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168.我觉得你可以当我的......

我的书架

168.我觉得你可以当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南传媒大学外,一间人均消费略高于大学生水平的餐馆。

  陆绊坐在靠窗的桌子等待,他没有关注店里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而是看向外面,窗外可以看到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其中很多一看就是年轻人,是燕南传媒大学的大学生。

  燕南传媒大学是全国有名的影视,传媒领域的优秀大学,许多电视主持人,演员,导演都是这所学校毕业。

  这次的燕南大学生电影节的开幕式和颁奖典礼都将在这里,陆绊自然也选择了这大学附近的酒店,便宜,而且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晚上没有人往门里塞小纸片。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相关的新闻,《啼哭》现在已经隐隐有出圈的趋势,各种段子手都在加紧加急蹭热度,事实证明,当一样东西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不用本人操心,流量就会自动帮你捧得更火。

  只可惜的是,《啼哭》终究是一部恐怖片,很多人天然对恐怖片就有抵触,别说去电影院看了,恨不得直接屏蔽关键词,再也看不到。

  而且,《啼哭》没有多少前期宣发,基本全靠陆绊以前的老粉丝还有看过电影之后的自来水,并且,只在燕南的部分电影院上映,所以票房也没有爆炸。

  理论上,在电影节结束之后,他们这些电影也将下映,不过陆绊这边已经收到了电影节主办方和院线方面的邀请,提出延长《啼哭》的放映时间。

  毕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电影的潜力远远不止现在这些,要是能全国大范围上映,甚至出口海外,那获得利润难以想象。

  陆绊倒是没考虑那么多,他是一个知足常乐的人,现在房子已经买了,不需要交房租了,吃喝的钱管够,新电脑也配了,他完全没有额外的支出。

  钱对陆绊而言,意义不大。

  他是一个有追求的人。

  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陆绊感觉身边有人靠近。

  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名女生。

  这女生穿着时尚的针织衫与裙装,小皮鞋,打扮看起来与窗外的大学生们没什么不同,她并不算第一眼就能令人惊艳的那种漂亮女生,但仔细欣赏,又能品出一些不一样的气质和韵味,他有些发浅的短发间能窥见小巧的耳朵,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就像一道春风。

  这与陆绊印象的确相同。

  “等很久了吗?”

  冯羽坐到了陆绊的对面,将肩上背着的布袋子放到一侧。

  “倒是没有。”

  陆绊眼睛没有乱瞥,而是递过菜单。

  “我随便点了些,你看看还需要什么。”

  “嗯嗯。”

  冯羽微微颔首,翻了翻菜单。

  “哇,你点的有点油腻啊,这样对心脑血管健康不太好,年轻人少吃点外卖,多吃一些蔬菜水果才行......”

  她转眼又点了一些保护心脑血管健康的菜,不知道为什么,陆绊总觉得这位班长表现得有点像自己的老妈子。

  “对了,我都看到了,你的电影现在很火啊,微博都在讨论,还有人说你是电影天才呢。”

  等待上菜的间隙,冯羽打趣般说道。

  “还好还好,可能只是市场上缺少这种类型。”

  陆绊认真说道,顿了顿,他又问道。

  “你那边怎么样?之前说你的剧组也有电影上映?”

  听到陆绊的话,冯羽表情略有黯淡。

  “唉,因为导演和制片方的问题,所以电影搁置上映了,真羡慕你啊,能够自由地拍电影。”

  她的目光转向大厅的电视,上面正在播放最近的新闻,听起来都是一些事关重大的事情,但仔细想想又有些遥远。

  “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身体,我看你都喜欢去那些危险的地方取景,要保护好自己,之前有个明星就是拍飙车戏的时候事故去世了,多可惜啊。”

  和陆绊聊了两句之后,冯羽就没有最开始那么客气,又恢复到了老妈子一般唠唠叨叨的模式。

  “没什么问题的,一般死不了。”

  陆绊解释一句。

  “如果真的死了,那可能就是死了。”

  “噗——”

  冯羽笑了一声。

  “你搁这搁这呢。”

  “拍电影有时候就需要身先士卒,看看那些终身成就奖的大佬们,连替身都不用的。”

  陆绊一本正经。

  “你现在还年轻,身体还吃得消,等落得一身伤病,老了就要后悔。”

  冯羽又开始念叨。

  “冯羽,我有件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想说。”

  陆绊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令冯羽不禁停下了念经,正襟危坐起来。

  “你、你说。”

  “我觉得你是能够成为我母亲的人。”

  陆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

  冯羽下意识往后靠了靠,转而问道。

  “你是在说我啰嗦?”

  “我是在说你懂得照顾人。”

  “那可太谢谢你了。”

  服务员很快端上了菜,确实,正如冯羽所说,都是一些保护心脑血管健康,看起来就很素的菜。

  不过味道还挺好。

  两人吃着,电视里的新闻似乎发生了什么。

  陆绊看过去。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艘正在暴风雨中熊熊燃烧的游轮。

  “......据本台刚刚收到的报道,正在南太平洋行驶的游轮‘群星号’在波纳佩岛的港口发生了严重的火灾,目前正在展开搜救行动,但猛烈的暴风雨拖延了营救进度,目前伤亡情况未知......”

  陆绊记得,这是在太平洋上遇到了风暴而无法回来的游轮,好像还看到了什么奇怪的岛屿。

  难道这就是招来的灾厄吗?

  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冯羽倒是不关注这些事情,吃得很开心。

  “游轮啊,我也挺想坐一次游轮的,啊,这种着火的就算了。”

  她的评价是这样。

  边吃边聊,两人从电影聊到了生活琐事,从大学课程聊到了微博话题,就像很熟悉的朋友一般。

  吃完,陆绊拿起账单,准备去买单。

  “还是AA吧,让你请客怪不好意思的。”

  冯羽拿出了手机。

  两人付过钱,走出餐厅,午后的阳光照在大街上,道旁的梧桐树一片璀璨金黄,纷纷落叶飘下,有男男女女正在拍照,悠闲的大学时光,令人也感觉自己变得年轻了许多。

  “那我该回去了。”

  冯羽和陆绊在道旁走了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对陆绊说道。

  “嗯,那我就不送你了。”

  陆绊挥挥手,向冯羽道别。

  末了,他又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

  “对了,还有件事。”

  “怎么了?”

  听到陆绊的话,冯羽停下脚步,稍稍回头,一阵风吹起,金黄的落叶纷飞,在阳光下灿耀。

  “你不是冯羽,你到底是谁?”

  陆绊提出疑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