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门扉的彼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一种超越认知的歌声。

  陆绊听不懂其中使用的语言,那状似噪音的歌声构成了复杂而没有规律的旋律,那令人战栗的音乐有一种压抑感,光是聆听,就会让人觉得仿佛溺水般无法呼吸。

  如果普通人听了这歌声,恐怕只会意识错乱,产生幻觉,理性丧失。

  即便陆绊这样见多识广的神选者,也不禁皱起眉头,想要将这些旋律从脑中驱赶出去。

  而且,陆绊听到,这歌声竟然是来自那容器中的丑陋的怪物之中。

  就好像,是它哼唱出来的摇篮曲。

  陆绊看到这容器旁边有许多导管,导管连结不同的仪器,其中一个,就像一个氧气面罩一般,似乎那软体的怪物能够从这些导管之中蔓延出来,通过氧气面罩流入人体内。

  在那令人狂乱的歌声中,陆绊看到,一连串脚印从门外延伸进来,爬向了那个容器,并且在容器旁边戛然而止。

  他几乎已经理解了一切。

  “这就是那个仪式召唤出来的东西?”

  赵公平院长,还有那个叫科雷亚的男人,他们用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手抄本上的仪式连同了异域,召唤出了这个东西,但并没有完全召唤,只是祂的一部分,或者说,祂的子嗣?

  这东西看起来拥有令人死而复生的能力,只要将其血肉灌注到死者体内,就能令死者重新站起来,只不过,那并非真正的复活,而是这遥远异域的邪秽之物控制了那些死者的身体,读取他们的记忆,模仿他们的行为而构造出来的行尸走肉。

  赵公平正是依靠这个,完成了许多精妙的手术,这也是为什么重症病房会在五楼的原因,每当发生意外,那些缴纳了大量医疗费用又苟延残喘的富人们就会被送入走廊尽头的房间,那满是眼睛的怪物就会分泌出灰色的“水泥”,通过导管灌注到氧气面罩里,由那些濒死之人吸入。

  转化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何碧松会看到,原本连路都走不了的患者,会忽然间能站起来,还能向她挥手。

  这恐怕就是接受了治疗,已经异化成为了怪物,但由于尚未接纳新的身体,所以才会表现得迟缓与呆滞。

  这样的控制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所以,很多接受了治疗的患者也会在不久之后去世。

  而徐晓,她则是遇到了另外的麻烦。

  “这怪物分泌出来的液体,或许就是建造这间医院的水泥......”

  陆绊想到了更加可怕的事实。

  为什么召唤仪式需要活人桩,这肯定不是简单的封建迷信,而是因为,要向这怪物献上祭品。

  那些工人的尸骸,灵魂,与这怪物分泌出来的“水泥”一起,浇灌成了这间医院的地基和墙壁,那些在墙壁里狰狞死去的工人,就是召唤这怪物的原材料!

  同时,整间医院也就成为了怪物的一部分,陆绊所见的容器的东西,不过是这怪物具象化的一部分,祂真正的本体,就是这一间医院!

  这就是为什么南华私立仁济医院的拆迁会屡屡受挫,这是因为这怪物试图保护自己。

  而陆绊现在身处的异空间,就是怪物的体内!

  这医院这么多年失踪的人,像是徐晓,刘清江,都成为了怪物的养分,滋养祂长大,可笑的赵公平,还以为那些东西是对自己的馈赠,实际上,那只不过是长大时候这怪物蜕下的皮而已。

  而那些失踪者,受到了污染和侵蚀,成为了怪物的傀儡,像赵公平这样的经常接触怪物的,也潜移默化受到了支配,最终不得好死。

  在那不断蠕动的烂泥之中,某种新的生命正在孕育,随时准备破土而出。

  赵公平院长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倒霉的家伙,真正的罪魁祸首,应当是那名蛊惑赵公平建立医院,并且给予了他能够召唤这怪物的仪式的男人科雷亚。

  只是,陆绊几乎没有在医院的记录中看过这个名字,他就好像空气一般消失了,不存在于任何记录之中。

  “看来要解决这个东西才行。”

  陆绊看着容器里的怪物,那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他,怨毒的恶意渗透出来,陆绊发现周围的墙壁开始融化,就像流动的岩浆,朝着自己裹挟而来。

  要是被这些“水泥”包裹住,陆绊觉得估计和枯水镇那次差不多,没有点幸运是活不下来的。

  只是,陆绊发现,这些水泥流动缓慢,就像尚未苏醒的动物,那容器里传来的歌声中属于旋律的部分逐渐变得薄弱,而那狂躁的呓语则越发变得明显,与此同时,水泥的流动也变得迅速起来。

  “摇篮曲......旋律碎片?”

  陆绊顿时明悟。

  “杜丹平在当年造访这里的时候,恐怕也发现了这里的诡异之处,只是当时的他还无法彻底消灭这个怪物,只能留下这一段曲子来暂时压制祂,留待日后解决。”

  “只可惜,杜丹平因为排练那天的意外而殒命,所以没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数年来,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首曲子不断磨损,衰弱,再加上赵公平等人不断刺激怪物,祂终于快要苏醒。”

  “而拆迁就是最后的刺激,祂完全从那半梦半醒的状态彻底恢复过来,如今,就算杜丹平的旋律依旧存在,也已经无法压制这即将诞生的怪物,祂将会彻底降临到这世界上,吞噬他人。”

  陆绊在那逐渐嘈杂的呓语声中领悟到。

  自己想要活下来,只有将这个怪物彻底消灭。

  此刻,在现实世界中。

  南华私立仁济医院的建筑产生了某种微妙的震动。

  普通人难以觉察,就连门口值守的保安也不明所以,只感觉地面微微震颤,好像有地铁经过。

  此时是夜晚最暗的时候,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两名保安觉得,有某种事物正准备破土而出。

  他们变得恍惚,呆愣,滞涩,只能呆呆地望着那一幢楼。

  忽然,在附近所有人的耳中,传来了一声清晰的啼哭声。

  那是新生儿降临的第一道啼鸣。

  那是代表着希望的象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