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手持镜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部分镜头由陆绊胸前的便携式摄像机提供,这种摄像机的画质并没有那么好,一般用作极限运动的时候自拍,当然,说是这样,实际上贾文斌很清楚,这肯定是专业的摄影设备拍摄的,只是假装成了手持的模样。

  这一段画面虽然有手持摄像机的摇晃与真实感,可实际上并不会真的让观众感到头昏脑涨,该看清楚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在进入医院之前,镜头稍稍上抬,让贾文斌看清楚了整间医院的模样,萧瑟,苍凉,破败,衰落,各种负面词语都能形容这间医院,天色渐晚,那医院一片昏暗,幽深而僻静。

  可是,在镜头往下移动的时候,贾文斌分明看到,在医院走廊的窗台前,有一个小女孩站在那里!

  那画面一闪即逝,可却深刻地留在了贾文斌的视网膜上。

  他很清楚,这里其实是运用了一种特殊的拍摄技法,看起来是惊鸿一瞥随意地扫过,实际上,镜头移动的时候,焦点在那小女孩的身上稍微多停留了片刻,就造成了一种虽然漫不经心,但却能吸引观众注意力的效果。

  可是,清楚归清楚,贾文斌看着那小女孩,她脸上那苍白阴翳的表情,还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本能地抗拒走进医院。

  可电影由不得观众。

  陆绊走进医院,开始了探索。

  在昏暗的环境下,这种第一人称的探索着实考验观众的承受能力,因为能看到的区域就是手电筒照耀的那一小块,之外的部分并非完全漆黑,而是朦朦胧胧,好像有东西,又好像没有东西。

  因此,随便出现什么海报里的人脸,破碎的药瓶之类的东西,都会让观众的情绪产生波动。

  “接下来肯定要遇到点什么吧......”

  贾文斌知道恐怖电影的套路,这种寂静的环境下,主角肯定要遇到点什么东西。

  这时,电影里的陆绊似乎发现了什么,手电筒一照,看到了电梯的门。

  “电梯,是那个出事的电梯?”

  贾文斌猜测道,之前的磁带里,有很多地方都提到了电梯,这电梯似乎也有一定的诡异。

  他看到陆绊撬开电梯门,手电筒的光照进昏暗的轿厢,随即,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贾文斌的面前,他一怔,心跳漏了半拍,才看清楚那是陆绊。

  陆绊出现在镜子里,一动不动。

  贾文斌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陆绊的脚边,什么东西好像一闪而过。

  他很清楚,那好像是个小女孩!

  嘎吱——

  电梯门开始缓缓合拢,在这样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中,陆绊跑出电梯,最后看了一眼电梯里的镜子。

  那镜子里的陆绊,好像正露出笑容。

  贾文斌觉得有些瘆人,他头皮发麻,手掌握紧又松开,掌心已经满是汗水。

  陆绊继续探索,来到了护士站。

  他在这里找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记载了一些护士巡夜的情况,那笔记本里的文字有些凌乱潦草,贾文斌仅能稍稍分辨。

  忽然,陆绊翻阅笔记本的动作停了下来,镜头微微颤抖,往上一抬,就看到了一张人脸出现在中央。

  “嘶——”

  贾文斌倒吸一口气,但他很快就认出来这只是墙上贴的宣传海报,镜头凑近,显示出了这个人是这间医院曾经的院长。

  镜头移动,收起了笔记本,朝着楼梯走去,时不时照一下旁边的科室和病房,可里面却空空如也,只有垃圾。

  这时,镜头一转,在手电筒的灯光照耀下,显露出了其中一间病房的模样。

  那房间并不空,反而有病床和手术台。

  镜头推进,进入到房间里。

  可以看到这房间墙壁斑驳,有着脏污的痕迹,那些病床和手术台的桌子也破落不堪,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镜头进入到房间,环视一圈,随后,似乎躺到了床上。

  这种视角让贾文斌觉得很不舒服,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

  摄影里这样的倾斜视角也通常用来塑造不安感,尤其现在,第一人称代入了电影后,更加令贾文斌不安,并且,这样的镜头无法拍摄到门口的模样,让他又心生担忧,会不会在这时候有什么东西跑进来。

  没等贾文斌为电影里的陆绊担心,一阵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就响起来,贾文斌心中一悬,镜头也如同所期望地般往门口看去,就看到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缓缓走进来,手中拿着时一把手术刀。

  镜头摇晃,令人很难看清楚那医生的长相,只是,略微的几个停顿中,贾文斌能看出这医生并非活人,那双眼睛,比死者更加冷寂。

  贾文斌看到陆绊抄起了撬棍,一边躲避医生的手术刀,一边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脑壳,在混乱的搏斗之中,医生似乎败下阵来,被陆绊踹了两脚,砸晕过去。

  陆绊伸出了手,揭开了医生的口罩。

  贾文斌双眼瞪大,他看到了那医生脸上缝合的痕迹,这痕迹过于真实,哪怕是最厉害的特效化妆师也很难达到这个水平,这种真实感导致了感同身受的恐惧,贾文斌甚至觉得自己脸上有点发痒,那些疤痕如同亲身经历。

  此时,走廊里也传来了金属摩擦的声音,原本还昏暗而寂静的医院,似乎一下子苏醒了过来。

  只是,外面走着的医生手里拿着锯子,同样狰狞可怕。

  镜头立刻背对墙壁,压抑呼吸,安静下来。

  贾文斌也同时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喘气会引来对方。

  他甚至能听到逐渐放缓的心跳声。

  这时候,镜头往门口转动,贾文斌看到,一个丑陋的缝合的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

  明明理性告诉他这都是假的,可贾文斌的身体却十分老实,剧烈颤抖起来,心跳一瞬间加速,血液直充耳朵,就像那种自己内心最深的秘密被暴露出来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

  “要死要死要死......”

  贾文斌喃喃自语,内心焦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自己代入成了陆绊,代入到了这间废弃的医院里,面对突如其来的怪物,他感到惊悚之余,更多的是慌张。

  他看到那怪物朝着房间里环视一圈,最终离开,这时候,贾文斌才松了一口气。

  陆绊确认完外面的情况,选择继续往前走,可贾文斌觉得,自己要缓一缓才行。

  他第一次在自己的小影院暂停了播放,走出书房,想喝杯酒压压惊。

  老神在在地来到厨房,贾文斌刚拿出酒瓶给自己倒上一杯,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出来。

  “你怎么想起喝酒了?”

  “草!”

  贾文斌差点把手上的酒瓶甩出去,他循声望去,才看到是自己的妻子躺在沙发上,没开灯,正在玩手机。

  “你吓死我了......”

  他心有余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