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116.你搁这搁这呢?

我的书架

116.你搁这搁这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姓名。”

  “......不是吧警察同志,我可是受害者!”

  “受害者也要登记的,姓名。”

  “陆绊。”

  “年龄。”

  “22岁。”

  陆绊坐在派出所的问询室里,对面则是老熟人何有乌与陈丹参。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回家的时候他就变成那样了。”

  他解释了一句。

  “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原地等我们到吗,你怎么还爬墙进去的,监控都拍得一清二楚!”

  何有乌无奈地说道。

  “我也想为社会安定出一份力!”

  陆绊义正言辞,又想起什么,问了一句。

  “那个人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刚刚醒过来了,但嘴里一直念叨着神神鬼鬼的,可能想依靠假装精神病人逃脱罪责吧。”

  陈丹参没有隐瞒。

  “不过,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所在你的洗手间里,还想用脑袋撞碎镜子,是不是你和他打了一架才留下那些痕迹啊,没事,你不用担心,你这个算正当防卫,不会判刑的。”

  “警察同志,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回家的时候就这样了,不信的话,我朋友可以作证。”

  陆绊指了指旁边。

  何有乌看过去,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陆绊,虽然我们知道你精神上有一些小问题,但在录口供的时候请正经一点,这些都是要记录进档案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警察同志。”

  陆绊辩解了一句,但面前的两人却对此没有兴趣。

  “所以,假如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就是真的。”

  “......好吧,你说的是真的,你从窗户翻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洗手间的门被反锁,嫌疑人被锁在了里面,等到打开门,就看到他满脸是血躺在地上,还不断抽搐?”

  “就是这样!”

  陆绊颔首道。

  “对于这样的情况,你有什么头绪吗?”

  陈丹参拿着录音笔,记录着三人的对话。

  “我之前说过的吧,我家有很多朋友,我觉得,可能是我的朋友们见义勇为,才将这罪犯绳之以法,不然光是依靠我这样的普通守法市民是做不到这些事情的,我怎么可能和穷凶极恶的连环杀人犯对抗。”

  陆绊笃定地说道。

  “你家的朋友?”

  何有乌脱口接话,随即被陈丹参拉住,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别忘了,他有重度的妄想症,估计是幻想出来的,或者多重人格。”

  “......具体的情况我们后续还会找你了解,我们最后确认几个情况你就可以回家了。”

  何有乌又按照惯例问了一些问题,一一记录,才让陆绊起身。

  “对了,这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个连环杀人犯?”

  他临走之前,问了一句。

  没想到,何有乌和陈丹参却面露苦色。

  “怎么说呢,说是,也不是。”

  片刻后,陈丹参才回答。

  “警察同志,你搁这搁这呢?”

  陆绊不太理解。

  “首先,江城这一系列的案子的作案细节我们并没有向公众透露,所以理论上不会有细节一致的模仿犯出现,可以认定,这几起案子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陈丹参简单说明了办案的逻辑。

  “但是,这名嫌疑犯有其中一起案子的不在场证明,他作为房地产中介,当时和自己的同事在影视城团建,如果认为他是凶手,那就要解释这件事。”

  “他一直在当中介?”

  陆绊不禁问道。

  “他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在房地产公司工作,同事和部分客户都确认了这一点,我们调查了监控镜头,确认了这名嫌疑人的确曾经出现在几处案发现场的监控里,但那一起有不在场证明的案子周边,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陈丹参放下已经停止录音的录音笔,随即忧心忡忡地说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更加令我们困惑。”

  “什么事?”

  陆绊微微皱眉。

  “按照你的陈述和我们的调查,别墅区十年前的那一起案子应该也是这名嫌疑人和他的同伙一起犯下的,可是我们调取了这名嫌疑人的身份信息,他今年只有二十五岁,十年前,他只有十五岁,还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学校里读书,根本没有机会和同伙一起偷盗,犯下命案。”

  陈丹参声音沉重地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犯下十年前那起案子的凶手,另有其人,这个入侵我家的,可能只是他们团伙的其中之一?”

  陆绊觉得情况变得复杂了起来。

  “如果这起案子涉及团伙作案,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何有乌表情凝重。

  “你已经和他们其中之一接触过,很有可能你会变成他们的目标,陆绊,我们会派一些便衣在你周围保护你,你自己也要小心。”

  陈丹参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话。

  “你要是发现什么,不要急着动手,先联系我们......”

  他估计是想起了上次陆绊准确分辨出便衣然后还来搞事情的经历。

  “明白,太感谢了!”

  想想有便衣时刻在周围保护自己,陆绊就觉得安心了许多,睡觉都可以不用放春晚歌曲集锦了。

  “对了,警察同志,还有件事。”

  陆绊本来准备离开,又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和案子有关?”

  正在收拾桌面的陈丹参抬起头。

  “倒也算有关。”

  陆绊顿了顿,接着开口。

  “你们看,现在都快十二点了,这么晚我一个人回家不太好吧,万一那什么犯罪团伙就蹲在派出所门口等我刷新呢。”

  “......这里离你家小区就五百米。”

  何有乌忍不住吐槽一句。

  “那也很危险啊!”

  陆绊不依不饶。

  “你就是想蹭车吧......”

  何有乌无奈,不过开车送送陆绊也没什么问题,他和陈丹参给所里打了个招呼,开车载着陆绊离开派出所。

  “警车护送,倍感安全啊!”

  陆绊坐在后排,不禁赞叹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什么黑老大,每天都去派出所喝茶呢。”

  副驾驶的陈丹参笑了一句。

  “别说,你们所里的茶的确挺好喝的,感觉更甜一点,没有那么涩,不知道派出所的食堂好不好吃。”

  陆绊接话道,令两位警察白了他一眼。

  警车在路上往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很快就能到的小区,却感觉始终没见到。

  等车内逐渐沉默下来,四周的风景变得有些荒凉,陆绊才忍不住问道。

  “警察同志,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还没到?”

  这时,开车的何有乌脸色铁青,他握着方向盘,不断确认导航。

  “不对啊...不对啊,我明明是开在正确的道路上......”

  陆绊看向方向盘旁边的手机导航,在那里,这辆车一直在一条路上徘徊,这条路仿佛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没有尽头。

  他看到,这条路的名字叫做【阴阳路】。

  
sitemap