带着一丝微慵懒倦,“过来,替为师揉揉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