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133.用钱创造快乐(推荐票加更!)

我的书架

133.用钱创造快乐(推荐票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不是升级我的【遗言】的突破素材吗?”

  陆绊还顺便找到了【不定之雾的叹息】和【黑王母的慈悲神像】。

  这两样素材在商店出售,价格都超过十万寂静点数。

  “所以,其实我完全不去对应的异域冒险,也有可能拿到突破素材?”

  陆绊忽然觉得有点亏。

  不过转念一想,光是这十几万一个的素材,自己就要三个,还得花费寂静点数突破,实在昂贵。

  “要不起要不起。”

  陆绊觉得自己有这么多点数,还不赶紧武装到牙齿,搁这买突破材料呢。

  就像手游里,虽然的确有些商店是可以用花钱买的钻石换突破道具或者升级材料的,但能肝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要花钱?除非是氪金大佬,否则根本不会考虑这些。

  但其实陆绊还是有收获的,至少这件物品的描述比他突破素材上的多了两句。

  “所以,【圣人遗骸】真的是会走动的尸体?在荒原的某些地区,尸体和人类有同等的地位,指的是成为了圣人之后,就算死了也能像活人一样行动?”

  仔细想想,要是那些具有超凡力量的强者死了还能依靠本能走动,那自己想要拿到他们的遗骸好像有点困难啊。

  陆绊感觉到了严峻。

  而且,按照越厉害的东西越贵的道理,售价一万六寂静点数的【圣人遗骸】,获取难度应该要比一万二千点的【黑王母的慈悲神像】要高,和一万五千点的【不定之雾的叹息】相似。

  换句话说,陆绊需要【琉璃火】水平的火力才足以应对【圣人遗骸】。

  恐惧源于火力不足,陆绊深以为然。

  “好穷,感觉自己什么都买不起。”

  陆绊又看了一圈商店,确定自己根本买不起这里面的东西,只能关掉。

  电脑屏幕上,陆绊打开了系统的任务选择界面。

  “上次的选择期限是十天,这次不知道是多久。”

  他看到,不只是电脑屏幕,自己的整个房间都发生了变化。

  原本明媚敞亮的屋子顿时变得阴森,恐怖,幽暗起来。

  陆绊站起来,看到自己的屋子出现了三个出口。

  左手边的阳台冷冷清清,往外看去,阳台外面的小区楼房已经变成了一座座墓碑,这些墓碑高大,冰冷,坚硬,歪歪斜斜,满地都是,在这些墓碑之中,唯独有一块,没有任何文字,看起来更加诡异。

  【忌日快乐】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有人说,百无禁忌,鬼怪只是妄想,那些墓碑之下埋藏的,都是死人】

  【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永恒的沉寂中,是否藏有一些尚未说出的话?某些情感,就算死亡都无法将其磨灭】

  【不好意思,在你的墓前说这些打扰你,忌日快乐】

  【“他说,对我的爱至死不渝,现在,我死了,他呢?”】

  那些墓碑排列组合,构成了这些文字。

  “咦?”

  陆绊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正常的任务描述里,总归是会提到异域的名字,告知任务地点。

  可是这一次的任务,却没有任何相关的描述。

  他回到房间,看到自己的柜子里冒出了藤蔓,那些形状诡异的草木攀附墙壁,令柜门缓缓打开。

  陆绊来到柜子前,往里面看去。

  那像是一片幽深的树林,不知道往里有什么东西,只给人幽静之感。

  那些树藤缠绕,构成了系统的说明文字。

  【树海】

  【谁也不知道,是他们选择了树海,还是树海选择了他们?】

  【作为旅游胜地,树海是自杀者的天堂】

  【你可以选择任何想要的自杀方式,在这里,天空和宇宙融为一体】

  【至于尸体,不用担心尸体,你死之后,尸体就不属于你了】

  【“我觉得很难过,他们都不理解我,没有人能听我倾诉,我觉得我还是死了更好”】

  看完这些文字,陆绊才发现,那藤蔓的树干上,似乎有一张痛苦扭曲的人脸。

  “树海不是在国外吗?”

  陆绊记得这是一个自杀的胜地,很多人选择在那片树林里自杀,以前还有主播专门去探索过,不过根本没拍到尸体。

  “也就是说,这次任务的地点在这个世界?”

  他后知后觉。

  任务指引里就有身边的恐怖,看起来,在经历了几次异域之旅后,寂静之地终于要让陆绊对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了解更多了。

  关上柜子的门,陆绊转身来到房间的门口,推开门,陆绊闻到了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

  他看到,客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昏暗的走廊,灯光闪烁,门扉紧闭,在一旁的公告栏里,漆黑的文字滴滴答答,勾勒出任务的描述。

  【啼哭】

  【没有人知道,这间医院到底埋藏着多少秘密】

  【她说,走廊尽头的房间里藏有生与死的秘密,那些失踪的人没有死亡,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你】

  【他说,电梯里的镜子能够照出真实与虚伪,那些恶毒凶恶的家伙,都没有影子】

  【它说,我饿了】

  【“你听到了吗,新生儿的第一道啼哭,那是希望的象征”】

  “医院吗......有点眼熟。”

  陆绊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医院的走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当然医院可能格局都大同小异,陆绊也不是从小就没去过医院的精壮好汉,但他却觉得这里更加有既视感。

  就在这时,陆绊看到,走廊中央的电梯,忽然亮了起来。

  钢缆运转的声音徐徐传来,令陆绊回忆涌上来。

  叮——

  伴随着电梯抵达的提示音,他看到电梯门打开,里面似乎空空如也。

  然而,眼角的余光,让陆绊捕捉到了什么。

  那是,一只脚。

  他转过头,却没能看到任何东西。

  “......”

  又看向电梯,陆绊看到,走廊的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黯淡的手脚印,那印记很小,就像一名婴儿沾染了什么脏污的东西,一步步蹒跚地爬过一般。

  只是,那手脚印是鲜红的,在灰暗的走廊里分外明显,在陆绊没有觉察到时候,这些印记从电梯蔓延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陆绊的脚下。

  似乎已经......爬进了自己家?

  陆绊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他回头,看着悲凉的屋子。

  关上门,陆绊已经想起了这既视感的来源。

  刚才的走廊,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南华私立仁济医院!

  *

  两万推荐票加更2/3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