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161.我们是专业的摄影师

我的书架

161.我们是专业的摄影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区的下水道很快修好。

  秦天天也没有了借住的理由。

  有一说一,虽然在陆绊家睡得还挺舒服,但毕竟没有直播设备,只能用手机开电台直播,对于身为虚拟主播的秦天天而言实在太摸鱼了。

  她觉得自己这么敬业的一个主播,怎么能这么摸呢?

  于是,在修好下水道的第二天,秦天天回到了自己的家。

  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留下。

  陆绊继续工作,将后半段的电影制作完成。

  这次他只找锤子弄了片尾曲,除此之外,陆绊没有准备任何的背景音乐。

  反复确认了好几遍,修改细节至自己满意,时间已经到了十一月初,必须提交影片母带的最终期限了。

  陆绊将拷贝好的影片,寄给了燕南大学生电影节的评委组。

  随后就是等待。

  另一边,燕南大学生电影节的组委会,负责审核电影的同样是一名业内人士,燕南传媒大学的教授贾文斌。

  他是摄影专业的教授,以前担任过好几部著名影片的摄影师,对于光影的运用有着独特的心得,只是,后来转型导演没成功,拍了两部只有画面还可以,口碑不太好的电影之后就退居幕后,在大学安心教书。

  当然,在这种电影节里,他还是兼任了评审委员的。

  收到陆绊的影片母带是傍晚。

  “这是最后一部了吧,嗯,陆绊,《啼哭》?”

  简单确认了影片名字,贾文斌拷贝了一份,准备拿回家看。

  和同事与学生们道别,他开车回家,与老婆孩子吃过饭,一个人来到书房。

  书房被他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家庭影院,拥有良好的隔音效果,又做了采光和收音的处理,在观影体验上,不亚于一般的小电影院。

  交代了妻子不要打扰,贾文斌将光盘放进播放器里,在高分辨率的投影屏上播放起陆绊的电影来。

  “这个导演似乎是专精恐怖片的,之前拍网络电影反响还不错,这次看起来也是恐怖片。”

  喃喃自语道,贾文斌就看到了影片开头。

  “哟,伪纪录片,挺有想法的。”

  是的,陆绊制作的《啼哭》,采取的是伪纪录片的制作形式。

  纪录片是记录真实发生的事情,让观众看到现实经历的影片,而伪纪录片,就是“假装”记录真实发生的事情,实际上让观众看到的是虚构故事的影片。

  说到最早的伪纪录片,应该是上个世纪的《女巫布莱尔》,这部电影讲述了三名电影专业的学生去山村里拍摄纪录片,结果却神秘失踪,直到一年后才有人找到他们的摄像机和录音带,从而通过他们拍摄的东西来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故事。

  整部电影的许多内容都是通过三人“拍摄”的真实镜头构成的,看起来十分真实,有代入感,甚至于让当时的观众认为这些事情是真实发生的,引起了一定范围的恐慌。

  从此以后,伪纪录片就大量采用在恐怖电影的拍摄里,其中衍生出了许多分支,包括像是正经纪录片记录灵异事件的类型,还有和《女巫布莱尔》类似的通过手持摄像机第一视角拍摄出来的类型。

  陆绊这个,便是手持摄像机的类型。

  故事最开始,就是陆绊对着摄像机说话,交代了简单的背景,随即,录音带播放,故事又进入到了第二层。

  “不单纯是手持,还利用了监控镜头的处理吗,很有意思。”

  贾文斌看到,在呈现录音带的剧情时,陆绊采用的是另一类伪纪录片的模式,通过监控摄像头,手机摄像头等“镜头”来拍摄对象,同样具有临场感,而且,各种角落里窥视演员的镜头,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也被什么东西偷窥着一般。

  看着看着,贾文斌心中滋生出了微妙的情绪。

  第一段磁带的内容是工人们施工遇到的麻烦,基本交代了影片的背景,只有当那拆迁队的负责人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房间时,给贾文斌一阵头皮发麻的感觉。

  贾文斌看完,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

  回过头,贾文斌却只能看到墙壁,偌大的书房里,没有其他人。

  他继续看电影。

  “消毒水的味道?”

  贾文斌又觉得房间里有一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他吸了吸鼻子,好像这味道又消失不见了。

  “是通过场景的心理暗示让人产生了错觉?”

  他分析道。

  有些导演很擅长运用场景,特效,画面等,给观众施加心理暗示,典型的比如某些暴力镜头会将血肉横飞的场景展示出来,让人感同身受。

  这部电影的医院场景很真实,就像真正的医院,配合氛围的塑造,很容易就让人联想起医院的空气。

  “看穿了拍摄技法其实还挺无聊的,都不能好好欣赏电影了。”

  贾文斌自嘲了一句,像他这种有职业病的,看电影就喜欢挑刺,分析,导致很难完全沉浸下去。

  毕竟他可是专业的摄影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只是,贾文斌没想到的是,看完第二段录音带的剧情,他刚才的想法就荡然无存了。

  当他看到那朝着自己招手的老人时,某种战栗感从脊背升腾,尽管理性告诉他,这是因为这老人的化妆很像死人,同时之前的铺垫让观众认为这老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现在是尸体或者鬼魂在和自己打招呼,但是恐惧就是恐惧。

  甚至于,贾文斌这样,能够通过镜头语言来了解导演想法的人,会感到更加恐怖。

  因为这代表陆绊没有用什么花里胡哨的技法,只是单纯通过画面,让贾文斌身临其境,感受到了那阴冷医院走廊的战栗感。

  普通人看到魔术师表演,会觉得好厉害看不透,可魔术师看魔术师表演,要是还看不透,那就有点难受了。

  现在的贾文斌,能看出陆绊镜头的运用,能看出演员的表演重心,能感受到光影塑造的氛围,可是,他就是会代入到磁带里那些医生护士工人的身上,像他们当时一样感受到恐惧,无助,害怕。

  强撑着看完了磁带的内容,贾文斌双眼布满血丝,他的手死死地抓着沙发,以此来缓解自身的紧绷。

  他看到,影片里,前期调查结束,陆绊亲自进入到了废弃的医院里。

  *

  求推荐票,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