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磁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旁白略显沙哑的声音里,秦天天看到了一处工地,讲述人似乎是工地负责人,他正在主持医院的拆迁工作。

  “这个医院就是之前拆掉的吧,你是到实地去取景了?”

  秦天天好奇问道。

  “算是吧。”

  陆绊应了一声,他岂止是去取景,还直接把景给弄没了。

  “这些人的脸你都拍不清楚,摄影技术不行啊。”

  秦天天还打趣了一句。

  这磁带的情景重现里,镜头多采用第一人称或者从后背往前的视角,以及各种废墟里往外窥探的角度,不太能看清楚演员到底长什么样,而且有一种有人在偷窥那些角色的感觉。

  前面一小段还是正常的拆迁,但当工人们开动挖掘机,准备拆掉那医院楼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秦天天分明看到,在废弃医院的窗户里,在挖掘机的铲子前,好像站着一个小女孩!

  “嘶——”

  她有些心慌,吸了口气,因为那女孩只是一闪而过,所以秦天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到了。

  但当工地负责人带着工人们进医院楼寻找的时候,秦天天看到,几个人穿过走廊,身后的楼梯间,一个白色的身影迅速跑过。

  “!!!”

  秦天天顿时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更不用说从刚才开始,她就好像和这些工人一样走进了那个废弃的医院楼,闻到了灰尘和药品的味道。

  下一幕,秦天天就看到那位工地负责人正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从电话里可以得知,他已经成功拆除了那一栋楼,正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

  这时,这位工地负责人放下手机,转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副驾驶座上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护士,那护士脸色青黑,双眼没有眼白,狰狞恐怖。

  工地负责人方向盘一打滑,整辆车朝着护栏冲去,随即撞毁。

  秦天天被车祸的爆炸吓了一跳,看到那燃烧的汽车,感觉热浪扑面而来,但她并不觉得炎热,反而脊背发凉。

  “刚才那是复仇?医院里的鬼报复他拆掉了楼?”

  她问了一声陆绊,却发现陆绊没有回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好像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

  秦天天下意识想要暂停,但旁白又再度响起。

  他的声音有所改变,似乎换了一个人。

  这接力的第二位工地负责人继续进行拆迁工作,他们整理之前拆掉的楼,发现这里面的水泥柱竟然是中空的,而且,那中空的柱子的形状,看起来就像一个人!

  一个人被硬生生的埋进了水泥柱子里!

  秦天天蜷起腿,整个人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她又看到工人们检查的时候,本来已经没有电源的电梯忽然自己启动,砸伤了人,还有在检查楼房的工人,忽然像是入了魔一样从五楼直接跳下来。

  最后,只有工地负责人一个人,坐在值班室里,用笔做着记录,他所记录的,似乎就是这磁带里的内容。

  忽然,他抬起头,看到黑漆漆的医院主楼的五楼,走廊尽头的房间亮起了灯。

  就像是中邪了一样,这位工地负责人也站了起来,缓缓朝着医院楼走去。

  那破烂的医院楼有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秦天天绷紧了心弦,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胳膊,想要移开眼睛不去看屏幕,又按捺不住好奇心。

  她看到那工地负责人打着手电筒,在昏暗的医院里行走,每一步,手电筒都会照亮一处黑暗的地方,将那里藏着的东西照出来,有的是破碎的药瓶,有的则是脏污的床单衣服,每一样东西的出现,都令人感到精神一跳,始终无法放松。

  终于,工地负责人来到了五楼,走廊尽头的房间,这房间没窗户,虚掩着门,里面亮着灯,满眼血丝的工地负责人推开了门,伴随着光芒充斥整个屏幕,磁带戛然而止。

  从后续陆绊的台词可以发现,这一名工地负责人最后失踪了。

  “他是走进了那间屋子然后失踪的?”

  秦天天忍不住疑问道。

  现实的剧情给了她思考的时间,从这一段录音可以得知,这医院的确有问题,可能还闹鬼,在惊悚的感觉过后,留给秦天天的是疑惑和悬念。

  她看到,电影里的陆绊在听完第一段录音之后,进行了一些走访调查,将整个事件的线索串联了起来。

  紧接着,陆绊又听起了第二个录音。

  这是一位护士的自白,她在巡夜的时候看到了重症病房的老人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并且朝着自己挥手,这段剧情更加惊悚,尤其是当那提线木偶一般的老人家朝着护士挥手的时候,看得秦天天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看完这段录音的画面,秦天天已经被完全勾起了好奇心。

  “走廊尽头的房间到底有什么?”

  她看到现在,已经很明白这部电影的核心期待点了,那就是走廊尽头的房间,无论是工人的失踪,还是护士见到的诡异现象,都和五楼走廊尽头的房间有关。

  这就类似于推理电影最开始就告诉观众的悬念:凶手是谁?在这种情况下,秦天天的注意力就完全放在了各种细节上,试图提前于剧情找到五楼走廊尽头房间的答案。

  第三段录音,同样来自于一位护士。

  这名护士值夜班,在她有些唠叨和市侩的自白中,秦天天仿佛也闻到了消毒水和药品的味道。

  护士被叫醒,她的同伴看起来却有些古怪,秦天天立刻就想到了之前那名像是木偶一样招手的老人家。

  “难道,这个护士已经......”

  她看到那护士走路轻飘飘的,第一视角跟上,显得莫名阴森。

  到了晚上,医院的灯都关了,走廊一片漆黑,只有电梯的灯光照亮。

  两人走进电梯,这种压抑的密闭空间让秦天天感到本能地不适,她看到第一视角的护士不安地环顾四周,很快,镜头就聚焦到了电梯里的那一面镜子上。

  镜子里,是第一视角的护士自己的身影,除此之外,电梯里便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镜头一瞬间有些摇晃,转向了那带路的小护士,又转向镜头。

  毫无疑问,镜子里没有她的影子!

  而且,秦天天还注意到,这个小护士,是踮着脚站着的,而秦天天记得,只有死人是这么走路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